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6句家常话 让婆婆笑开怀



“梅 嫂子,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也会保护你的,村里以后其他的男人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为你拼命。

  ” 李东沉声说着,想着平日里有些村里的二流子欺负 王丽梅,王丽梅气的眼眶泛红的 样子,他心中顿时觉得应该好好的怜惜保护这个 女人

  听着李东的话,王丽梅整个人都怔住了,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盯着李东的眼睛,她没想到这个小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自从那个死鬼走了之后,已经多少年没有男人说过要保护自己的话了,此刻感受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她的眼角忍不住滑落一滴泪珠。

  此刻,因为李东的那一句话,这个五年来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的女人脆弱的心门终于被打开了。

  “东子,你应该知道嫂子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嫂子不图你为嫂子拼命,只要,只要你偶尔会记得嫂子就行。

  ”王丽梅说罢,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子也没有了任何的挣扎!感受到怀里女人没有任何的挣扎,李东高兴的差点蹦了起来,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激动。

  他娘的, 小爷我马上就不再是初哥了,我看学校里还有谁敢嘲笑小爷!一想到自己搞的还是比自己大的嫂子,李东心里就更骄傲了,学校里那帮 家伙不就是骗骗女学生吗,那帮都没有发育好的小妮子们,怎么比得上美丽成熟的梅嫂子?想到这里,李东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子本能的冲动,直接把手伸进王丽梅的衣服里,在里面一阵手忙脚乱,摸得王丽梅心也是面红耳赤,轻哼不止。

  这时候,王丽梅突然一把摁住了李东的手,一脸严肃的说,“东子,嫂子还是要跟你再说一遍,我们俩好的事情,你一定不要说出去,知道吗?”“嫂子你放心,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我肯定不会说的,而且我以后还要对你好,等我有出息了,我就让你和我婶子一起过上好日子!”听到李东这般郑重的样子,甚至把自己和他婶子摆在了一个位置上,王丽梅这才嘴角微微抿起,手也缓缓地放了下来,任由李东施为。

  感受着李东手忙脚乱的样子,王丽梅心中暗笑,这个小坏蛋果然没什么经验。

  但是她并不嫌弃,因为初哥没经历过女人,是崭新的,男人喜欢崭新的女人,王丽梅何尝不是一样的呢?村里想要爬自己肚皮 的人不止一两个,但是那帮糙汉子王丽梅并不感冒,可是李东不一样,小伙子年轻力壮,比那些满嘴荤话的汉子要好使多了。

  老牛喜欢吃嫩草,并不只是男人的爱好,今天王丽梅也想啃一啃李东这根茁壮的青草。

  王丽梅越想,这心里越心痒,加上李东在一边又摸又啃的,原本心里那滩死水,被李东搅和泛起涟漪……“东子,你跟嫂子来,咱们到前头的小破屋里去,那里没人……”李东被王丽梅滚热的小手牵着,眼睛盯着王丽梅那扭来扭去的大腚子,顿时就幻想起来,这要是能从这里……很快两人到了小破屋里,李东忙不迭的就朝王丽梅身上扑过去,刚刚尝到女人滋味的他,恨不得现在把头深埋在那两团软和里面,一刻也不要离开。

  见李东这么的猴急,王丽梅抿着嘴笑,伸手轻轻推开李东,“东子,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湿哒哒的肯定很难受吧?”李东听王丽梅这么一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就有一件四角平裤,心里立马就明白了王丽梅的意思,脱掉之后,露出了自己的全部。

  “梅嫂子,你也脱了吧!”李东现在身下憋着一团火呢,以前的他会用手解决,但是今天不一样,他要全部释放在王丽梅身上!“嗯,好……”王丽梅回头看了一眼李东在脱平角裤,心跳立马加快了起来,那是能给她带来快乐和满足的东西……很快李东就脱了个精光,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愤怒的小兄弟,心中不由激动万分,他娘的,终于能让你吃到肉了。

