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好爽: 我在学校不戴胸罩



大概过了有两个多小时,张 德旺觉得有些累了,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要在草地上躺着休息十分钟再出发。

   张寒生怕被张德旺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所以下了摩托车就直奔附近的草从,谎称去方便。

  张德旺坐在草地上,看着张寒的背影,骂道:“这猴 崽子,憋成这样也不说一声。

  ” 马兰心里非常清楚张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进草丛中去的,肯定不单纯是憋尿,毕竟这一路,张寒的东西顶得她差点失控了,摩托车每颠簸一下,张寒死家伙的东西就摩擦她一次。

  几次下来,她早已经反应强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张德旺这时候说:“媳妇,你要不要去解个手?等下我一口气就开到镇上了,中间就不停了。

  ”马兰 点头道:“我想小便,可我有点害怕,这里杂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张德旺摆摆手,说:“等猴崽子出来,让他(啊啊……)去给你站岗,我有点困,抓紧时间眯几分钟。

  ”马兰说:“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张德旺不屑的说道:“他一猴崽子懂个蛋呀?没事,再说,我在这里,他能对你做什么?”张德旺这么说,马兰也没法多说,总不能告诉张德旺,其实自己被张寒给弄的腿发软,怕万一忍不住,被这小子给当着张德旺的面给弄了。

  一 想到张寒,马兰心里便有些躁动,这小子本钱的确够大,要是真能让他满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马兰边想边往草丛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见张寒正站在草丛中,手往前放,似乎还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马兰径直走了过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发现他的大帐篷依旧架着,妩媚地坏笑道,“ 你个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吗?”张寒这才发现马兰来了,也坏笑道,“马兰 婶子,这样坐摩托车谁受得了呀?让我抱着你的细腰,还不让我挺起来,可能吗?”“猴崽子,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坏事呢?”“嗯,马兰婶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村长娶了你真有福气”张寒开始给马兰灌蜜糖了马兰却不吃这套:“猴崽子,别总说好听的,等会儿上了车,你可不许再搞了,不然被张德旺发现,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 明白吗?”说完,马兰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说了句:“还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许偷看”“明白,明白,马兰婶子,你去吧!我保证不偷看”,张寒嬉皮笑脸道,但他心里却在嘀咕,不让弄是因为担心张德旺发现,但是要不被发现,是不是就能在张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妇呢?张寒并不知道他在张德旺这种大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小屁孩,压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不然的话,张德旺能让张寒搂着马兰的腰,还坐在同一个摩托车上?马兰胆子不大,加上这里杂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远,只在离张寒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开了裤腰带,淅淅沥沥地开闸放水张寒这是头一回听这种诱人的声音,回眸往张德旺停车的方向看,什么也见不到,他的胆子骤然大了,蹑手蹑脚地朝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还别说,马兰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张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沥沥地释放着,也许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见张寒一脸坏笑地地盯着她的胯下,一着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个猴崽子,滚回去,你不说不偷看老娘吗?”“嘻嘻,马兰婶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呗,我还没见过女人解手呢”张寒嬉皮笑脸道“赶紧回去,要不然村长听到了你死定了,你个猴崽子胆子太大了,快点,我还没有撒完呢!”马兰又急又臊,生怕被张德旺发现张寒却笑着说:“我不怕村长,我就怕马兰婶你不给我看”听着这话,马兰知道张寒是看不到不罢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废水淅淅沥沥地喷出来张寒这才嘿嘿笑道:“马兰婶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过我还没有完全看清,啥时候让我彻底看个够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妇去”马兰说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张寒小腹下的帐篷还搭着,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哟,疼,马兰婶子,你要我断子绝孙呀?”张寒疼得直咧嘴马兰感觉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动,便对张寒说:“这样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听马兰姐的,马兰姐就不亏待你,怎么样?”张寒见马兰让他称呼她为姐,还说只要听她的,就不会亏待他,心里知道马兰这是发骚了,想弄马兰肯定能成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说着,扭头就往外走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马兰摇了摇张德旺“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 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 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张德旺说着,跨上了摩托车,载着心花怒放的张寒朝他妹妹的杂货铺飚去。

  此时,马兰也已经从镇小学看完孩子,回到了张德旺的妹妹家里,见张德旺载着张寒回来,她和张德旺的妹妹便同时从杂货店里出来。

  张德旺把头盔拿了下来递给马兰,说道:“媳妇,你赶紧跟张寒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马兰点点头,接过头盔问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还是明天去呀?小红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着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韩宝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晚上喝几盅吧!他也老久没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张德旺的妹妹小红说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对了媳妇,我给张寒买的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了,先别给他穿,等我安排好了电视台采访时再给他。

