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将军马上律动小说|太紧了寡妇太大受不了



新闻网4日报道今天下午,我从 魏四爷医务室门前经过的时候,正好看到潘静从里面出来,平时都挽着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脸颊红通通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低着头,带着一丝的娇羞,小步的朝家里跑去。

   十七岁的我正处在萌动的时期,看到这样的情景,自然引发了 身体里某种激素的过量分泌,冲动不已。

  村里的 男人们经常在墙旮旯边上说笑着男女之事。

  有时候我也会凑过去听听,知道里面的种种 事情

  每次听到男人们说起哪个 女人,话儿说得露了点,就会很冲动,觉得自己的体内有东西膨胀着,跃跃欲出。

   看潘静的样子,魏 四爷肯定没少在她身上下功夫,说不得……我的思想慢慢的邪恶起来,甚至把魏四爷换成了自己。

   越发的羡慕起魏四爷了。

   虽然潘静 在我脑海中的样子是模糊的,可我依然十分有感觉,潜意识里也想着她是很愿意让我为她做检查的。

  我当然是在为她做全身的检查,每个地方都没放过。

   慢慢的,我甚至产生了幻觉,觉得她就在我的身边,甚至听到了她在低声的叫着。

   迷迷糊糊之间,我似乎感觉到像是有人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体内又是一阵子的热流滚动,还没来得及多想,浑身一抖,裤裆里泛起凉意。

   我蹑手蹑脚的下来收拾,心想明天一定要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跟爹打完猪草,匆匆的出门。

   来到魏四爷医务室门前,我四处张望,半天没看有人出来,心中有些失望。

  不过既然来了,总该去看个究竟,便大着胆子,来到屋外的窗下,慢慢的将一只眼睛挪过窗角,只见里面白花花的被一块布挡着,什么也看不见。

  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那块布突然被打开,我清楚的看到里面一个女人还在扣着衣服扣子,她才刚扣下面第三个,圆润的胸一闪而过,但是绝对看到全部。

   女人不是潘静,而是 春桃

  春桃是村长魏有德的小姨子,她的姐姐 春杏结婚时带她过来的,因为娘家那边再没有别人了,就住在这里。

   春桃跟我的年龄相仿,所以我们的关系也不错。

  没想到魏四爷竟然连她也不放过。

  我想恨,可又不敢恨,毕竟魏四爷是这个小山村里的神。

   春桃穿好衣服,脸红红的,低着头。

   听不清楚两个人在里面说什么,我怕被看到,扭头想回去。

  我走得急,更没想到后面有人,重重的撞到那人身上。

   那人及时的挺了一下 身子,抗住了我的冲击,却不免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本能的向后跳去,抬头一看,撞到的是魏四爷的媳妇 兰花

   兰花是魏四爷的第二个媳妇,今年二十七八岁。

  有人说她嫁给魏四爷完全是为了他的钱,也有人说是因为魏四爷救过她的命,而她自己说是喜欢魏四。

   魏宝,你在这里做什么?年纪不大就不学好!兰花脸上闪过一丝的令人难以捉摸的神情。

  说着话,她一手扶在胸前,来回揉着,眉头也皱了起来,应该是真的被我撞疼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说:没……没做什么!心里却在想着刚才好像正好撞在她的胸脯上,那种软软的感觉带着一丝的弹性,舒服极了,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

   兰花朝着窗户里望了一下,略带神秘的小声问:谁在里面? 春桃!我不假思索的说。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跑过来偷看的。

  看我不告诉魏四,让他收拾你。

  兰花揉了几下,站真了身子,幸灾乐祸的笑着。

   婶子,我……没有,我只是路过这里。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吓的连忙解释说。

   兰花却不依不饶,继续说:哼,我还要告诉你爹,看他不打断你的腿才怪。

   我怕爹怕的要命,听她这么说更吓的面色都变了,连忙求饶。

   兰花继续说:要我不说也行,就看你听不听婶子的话了。

   一听事情还有转机,我连忙说:我听,什么都听! 兰花神秘的笑着,说:跟我来!说完,她转身往前走。

   我犹豫着,没动地方。

   她扭头看着我,说:要是你不听话,我现在就去告诉你爹。

   我心里害怕极了,也不敢多想,跟着她来到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

  她停下来,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撩起石头上茅草,钻了进去。

   我又开始迟疑,怕她整些我想不到的幺蛾子。

   她探出头来,说:快进来,别让人看到!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她脸上竟然挂着一丝的娇媚。

   我顿时浑身发热,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心一横,想着就是死也要当个色鬼,不再多想,跟着进去。

