爱之谷官方商城

唔 哥你好大 :污到深处的文章



(荷兰在线特约专稿)人类的两性关系 不应该有确定的模式,如果有,也仅是不伤害他人这重要的一点。

  如果一定要让我进一步说明“正常的两性模式”,那我也只能说:每个人的需要,每个人能从中感到良好的方式,便是最正常的方式,也是具有最强有力理由选择的模式。

  性爱的宗旨是什么?是唯乐的,而不是生殖的,所以,快乐第一。

  所以我们说:一切能够带来生理快感,甚至性高潮的方式,都是最合理的,都是应该向往而不应该拒绝的。

  按此推理: 双性恋应该是人类的理性选择。

  既然与 男人和女人发生性关系都能够带给我们快乐,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其中一种呢?这种种快乐是与众俱来的,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是最符合自然本性的,拒绝了其中任何一种,便是拒绝了一部分自然属性。

  即使强调精神关系 的人,也不能否认双性恋的合理性。

  男人和女人有许多的不同,我们从男性身上感受到阳刚之美,从女性身上感受到阴柔之美,同时爱上男人和女人,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吗?不是可以提供一种互补的可能吗?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对人类近亲大猩猩等高级哺乳动物的考察发现,动物间是普遍实行双性恋的,特别是在其生命幼年。

  金西的调查报告,及许多性学调查显示,青春期时期男性间的 同性性关系极为常见,进入成年后,一部分人过着同性恋的生活,另一部分人成为绝对的 异性恋者。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大胆推测:幼童寻求性快乐是不分对象的,性游戏可以发生在异性间,也可以发生在同性间,无论与谁做性游戏,孩子们关心的都只是性游戏本身的快乐,而从来不会真的关心游戏的对方是男性还是女性。

  幼年性游戏的这种情况,最充分地说明了性快乐完全是可以不分性别对象的。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开始向孩子们灌输异性恋的模式,进而使其丧失与同性做爱的心理基础。

  双性恋者是那些受文化毒害最少的人,或者说,他们成功地抵制了文化毒害, 而保留了自己既爱红粉又爱须眉的品性。

  与同性发生过性关系的青少年,许多人并不承认自己是 同性恋者,只是有过 同性性行为而已。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许多自称是绝对异性恋的人士声称,他们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有过同性间的性接触。

  接触时,他们感到快乐,事后,往往感到“恶心”,悔恨。

  他们坚持说,那只是一时的“泄欲”,与同性恋无关。

  我想说的是,这种现象正说明了同性恋的种种合理性,偶然的同性性行为感到快乐,是生命自然力量的苏醒与萌动,事后的“恶心”感与悔恨,是异性恋文化观念内化者的自责。

  所谓“泄欲”,正是人的自然动力。

  中国的学者似乎习惯于从历史和文化中去找证据,我个人亦深受其影响。

  其实大可不必,即使没有这么多生物学、文化学的理由,仅仅因为能够快乐这一点,我们便没有权利否定双性恋的合理性。

  但问题是,我们必须谈证据,因 为我们只能谈证据!既然中餐和西餐都能够填饱肚子,饥饿的时候我们便不应该挑食;既然中餐和西餐口味不一样,我们每个人便都有选择其中一种或两种都选择的权利;既然中餐和西餐都有营养,那么我们至少应该两样都尝一尝,才能决定我们真正喜欢的是哪一种。

  但人类的问题是,历史发展过程中剥夺 了我们自由比较、选择的权利,而将其中一种作为法则强行塞给我们,以至于我们没有吃过另一种食物,便已经认定那是不好吃的,臭的。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某些民族拒绝一种食物,经年累月,以至于从没吃过这种食物的人如果被强行要求吃,会恶心、呕吐。

  但如果这个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的,他同样会感觉味道很不错。

  将性爱关系比之于食物,可能会受到一些指责,但确实能够使我们更为直观地认识这一问题。

  许多人对同性恋者或异性恋者偶尔尝试另一种性关系抱批评态度,斥之为自娱性的、不负责的“换口味”。

  但“换口味”不失为一种对迥异生命状态的尝试,对文化加诸于自身戒律的挑战,而且,很可能“换”过之后,便彻底背叛过去了呢。

  很多时候,我们正是被“恋”这个字搞糊涂了。

  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做什么“同性恋者”、“异性恋者”、 “双性恋者”的划分,而只应该说“同性性行为”和“异性性行为”。

  我们采取怎样的行为,只是一时的行为,行为是个动作,而不是一种状态。

  但“**恋者”却将我们束定为一种状态,而且被理解为一种持续一生的状态。

  将人作这样的划分,本身便是不科学的,否认了人的可变性,思维的流动性。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性不应该成为某些人的中心标志。