  抬头看向王丽梅,只见王丽梅身上一无长物,那白皙光滑的肌肤看上去美不胜收,最重要的三个地方被王丽梅羞怯地用胳膊和手给遮住,那对丰满被胳膊挤压出一个让人更加激动的形状,看的李东一阵口干舌燥。

  王丽梅跟其他村里的女人一样,也会下地劳作,但是因为有低保的原因,所以生活相对轻松一点,而且再加上村里很多老光棍小光棍都惦记着王丽梅,平日里送着送那的,王丽梅也不知道谁送的,自然也没处退去。

  所以身材和皮肤,相比较其他已经臃肿走形的村妇而言,王丽梅的身材和皮肤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李东上前直接扒开王丽梅的右手,露出胸前那两团雪白,那白花花的一片看的他眼睛都直了。

  这是李东近距离看过第二个女人的身子,第一个是自己的婶子,那一次是不小心撞见婶子洗澡,但是能看不能吃,这次却是可以真真实实地吃到的。

  “梅嫂子,我能抓一下……”李东之前是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

  此时的王丽梅虽然心里还有些羞涩,但是在这一刻,那种被她早已隐藏在心底的只有在夜深人静中才敢释放出来的念头,彻底的把持不住了。

  “东子,抱紧嫂子!”王丽梅双眸之中蒙上了一层水雾,她紧紧地贴着李东那虽然并不壮硕的胸膛,但是依旧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那是她新婚时候的感觉。

  “梅嫂子,你这里真软和,我都舍不得用劲。

  ”李东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柔软,那种愉悦的感觉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王丽梅一听,(故事网)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很快脸色就微微一变,“等你摸过小姑娘的,就不喜欢嫂子的啦,嫂子毕竟生过小孩了……”“梅嫂子,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就喜欢你这里!”李东一脸的坚定。

  “小坏蛋。

  ”王丽梅用手亲昵的刮了一下李东的鼻子,“就知道哄人家,嫂子有一个地方更软更滑,你想不想摸摸?”“更软的地方?”李东愣了一下,他是个初哥自然不知道女人还有什么地方是比这里更软和的了。

  见李东脸上露出疑惑,王丽梅轻轻一笑,然后抓住了李东的手,朝着自己身体的那地儿伸了过去……“呀,梅嫂子你怎么尿了啊!”李东叫出声来,心里暗骂,梅嫂子真不地道,居然让自己去摸她的尿。

  “噗呲”,王丽梅忍不住笑出声来,一脸娇羞的嗔怪李东,“你这个傻子,女人那里不是尿,是……”听王丽梅一通解释,李东顿时尴尬不已,脸上根本挂不住,他眼珠子一转当即笑着说,“梅嫂子,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这点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说完,李东两只手又忙活了起来,弄得王丽梅更加难以把持了。

  “东子,别玩了,快要了嫂子……”被李东一直这么玩着,那深深地空虚让王丽梅再也无法把持,李东的手已经无法填满她的空虚了……随后,王丽梅的手主动朝着李东的那地儿伸了过去……此时李东也是屏住了呼吸,他听村子里的人说,没有经历过男人的姑娘不能算女人,同样的没有经历过女人的小伙子根本算不上男人。

  这一刻,李东在心里呐喊,小爷我以后也是男人了!正自李东被王丽梅引着准备进入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雪花,我们就在这里吧,肯定没有人会来这里。

  ”这声音一响起来,王丽梅手顿了一下,然后连忙推开李东,嘴里小声的说,“东子,赶紧走,有人来了,咱们赶紧走。

  ”本来王丽梅心里就有些担心,所以一听到声音立马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然后从小破屋的后门跑了。

  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这不是专程来气小爷的么!李东穿上裤子,他也从后门溜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跟王丽梅一样离开,而是贴着墙躲了起来。

  他娘的,小爷倒要看看,是谁坏了小爷的事情!李东趴在破烂的窗户边上,一个劲的往里瞅。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对男女搂搂抱抱就进了破屋子里。

  李东先看见了这个女的模样,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居然是张雪花!李东之所以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是因为张雪花的男人是村里有名的一个混子赵 二狗,村里很多人都怕他。