   这里是个隐蔽的山洞,要不是刻意的寻找,还真难发现。

   兰花在里面完全放开了,说:你撞的我好痛? 我盯着她问:婶子,那怎么办? 她面带娇媚,说:你说呢?哼,要是今天不给我个说法,那我就去告诉你爹偷看 的事情,不光告诉他,还要告诉全村 的人

  看你以后怎么办!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也变的诱惑起来。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浑身上下几乎要喷出火来,可是却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怔怔的盯着她。

   哎吆,痛死我了!你过来帮我看看啊!兰花皱起眉头。

  我终于忍不住了,冲上去…… 就在我的手几乎要碰到她的时候,感觉只要再往前一送就能碰到,自己的身子也要爆炸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你要干什么?她突然抓着我的手,冷冷地望着我。

   我有些不甘心,又往前伸了伸,想抱她。

   她突然将我的手甩开,一脸冰冷地看着我,半天说了句:小宝,你好大的胆子!本来还以为你也就是偷看一眼,没想到你竟然敢做这样的事,这下你说什么都没用了。

  你以为我真的想跟你怎么样啊,试试你而已。

  你等着吧,看我不告诉魏四,说你欺负我。

  她的表情十分的狰狞,我的心顿时凉透了,吓的差点尿裤子了,结结巴巴的问:婶子,你……你什么意思? 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你还知道我是你婶子啊?哼,你这可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让村里人知道,别说你,就是你爹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我本来让你来跟你说点事情的,可没想到你竟然心怀不轨,对我动手动脚,这还了得了? 我终于明白自己堕入了她的陷阱,吓得浑身发抖,颤声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本来没想怎么样的,是你……是你让我来这里,还……还说那里痛,故意让我理解错了你的意思!我本来没想怎么样的。

   她眯着眼睛,脸上突然挂上了一丝令人猜不透的笑容,说: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哼哼,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

  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不但不会把这事说出去,说不得还会……呵呵,那个老东西自己不行了,还不老实,趁着村里的女人去看病,找借口调戏她们。

  你刚才没看到吗?他肯定让春桃脱了衣服,把她的身子摸个遍。

  他也就能摸摸,那个玩艺早就不好使了。

  要是你答应帮我,我就给你当姐姐。

   当姐姐的意思我懂。

  不过,现在她当不当姐姐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把刚才的事说出去。

   我当然也不会束手待毙,说:既然你也知道魏四爷做的事,就不怕我去跟村长说吗?春桃可是村长的小姨子,要是他知道魏四爷做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放过他,到时候也没你的好果子吃。

  村长是什么人你也该知道,到时候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人的。

   兰花撇了我一眼,说:你还会讲条件了啊?告诉你,少拍马屁,我什么都不怕!村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保证他不敢碰魏四一指头,更不敢对我起坏心。

  别忘了魏四的身份,平时大家都怕村长,可要是他真敢对魏四下手,村里人肯定不答应。

   她说的是真的,这个我很清楚。

   村长也许可以决定村里人的命运,可魏四却可以确定村里人的生死。

   我彻底的无计可施,问:你到底想怎么样?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 兰花伸了伸腰,衣服上提,露出平坦的小腹,圆润的肚脐,可已经给我带不来一丝的诱惑,反而觉得她就是一条美女蛇,随时都会把我咬死。

   你知道我为什么嫁给魏四吗? 村里人都说你是看上了他的钱…… 屁!要真是那样,我宁愿去死了。

  兰花的眼神中突然透 出了一丝阴毒,钱!哼,钱算什么?在这里,需要钱吗?有钱又能怎么样? 也是!我也觉得你不是那种人!被人抓了小辫子,我只能奉承着说话了。

   她苦涩的笑了笑,说:你少来!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在骂我。

  跟我说说,你怎么骂我的? 我连忙摇头,说:没骂! 她没有继续追问,幽幽的说:其实,我嫁给他是不得已的。

   什么意思? 兰花瞪大眼睛望着我,半天才问: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我摇摇头,说:知道什么? 兰花突然间神情萎靡,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也正常,本来就没有人知道。

  这都要怪我爹。

   我奇怪的望着她,不知道怎么又扯到她爹身上了。

   兰花抬头看了看天,说:是我爹看着他有钱,这才逼我嫁给他的。

  开始我也以为他是看着我漂亮才娶我的。

  后来慢慢发现根本不是,他娶我,是为了得到我们家的一本书! 书?什么书? 也许我脸上表现出来的怀疑触动了她的神经,兰花冷冷的说: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