  ”张德旺叮嘱道。

  “行,知道了,张寒,上车,咱们回去吧!”马兰说着,先跨上了摩托车,张寒也跟着坐了上去。

  马兰对张德旺说:“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们走了”。

  “村长,我保证不会让我婶子出事的,放心吧!”让张寒有些惊讶的是,这马兰骑摩托车比她爷们张德旺都野性,油门踩得呼呼响,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镇区外面驶去,车尾部烟尘飞扬。

  没有了张德旺在车上,张寒的心马上就野了,他大胆地搂着马兰的柳腰,故意贴凑的紧紧的,马兰意识到了他的企图,回首佯骂道,“你个猴崽子,上来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让你占了一个上午的便宜,还不知足呀?规矩点,老娘这是骑摩托车呢?不能分心”。

   林嘉怡想起了以前小学的时候听到隔壁房间自己爸妈的动静,当下便摇了 摇头,小小声的和 王小帅说道:“在这里肯定不行的。

  ”其实王小帅已经有些被冲昏头脑了,满脑的都是林嘉怡的假妈妈 妙妙,反而是林嘉怡在他面前其实诱惑力并不算是很大,要什么没什么,只有这身皮肤不错,看起来光滑细腻罢了。

  但丢了一个西瓜还是得捡一个芝麻,不然他现在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而且还涨的难受,于是他哄骗林嘉怡说道:“宝贝儿,要不你给我弄一弄?”王小帅也在女人堆里面摸爬滚打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心知肚明,特别像是林嘉怡这样的女人,花了他不少的钱,而且逢年过节给的礼物还有红包都让林嘉怡虚荣心大涨,她是千万不敢得罪他的,只要稍微逼迫一下,林嘉怡绝对就会就范。

  “可是我…我不会啊……”林嘉怡紧张地眨吧了一下眼睛,她的手还覆盖在王小帅的裤子上没办法挪开,感受到手心下的温度,以前跟宿舍里面的人看到的那一些小电影当下便涌入了脑中,她心中不知为何,竟燃起了一阵悸动,身下也觉得有些空虚难耐……王小帅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当下便乘胜追击说:“没事,你随便弄一弄就好,帮我疏解一下。

  ”王小帅看着她,他们两个人交往到了现在仅限于牵一下手,还有亲一下抱一下,其他的啥事都没有做,更别说是这样的要求了。

  林嘉怡听见了之后连忙摇头,一张脸红了一片,虽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但之前王小帅也时常会把她的小手盖在他上面,跟她说自己有多难受,暗示的意思明显,但是她都严词拒绝了。

  而王小帅也知道,像现在的大学生,其实还需要循序渐进的,她们虽然物质,但心中还向往着爱情,所以他基本上都不会怎么去要求她,也不会强迫,因为他也知道放长线才能够钓大鱼。

  而且林嘉怡这样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比较平凡,能够有那么奢侈的生活,也是拜他这个金主所赐,若是他们两个人分手了,那她现在一切的包装都会化作泡影,所以平时和他相处起来多多少少会带着那么一点讨好。

  “可是我现在太难受了,我不能这样子出去见你爸爸妈妈吧?而且我也不好去卫生间那里…”王小帅这一次是觉得自己刚到手的鸭子又飞了,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对林嘉怡的语气也有了一点不耐烦,不过林嘉怡这个小丫头听不出来。

  其实王小帅哀求过那么多次,林嘉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动摇了,这会儿更是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会让男朋友难受成这个样子的,于是犹豫了再三之后她竟然 点了头。

  “真的吗?”王小帅知道这样的女孩子逼迫一下马上就会就范,但他并不想给林嘉怡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王小帅沉下了一双眼睛来,颇有些为难的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还是算了,我也不应该强迫你的。

  ”见王小帅这样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林嘉怡也觉得自己那么多次的推脱都成了负罪,当下立刻摇头说自己并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自愿的。

  看着王小帅那么难受,她觉得自己也很有一些责任,于是自愿的蹲了下来。

  王小帅心里面暗笑,果然女人就是好骗,头脑比较简单,多说几句软话就就范了,特别像是这么个在学校里面没有出过社会的女孩子。

  林嘉怡蹲下来之后,王小帅还摸了一下林嘉怡的头,并且一脸为难的对她说:“我本来不想和你进展那么快的,因为我担心你会觉得我是轻浮的人,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在这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住,对不起,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那就不做了。

  ”王小帅再一次贴心的询问,林嘉怡 听了之后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同时心中越发的愧疚,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对她也彬彬有礼,不过只是提出了一点要求罢了,她之前一直都没有答应,现在还拒绝的话,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吧?这一招欲擒故纵,王小帅用的十分的巧妙,看见林嘉怡一脸坚定的样子,王小帅就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绝对是上钩了,于是装作一副非常自责的模样,把自己的裤拉链给拉开,里面一下子弹了出来,打在了林嘉怡的脸上。

