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老师来我家让我插,目的就是要钱!



赵总,你自重。

  ”林 芳菲声音紧绷,依我对她的了解,要不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她此时 肯定会暴走了。

   油腻男倒是没有收敛,一脸邪笑,“装什么清高,你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经理,肯定跟不少客户有过故事才能有今天。

  老子今天心情好,你就给个痛快话,答应不答应。

  ”看着那咸猪手又朝着林芳菲伸去,我心里一紧,最后一丝理智没能让我冲过去帮忙。

  我只是个普通员工,得罪了人家大客户,我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林芳菲被油腻男抓个正着,看着那娇小的身躯被禁锢在办公桌上,我又非常于心不忍。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直接拍开门就冲了进去。

  “混蛋,放开她!”我一边大吵一声,一边抓住那油腻男的后衣领,使劲儿拽开他。

  林芳菲小脸通红,胸口起伏不定,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诱惑人心。

  我没顾得上看这个,坏了赵总的好事儿,我知道接下来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小子,多管闲事是吧!爷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赵总显然是真生气了。

  他这一嗓门儿,成功引来了我们老板。

  我们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叫 高莉,整日里浓妆艳抹,一点儿都不服老。

  此时,她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休闲西装套裙,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嘴唇跟刚刚喝了血似的,盛气凌人的走了进来。

  刚一进门,高莉就堆笑的给赵总赔不是。

  我心里暗道,这下真是完了。

  不过我一点儿都不后悔。

  赵(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总扬言只要女老板把我辞退了,他就当场买些一栋五层的小高层。

  这相当于五十套房子,绝对的超级大客户!辞退一个可有可无的我,就能签约这么大一个订单。

  所以高莉也不问前因后果,直接同意了把我开除。

  林芳菲似乎对我很愧疚,当场表示也要辞职。

  不过高莉却表示,林芳菲是签订了劳务合同的。

  合同没到期,不应允辞职的话,非要解除劳动合同就要赔偿违约金。

  高莉强留林芳菲也 应该是看中了林芳菲的能力,不然也不会用这个说事儿。

  最后林芳菲拿不出来高昂的违约金,只能继续做下去。

  她能为我做到这一步,我也算很感动了。

  赵总跟高莉的丑恶嘴脸,我算是记住了。

  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还回来!走在大街上,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有手有脚的,就不相信会饿死。

  正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手机铃声震响。

  是林芳菲打来的,我果断接听。

  “ 黄华,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丢了工作。

  ”林芳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比平日里多了三分温柔,听上去很舒服。

  “你没事儿就好,工作没了就没了。

  ”不管心里怎么样,我说的很潇洒。

  林芳菲沉默片刻,随后又说:“黄华,其实现在新房不好干了,市场也将近饱和。

  不过二手房中介还行,不如你先干二手房,之前我就做二手房中介,做的好的话,也不少赚。

  ”眼下我也没有什么计划,随后也就听了林芳菲的建议,表示我想去试试。

  林芳菲给的介绍了一个叫做大原房产中介公司,让我直接去那里报到。

  因为有林芳菲提前打过招呼的原因,面试什么的倒是十分顺利。

  我被大原那边告知,三天之后就可以直接去工作。

  将这个结果告知了林芳菲,她约我中午一起去枫林餐厅吃饭,说是想要表达对我的感谢。

  我过去的时候,林芳菲也刚好到餐厅门口。

  她应该是下班就过来了,身上还穿着那一套偏小香风类型的套裙。

  我走在她的身后,从她的身上隐隐传来类似玫瑰味道的淡淡香气。

  这时一服务员端着餐盘迎面走过来。

  过道比较狭窄,林芳菲跟我一起侧身,我出于本能的伸手护在了她的外侧胳膊上。

  “小心。

  ”我说了句。

  林芳菲看上去像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她扭动了一下身子,刚好我的手触及到了她上围的柔软。

  那一瞬间,我简直觉得幸福到爆。

  林芳菲的脸颊也瞬间染上了一层红晕,想来她应该是害羞了。

  当然我知道分寸,赶紧收回手,假装正经的表示道歉。

  林芳菲并没有生气,她说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我帮她的缘故,总之我感觉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似乎亲近了不少。

  跟林芳菲吃过了饭,她去上班。

  下午的没有什么事情,想到晚上要跟李 梦莎见面 的事情,我就觉得时间过的太漫长。

  一直快要天黑的时候,李梦莎也没有给我来电话。

  我按奈不住,主动的给她去了电话。

  李梦莎让我晚上还是去她的家里,本来我是不愿意的,担心她老公会再回来。

  不过她再三保证她的老公真的出差离开,我才彻底的放心。

  我到了李梦莎的家里,她只是围了一条浴巾在身上,头发还没有干,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出水的芙蓉一般娇嫩。