  他娘的,这下有意思了,小爷倒是想看看,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搞赵二狗的老婆,这家伙恐怕是不想活了吧!李东一下子来了精神,紧紧地盯着破屋里的发生的一切。

  “你这大白天的来找我,难道就不怕被我家二狗子看见?”破屋里的张雪花开口了。

  “嘿嘿,和能搞你比起来,赵二狗算个啥?”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伸到了张雪花的后面,随后张雪花小声的哼唧了一声,“你轻点,疼死我了……”真他娘的骚啊,没有想到赵二狗娶到一个这么‘贪吃’的女人,估计绿帽子应该带过不少了,不过也是活该,谁叫这家伙平日里只会欺软怕硬。

  想到这里,李东心里油然而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早知道张雪花这么浪的话,小爷 我也给赵二狗戴一顶绿帽子了,也算是给乡亲们出了一口恶气!想到这里,李东本来还没下去的火,立马又燃了起来。

  等到李东再往破屋里看的时候,他终于看清楚那个胆大到敢给赵二狗戴绿帽子的家伙了,这个家伙居然就是村文书,刘自强!“居然是这个畜生!”李东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家里有徐医生那么漂亮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居然还在外面偷人,真他娘的畜生!”李东口中的徐医生是油坊村里首屈一指的大美女,不仅人长得漂亮,最关键的还有学识,听说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徐医生全名叫徐 婉茹

  在李东的眼里,徐婉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说话也非常温柔,他也幻想过跟徐婉茹发生点儿啥,但是迫于李自强这家伙,让他的幻想也只能是幻想。

  不过李东没想到刘自强家里有徐婉茹那样的美娇娘居然还在外面这样乱来,他心里便有些替徐婉茹不值。

  越想,李东就越恨得牙痒痒,他决定等会给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一点教训,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婉如嫂子。

  就在李东愤愤不平的时候,破屋里面的两个人早就已经脱得精光,你侬我侬了起来。

  “你轻点,温柔点,不要跟赵二狗那个没用的家伙一样……”张雪花被刘自强压在下面,似乎对刘自强有些不满意。

  “老子才跟赵二狗不一样呢,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

  ”刘自强狞笑一声,猛然发力,撞得张雪花白花花的身子一阵乱颤。

  李东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他拿起地上一块砖头想要砸进去,但是仔细一想,这样的话自己就暴露了,要是被刘自强发现自己,他肯定利用村文书的权力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李东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在荒草中看到一株开的很绚烂的花,他当即咧嘴一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这种小野花叫做痒骨草,顾名思义这种草要是弄到身上一些敏感的部位会痒上好几天,怎么洗都洗不掉,以前李东受过这玩意的罪。

  李东挑了两根大的痒骨草,然后悄悄的摸进了小破屋里,整个小破屋分为里外两间。

  张雪花和刘自强的衣服全部丢在外面,这就给李东有了可趁之机。

  用手碾碎痒骨草,然后洒在刘自强的四角平裤上,就在李东准备给张雪花的贴身小裤上也弄一点的时候,忽然耳边就响起了一道沉闷的嘶吼声。

  这声音把李东吓了一激灵,也顾不得多少直接又返回来自己刚刚待着的地方,准备等着看好戏。

  这时候破屋里的刘自强就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张雪花白花花的身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很明显已经完事了。

  不过这时候张雪花脸上的表情倒是很微妙,她斜着眼睛看了刘自强,眼神之中满是嫌恶之色。

  真他娘的没用,这么快就完事了,也不知道婉茹姐这么多年怎么忍下来的。

  李东在心里嘀咕一声。

  想到刘自强这么没用,再想到徐婉茹这样的美娇娘一个人守空窗,他心里微微一荡,是不是小爷可以去安慰一下婉茹姐呢?这个想法一出,变的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就在李东心里想着如果去搞徐婉茹的时候,刘自强从张雪花的肚皮上爬了起来,一脸满足的笑了笑,然后往外面的屋子走了过去。