  林嘉怡看了之后眼睛都睁大了,她惊呼了一声,小脸蛋迅速的红了一片,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这和在电影里面看到的简直就是一样的,而且这个还要可怕…“是不是吓到你了宝贝?”王小帅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嘉怡摇了摇头,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其实王小帅并不是自己第一个男朋友,她也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也品尝过这方面的滋味。

  不过那些都是年轻的男孩子,所以对于这一方面没有太能够给林嘉怡太多的快乐,而林嘉怡只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所以很快的就分手了。

  当时她还想着再次交往就希望找一个更成熟一些的,能够把她当成女儿来疼的男人,那样的男人成熟又有阅历,那方面应该也很有技巧……“宝贝,你张大嘴,像吃糖一样就行了。

  ”王小帅慢慢的引诱着林嘉怡,林嘉怡听了之后乖巧地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大了嘴巴,那一刻,她能够感觉到一点味,但是其他的味道就没有了,进去之后适应了一下,林嘉怡在自己的樱桃小口之中活动,那种感觉让林嘉怡心中有些荡漾,她蹲下来的姿势慢慢改变了,一点不自觉的把自己给翘高。

  在林嘉怡的口中活动,并且越来越坚,林嘉怡突然想着,如果这穿刺到自己,让自己包裹住,也像现在一样的话……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发痒了,她不自觉挪动了一下,随后便感觉到淌了出来。

  感觉到空虚,林嘉怡顿时春情泛滥,更加卖力。

  她一边弄着一边想象着自己在王小帅的身上,摇晃着腰肢,把那没进,感觉到那在自己的里面,最后出来,林嘉怡当下便觉得心驰神往,她双眼迷离,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王小帅看见林嘉怡那副模样,心里面也觉得十分的躁动,真想现在就把林嘉怡压在身下,狠狠的大战三百回合!想到此,他当下便忍不住伸手探入到了林嘉怡的胸前,另一只手扣住了林嘉怡的后脑勺,不断的送到她的口腔。

  王小帅的动作太猛,林嘉怡有些不太适应,当下想要干呕起来,王小帅自己虽然正舒服着,但也在注意着林嘉怡的情况,察觉到了林嘉怡好像不太适应,于是立刻撤了出来,尽管现在很难受,但是他还是分外关心的问道:“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那我不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让人听着好像他受了委屈似的。

  林嘉怡听见王小帅这么关切的问话,他自己都那么难受了,还在顾及她的感受,心中顿时燃起了一阵阵的暖流,觉得这个男人确实是可以托付终生的。

  于是她赶紧的摇了摇头擦了一下嘴边,又继续,很快王小帅便感觉自己好像渐入佳境了。

  他一边想着在外面厨房忙活的妙妙,一面又不断的到妙妙女儿的口中,一想到这一些就觉得十分刺激,随后不多久他就出来了。

  其实这个时候林嘉怡的嘴巴已经非常的酸了,刚才还在想着这个男人怎么那么持久,为什么还没有出来,这会儿竟然装了她一嘴。

  她有些茫然地抬头,王小帅赶紧从旁边拿了纸巾递过去给她,让她把嘴巴擦干净,林嘉怡点了点头。

  而他自己也抽出了几张纸将自己擦了,接着塞回裤子里去,套好裤子之后觉得神清气闲,但心里还是有点失望,毕竟没有真弄上一场,所以还是有些不太满足。

  不过至少尝到了一点甜头,也总比好过没有。

  王小帅起来之后把林嘉怡从地上扶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膝盖,还有摸了一下林嘉怡的脸蛋,把人抱在了怀中,亲了一口额头说:“辛苦你了宝贝儿,我是不是特别混蛋?你觉得我很好色吧?”林嘉怡连忙摇头,其实刚才她自己也有非常强烈的感觉,差一点就想这样顺水推舟和王小帅弄了,可一想到这是在家里面,而自己的爸爸妈妈还在外面,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声,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东西,还好自己忍下来了,否则两个人真的要做的话,她肯定会舒服的叫出声来吧?“宝贝,我真的是很对不起你,在你家里面对你做这样的事情,这样吧,你前些日子不是又看上了哪一款口红吗?等今天晚上吃完饭之后,我给你发个小红包,你去买个礼物慰问一下自己,我刚才的行为肯定把你给吓到了,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

  ”王小帅说完这一句话,林嘉怡顿时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毕竟她想要礼物张口就行了,而且这个男人还都惦记着自己说过的话,一看就是个好男人!她们宿舍里面的小姐妹想去问自己的男朋友要一个礼物,就跟挤牙膏一样,每次都是气急败坏的,而她有一个出手大方的男朋友,逢年过节除了红包还有礼物,平时什么YSL,TF,子弹头范思哲宝格丽应有尽有。

