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最理想的少儿险1:国寿鸿宇两全保险(分红型



  网友倾诉:枚尔  文/妮夏  劈腿这事做得好,叫 真爱,做不好,叫犯贱。

  为了真爱我勇敢一回,现在看来,有点犯贱的架势。

  这情侣间相敬如宾的爱太假,推心置腹地吵又伤感情。

  可是,真要在这两者之间选一个,那我还是宁愿吵吵更健康。

  爱情嘛,实在点好,不过也不能太实在,实在到伤感情,那就倒胃口了。

    早在06年我就有个稳定的 男友了,不出意外我们肯定会水到渠成地结婚。

  虽然 我对他不太满意,但是依我的个性,有了一个就是一个,连送上门的备胎都懒得收。

  俗话说,女人之所以不出轨,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大。

  这话,还真给说对了。

  不过这种诱惑, 可能是经济物质,也可能是个人魅力。

  我当时就鬼迷心窍,被T给迷住了。

  T那时倒没有跟很多男生一样给我大献殷勤,似乎是不鸟我的那种状态,但是我这人特奇怪,谁越不理我我对他越感兴趣,有种想默默征服他的欲望。

  男友一 吵架就说要 把我还给 前任  后来,T被我顺利征服,我也不可救药地掉进了他的陷阱。

  劈腿的日子真不好受,那阵子就想快点终结当时的感情,可是却不好意思和当时的男友开口。

  最后,竟然是T帮我去挑明的。

  也许对前任伤害太大,但是那时 都没来得及想,觉得T还是很有担当的。

    刚和T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倒是十分上心。

  今年开始,怪事不断。

  比如婚前买房 的事,就因为我爸妈没出一分钱,他跟我吵,当然,也有我跟他吵的时候,比如他出去应酬就非得晚上12点之后才回来。

  每次吵架,我都据理力争,T气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就骂我真是怨妇,说再要吵就把我送还给我前男友。

  我听着心里好疼。

  我不是皮球,不要就踢走。

    两个人吵架而已,干嘛有事没事就把我前任扯进来,我觉得十分窝火。

  谁没有前男友,谁又没有前女友。

  这有什么好叨叨的。

  T竟然破天荒地跟我说,我就没有啊。

  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一直没问T的情感经历,我以为他那种放荡的个性,肯定交过(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很多任女友了,没想到我竟然是他的初恋,难怪T没事就犯怪。

  男友一吵架就说要把我还给前任  现 在我感觉压力很大,一方面我真的厌倦了T一吵架就提我前任的事,虽然我知道前任可能还对我念念不忘,但是这都已经过去了。

  再说,劈腿之后,谁还想回到从前呢,就算现在分手了,估计我和前任都没可能复合的。

  爱了就爱了,过了就过了。

    当然,如果不是T给我长期强化,估计我也不会想到分手的。

  毕竟现在的感情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好的,就算偶尔吵架,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吵架,还带这么中伤的么。

  真心希望头次恋爱的男人,能够少打翻醋坛,酸了彼此流泪满面不值得。

       老张解释的口干舌燥,都快急眼了,“不是,这事你不知道自己错了吗?”顾芳菲一本正经的回道:“知道,我认错,但我就不 道歉,偏不!”这要是自己的儿子,老张非一脚踹翻翻了不可,什么尿性啊这是?“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就这样,看不顺眼你强歼我啊,你又不是没试过,昨天上午你就猥亵我,今天早上你再来啊,有本事你扒掉我丝袜掀开我裙子你再来啊?你不来都不是男人,你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大花萝卜!而且我还告诉你了,你强歼我也不道歉,不道!”把老张给气的啊,先前答应刘 楚楚解决她跟顾芳菲之间的误会,昨晚也成功让顾芳菲了解了事情真相,可 原本该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到道歉这给憋住了。

  越想越生气,加上顾芳菲的话又特别气人,老张当时就怒了。

  一把将顾芳菲扑倒在床上,伸手入裙‘哧啦’一声响。

  丝袜,真的被扯破了……老张铆足了力气,准备极尽狂暴的占有顾芳菲。

  可就在这时,屋里放的另一部 手机 响起

  他本不想接,但看到黑白屏幕上显示出刘楚楚的名字后,他还是接起了电话。

  在老张接起电话的瞬间,原本欲眼迷离的顾芳菲,脸色登时变得极为难堪。

  “楚楚啊……嗯,是……”电话里刘楚楚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顾芳菲现在是什么态度,毕竟老张已经告诉她要把视频拿给顾芳菲看一些,她很珍惜这份姐妹情深。