  谁也不会相信的,包括我爹!不信拉倒,你就等着魏四收拾你吧!说完话,她要走。

   我一把抓住她,说:我信!你别走。

  我信你妈个头,为了稳住她,只能这样了。

   她扭过头,问:你真的信? 我郑重的点头。

   她又叹了口气,说:谁要你信?你放开我,让我走。

   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让她走。

  我紧紧的拉着她,说:你快告诉我,不告诉我就不让你走。

   她瞪着我,说:你要是不放手我就叫,说你要欺负我。

   我吓得连忙缩手,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

   我真的很害怕。

  要是今天的事传出去,爹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兰花没有马上离开,说: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

  明天早点过来,我把事情告诉你。

   那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别人今天的事。

   你先答应我,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 明天告诉你。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坐在院子里发呆。

   爹显然并没有主要到我的反常,问也没问一声。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门,却十分害怕村长或魏四爷出现。

   到了晚上,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到底没有发生,心情稍微平复了些。

  跟爹吃晚饭的时候,春桃过来说找我有事。

   爹笑的很开心,将她让到屋里,一个人低头吃饭,任由我带着春桃到里屋去。

   我问春桃:有什么事吗? 春桃低着头,脸上红红的,用手指头轻轻的挽着衣角,抿着嘴不说话。

   我刚放下的心陡然又紧张起来,扶着她的肩膀,让她抬起头来,问:到底什么事情? 春桃的眼圈红红的,停了半天,终于轻轻的问了句:你今天是不是都看到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跟别人说? 我先是一愣,立刻想起在医务室外面看到的情景,心想她也许以为我看到了一切,不过立刻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女人在脱衣服之前应该先看是不是遮盖好了,要不的话岂不是所有经过的人都能看到,这样就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了。

   我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但是看着春桃的样子,心里有些蠢蠢欲动,真想过去抱着她,然后…… 春桃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变化,没敢多呆,说:我回去了!扭身跑了。

   我从房间里出来,爹奇怪的看着我,问:怎么了?我摇摇头,说:没什么! 爹没多问,说: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躺在床上又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女人,从兰花想到了潘静,又从潘静想到了春桃,甚至想了春桃的姐姐春杏。

  想着和她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

   渐渐的,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问题,兰花到底让我干什么?最后终于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过,我还是做了个梦,梦到了春桃和春杏一起和我躺在床上,她们都没有穿衣服,羞答答的让我摸着,亲着,最后的梦模糊了不少…… 爹没有发现我的变化,带着我先到山上去采石头,弄了几块回来,忙着雕刻。

   这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除了雕刻之外,还零星的刻石碑,做栏杆。

  村头石桥的栏杆就是他雕出来的,村里的墓碑也是他刻的。

   我基本上没继承他的衣钵,更没把他的技术学到了手,因为我不甘心跟石头打一辈子交道,总是偷懒。

   爹看着生气,训过我也打过我,可我就是提不起兴致,他也就懒得管我了。

   说实话,我最想成为魏四爷那样的人,所有的人都尊敬他,甚至怕他。

  这些还不算,最主要的是,那样就可以跟有血有肉的人打交道。

   这两天我看到了那样的事情,心里就更羡慕他了。

   我又开始走神了,幻想着春桃躺在医务室的床上,没穿衣服,我在她身上检查着,手不时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滑动着,然后让她分开双腿,为她检查…… 头上挨了个爆栗,爹气呼呼的说:你一天到晚的坐着,就不能帮我干点活啊? 我一边摸着头,一边说:我不喜欢这个,说要去城里读医专,你又不让去,要是我娘还在的话…… 闭嘴!爹的脸铁青。

   我嘟囔了一声,起来说:我出去了! 爹没拦我,因为我一提起娘来,他就什么都不管我了。

   我想去找兰花,问问她到底什么事。

  走到魏四爷的医务室,我悄悄的掩过去,看看他在不在这里,要是在,那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他家找兰花。

   医务室的窗帘把里面盖的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一毫。

  我贴着墙,依稀听到一个女人在小声的叫着,看来魏四爷应该在(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我悄悄的离开,去找兰花。

   兰花在家洗衣服,看我进来,先是一愣,继而小声问: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一直在想你说的事,觉都睡不好,过来问问到底让我干什么? 她有些嗔怪之意,问:你不怕他看到?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看我看的紧着呢! 我也不客气了,说:那老东西又在给人看病呢!我听着里面有个女人在叫。

   兰花的脸色变了变,说:那也不行,你还是去那个山坳子,我一会儿就过去! 我到山坳没多久,兰花急匆匆的赶过来,一过来就说:以后可不要那么大胆,要是他知道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没想到她这么紧张,说:没这么严重吧? 她叹了口气,说:你最好能听我的。