  这时候,李东知道他期待的好戏就来了……很快,耳边就传来了刘自强愤怒而且尴尬无比的叫声,“哎哟,痒死老子了!”你他娘的活该,谁让你对婉茹姐这样的,痒死你个狗日的!李东心里窃喜,随着刘自强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远,他的目光落在了破屋里用纸正在擦着身子的张雪花。

  这个时候李东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看到张雪花的婶子,他心里也不由自主的跟王丽梅比较了起来。

  这娘们的身材比梅嫂子好多了,皮肤更白,而且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特别是身前的那两团。

  梅嫂子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人,已经被吃的下垂了不少,反观没生过娃的张雪花,那地方简直饱满的不像话。

  还有那两条白嫩的大长腿,令李东忍不住去想,如果架着这两条腿会是怎样的感觉……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这样即将结束的李东,正准备看一会儿就走的时候,忽然目光死死的定在了张雪花的手上。

  还能这样?李东发现张雪花居然把手伸了过去,上下动了起来……这一下子李东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知道女人还可以这么玩的。

  好奇心驱动他想要看的更仔细,要是就找了块石头,准备把窗户扒的更大一点。

  但是因为破屋子年久失修,窗户更是破的不能再破,李东只是轻轻一推,整个木头框子整个掉在了屋里的泥巴地上,扬起一阵灰尘。

  ‘砰!’的一声,躺在床上忙活的正欢的张雪花顿时脸色苍白,她下意识的扯过边上的一件衣服盖在自己的羞处。

  “谁?谁在那里?!”听着张雪花慌乱且愠怒的声音,李东本能的就要跑,但是刚走没几步,他一拍脑袋,他娘的,又不是小爷我偷人,张雪花这娘们怎么还有理了?想到这里,李东大摇大摆的就走到了破屋里……张雪花看到李东的第一眼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本来以为自己刚刚那么一声喊,外面偷看的家伙肯定会被吓跑了,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

  “李东,你胆子不小,你居然敢偷看我!”张雪花认清楚了是李东,顿时气势就上来了,“你信不信我立马让你二狗叔到你家去!”张雪花一开口就提了自己的老公赵二狗,毕竟在油坊村还没有几个不怕赵二狗的,她这一招很好使。

  但是张雪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东的脸上不仅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这让张雪花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安。

  “张雪花,你要叫赵二狗,要不要我帮你?”本来按照辈分,李东还得交张雪花一声婶子,但是这个时候他心理气愤地很,自然也管不了太多了,而且张雪花和刘自强做的这事,是农村人所不齿的。

  “李东!你叫我什么,谁让你没大没小的,我马上找你婶子去评评理!”张雪花作势就要起来,但是也不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时候李东也不愿意跟张雪花绕弯子了,于是直接开口,“你跟刘自强那个家伙的事情,我在窗户那里看的一清二楚,你还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我要是把这事情告诉赵二狗,你想想你的下场!”李东嘿嘿笑着,心想,若是可以的话,刚才的火说不准还能在张雪花这婆娘身上发一发,一想到张雪花那一对修长雪白的大长腿,李东便忍不住激动不已……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张雪花非但没有说什么求饶的话,反而咯咯娇笑了起来,笑声之中满是嘲讽的味道。

  “你笑什么?”李东疑惑不已,心想自己说的没问题啊。

  张雪花一边笑,一边朝着李东勾了勾手指,“东子,你恐怕不知道赵二狗在外面凶的跟条狼狗一样,但是老娘告诉你,这家伙 在我面前乖得不知道跟什么一样,你现在大可以去告诉他,你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这一下子李东明白过来了,敢情之前村里人传张二狗是个‘妻管严’,原来是真的! 我想作呕,可是不敢表现出来,而是强颜欢笑的 看着 娘娘,“娘娘,我表现得怎么样?你也知道的,我是个雏,第一次没经验,都是很快的,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求娘娘宽恕我。

  ”娘娘被我说的整张嘴都乐开了花,用她的玉手托着我的下巴,俯下身子,把脸凑过来,“你这小嘴可真会贫,我喜欢,不过娘娘我现在还想来一次,正好可以试探一下你的话是不是真的,假如你还像刚才那样,草草了事,那我就认为你在欺骗我,我会把你拖出去扔海里去喂鲨鱼。