  老张听在耳朵里都觉得感动,开启免提,想要让顾芳菲听听刘楚楚的态度。

  可免提打开后,刘楚楚的声音刚响起,顾芳菲就一把抓住手机,摔了个稀碎。

  老张当即就懵了,这是怎么个意思,跟我手机有仇,连摔我俩手机?看到电池都被摔出的手机,老张终于忍不住的怒了。

  “顾芳菲,你特么有毛病啊你,干嘛连摔我俩手机,你得了狂犬病啊?!”他这一爆发不要紧,顾芳菲更是怨气冲天,猛地起身将他给狠狠推开。

  “我就是疯了,我顾芳菲就是得了狂犬病,但那也是被你们给咬的!”老张有点懵,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芳菲继续发泄道:“我就是不要跟她道歉,我凭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对不起她,误会了她,可为什么在我感受到你喜欢我的时候,你却让我去跟她道歉?为什么都要刚才那种时候了,你还要放弃我的身子去接她电话,为什么?!”“老张,我明白的告诉你,你要是真喜欢我,那就只准跟我一个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欢刘楚楚,那你就离我滚远点,我再也不想见到我的男人去惦记着别的女人,尤其是刘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吗!!!”声嘶力竭的吼完,顾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门走人。

  走出房间后不多会儿,有个从屋里出来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诧异。

  “芳菲,你怎么出现在男宿舍区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个稀碎!”一通臭骂,顾芳菲扬长而去,火气冲天,徒留那男同事被骂了个满头雾水。

  待顾芳菲走远后,他这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周围,只有老张屋子里开着门。

  他走到老张屋子里,问:“老张,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顾大乘务长了,你看看把她给气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门来了。

  你是不是牵引飞机的时候她还没下机啊?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这事可大可小的,赶紧去赔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张还是没好心情,直接把他给轰走了,‘砰’的一下闭上门。

  老头吃灰,这男同事郁闷到不行,直嘀咕:“这大早上的,我招谁惹谁了我……”坐在凳子上,点燃一支烟,老张闷头抽着,任青烟袅袅。

  他终于明白顾芳菲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这不是倔强,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就是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

   许墨惦记上了刘楚楚,他也惦记上了刘楚楚,更是在即将发生激情碰撞的瞬间接起了刘楚楚的电话,顾芳菲心里为此别扭的厉害。

  倒也是,任谁光着身子准备奉献一切了,却被轻轻一通电话给打败,都会恼火。

  只是,他当时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着撮合这对好姐妹而已……一根烟抽完,老张依旧愁到不行,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是好了。

  深吸口气,长叹一声,老张起身收拾起了手机残尸。

  还好是款老式诺基亚黑白机,吹吹土擦干净,扣上电池照样用。

  将电话拨给了刘楚楚,然后他在电话里对刘楚楚说,“芳菲都知道了,她现在显得特别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见你,毕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儿。

  你呢,最近也就先别跟她打招呼了,让她缓一缓,毕竟这事对她冲击也挺大的……”(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婉言将眼下情况美化过后告知刘楚楚,电话那头的刘楚楚特别高兴。

  她不需要顾芳菲的道歉,只希望这个好姐妹不要再误会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随后的时间里,她对老张表示真诚的感激,并邀请中午共进午餐,她请客。

  这种事情老张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馋饭,只馋能跟刘楚楚在一块。

  可这次他拒绝了,“刚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饭了,我想睡会儿。

  ”跟刘楚楚结束通话后他确实睡了,也确实是累,但却跟夜班无关。

  对于顾芳菲,他隐隐有些心疼,可更多的还是种纠结。

  左手刘楚楚,右手顾芳菲,他哪个也喜欢,哪个也想要。

  原本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可倒好,竟然还要挑一个,这幸福来的……真凶恶!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老张还没睡醒,敲门声就‘咚咚咚’的急促响起。

  下意识的老张认为是刘楚楚或顾芳菲,毕竟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这俩女人身上。

  可当他急赤白脸的开门后却发现,来人是同城派送员,说是有派件让他接收。

  老张都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同城派送东西,这不是有钱烧的么,不会自己送?签字后接过东西,老张回屋拆开——一部崭新未开箱的手机……手机还没开箱呢,发票飘出来了,某国产手机品牌保时捷设计那款,售价高达15000多元,老张都懵了。

