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男朋友想把我揉碎/女主前后被填满的np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 青青浴室里面洗澡啊。

  ”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 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 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

  ”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来找你呗。

  ”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拿……拿 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啊?”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 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

  ”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 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我的尤物女友们)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别说了。

  ”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以为啥?”“得了,你没事就成。

  ”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长夜漫漫啊……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导读:结婚四年了,如今我已经有了一儿一女,可当年在新婚夜所发生的囧事,活像幽灵一样 缠着我,无法释怀。

  这些年来,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挺好,她非常和蔼、慈祥,虽说那晚她确实伤害 了我,可后来我并没有埋怨,也许当时还小、不懂事、幼稚,可至今仍不明白,她为何要那样做?是 陋习还是猥琐?这事真不能问,也不敢问。

     洞房花(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烛夜,宾客散尽,我和新郎准备就寝,我已 脱光了衣裤缠着被子,蜷缩在了墙角,这时候婆婆却敲门进来,她让老公先出去,说有话跟我说。

    婆婆坐在了床边,关切地问我喝水不?饿不?我摇了头。

  她说,不用紧张,也别害羞,她说自己也是个女人,没啥不好意思的,还说过了今晚,我就会懂男女之事,便不再是姑娘,就成了男人的媳妇,也就是完整的女人了。

  她说的话,东一句,西一句,我紧张地却一句也没记住,只是事隔多日,静下心了,才回忆起这些。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 为我破处  婆婆说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后,她让我平躺下,说要看看我身子,我就按她意思做了,可我并不知道她想干啥? 我只是怕她,她是我未来婆婆,我是刚过门的儿媳妇,当年只是一个17岁的姑娘,我只好任她摆布,而 当她用粗糙的双手, 在我身上,在隐私部位,来回摸,来回磨擦时,我实在忍受不了,才条件反射地回避她。

    她心平气和地说,我有反应就对了,千万别紧张,一定要放松些。

  记得当时她还夸我身体好,皮肤滑,而当她用手指触碰到我下身,我本能的夹紧双腿,拒绝她,最终她还是硬将我双腿分开,我的脸当时肯定红得像块红布,脸上的汗珠都流了下来,有羞,有热,有怕,有痒,还有疼,似乎所有的感觉都集于一身。

  而就在我用双手挡着眼睛,赤身裸体的让婆婆摆弄时,突然一阵巨疼,让我尖叫出来,她用手指伸进了我下体,瞬间,伴着疼痛流下了血汁,我再也无法控制地哭出声来。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为我破处  她离开了房间,走之前安慰了我,再三叮嘱跟她儿子什么也别说?说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秘密,说是过门的老规矩,老讲究。

  老公进了房间,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哭泣,她把我揽在了怀里,那会儿,我根本顾及不上害羞了,只有害怕,脑子里一片混乱,一片空白。

    17岁结婚,今年我才刚21岁。

  这些年来,生儿养儿,从未停歇过,也许,乡下的女人都是这样,晚上脱光了,只是男人泄欲的工具。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想法和盼头?没有,绝没有。

  下地,喂猪,做家务,暖炕头,生娃养娃,盖房子,娶媳妇,供奉老人送终,这便是农村女人一生的任务。

    我从小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孤儿,幸好遇上了一位拾荒的好心婆婆,她用米汤水把我带大,在我10那年,被一户人家领养,读过3年小学,认识几个字。

  后来,等到了17岁那年,养父母把我出嫁了。

  在我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光明与快乐。

  洞房夜婆婆按陋习为我破处  一次在三下乡活动中,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了他,他代我讲给了大家。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