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宝典:和美女搭讪时最爱犯的4个错



中国妻管严 城市排行榜出炉  @wilan1-:中国“妻管严”城市排行:No.1上海;No.2成都;No.3武汉;No.4潮州。

    记者追访:功夫巨星李连杰说,“我的钱全部由 老婆保管!”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说,“家里 的事全由老婆说了算。

  ”台湾漫画家朱德庸也言之凿凿:一切以老婆为上,当牛做马,万死不辞。

    “妻管严”,顾名思义,就是你老婆管你很严格,事事听她的,时时听她的,她让你向东你不敢向西。

  最近网传一份中国“妻管严”城市大排行,列出了前四名的城市,武汉位居第三。

  武汉的汉子们速来围观,看看自己有没有中枪。

    主动型——哄为上策 绝不还嘴  “没有怕老婆的 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住在徐东的 周先生笑着说。

  他今年47岁,结婚快二十年了。

  老婆是个急性子,他是个慢性子,成天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小吵小闹,但夫妻俩从来没有“隔夜仇”。

  他的“秘诀”就是在老婆生气时绝不还嘴,反而一个劲地哄老婆。

  中国“妻管严”城市排行榜出炉 上海居榜首妻管严城市排行榜  因为工作原因,周先生在家的时间比较多。

  有一次,老婆晚上下班回家,看见厨房里没有一点动静,而周先生却坐在电脑前上网,立马发了火,对他吼道:“每天在家什(幼儿益智故事)么都不做,都要我一个人做!”面对“河东狮吼”,他不但不生气,反而一脸笑嘻嘻地说:“莫生气,莫生气,我马上去做。

  ”过了十几分钟,老婆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周先生,气也消了一大半。

  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开开心心地一起吃饭了。

    “我觉得‘妻管严’是男同志对女同志的一种尊重。

  我老公在我每次生气的时候都能包容我,我还是蛮感动的。

  其实夫妻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只要一哄我,我的气就消了。

  ”周太太表示很满足。

    被动型——不愿被管 忍字当先  听说要推选一位“妻管严”同事,光谷一家地产公司市场部的员工不约而同锁定了 小徐,但小徐本人觉得,“妻管严”称号根本就是个耻辱,不予承认。

    小徐今年30岁,跟女友小李恋爱4年之后步入婚姻殿堂,如今结婚2年。

  小徐是这样评价老婆的:在外人面前老实巴交,在家人面前蛮横无理,典型的“窝里横”!他的经济完全被封锁了,每天身上只有百余元,而且24小时必须向老婆汇报行踪。

  偶尔跟同事朋友打麻将,都会遭遇夺命追魂CALL。

  渐渐地,同事朋友都给他取了“妻管严”这个绰号,也慢慢开始疏远他了。

  中国“妻管严”城市排行榜出炉 上海居榜首妻管严城市排行榜  他也曾跟老婆发火,但也都是他先低头求和。

  “我就这点兴趣爱好,但老婆不喜欢我打牌,我只好偶尔偷偷摸摸或者撒谎跑出去玩玩。

  最接受不了别人喊我‘妻管严’了!”小徐说,老婆一个冷眼,他就觉得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了,一般是先按兵不动,偷偷观察,然后想办法去哄哄。

  (见习记者何婷 通讯员周彦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你这样的变态还在这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我爸怎么会这么看好你,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还有事。

  ”诊所有好几个房间,两个人一人一个,晚上的时候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祝少杰还在看书,就是那本乱世医典。

  乱世医典观海卷里面记载着如何对付禁婆的办法,对于这个禁婆,现在已经升级到祝少杰的梦魇了,祝少杰现在非常害怕这个 东西,以至于睡觉都有些睡不安稳。

  而对于禁婆骨头能入药这件事,祝少杰现在保持质疑的态度。

  村志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村里人口口相传的东西估计要比村志记录的东西多,还是等到时候自己去打听一下吧。

  祝少杰把书收起来,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无聊刷起手机,解锁手机就看到了秦美丽给自己发来的短信息,是一条彩信。

  是一张照片,他看到秦美丽身上的掌印又加深了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淤青一样,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回了一条消息:“问问你婆婆,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过了好一会,没有回信,祝少杰把手机放在一旁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睁开眼睛,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有秦美丽的回信,不过只有两个字,暴毙。