  福柯说,在十八世纪以前,没有同性恋与异性恋者之分,而只有同性性行为与异性性行为。

  同性恋在今天成为一种人。

  同性性行为只是一种行为或经历,而不是一个人的基本特征。

  双性恋对于社会一个显尔易见的好处便是:使人与人间增加更多的粘合性,而减少对抗性。

  我们知道,日常生活中男人和女人往往远较男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能够合作, 这便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几乎所有的战争都是男人打男人的。

  而双性恋,使得异性相吸,同性也相吸,每个人对另外所有的人都存一份吸引的可能,不是正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得少许多争执吗?作为一个生命体,我们具有进行同性性行为和异性性行为的可能与权利,我们在出生之始,原本是具有成为双性恋者的可能的,但是,围绕我们的文化改造了我 们,使我们成为同性恋者、异性恋者,或者是双性恋者。

  方刚: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双性恋”?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接受我访谈的同性恋者表示,他们反感双性恋者。

  双性恋者被认为更“花心”,脚踩两条船,更容易使伙伴感到受伤。

  我个人认为,对双性恋的抵触,本质上基于对自己恋爱对象不能为自己所独有的忧怨。

  虽然我在这里谈及性爱不以性伴的性别为取舍,但是我的调查同时显示,虽然一些异性恋者或偏重于异性恋的人士也会基于好奇或饥渴与同性作爱,但是否是真正的同性恋者,在与同性作爱时的表现是不同的。

  一些男同性恋者描述说,那些异性恋者与你作爱的时候,不会进行舌对舌的接(边插边做吃奶)吻,甚至不会吻你身体的任何部位,他们不会进行性爱抚,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阴茎上,只是一味手淫,射精后立即兴趣全无,甚至立即离去。

  延伸阅读:约翰尼德普双性恋女友《VS》同性题材大片   导读:结婚四年了,如今我已经有了一儿一女,可当年在新婚夜所发生的囧事,活像幽灵一样 缠着我,无法释怀。

  这些年来,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挺好,她非常和蔼、慈祥,虽说那晚她确实伤害了我,可后来我并没有埋怨,也许当时还小、不懂事、幼稚,可至今仍不明白,她为何要那样做?是 陋习还是猥琐?这事真不能问,也不敢问。

     洞房花(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烛夜,宾客散尽,我和新郎准备就寝,我已 脱光了衣裤缠着被子,蜷缩在了墙角,这时候婆婆却敲门进来,她让老公先出去,说有话跟我说。

    婆婆坐在了床边,关切地问我喝水不?饿不?我摇了头。

  她说,不用紧张,也别害羞,她说自己也是个女人,没啥不好意思的,还说过了今晚,我就会懂男女之事,便不再是姑娘,就成了男人的媳妇,也就是完整的女人了。

  她说的话,东一句,西一句,我紧张地却一句也没记住,只是事隔多日,静下心了,才回忆起这些。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为我破处  婆婆说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后,她让我平躺下,说要看看我身子,我就按她意思做了,可我并不知道她想干啥? 我只是怕她,她是我未来婆婆,我是刚过门的儿媳妇,当年只是一个17岁的姑娘,我只好任她摆布,而 当她用粗糙的双手, 在我身上,在隐私部位,来回摸,来回磨擦时,我实在忍受不了,才条件反射地回避她。

    她心平气和地说,我有反应就对了,千万别紧张,一定要放松些。

  记得当时她还夸我身体好,皮肤滑,而当她用手指触碰到我下身,我本能的夹紧双腿,拒绝她,最终她还是硬将我双腿分开,我的脸当时肯定红得像块红布,脸上的汗珠都流了下来,有羞,有热,有怕,有痒,还有疼,似乎所有的感觉都集于一身。

  而就在我用双手挡着眼睛,赤身裸体的让婆婆摆弄时,突然一阵巨疼,让我尖叫出来,她用手指伸进了我下体,瞬间,伴着疼痛流下了血汁,我再也无法控制地哭出声来。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为我破处  她离开了房间,走之前安慰了我,再三叮嘱跟她儿子什么也别说?说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秘密,说是过门的老规矩,老讲究。

  老公进了房间,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哭泣,她把我揽在了怀里,那会儿,我根本顾及不上害羞了,只有害怕,脑子里一片混乱,一片空白。

    17岁结婚,今年我才刚21岁。

  这些年来,生儿养儿,从未停歇过,也许,乡下的女人都是这样,晚上脱光了,只是男人泄欲的工具。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想法和盼头?没有,绝没有。

  下地,喂猪,做家务,暖炕头,生娃养娃,盖房子,娶媳妇,供奉老人送终,这便是农村女人一生的任务。

    我从小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孤儿,幸好遇上了一位拾荒的好心婆婆,她用米汤水把我带大,在我10那年,被一户人家领养,读过3年小学,认识几个字。

  后来,等到了17岁那年,养父母把我出嫁了。

  在我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光明与快乐。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为我破处  一次在三下乡活动中,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了他,他代我讲给了大家。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