  ”说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不寒而栗。

  “不过,要是你的功夫真的到家,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她说完这话,让我瞬间松了口气,娘娘这里不养闲人的,我知道,我现在就等同于是娘娘寻欢作乐的玩物,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我喜欢的人,但比起那些无稽之谈而言,现在的我,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点了点头后,娘娘就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我下面又精神起来的 小二哥,一脸饥渴的舔了下舌头,看样子,口水就快流出来了。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给我躺下!”娘娘的一声令下,我不敢不从。

  我躺在了床上,娘娘直接就是掀开她的石榴裙,坐在我小二哥处,用她的私处对准 了我的小二哥,这一弄,折腾了我半个小时,中途好几次我都想忍不住,可是为了伺候好娘娘,只有强忍着。

  半小时后,完事了,而我也累得够呛。

  娘娘一脸享受的表情,从我的身上起来,立马做出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样子,洗了个澡后,走到我跟前,从她的包包里,扔给我两张支票,“记住,以后你的身子,只属于我的,要是被我发现,你跟其他女的私通,那我可不会轻饶你。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家里急用钱,这两张支票上的钱,足够你妹妹手术费用。

  ”她说着,就一副高傲的样子,离开了。

  而我完全没有心情去想其他的,而是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到船老大那去把支票兑换了钱,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慰问了几句,把钱打回去后,就挂了电话。

  我长吁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原本打算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忽然间,我的门被踹开了,一伙人蜂拥而上,带头的,正是 柳姐

  我立马惊慌失措的样子从床上起来,笑面走上去,问道:“柳姐,找我来,是有事?”柳姐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啧啧一声,眼神斜视了我一眼,说:“哎呦,我可不敢,你现在可是娘娘跟前的大红人,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这话很明显,带有很严重的嘲讽意味,我也知道她这次来是干嘛的,是要娘娘给我的钱的。

  我立马耷拉着个脸,不敢说话。

  柳姐直接就是一脚,用高跟鞋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后退了几步,一脸憋屈的看着柳姐,“柳姐,我犯了什么错?”“还敢顶嘴是吧?我听说你今天去财务那领了不少的钱,我说过什么不记得了?你既然归我管,那你身上的钱也都是我的,少废话,把钱拿出来!”柳姐依旧是咄咄相逼。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是不对的,钱我是没有了,顶多就是挨一顿打。

  我默不作声,柳姐用眼神示意了旁边的保镖,让两三个壮硕的保镖把我架起来,而她则是走过来,亲自搜我的身,结果却是一场空。

  说到底,她就是为了钱,此刻,她见捞不到什么油水,就叫人打了我一顿,但却不敢下死手,因为她知道,娘娘最近需要我的身子。

  他们把我暴打一顿后,就离开了房间。

  我的脸上本来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现在又多了几处新伤,而且全身上下都特别的疼。

  我蹲在墙角,蜷缩着身子,把脸埋在膝盖上,哭了起来。

  我不甘心,我一个大男人,凭什么被一个女的打?凭什么同样是人,她们高高在上,而我却活得那么下贱。

  我“啊”的一声,发泄了出来,此刻的我,绝望得真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想起了我家中的亲人,我的妹妹,年迈的父母,她们都指望着我。

  我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哭干了眼泪,绝望到极点了。

  然而,我却是这样安慰自己的,等睡醒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醒来,我的眼肿了起来,而且特别的干涩,自从我这几天脸上有了伤后,柳姐就不让我去干人体盛宴了,这也就等同于我这几天荒废了,没有收入,我没办法生存。