  今天村里有喜事,只不过祝少杰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参加婚礼,早晨的时候袁 小玉来到这里,还拎着两份早点。

  “怎么来的这么早,今天不需要去帮忙吗?”祝少杰坐在诊(两性口述小说)所里,正在罗列诊所里需要的药品,到时候让他们送过来,看到袁小玉来了,放下笔 开口问道。

  “他们不用我帮忙,我嫂子让我过来给你送饭,这不是明敏姐也在这里吗,我就多带了一份,对了,明敏姐在哪,怎么没看见她?”“她去考察拍照去了,这不是要在咱们这里做度假村吗,所以去给公司领导拍照去了,我这里缺药,在列单子,等着他们送过来。

  ”“先别忙了,快点吃饭吧。

  ” 听到他这么说,袁小玉 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对祝少杰说道。

  祝少杰喝着粥,吃着小菜,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问秦美丽的事情,就是她公公当初是怎么死的。

  秦美丽说起来在袁家算是外人,她婆婆不和她说明倒也算是正常,可是袁小玉总应该知道吧,他把粥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小玉,我问你件事!”袁小玉看祝少杰说的认真,也没有嬉笑,当即点点头:“你说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诉你。

  ”祝少杰问道:“我问你你别嫌我问的冒昧,你知道你父亲到底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吗?”袁小玉 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 村长应该知道,这么多年里村里发生过什么事,她都知道。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蹙起眉头,没想到这件事又转入到村长的身上了。

  祝少杰把单子发过去之后,直接就去了王家,王家此时张灯结彩,无比的热闹,在这里祝少杰也看到了秦美丽,还有村长。

  看到村长坐在席间,袁小玉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祝少杰:“一会咱们两个问问村长,看看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少杰点点头,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一会给了新人红包,吃了饭就去找村长,要不然一会不一定村长又去干什么了。

  他坐在那里归结最近发现的情况,然后准备汇总起来发到贴吧里,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在祝少杰身边摔倒。

  祝少杰眼疾手快,当即就伸出手去接,可能是因为比较慌乱,一时间不知道手到底应该放在哪里,好死不死直接把手放在了人家姑娘的胸口。

  祝少杰一时间惊的冷汗直流,自己这可不是故意的,而是为了帮人。

  等到他把人扶起来,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她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自己那里堕胎的那个 紫萱

  紫萱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脸红扑扑的。

  祝少杰看她肚子已经恢复如常,看样子应该是腹中胎儿已经被流产掉了,祝少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自己害死了。

  过了一会,婚礼照常开始,王奶奶笑的直不起腰,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而她的孙子,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帅气,拉着漂亮的新娘子挨桌敬酒。

  来到祝少杰这张席位的时候,祝少杰特地看了一下,年轻人脸上有种灰蒙蒙的感觉,脸色不是很好看。

  可是其他人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有说有笑的敬酒,祝少杰封了红包,却无心吃喝,一直在关注着坐在不远处的村长。

  等了一会,村长和身边的几个人打过招呼,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看到村长要走,祝少杰连忙起身跟了过去。

  袁小玉看到祝少杰走了,也连忙站起身追了过去。

  村长走着走着,听到背后有脚步声,然后转过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祝少杰跟在自己身后,脸色有几分无奈,开口道:“祝医生,你跟着我干什么,村诊所还需要你呢。

  ”祝少杰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要了解一下村里的历史,只不过村志里记录的并不是特别详细,我还有些东西不清楚,想要问问您。

  ”听他这么说,村长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追过来的袁小玉,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村长说完,也不等他们两个,就率先在前面先走了。

  “你们两个坐下吧,喝点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反正今天我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和你们好好聊聊。

  ”村长端过两杯水拿过来递给他们两个,对他们说道。

  “阿姨,我想问问我爸当初到底是怎么死的,咱们村为什么会被称为寡妇村!”听她单刀直入的这么问,祝少杰有些汗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果断,上来直不楞登的就问。

  听她这么问,村长也是一愣,随即坐在那里开口道:“你父亲当初是暴毙,不是我自己这么说,是法医这么说的,咱们村里每次死人,我都会和警察一起走一趟,咱们村里但凡是在村中结婚的男人,第二天都会暴毙而亡,而且死法各有不同,不论是他们婚前有没有病史,在他们结婚以后第二天都会死,没有任何外伤,也不是被人杀害。

