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人如何改掉老公的恶习



丁辰浩,今年十七岁,按说他现在应该是在高中读书,可是由于去年的一场山洪,他的父母双双在山洪去世,一时间没有人管他了,而家里的财产也被几个不怀好意的亲戚瓜分一空,所以不到一年的时间,一个原本前途光明的高中生就以令人嗔目的速度退化成了一个二流子。

  VMo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在家里吃完晚饭,精力旺盛的丁辰浩叼着一根竹制的牙签出了门,这是他每晚的必修课,因为明天的粮食还没有着落,所以今晚必须要出去弄点,甭管谁家的,只要是能搞到,他是不计成本的。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围着整个梆子峪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可偷的,正感到失望时,走到了村长家门前,看到院子的一角有淡淡的灯光,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在漆黑的夜里这已经像是指明灯了。

  丁辰浩慢慢的走过去,隔着厚厚的围墙,他听到里面有一瓢一瓢的浇水声,而且那些水穿过围墙底下的暗沟,直接流到了街上。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知道,那是村长家的厕所兼洗澡间,整个梆子峪只有村长家有这样的洗澡间,丁辰浩曾经进去过,里面全是用白的刺眼的瓷砖铺的地面,在梆子峪,那是首屈一指的豪华,至少丁辰浩是这样认为的。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慢慢的走进围墙外,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居然听到了一个 女人小声的哼唱着什么调调,丁辰浩心里一喜,居然是村长媳妇在洗澡。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汩汩的流水穿过围墙流到了街上,丁辰浩想到了里面那个女(姐弟乱性)人丰满白皙的身体整矗立在昏暗的灯光下,肾上腺不由得一阵激荡,于是转身寻找可以攀附的东西,但是放眼望去,并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东西,直到看到村长的邻居家门前有一株老榆树,于是翘首翘脚的走过去,没几下功夫就爬到了墙头上。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就像是一只狸猫一样匍匐在墙头上慢慢的向那亮着灯光的地方爬去。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直到一具光滑白皙的身体映入眼帘,他才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长的媳妇 甄美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走光了,而且是走在一个半大孩子眼里。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农村的女人一般都比较健壮,但是村长丁大奎的老婆甄美丽是个异类,因为丁大奎家的土地根本不需要甄美丽去侍弄,村里有的是巴结丁大奎的人,这些人都是先把丁大奎家里的庄稼收割完才会忙自己的庄稼,所以甄美丽基本就是不大出门的,这样造就了她三十多岁了,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身材依然是那么好,最重要的是白。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看着看着,一个没有忍住,居然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甄美丽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于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一块毛巾护在了自己的胸前。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也是很紧张,这个时候他想缩回去,但是偏偏一点不敢动,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来惊动了甄美丽,然而,很多事是躲不过去的,甄美丽突然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墙上,正好看到一脸憨笑的丁辰浩,一口洁白的牙齿能去做牙膏广告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啊……甄美丽的尖叫划破了夜空。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扑通。

  丁辰浩从墙上直接摔了下去,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回到老榆树那里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不敢回家,因为村长已经纠集了一帮人打着手电在村里找他,于是他直接上了卧虎山。

  躲在了这个他认为是安全的地方,一个树洞里。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这是去哪儿啊,天这么黑,咱还是回去吧。

  一个女人坐在一辆桑塔纳的副驾驶上,对身边一个很富态的 男人央求道。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是在屋里没意思,老霍不是去县里执行任务了吗,我带你出来散散心。

  驾驶座的男人淫笑道。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汽车的灯光刺破了山里的黑暗,在拐弯时,车灯一下子将昏昏欲睡的丁辰浩惊醒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日你娘,不就是看了看你老婆洗澡吗,还开车来找老子,真是小气。

  丁辰浩骂了一句,想钻出树洞向山上跑,但是这个时候汽车居然停下了,等眼睛适应了新的黑暗之后,也没有看到有人下车来,丁辰浩的胆子又壮了起来,重新窝回了树洞里。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远处的汽车灯光灭了,可是车内的灯光打开了,在这山里就像是鬼火一样,影影错错,丁辰浩心里不禁打起鼓来,这辆车是干什么的。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过了很长时间,那辆车里的人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丁辰浩虽然不知道这辆车是干什么的,但是他知道,能开得起车的人都是有钱人,趁着这夜黑风高的,干么不干他一票,这样也能把明天的饭钱解决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于是猫着腰,慢慢向那辆车走去,昏暗的车内灯光里,丁辰浩看到了他一生中最向往的一件事,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辆车里的人改变了他的一生。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隐藏在路边的树丛里,拨开一丛丛的枝条,隐隐看到了两人在汽车的后座上抵死缠绵。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现在的有钱人真是会享受,家里搞不完,还到野地里来搞,真是有意思。

