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崔智友晒9月孕肚照 穿吊带裙四肢纤细显年轻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 村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身子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 李芳说道。

  “自个儿不爽。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李芳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帮忙去!”村长看着李芳,严肃起来。

  “李芳,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村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李芳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村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李芳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村长抱住李芳,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村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李芳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 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 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 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 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继文的事。

  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

  ”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在自愿的 性生活中,无论双方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只要是共同享受的,就谈不到谁屈从谁、谁伺候谁, 也就不存在男尊女卑。

  可是,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有确实存在,这主要体现在人们对于性动作的描述里。

  在几乎一切民族的语言中,异性 性交从来都被描述为“ 阴茎插入 阴道”, 也就是“男人肏女人”。

  可是,它为什么就不是“阴道 吞没阴茎”呢?女人就真的不能“肏男人”吗?在“女上位”的性交中,往往是女人主动把阴道套在阴茎之上,难道这不是“她吞没了他”吗?在女对男的口交中,男人们常常喜欢说这是“我肏她的嘴”,而女人们则常常描绘为“我吃他的JJ”。

  同样一个动作,却被男人和女人做出不同的表述,这才是男尊女卑的表现。

   中国古人很注意这一生活实践。

  在明清之际的性小说中,屡屡使用“套弄”这个动词来描述某些女人主动进行的性交,也就是阴道主动地去吞没和玩弄阴茎。

  问题仅仅在于,为什么在现代的中国,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记得老祖宗的这个概念与哲理,更没有人去发掘其中的文化意义?潘绥铭: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这种男尊女卑的潜意识有两个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来源。

  其一就是“名不正则言不顺”的“社会身份主宰论”。

  简单来说就是:随着“男尊(姐弟乱性)女卑”的身份制度的确立,“卑”的阴道就再也不被允许去吞没“尊”的阴茎了。

  反之,“阴茎插入阴道”的概念的确立,不但成为男权中心社会的支柱,而且成为排斥异性性行为多样化(例如口交、肛门性交等)的思想武器,更是压制同性性行为的法宝。

  其二,中国古代的祖先崇拜集中体现为“性的惟生殖目的论”,就是规定性的一切仅仅是为了生儿育女。

  结果,唯一可能带来生殖结果的“阴茎插入阴道”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并且唯我独尊。

  这样一来,男女之间的性交就变成了一种社会的定规与礼仪,即所谓“伦常”。

  并不是因为我在生理上是男人才去插入,而是由于社会首先把我规训为“大男人”,所以我才会信奉和贯彻“性就是我插入”,绝对无法容忍“性也可以是我被吞没”。

  反之,社会如果把我培养成“淑女”,那么我就很难承认性交是“我吞没他”,即使这样做过,也绝不能这样想,更不能说出来。

  潘绥铭: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