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摁在洗漱台: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我一脸无辜,说:“怎么会是我把你带坏了?”她低头 望着那处,说:“昨天晚上它 跟我说了很多,浇了我很多坏水!”我无语。

  她看出我的窘态,扑哧笑了,说:“行了,是我自己喜欢。

  你再休息一会儿,我给你做饭去。

  ”我的确有些累,又躺下闭上眼睛。

  没有再做梦,一直睡到 红梅过来叫我吃饭。

  我坐起来揉揉眼睛,看着娇艳欲滴的红梅,忍不住又把她搂进怀里,说:“ 嫂子,你真好!”她微 笑着,说:“你也是!行了,现在别闹,晚上有得是时间,反正人已经是你的了,想怎么样还不都由着你啊!”我看了看还在睡着的湘莲,小声问红梅:“外面的门关了没?”她好羞点点头,嘴上却说:“干嘛?不许胡来!”对我来说,这可不是胡来,而是要验证双修的效果,伸手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

  她嘴上说不要,却很见机的趴在炕边上,摆出一个最佳的姿势。

  我也不拖泥带水,(啊啊……)直接到她的身后……这一次,除了舒服,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

  我有些低落,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默默的整理好衣服,可又怕她多想,将她抱进怀里,小声说:“真舒服!”她并没有看出不妥,说:“那就好,走,吃饭吧!”我点点头,抬脚想把鞋子穿好,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可就这一眼,吓得我亡魂皆冒,昨天晚上的那个梦竟然是……我的鞋上粘着新泥,其中一只还挂着一根青草。

  这怎么可能?我确定昨天没有上山,没走过草地,除非……除非那不是梦。

  可我明明是被红梅叫醒的,当时我在炕上。

  我抱着头坐在凳子上,仔细的回忆着在山上发生的一切。

  那一声声老牛之音是真实的,绝对的真实,虽然我并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在叫。

  完全没有头绪,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丝毫端倪。

  怪事天天有,也不足为奇了。

  过了三天,我托辞湘莲的病得到了控制,而我这里缺了几味药,需要采集,独自上山。

  按照梦境里的景象,我寻找着斗蛇的地方。

  绕来绕去,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绕到了离 宋娜家不远的后山上。

  她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的,我心里想着,难道会如此巧合的跟我的梦境扯上关系?这段时间怪事连连,就是再离奇再巧合,我也可以接受了。

  我快步来到宋娜家门前,推门而入。

  宋娜正在家洗衣服。

  她穿着一件肥硕花布无袖的汗衫,薄绡的料子清楚的印出皮肉的颜色,而随着她的动作,我的目光轻易的穿过她的腋下,看到胸前的内容。

  这摆明了是在诱惑男人,看来这个 女人真的如同干柴一般,就等一把火将她烧的干干净净了。

  她的目光一阵火热,继而朝着屋里努努嘴,似乎是告诉我她公婆在家。

  我轻轻的咳了声,大声说:“嫂子,我上山采药,口渴了,能不能给我碗水喝?”她公婆立时从屋里冲了出来,客气的跟我打招呼。

  老爷子一边招呼我坐下,一边让老太太给我倒水。

  老太太临进门将宋娜拉了进去,小声埋怨她说的太少。

  宋娜虽然脸上很顺从,可不忘回头用媚眼撩我一下。

  老爷子背对着她,没有看到,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聊着家常。

  喝了水,我起身要走。

  老爷子连忙说:“魏大夫,你看也快要吃饭了,要不你在这里吃了饭再走?”我连忙摆手,说:“我还要去后山采几味药!那边山林密,人去的少,药草多。

  ”宋娜这个时候换了衣服出来,说:“你小心点,别遇到什么野兽!”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说:“别胡说,咱这山温着呢,没野兽!”宋娜说:“那可不好说。

  前几天夜里,我好像还听着有什么东西叫,声音大着呢!”我浑身一颤,问:“什么叫?”她咯咯笑着,说:“吓唬你的。

  可能是谁家的牛跑山上去了,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听她这么说,我更是心惊,更红梅再一起那个晚上的梦境又浮现在脑海里。

  从她家出来,我回头略有深意的看了宋娜一眼,大步流星的离开,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了山,我找了个高地站定往下望着,并没有看到她跟来的身影,微微的叹了口气。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宋娜的声音。

  在这样的高山密林里,她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身后,着实吓了我一跳。

  “你……你……”我口干舌燥,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问:“你……你怎么来了?”她笑着说:“我怎么不能来?再说了,你最后看我干什么,不就是让我来找你啊?”“我的意思是怎么能出来啊?”“不告诉你!”她故意调侃着。

  我四顾周围,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这里可是荒山野岭,四处无人,你不怕我把你……”“来啊来啊,怕借你几个胆子你也不敢!”“那可不好说!”“行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啊!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怎么能跑出来找你了。

  ”我跟在她的身后,却暗中抽出一根银针,以防万一。

  走了大概十几米,她回头伸手。

  我顿了一下,将手递过去,给她握在一起。

  转过一块巨石,来到一个隐秘之所,她放开我,上前拨开岩壁上的蔓藤,现出一个洞口。

  这个 山洞跟我们村的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一幕,更是让我想起了当时跟兰花一起进去的情景。

  跟着宋娜进入山洞,我迅速的扫视着里面的一切。

  这不是一个山洞,更像是一个隧道,幽深昏暗。

  纵然我目力惊人,依然看不到头。

  宋娜拎起地上的气死风灯,说:“跟我来!”“怎么这里会有这样一个山洞啊?”“我也不知道,误打误撞发现的,没别人知道。

  这洞一直通到我们家,出口在我住的那个房间,厉害吧!”心中的疑问打消,我也放心了,说:“你可真厉害!不过,不能去你家吧?”“美得你!”“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怎么样了?”“你说呢!”“哈哈!原来你喜欢直接的啊。