  丁辰浩自言自语道。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看周围黑漆漆的夜,丁辰浩从树丛里钻出来,慢慢的向汽车走去,直到离汽车还有几米远时,他看到了终生难忘的场面,而且他也喜欢上了那个动作。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就在丁辰浩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春宫图时,男人一头栽在女人胸前,一动不动,开始时,女人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随即感觉不对劲,于是拍着男人的脑袋。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大鹏,你怎么了,醒醒啊。

  可是男人一动不动,这个时候男人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她根本就动不了,并开始有窒息的感觉,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高过了一切,明知道这里不可能有人,但是她还是拍打着车窗,艰难的发出求救的声音。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犹豫了一会,直到快要听不见声音时,他才意识到可能真有危险了,于是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里面的女人当时吓了一跳,这里怎么会有人,但是快要死的人能得救,这是多么值得庆幸 的事情,而且新鲜的空气使她意识到自己得救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是随即感到自己还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不由得心里一阵羞怒。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借着灯光,眼前的这个女警让丁辰浩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镇上的户籍警,虽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去年自己为了高考去办身份证时就是这个女人给办的,所以印象深刻。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看什么,快点帮帮我。

  女警看到这个半大小子居然这么毫无顾忌的看着她,心里很恼怒。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哦,他这是怎么了?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怎么知道,快点让我出去,压死我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将女警给拯救了出来,她急忙拿出自己的衣服穿好,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没有救过来呢,不由得啊的一声,坏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可怎么办啊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快把他拉出来,快点。

  女警很着急的说道。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丁辰浩看着拉出来的这个胖子,五官端正,但是由于肥膘太多,整个人显得很臃肿,不由得又回头看看身边着急的女警,心想,这女人什么眼光,长这么漂亮居然找这样的男人,真是瞎了眼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看看他怎么回事?女警慢慢挪到胖子身边,却不敢伸手去摸他,丁辰浩本想一走了之,但是看到女警 带着哭腔的求助,他又不忍心了。

  VMo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吃力地央求着,只希望 老马能放下他的魔掌,停止对她的挑逗,她甚至想要松手了,让老马去解决下面的问题。

  可是老马依旧不依不挠,反倒揉捏的越加肆意,甚至还想从衣衫下透进去,穿过奶罩爱抚自己那对好久 都没被人滋过的白嫩!张倩是 想着要松手哩,可是不知怎的反而把老马身下握的更紧,一上一下的更加没有着落!她想不了其他了,眼睛盯着老马的身下,小手飞快地 套弄了起来。

  两人都不说话了,房间里传出都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互相在折磨着,互相也因此得到快感……足足半个多小时,张倩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上面被抓得生疼,下面可是空的痕痒!急促的喘息中,张倩终于选择了对老马求饶。

  “马哥,求你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好难受……”谁知道她抬头一看,却只见老马的双眼早就变得通红,里头写满了对她的欲望。

  “倩妹儿,我知道你哪里难受,让我帮你解决吧,让我进去那地儿!”“不行!”试探的话刚说出口,张倩就立马 拒绝了

  尽管张倩很想,可是她不能真的跟老马做那事。

  自己连孩子都带来了,就是为了想借此挡住老马,可是自己现在这么做,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这让她觉得羞耻,又觉得自己低贱,自己这么做,和外面站街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张倩还保持着一丝理智,老马没有得手,也只得选择徐徐为之。

  在张倩小手的套弄下,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激动了,昨天晚上没能释放的,加上今天积攒的都要一次爆发出来。

  老马盯着张倩樱桃般的小嘴,那小嘴张合之间可都诱人极了,让人想要进去……于是,老马就出声了,引诱着张倩把小嘴张得更快一些。

  张倩正给老马套弄着,一时没反应过来地就张大了嘴, 这一张开,她立马感觉到老马身下一抖,紧接着有什么喷 进了嘴巴里,舌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咸腥腥的,咕噜一下还吞了下去……这一吞下去,张倩立马明白了是什么东西,刚才老马还抖了一下,不是那里出来的还能是哪里?她的小脸红的不行,自己连死鬼老公的都没吞过,现在居然吞了老马的。

  老马被张倩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赶紧想要撑起身来,可谁知道张倩动都没动,他下面的巨大顶上去,反而还打在了张倩的脸上。