  可是我不是富二代,我也不是娘娘这样的人,我得吃饭,所以我想找份兼职,娘娘和柳姐,我是不会去求的,倒是我住在我隔壁的许莹莹。

  她现在是赌场的荷官,在那里肯定人缘特别好,而她之前对我也是饶有兴致的,我倒不如讨好她,然后去她那弄个职位,不管怎么样,能吃上这几天饭就行。

  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间,站在隔壁的门口,徘徊了一会,敲了门。

  许莹莹过来给我开了门,见我来了后,皱着眉头,“你来干什么?还想连累我是不?”说着,她就想要关门,我激动的用手上去卡在门缝上,结果这一卡,卡住了我的手指头,我清晰的可以看出,手指头被卡得出了血。

  我疼的叫出了声,许莹莹见到这一幕后,连忙把门给打开,一脸紧张的对我怒斥道:“混蛋,你干嘛要这样寻死觅活的?”这妮子比起柳姐和娘娘,还算是人性一些,还知道关心我。

  我把手给收回,忍着疼痛,背到后面,“我来是想为之前的事道个歉,还有就是……”“有什么事先进里面再说!”她一副紧张的样子,向着周围东张西望了会,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

  我也知道,自从她吃了上次的教训后,也知道隔墙有耳,怕被其他人看见,告诉柳姐,再来找她的麻烦。

  进了她房间后,许莹莹让我坐下,然后找了些外伤药,亲自给我擦了下,后又心平气和的坐在我跟前,“说吧,来找我什么事?”从没有一个女孩子,像她这样对我好过,所以我对眼前的女孩子,瞬间刮目相看,从前的她,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这一刻,她在我眼里,却是最美的。

  我喜欢内在美的女人,许莹莹就是,我没有理会她说的话,顿时看呆了。

  许莹莹用手在我的两眼晃来晃去,“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傻了?”“难不成,你来是还想跟人家那个?”许莹莹说到这里,眼神看了下我的小二哥,更是用手试探性的摸向我那里,“呦,这么快就胀了?”我用手捂住了小二哥,然后看着她,羞红了脸,“那啥,我就是想让你在赌场那给我找个临时工,就干几天就行,不图别的,能吃得起饭就行。

  ”说到这里,许莹莹捂着嘴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们娘娘身边的大红人,竟然也会说这种话?你是在逗我玩呢?”我说这话确实有些荒谬,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背后的心酸,她不知道。

  我来这里不是自寻苦吃的,被她这么一笑,我感觉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践踏,所以我很快就摆明了我的立场,“你如果不帮我的话那就算了!”我说着,就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许莹莹拉着我的手,“别急,我又没说不帮你,不过你现在可是娘娘的人,我可不敢背着她帮你什么,但是你要是给我点好处,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我知道她这话,是在暗示着我,让我上她,可是我一想起娘娘昨天对我说的那句话,整个人瞬间就不寒而栗。

  许莹莹见我犹犹豫豫,就问我怎么了,我也如实的跟她说了,她听后又是笑了笑,说:“你可真实在,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还会有第三个人吗?”她说这话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敢拿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许莹莹就主动了起来,开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摸,没几下,我就被她挑逗得难受了起来。

  我心想,死就死,要死也要做个风流鬼,毕竟做什么事都要担当风险,我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敢跟人说我出来混过。

  看着她那一脸的媚态,再加上手上的挑逗,很快,我这个没什么经验的人,就难以忍受了,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粗暴的亲吻着她,她也发出了轻微的恩啊声。

  “咚咚!”这会,门外有人敲门。

  我瞬间穿好衣服,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底下,可是床底下的缝隙特别的小,根本不够我钻的,所以,我只好躲进了衣柜。

  许莹莹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整理好衣服发型后,走到柜子面前,小声的对我说:“是洪爷来了,你千万别发声,他可是娘娘请来的贵宾,你是惹不起的。

  ”我“恩”了一声后,见许莹莹走到了门口处,打开了门,瞬间听见了一声猥琐的笑声,“宝贝,可想死我了,多长时间没去我那了,这会我来,你可别不欢迎我。

  ”许莹莹立马发挥起了她风华绝代的骚姿,用娇滴滴的声音对洪爷说:“哎呦~洪爷~您说的是哪里话,人家这不最近几天工作比较忙,没来得及找您,您来当然欢迎了,您等会,我给您沏茶。