  ”祝少杰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道:“难道就没有一丁点例外?”村长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眯缝起眼睛回忆了一下,然后方才沉重地道:“有例外,从我当村长到现在,所有结婚的人除了猝死暴毙之外,还有三个人失踪了。

  ”“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吗?”祝少杰听到有其他的情况,连忙开口问道。

  村长回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确定道:“的确有问题,失踪的男人全都姓张。

  ”“姓张,全都姓张吗?好,我知道了村长,谢谢。

  ”祝少杰点点头,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中午的时候被人劝着喝了两杯酒,闲来无事,下午准备回去睡会,反正送药的今天下午也不能来这里。

  睡觉的时候,祝少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被一个人从背后扼住脖子,不断的挣扎,祝少杰总感觉这个女孩看起来特别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这个女孩到底在哪里见过。

  女孩穿着古装,面容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容,祝少杰想要过去帮忙,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靠近女孩,他跑着跑着突然感觉一脚踏空,紧接着就气喘吁吁的醒来了。

  晚上的时候,陈明敏回来就直接去休息了,说是很累,今天早晨的时候她又来了一个同事,和她一起工作,晚上的时候才回去。

  祝少杰自己坐在房间里记录今天得到的资料,准备把近期获知的资料全部都汇总起来。

  就在这时候,诊室门突然被推开,祝少杰给吓了一跳。

  祝少杰回过头,看到原来是紫萱,不过紫萱现在满脸愁容,而且好像是非常着急。

  “怎么了,这么晚来了,是不舒服吗?” 祝少杰还以为是因为堕胎导致她出了什么事,开口问道。

  紫萱摇摇头:“我心脏疼的不行,你帮我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皱眉头:“怎么会,是不是受到胸部外伤或者是巨力撞击了?”祝少杰一边说话一边拿出听诊器问道。

  紫萱摇摇头:“没有,今天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你说的那些情况。

  ”“行,那让我听听有没有心跳紊乱的情况。

  ”祝少杰说着,戴好听诊器,然后把听诊器递给紫萱:“放进去,我听一下。

  ”本来祝少杰还以为是心律不齐一类的问题,毕竟刚刚堕胎,如果是心脏有问题倒也不清楚,可是这么一听,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祝少杰拿下听诊器,摇摇头:“没有什么问题,很正常,你等我给你拿些药。

  ”他说着,起身就要去拿药,可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痛苦的轻吟一声,紧接着突然朝着地上躺了下去,看到她这个模样,祝少杰吓了一跳,赶忙躲在地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诊断台上:“你怎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紫萱痛苦的捂着胸口,嘴唇青紫,脸色发白,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疼,火辣辣的疼。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这看起来像是心脏病的征兆,可是通过她叙述的情况来看,根本不是心脏病。

  当即,他咬着牙解开紫萱的衣服纽扣,两个丰满的白兔呼之欲出,黑色的胸衣映衬着白兔更加纤白细嫩,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微微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扯下她的亵衣,露出了白兔之上的一抹嫣红。

  白兔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外伤,看起来白白嫩嫩,甚至上面青色的血管都可以看到,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撩上她的衣服给她去拿药,就在这时候,腰间余光扫过玉兔之上,祝少杰突然看到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无力的跳动。

  这时候祝少杰才想起来,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女孩,就是紫萱的身姿模样,之前看不清楚,总觉得有些隐隐迷雾在阻碍着他,可是现在想来,除了身上的古装,那个女孩简直就是和紫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祝少杰感觉刚才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出现了幻觉,当即准备再确认一下,当即转身眯缝起眼睛看了一下,果不其然,睁眼的时候看不清楚,可是眯起眼睛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跳动的黑色心脏。

  而且心脏上面也不是纯黑色的,只不过是上面包裹着一团黑气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种情况祝少杰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医治,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你能够看到我的心脏是吧,我有解决办法,我之前加过一个群,里面提起过我这似乎是诅咒,只需要七个女人的乳汁涂抹在胸口,心脏就可以慢慢复原,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也帮你,我能帮你查到关于寡妇村的诅咒。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就一言为定,我帮你,你也帮我。

  ”紫萱点点头,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边穿衣服边开口道:“你帮我,我非常感谢你,不过千万别和别人提我的名字,要不然我不会帮你的,到时候我自杀了,你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祝少杰答应了。

  只是,让他犯难的是,从哪里寻找女人的乳汁?而且还要七个人!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