  自己脸上也沾了那黏黏的液体,张倩顿时更加羞恼地站了起来。

  “老马!”她快要羞疯了,要是老马刚才再对准一点,她还要把那巨大给含在嘴里了!满肚子怒气地喊了一声,张倩赶紧地就朝着卫生间跑去,开水要把脸上和嘴里的都给清理干净。

  老马见张倩羞恼地离开,心里却没有一点不舒服。

  他现在可是高兴得很哩!想起张倩刚才叫他一声,嘴角边都还溢出一丝浓白色的,老马就激动地想跳起来,可惜腿脚不利索哩,不然他准保跳个几米高!高兴归高兴,老马也没想着要得罪张倩,毕竟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哩!把自己身下的疲软给收了起来,老马推着轮椅到了卫生间,和正在洗脸的张倩道歉。

  “倩妹儿,哥这次是真的对不起你,我本来就没想着要喷进去你小嘴里哩,只是一时失误,求你原谅我,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都愿意!”欣喜若狂全部都藏在了心里,老马现在脸上可是装的真挚得很!可张倩还是单纯哩,见到老马像小孩一样地低着头,真以为他认错了,心里头的怒意也消了好几分。

  说实在的,那东西之所以能喷到自己的嘴里,也是因为她套弄的时候对准了上面的小嘴……只是想起毕竟进了口,张倩还是娇羞得很,若是自己身下的水也进了老马的嘴,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觉得害羞。

  这想法一出来,张倩的脸蛋顿时变得更加羞红。

  老马看着张倩好像没生气的样子,人老滑头的他赶紧地就想转移话题。

  “对了倩妹,等过几天我联系下我以前的朋友,让他们帮忙给你儿子找个好幼儿园。

  ”“至于钱的事你也别担心,你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老马这话带着歧义,听得张倩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过老马这也不是说假话,他以前打仗的兄弟们现在可都比他出人头地,也都仗义得很,让他们找个幼儿园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且老马这些年因为拆迁也得了一笔巨款,别的不说,至少养活他和张倩两母子都不成问题。

  可是张倩哪敢接他的话啊,老马这么一说,她就想着要拒绝了。

  老马虽然真诚,也是乐意个帮自己的好人,可她要真的让他帮忙了,那岂不就是个妓女了,毕竟自己刚才才服务完老马哩!张倩再三拒绝了(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老马的好意,老马也没有办法,只好暂时把这件事给放在脑后,想着等以后再来解决。

  第二天的时候,张倩就带着自己孩子去找幼儿园了,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回来。

  只是让老马意想不到的是,张倩这一回来,可是带着满脸的疲态。

  “怎么了?”老马一通发问,然后才知道原来是张倩带着孩子去找幼儿园,可是因为她不是城市户口,根本就不让孩子进去读书。

  张倩哭了好一会,怨自己是个穷人命,连让孩子读书都不成。

  老马安慰她好一会,她才停歇下来,转而去做饭了。

  饭做完之后,张倩也没心情吃,找了个借口就想着回房里躺下了。

  老马见她这一脸劳累的样子,心里也是怜惜的很,当晚就给自己的老战友打去了一个电话。

  当老马把他给孩子安排进城里有名的一间幼儿园里的时候,张倩的脸瓜子立马从幽怨变得欣喜,她没想到自己走了一天都成不了的事,反而被老马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当下张倩就想着要表示感谢,等以后有机会就来报答他。

  谁知道老马却连连摆手说不用,眼神却是朝着她胸前的两团看去。

  张倩心里是又羞又无奈,怎么这老头每天就想着这二两肉的事……有了老马的安排,张倩马上就带着孩子去办手续去了,临出门的时候,老马还特意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卡。

  “这卡是你的工资卡,里头存了五千,以后你的工资和孩子的学费我都会存在里头的。

  ”张倩心里暖融融的,知道老马这是真的为了自己好,毕竟就算是补贴,老马也没必要补贴自己这么多。

  看老马盯着自家孩子的眼神,那里头是真的写满了疼爱。

  不过这钱张倩却觉得接不得,就像是刚出炉的红薯,那可是热乎的很。

  她想着把钱推回去,可一来二去的反而把老马都给推怒了。

  “你这娘们,怎么这么叽叽歪歪,让你拿着就拿着,给孩子办入学手续可麻烦得很,学费可都是一个季度交的,你要没钱哪能去交学费?”被老马这一骂,张倩心里却暖乎乎的,不知怎么的,老马说自己是个娘们的时候,那语气可跟她的死鬼老公差不多,霸道的语气中却又带着对她无限的体贴。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