  那好啊,你来啊,快来!”她一边做着鬼脸,一边娇笑着。

  我彻底的无奈了,摇头叹息,说:“你这是想人想疯了啊?”她突然回头望着我,神色黯然,说:“要是换作别人,早就疯了。

  ”看她这样,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没别的意思!”她轻轻的嗯了声,说:“我知道!也别太往里走了,万一声音传出去被他们听了不好,前面不远有个房间,咱到那里去说会儿话。

  ”“他们会不会找你?”“不会的!我刚说要睡觉,反锁了门的。

  我婆婆会看着那个老混蛋,不会让他去敲我的门。

  ”“为什么?”“过去跟你说!”这个山洞的确是奇怪透顶,中间真的有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块平滑的巨石,像一张床。

  宋娜拉着我坐到床上,体内的青丹又开始活跃起来,我的身体开始发烫。

  她肯定感觉到了,红着脸低下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屏气凝神,努力控制着青丹。

  “你怎么了?”她看出了问题。

  “没事!”“要是你真想嫂子,就来吧!这里很安全,以后出去了我也不会乱说。

  ”“不是!嫂子,你别多想……”蓦然,我眼前白光一闪,啥时间进入到一个雪白的世界。

  这个世界似曾相识——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里就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地方。

  我慢慢的转动着身体,看着周围。

  远处,一个孩子慢慢的在雪地里走着,她的身后倒着两个人。

  这一幕,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只是离的遥远了一些。

  “噌!”我的身边响了一声。

  我连忙转身察看,却见一个 异装女人正躲在石头后面眺望着远处的一切,她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模样。

  那个孩子继续往这边走着,步履渐渐沉重起来。

  就在他快要走到女人隐身的石头旁边时,女人突然朝他一挥手,一团黑雾直奔他的面门。

  我大叫着:“小心!”可那个孩子根本就听不到,还没来得及抬头,就重重的栽倒在地。

  异装女人狞笑着过去踢了他一下,将他提起来,向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窜去。

  我想跟着她,却无能无力,只能远远的看着。

  异装女人到那两个人身边,先是仰天大笑,之后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地上的两个人突然同时暴起,扑向异装女人。

  那女人连忙将孩子抛下,伸手招架。

  从地上起来的那个男人一掌抵在她的手上,一手扯下她的面纱……我大叫一声醒过来,看宋娜正蜷缩在房间的角落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嫂子!”我轻轻的叫了她一声。

  她怯怯的望着我,问:“你……你刚才怎么了?”“没事!”我站起来,回头端详着刚坐的石头,看来这石头很有问题。

  “要不,我们走吧!”她显然被吓坏了。

  “真的没事了!我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没控制住自己。

  现在好了。

  ”“可我还是怕!你刚才很吓人!你的眼神太……太恐怕了,像要杀人一样。

  ”更之前一样,梦就是我,我就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过去拉着宋娜。

  心有余悸的她声音颤抖着:“我们还是回去吧,以后有时间再说,我……我害怕!”我叹了声,说:“那就走吧!你回家,我从那边出去。

  ”她匆匆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漆黑的山洞里。

  我没走,因为这个山洞肯定跟我有着某种联系,否则不会让我看到刚才的一切。

  凝结目力,控制青丹,我轻轻的抚摸着房间里的石壁,希望能找出线索,破解心中的疑团。

  石壁光滑如冰,温软如玉,摸着十分舒服。

  要是非要具体出一个感觉,宛如是抚摸着妙龄女子的身体。

   求(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职女曹菊(化名)坚持控告、举报 巨人教育 就业 性别歧视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昨天,海淀法院开 庭审理这起号称“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的案件。

  庭审只用时1个多小时便结束,被告方巨人教育道歉,并拿出3万元交付原告曹菊,称这笔钱是“关爱 女性、平等就业”专项资金。

  曹菊是北京某学院的应届毕业生,毕业找工作时,她在智联招聘网站看到了巨人教育发布的行政助理 职位招聘启事,曹菊认为自身的条件符合该职位的描述,能胜任该工作,便于去年6月12日向巨人教育对外公布的招聘邮箱投递了简历。

  6月25日,曹菊再一次登录智联招聘查看投递简历消息时,发现巨人教育的行政助理招聘启事中有一条“仅限男性”的条件。

  自己会因为性别原因被拒吗?曹菊当天致电巨人教育进行询问,巨人教育答复称该职位只招男性,即使曹菊各项条件都符合,也不会考虑。

  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结案 巨人教育致歉曹菊不满“就业性别歧视”,她就自己的遭遇向有关单位举报巨人教育招聘有性别歧视行为,虽然采取建议信等多种方式,但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

  最终,她选择了诉讼。

  昨天一开庭,巨人教育 负责人就宣读了 致歉信

  “因为企业女性过多,所以招聘岗位以男性为主……这是我们工作的疏忽……”负责人表示不该忽视、漠视就业者的任何权益,并就巨人教育给曹菊造成的伤害致以道歉。

  负责人还拿出3万元交给曹菊,表示作为“ 关爱女性、平等就业”的专项资金。

  “我以为庭审结束后,会过一段时间才能出判决结果,没想到能当庭调解。

  ”庭审结束后,曹菊的代理律师、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的黄溢智表示,庭审一开始,巨人教育就发表致歉信,可以感受到对方的真诚,而且这一结果,也为今后女性平等就业的类似纠纷提供了风向标似的经典案例。

  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结案 巨人教育致歉新闻追访用人单位招聘歧视 恐将吊销营业执照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