  他……他是个魔鬼。

   什么?我惊愕的望着她,心里不以为然,不就是喜欢占女孩子便宜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我看来,这正说明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兰花继续说:我知道你不信。

  可我告诉你,我怀疑……我怀疑我爹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什么?我吓出了一声冷汗。

  倒不是因为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而是怕她让我帮她报仇,杀了魏四爷。

   你过来!兰花用命令的口吻说着,伸手解开上衣的扣子…… 我慢慢的走到她身边,本来想问是不是还要我帮她揉揉的,却看到她胸前大片的於紫,圆球下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针眼。

   我震惊于眼前的这一切,忍不住凑上前去,问: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兰花把衣服整理好,拉着我的手,说:你过来,我慢慢说给你听! 她的手很软,握着很舒服。

  不过,现在我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感受,只想快点知道事情的真相。

   兰花坐在一块石头上,让我挨着她坐下。

   石头不大,我们的身子完全靠在一起,这让我原本惴惴的心平复了不少。

  而兰花此时更像是个小姑娘,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轻轻的啜泣着。

   我试着揽着她的肩膀,她便靠在我身上,压抑着声音哭起来。

   良久,她抹了把眼泪,说:小宝,婶子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而且很聪明,所以才肯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你一定要答应我,帮帮我。

   我点点头,却有些不甘心,毕竟开始是被她威胁的,便问:那要是我不帮呢? 她的脸一沉,说:那我就跟魏四说你把我糟蹋了!哼,这段时间我们可是在一起,你怎么也说不清楚。

   我顿时心都凉了,虽然气恼,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说:我肯定帮你!不过,你总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还有,你身上的伤……我不忘假装关心她一下。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竟然道出了一桩几百年来的是非恩怨…… 兰花叹了口气,说:既然把你叫来了,就跟你说实话。

  不过,出了这个山洞,我就不承认了。

  其实我是锡伯人的后裔,先人跟魏四的先人有些关系。

   什么?我不由得惊叫出声。

   她继续说:据说几百年前,一个隐世的药王收了三个徒弟,其中就有我们花魏两家的先人。

  后来,药王死了,三个徒弟反目成仇,把药王留下的医书撕成三份,分道扬镳,自此再也没有见过。

  算了,这些都是陈年旧事,而且一代传一代,说不上真假。

  不过,我知道魏四现在的态度肯定是宁可信其有,所以才娶我的。

   我疑惑的问:你家也行医? 她摇摇头,说:没有! 那就不合理了!首先,你们家为什么不行医?就算是医道中落,那魏四又怎么知道你们就是花家的后人?还有,你看过那本书吗? 兰花说:书我的确没看过。

  不过我听我娘说过。

   你娘?我一头雾水。

   她吐了口气,说:其实,我爹不是花家的人,我娘才是!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家的男丁一直不旺,到了我外祖父这一代,就生了我娘一个孩子。

  祖辈定下的规矩,医术传男不传女,我娘苦苦哀求,可我外祖父就是不同意。

  她一气之下跑出来嫁给我爹。

   我不解的问:那你应该跟你爹姓才对啊? 我小时候也这样问过我娘,她非常生气,拼命地打我,警告我只要身上流着锡伯人的血,一辈子只能做锡伯人。

  关于医书的事,是她临死之前告诉我的,后来魏四就去逼婚。

  哎,后来我想可能当时我爹偷听了我娘给我说的话,这才传到魏四的耳朵了。

  小宝,你帮帮我,求你了,你看看,这些都是他打的,他就是个混蛋。

   伤倒也罢了,这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打女人,可看着她胸前的针眼,我真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些针眼……也是他扎你的? 兰花又哭起来,说:小宝,事情不像你看的这么简单!其实……其实他给我下毒了。

   什么?听到这几乎只有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情节,我差点蹦起来,眼珠子瞪的老大。

   那个混蛋野心很大。

  他不光在我身上下了毒,我爹也可能是被他害死的,还有……还有……感觉他好像要动手了。

  小宝,要是不阻止他,我们都要遭殃的。

  她脸色苍白,好像看到了极其可怕的东西。

   我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茅草依然遮掩着山洞,颤声问:他要动手干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有种预感,不详的预感。

   那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后背阵阵冷风吹来,搞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想让你跟他学医。

  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一些信息,探知到他的阴谋,也好及时的阻止他! 可是,他怎么可能让我跟他呢?我早已经被吓的心神不定,根本没有听出其中存在着极大的矛盾。

   他要做的事,一个人应该完成不了。

  我想办法说服他。

  小宝,求求你,至少你要想办法帮我把毒解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今天我就答应你,等你帮我解了身上的毒,我这个人就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行!她脸上涌上一丝绯红,真是面若桃花,娇艳欲滴。