   说到这,李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 二宝撑起来的 被子,接着道:“其实,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 大宝 不行,就让二宝顶上,大宝是我领养的,所以 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二……二宝?这话一出, 林岚再次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姐弟乱性)。

  “呃!”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岚这一夹不要紧,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虽然不大,却清晰可闻。

  “ 小岚,你这是?”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

  “啊,没……没什么。

  ”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了一声,连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难受,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跑的次数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来这样。

  ”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一脸关切的道:“既然这样,那妈给你揉揉?”“不……不用。

  ”林岚连忙摇头,“我现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

  ”李桂芝点头,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而是问道:“小岚,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妈,这真的不行。

  ”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

  “小岚,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

  ”李桂芝察言观色,想了想说,“妈也不瞒你,其实……这主意是大宝提的。

  ”“什么?”林岚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大宝他怎么会……”“这种事,妈还能骗你吗?”李桂芝苦笑一声,无奈得道:“为了老陈家,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大宝愿意牺牲,妈也只能同意。

  ”“可是……”“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要不,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说着,也不等林岚答应,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

  “妈,你……”林岚想拦,却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不知为何,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

  其实,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对于电话打通后,该怎么询问,她却没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该同意,还是拒绝呢?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电话通了,李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将手机递给林岚,示意道:“小岚,大宝想跟你说话。

  ”犹豫了一下,林岚才接过电话。

  “大宝,我有个事想问你……”“……”几分钟之后,林岚挂断电话,满脸羞红低下头。

  “小岚,大宝怎么说?”李桂芝明知故问。

  “大宝他……”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

  “小岚,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李桂芝趁机道:“俗话说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她还要找别的男人过来。

  真的那样,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林岚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岚思前想后,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林岚故意放软态度。

  “小岚,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着巴掌保证的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宝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可二宝他……”“二宝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嘱咐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岚摇着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二宝他能答应吗?”“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宝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里头,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震惊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 嫂子呢?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农村结婚早,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为何要多此一举?所以,在陈二宝看来,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

  “妈,你还有别的事吗?”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说好吗?”“好。

  ”李桂芝目的达到,一口答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呼!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林岚还好些,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刚开始还挺享受,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脚刚走,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

  可无语的是,陈二宝刚要动,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冷不丁的回过头……“妈,你……”陈二宝看不见,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慌乱之余,她身体前倾,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尴尬的道:“这腿抬了太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着被子,似乎话里有话,“妈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知道了。

  ”林岚连连点头。

  “那妈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着,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终于出去了。

  不会被发现了吧?不知为何,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林岚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陈二宝问道。

  “哦,走……走了。

  ”回过神,林岚连忙松开手,心里头又是羞涩。

  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显然,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李桂芝一走,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只要两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岚。

  “你说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不该看的不该摸的,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说完,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

  随着陈二宝的动作,林岚呼吸急促,浑身轻颤,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啊!”听到这勾人的声音,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

  “啊!”林岚怪叫一声,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黄瓜,终于拔了出来!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嫂子,要不我们继续?”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

  林岚正浑身难受,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进来……沉默就是默许,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宝,我……我不能对不起你哥。

  ”说着,她双腿一蹬,语气强硬的道:“好了,你快点出去!”“哎哟,嫂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呀。

  ”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还没等林岚蹬到,他就赶紧一倒,掀开被子的一角,钻出了被窝。

  林岚一把被子盖好,瞪了下陈二宝,伸手一指门口,蛮横的道:“我就过河拆桥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陈二宝本来想走的,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坏笑的道:“我还就不走了,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刚才一样,咱把灯关掉。

  ”“我……”林岚脸色通红,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

  陈二宝见势不妙,哪敢再得寸进尺,连忙解释道:“嫂子,你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呢。

  ”说着,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尴尬的道:“那个,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岚没吭声。

  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他也不等林岚回答,就咬了口黄瓜,咯嘣脆。

  “你给我滚!”看到这一幕,林岚又羞又怒。

  一夜无眠。

  林岚,陈二宝,包括李桂芝在内,都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陈二宝吃完饭,正要去诊所,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

  “二宝,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一拍额头,撒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过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陈二宝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声大喝。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赶时间……”“编,你接着编。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哼道:“我告诉你,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问的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说?”“当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似笑非笑的问:“二宝,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好啊。

  ”这话,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

  林岚不仅长得漂亮,平时更是孝顺,自打嫁进他家,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紧着李桂芝,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李桂芝又追问。

  “帮,肯定帮!”“真是妈的好儿子。

  ”一听这话,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试探性的问:“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