  总之她的梳妆台上面是最多奢侈品的,尽管她长得不算是宿舍里最美的。

  同一个宿舍里面其她女孩子都非常的嫉妒,觉得那个金主绝对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林嘉怡这么个女人,长得又不好看,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样。

  “我们先出去吧,在房间里面呆太久了,可能你爸妈会起疑心,我也不想在你爸爸妈妈面前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王小帅说完这句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林嘉怡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刚出去就撞见了把菜端出来的妙妙,王小帅用赤裸裸的眼神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妙妙,妙妙起初是背对着王小帅的,所以没有察觉,她转过头去便撞进了王小帅那一双不加掩饰的眼睛里。

  这双眼睛如同饿狼一般,仿佛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妙妙吓了一跳,手里面的盘子差一点就摔了下来,还好她稳定住了心绪,想到了刚才在厨房里面荒唐的事情,当下便觉得一双眼睛不知道应该怎么放。

  还好王小帅也知道现在不应该做什么会暴露俩人关系的事情,因为他想将这两假母女都拿下来,虽然女儿差了一点火候,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是看起来单纯好拿捏,而这一个未来丈母娘确实是人间尤物。

  他之前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想要找到妙妙的,因为找不到妙妙才退而求次,没有想到缘分那么美妙,一眨眼(妈妈啊啊啊啊)的功夫就让他们两人又相遇了,一想到能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王小帅就觉得自己又躁动起来了。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林嘉怡的爸爸叫做林 友生

  “小王,你们北方那边的人好像挺能喝酒,要不我们两喝一杯?你来这里多久了,会不会划拳?”林友生问道。

  王小帅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十分谦虚的说自己只会一点喝酒也喝得不太好。

  而王小帅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是看向坐在林友生旁边的妙妙,妙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下来了,穿了一件比较居家的衣服,可能是担忧自己的巨大会露出来,造成不雅的效果,所以穿的非常的保守。

  平时在家里面她是不太喜欢穿内衣的,这一次却套上了。

  王小帅刚才在厨房里面调戏妙妙的时候就已经把该摸的都摸了,这会见妙妙换了这身衣服,看起来没有之前的那一套那么诱惑了,但他已经知道诱惑人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一点都不在意。

  两个男人十分欢快的吃喝起来,友生哪里是王小帅的对手,一来二去竟然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了。

  林嘉怡看见自己的爸爸这个样子,于是站了起来,说要把爸爸带进房间里面休息一下,妙妙听了之后警铃大作,连忙的站起来对她说:“不用不用,你们两个先吃一会儿饭,这件事情我来做就行了,不用你们。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连忙的把老公架了起来,可是虽然林友生长得有点瘦,但是还是有重量的,而且喝醉了酒的人都是沉得很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把人从凳子上面拉起来,而且他还有些发酒疯胡乱动。

  王小帅看见发酒疯的林友生,便从位置上面站了起来,把人一把扶住,随后拖到了他们两个人的房间里面去,刚一进去就发现这屋子好像十分冷清,不像是温馨的小窝。

  妙妙站在旁边,目光之中有点担忧,王小帅瞧见妙妙眼中的担忧,心中忽然有些生气,不过他隐藏得很好,并没有发作出来,他往门外一看,瞧见林嘉怡并没有跟上来,他直接上前一步捏了一把妙妙的肥美。

  妙妙吓得差点惊叫出声,没有想到王小帅这个人竟然那么大胆,浑身上下的冷汗全冒出来了,只见她着急的朝自己老公的方向看过去,而床上躺着的林友生已经呼呼大睡了,根本察觉不到这边的情况。

  两个人出去接着吃饭,吃饭的时候饭桌上一声不吭,林嘉怡倒是屁颠屁颠的和妙妙说了不少的话,根本就没有发现王小帅这一边的一样,王小帅往嘴里面塞了几筷子菜,尝不出什么味道,但是一门心思都在刚刚捏了一下妙妙的手感上,觉得这样丰满的用来后入再好不过了。

  王小帅一边想着一边又觉得心痒难耐,竟然把手伸了下去,一把把妙妙的脚给捞了起来,妙妙惊呼了一声,林嘉怡有些疑惑开口问道:“妈,你这是怎么啦?”妙妙摇了摇头,说只是自己刚才想到了一些什么,有点大惊小怪了,林嘉怡听了之后不疑有他,继续吃着碗里面的饭,而王小帅一只手夹的菜,另外一只手则是握着他未来岳母那双细脚,因为天气太热了,所以她身上穿了一件阔腿裤,倒是很方便王小帅的手摸上去。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