  这是手机?这简直就是块金疙瘩啊!虽然没有留言是谁送的,又为什么送,但老张第一眼看见就猜到了顾芳菲。

  这么贵重的手机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个视频发个微信,他哪需要这么好的手机。

  要不是诺基亚黑白机不能上微信的缘故,他两年多前都不会买那块红黍手机。

  糊弄着洗了把脸,老张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往顾芳菲家去了。

  来到顾芳菲家门前,房门敞开着,屋内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摔打声,还夹杂着两人的对骂,顾芳菲跟许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听,猜也能猜出是因为那个视频的事情。

  老张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屋保护下顾芳菲呢,毕竟吵架中动手是正常的事。

  许墨虽然下面废了,可胳膊腿的还利索呢,打俩顾芳菲富裕。

  可就在这时候,许墨气冲冲的冲出,头还一直扭着对屋里的顾芳菲大骂,骂她是个不守妇道的贱货,骂她对待爱情不忠诚之类的。

  骂的挺狠,火气也挺旺盛,以至于扭着头直至冲进电梯内,都没看到出门时门口有个老张。

  许墨都走了,老张也就没啥可忌讳的了,抱着手机进入了屋内。

  哪成想刚进门的,唰的一个白影就砸了过来,都来不及躲避的,脑门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随即顾芳菲的骂声响起,“你滚,明天咱们就离婚,离婚!!!”老张相当的憋屈,“芳菲,你砸错人了……”“老、老张?!”看着捂着脑袋,手指缝里有鲜血流出的老张,顾芳菲都懵了。

  刚刚出门的不是许墨吗?这怎么放个屁的工夫,就变老张进门了……坐在沙发上,顾芳菲替老张往头上裹着纱布,老张手中还捏着打他的凶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纱照摆架,那摆架的一角还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这下砸的真不轻,边角尖锐顾芳菲又是铆足了力气,一下子就见了红。

  替老张包好纱布后,顾芳菲气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俩手机你就不乐意了,赔你个手机你还赶紧屁颠屁颠的送回来,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该!”说是这么说,可随后她还是紧赶着询问,问伤口还痛不痛,用不用到医院看看。

  那紧张的关怀劲儿,就跟恩爱的小媳妇儿似的。

  老张表示脑袋没事,随即解释起了手机的事情。

  “我不疼手机,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电话是想让你跟楚楚谈个清楚,毕竟你们曾经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还没解释完的,顾芳菲脸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行了,别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亲热,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来干什么?手机我也赔你了,咱俩两清,以后谁也不欠谁。

  你要是觉得头上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赔你一万块钱,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气呼呼的说完,顾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刚起到一半的老张就一把拉住了她,将她给生生拽回沙发上。

  “芳菲,你听我跟你说,楚楚她……”“我跟你说八百万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聋!!!”顾芳菲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有种近乎疯魔的状态。

  老张也是气到不行不行的,当时就一把将顾芳菲掀翻了,更是将她居家的宽松睡裙给扯破,任她胸前傲娇的美好暴露在视线中。

  不过顾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扑了上去,然后二话不说‘吭哧吭哧’就是一顿啃,直啃的顾芳菲当时就魅声迷离,娇吟难止。

  虽然开始时还有所痛骂,但渐渐的就放弃了防抗,一双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张身上肆意摸索着,爱抚着,释放着内心中的疯狂渴求。

  老张也是难受到了极致,双手褪下了顾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裤裤,然后拿手掌肆意地爱抚着,撩拨着,给予顾芳菲强烈的刺激。

  娇息急促中,顾芳菲狠狠咬了老张耳朵一口,羞愤道:“你不是不要吗,老 畜生!”这声老畜生,骂的特别狠,但这时候从顾芳菲旖旎的语气中响起,却有种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张根本不恼,他也明白顾芳菲只是欲到深处的深情释放。

  将顾芳菲媚人的娇躯抱起,老张往卧室内走去。

  “小骚货,谁说我不要你,我做梦都梦到好几次跟你干那种事,干到你跪着求我放开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顾芳菲大羞,但同时却也兴奋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过六十大寿!!!”一个西门庆,一个潘金莲,当干柴与烈火交织碰撞在一起时,那必将是一场举事皆惊的大激情。

  大床上,顾芳菲娇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张紧随其后扑上。

  顾芳菲连忙伸手护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儿!”老张还管那些,一把就将顾芳菲白皙的小手给扯开,“戴个鸡毛的帽儿,老子不喜欢跟你这小骚货之间有隔阂,我要狠狠的爱死你!!!”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