  ”洪爷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就走到床跟前,把她扔在床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这洪爷我是知道的,他也是个混江湖的老油条了,是天斧帮一名堂主,在这艘船上,承载了不少帮派头子,他们之所以来,全都是来捧娘娘的场,这足以证明娘娘的江湖地位,同时让我也知道了,在娘娘一脸不食人间的美貌背后,她还存在着其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一个富婆,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黑帮头子来捧场。

  当然了,许莹莹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在这艘船上混这么久,凭的,就是她的美色,这些个老家伙,平日里打打杀杀的,威风凛凛的,但就是缺女人。

  因为没一个女的,愿意跟一个打打杀杀过日子的人。

  看洪爷那猴急的样子,肯定就是憋坏了。

  许莹莹被她亲了几下后,推了她一下,说:“洪爷,您别这么猴急,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您这次来,带(极品少妇的诱惑)了什么好处给人家?”洪爷露出猥琐的笑容,用手指指了下许莹莹的鼻子,“小宝贝,就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好处嘛,你等着。

  ”他说着,就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翡翠镯子递给了许莹莹,许莹莹看了后,两眼放光,直接就接过来,带在了手上,“洪爷果然讲究,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舍得送。

  ”“那是,我洪爷是谁,小宝贝,怎么样,喜欢吗?喜欢的话,那你也得给我点好处不是吗?”他说着,就面露猥琐,对许莹莹做了那种事,然而他也跟之前的那位没什么区别,没几下就完事了。

  许莹莹躺在一边,一脸无趣的样子,跟洪爷聊着,大多数都是些淫言秽语,可是忽然间,洪爷谈起了他们天斧帮的事,他对许莹莹说:“宝贝,说实话,过阵子这艘船就不太平了,你呢,到时候跟着我,放心吧,有我罩着你,保你相安无事。

  ”我一听这话,立马神经紧绷,把耳朵给竖起来。

  许莹莹问洪爷这话什么意思,洪爷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看许莹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有多好奇,就在洪爷面前撒娇,“你如果不对人家说的话,人家以后可就不愿意搭理你了。

  ”洪爷很疼爱许莹莹,所以立马一副紧张的样子,“我说,我说,宝贝,不过你得答应我,这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不许告诉其他人。

  ”许莹莹答应了他,他才说出了口,原来这艘船上的三大帮派,早在上船之前,就互相勾结好了,要抢夺这艘船上的所有财产,而且还要把娘娘给轮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船在公海,他们想杀人,随时都有可能,只是顾忌着娘娘的势力,才没有动手。

  看来自己待在这个地方,也是九死一生。

  虽然娘娘待我如同狗一样,但是她好歹也给了我好处,让我妹妹的手术得已实施,所以她对我也多少有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个家伙给害了,而且,就算娘娘被抓,我能安全的活着回去?不能!所以,我得做好心中的打算。

  许莹莹听了他的话后,大吃一惊,很快又跟个没事人似的,依偎在洪爷的跟前,说道:那你可得记住了,到时候拉人家一把。

  洪爷摸着她的脸,猥琐的笑着:放心吧,有我在,就能保证你的安全。

  许莹莹笑着看着洪爷,陪他聊了几句后,因为我在的缘故,所以他急忙的支走了洪爷。

  洪爷离开后,许莹莹白了我一眼,“刚才我两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我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圆滑一点。

  我否认了,说什么都没听见,许莹莹这才对我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冲我抛起了媚眼,“行了,今天放过你小子,你的事我会帮你的。

  ”她说着,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句话的事就摆平了,给我找了个服务生的活,其实就是给人家端茶倒水的,也就干这几天,一天一百,如果有眼色的话,偶尔还能得到一些小费,反正总比没有强。

  我冲许莹莹答谢后,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接着在周围转一转,面朝着大海,舒了一口气,老实说,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着回去,我想就算我现在去娘娘那,把我听到的这些话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负是她的写照,她深信,那些个帮派都忌惮着她的实力,不敢乱来,而我则会吃亏,被她说成是挑拨离间,迁怒与她,搞不好真会被丢到海里去喂鱼。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