   突然间,觉得她不像快三十岁的少妇,更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处子。

   本来我就很羡慕魏四爷,既然有机会,自然不能放过,立时答应。

   兰花拉着我的手,轻轻的倒在我的怀里,幽幽的说:小宝,以后就靠你了。

  再跟你说个秘密,魏四根本就没碰过我,所以……所以……以后我会完完整整做你的女人!说完,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间,神情旖旎。

   我怦然心动,要不是忌惮她中了毒,真想将她就地正法。

   过了一会儿,她身上将头发挽到耳后,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过会儿走!以后我们尽量的保持距离,过几天我会跟魏四说,让他收你到徒弟! 我激动的点点头,看着她离开。

   就在她撩起洞口的茅草出去时,夕阳的余晖照了进来,我的眼一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却又像什么都没看到…… 从洞里出来,感觉头微微的有点痛。

   也许是激动吧,我安慰着自己。

   快到村口,我看到村长的媳妇春杏站在路边。

   她看我过来,迎上来说:小宝,正好有事要跟你说,你跟我来。

   我心里暗道:这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人都找我有事似的。

  想归想,这个女人是得罪不起的,便跟着她往前走。

   春杏的脸拉的很长,我心里一阵的慌张。

  说起来打春杏进了这个村,对我就像大姐姐一样的照顾,有时候看我身上的衣服破了就把我带到家里给缝补好,过年还会专门为我做双鞋。

  在春杏眼里,我应该就是个乖巧的小孩子,而在我的眼里,春杏是个严厉而体贴的大姐姐。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春杏冷冷的问:小宝,你跟我说,你把春桃怎么了? 我一愣,连忙摇摇头,说:没怎么啊!发生什么事了? 这应该我问你吧。

  你别装,要是没什么事她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跑去找你干什么?而且一回到家就哭,问她怎么回事又不说!你快点告诉我,否则……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春杏有点生气。

   看她这样,我觉得委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说:我没做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真的。

  说什么我也不能把魏四在春桃身上做的事说出来,毕竟我过几天可能要跟他学医,而且还期待着有一天能跟他一样。

   春杏气呼呼的说:你是不是不承认?你不承认也可以,以后我不理你了!说完,扭头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茫然的站在山路边上。

   过了很久,我才从茫然中清醒过来,憋屈着脸回家,感觉头更痛。

   我回家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实在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春杏的话让我很伤心。

  我一直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的大姐姐,想着以后只要自己能出人头地,一定会好好照顾她,让她过上好日子。

   春杏的命不好,嫁给魏有德三年多了,一直没有孩子。

  为此,她的婆婆没少揶揄过她,有时候当着她的面骂什么公鸡母鸡的,含沙射影的讽刺她。

  她也知道这些事情,到底觉得对不起魏家,也就忍了。

   等爹过来叫我吃饭,我也不起来,只是躺在炕上发呆。

  令我想不到的是,春桃又跑了过来,更可气的是她竟然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来的样子。

  我看着她一眼,扭过头去,不理她。

   春桃推了我一把,问:你怎么了? 我依然不理她。

   春桃撇了下嘴,说:我知道今天我姐姐找你了,她回家跟我说了。

  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冤枉你了,可是我又没办法把事情跟她说明白,让你受委屈了。

  你别生气了,我这不过来跟你把事情说清楚吗!你快起来!她的话里三分娇媚七分嗲意,弄的我心里舒服,也不生气了,从炕上爬起来坐着,看着她。

  只见她妙目微睁,睫毛低垂,脸蛋红扑扑的,说不出的妩媚,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迷离,处处透着柔情蜜意。

   我的心一动,想着兰花,想着她依偎在我怀里啜泣的模样,头突然间有些迷糊,脑海里依稀的出现了一个影像,看不太清楚,可能感觉这个影像的存在。

   你怎么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我回过神来,发现春桃正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惊愕的望着我。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大概只差几公分就摸到她了。

   我连忙将手收回来,讪讪的说:没……没什么?突然间走神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低着头没说话。

   我心跳的厉害,连忙岔开话题,问: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姐姐没头没脸的骂我? 春桃嘴角挑了挑,说:为了我挨她顿骂你还不愿意啊? 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到底要做什么,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愿意!你明天让她接着骂,行了吧? 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她并没有生气,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看来这个小妮子对我也是……嘿嘿,等我真的跟了魏四爷,那以后自然更是艳福不浅了。

   干嘛笑的那么恶心?春桃气呼呼的问。

   我连忙说:没有!想着能为你挨骂,心里高兴!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 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 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 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 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