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宝贝乖收紧点 别流出来|跟几个男人一起做



林老师给的?”我扭头冲着林老师装傻问道:“老师,你这个牛奶在哪里买的啊,我还想喝,能不能卖点给我啊。

  ”“不卖。

  ”林老师急促的说了一声,然后急匆匆离去。

  看着林老师羞怯的模样,我真想多喝几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

  “你还在想林老师吗?” 周月茹有些吃味,她掐了我一把,我痛呼了一声。

  “疼。

  ”周月茹自知过抓的重了一些,又小意在掐肿了的地方揉了揉。

  “周班导,你看我有机会跟林老师一起…?”周月茹红唇亲了过来:“林老师有家庭的,而且夫妻刚有小孩,两人很恩爱哪。

  ”我明白她的意思,大为遗憾,打起精神对付起周月茹,颇有些发泄不满的意思……时间过了一个礼拜,学校的新生舞会广场终于布置完毕,周月茹也摆脱了每晚晚回家的厄运。

  虽然她的晚回来,每天都在给我和姐姐制造机会,但依旧没有攻克姐姐。

  两大美女的共同服侍的愿望,使我一直在努力坚持。

  这一天周月茹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粉色星点晚礼服,纤细的胳膊,优美动人的线(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条,紧绷的双腿,这些都让人目眩神迷。

  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给勾了去。

  她挽着我的手臂,我沿途收获了一个个雄性生物妒忌羡慕的眼神。

  我这是成了男人公敌了吗?虽然我没 开口,但是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今天月茹姐是不是很给你长面子啊。

  ”周月茹笑如狐媚,她勾了勾我的下巴,吐气如兰。

  我在她耳边悄悄 说道:“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回答。

  ”周月茹轻咬下红唇,居然在几百人的舞会会场掏了一把,我连忙咳嗽了一声。

  “呀。

  ”一声娇呼。

  我循声看去,顿时楞住了。

  在眼前的是 林舞月老师,她此时穿着一身轻柔如烟的纱网晚礼服,那长年 跳舞的身躯,虽娇柔却十分有韧性,充满了协调感。

  她背着光看不清长相,但却我误认为是置身在朦胧烟雾中的仙女。

  这一眼看得我有点呆了,简直太美了。

  林舞月和周月茹完全是两种类型,一个能让你心中火焰熊熊,疯狂进军的小妖精。

  一个是能让你轻柔爱抚,细细与她缠绵悱恻的女人。

  这种人分不清高下,但我从现在开始知道:我想要林舞月成为我的女人。

  “你们…这里人多哪,胆太大了。

  ”林老师看着我,白嫩的脸庞上浮起两朵红云。

  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我下意识伸手要抓林老师的皓白的手臂,还有没碰到她,就被一只肥手打落。

  “舞月老师,原来你在这边啊。

  ”先前在办公室企图非礼周月茹的贾主任,挺着一个大肚腩站在旁边。

  他居然是林舞月的舞伴。

  贾主任人品有问题,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

  可林老师居然答应了他做舞伴,这让我有些不解。

  音乐响起,是一首舒缓的曲子。

  我牵着的周月茹白嫩的手掌走入舞池,一手握住她的腰,往怀里狠狠一拉。

  紧致温热的躯体,瞬间倒 在我怀里。

  周月茹“嘤咛”一声,仰头看着我,眼波闪烁。

  我们两人随着音乐缓缓移动脚步,她略有似无的挑逗着我。

  周月茹就算是在跳舞的时候,还是那般火辣。

  “弟弟,姐姐的舞步是不是很厉害。

  ”周月茹转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厉害,厉害。

  ”我报复性的狠狠踩了她几下,惹得她连连皱眉,对我又掐又捏。

  在这时,我的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林舞月老师和贾主任两人。

  贾主任小眼睛中满是兴奋。

  他此时将手伸到了林舞月的身上,居然硬要将林老师拉到自己怀里,他还撅着厚黑的嘴唇要亲林老师。

  林舞月老师脸上露出尴尬,极力抗拒。

  可她怎么会是贾主任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气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办公室我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师一样?”我问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我和周月茹两人,移动舞步向着贾主任和林老师的方向走去。

  林老师看到我跟周月茹后,虽不敢喊,但眼中明显露出求救信号。

  “贾主任,我们换一下舞伴。

  ”我见缝插针一下子挑开了贾主任在林舞月老师身上的手,将林舞月接了过来。

  贾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月茹就牵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牵上我的手,立马长吁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师都不肯跟贾主任搭伴儿。

  ”“英雄救美,应该的嘛。

  ”我一手搂着林老师柔弱无骨的纤腰,一手轻轻捏了捏一下林老师那葱白纤细手掌。

  她的脸一下变的粉扑扑的:“别乱说,我都已经结婚了。

  ”“可结婚了就不代表会变丑啊。

  ”我十分肯定地说着:“林老师虽然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可是却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

  ”林老师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将林老师往怀里一拉,我们两的肚子立马就贴在了一块,这时我闻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这味道让我深深吸了一口:“好浓的奶香啊。

  ”林舞月老师脸上唰的一下,飘上了两朵红云:“你乱说什么啊。

  ”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声。

  林老师慌了,显然不知道我会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抚摸起来,口里轻轻说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搂着她腰肢的手掌游走着。

  先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师,此时就在我的怀里了。

  林老师颤抖了一下,舞步连连出错。

  林老师的脸颊红彤彤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嗫喏的说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个…”我将头伸到她的耳边,闻着她的发香调笑道:“哪个啊,林老师。

  ”“你那…那个…”林老师羞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看我。

  “老师,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这么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的。

  ”我嘴上满是歉意的说着,心中却乐开了花。

  林老师细弱蚊声的“哦。

  ”了一声,听声音居然有压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没有反抗离开的势头。

  音乐继续响着,我带着林老师,她的身躯紧贴着我,匀称的躯体随着移动在我身上不断的摩擦。

  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一个跨步,手掌撑住林老师后背,将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声:“大…大明。

  ”林老师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那一双眼中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晶莹的波澜。

  明显能看出眼神内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师有感觉了。

  我将她拉了回来,想要吻她。

  林老师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缩了缩脖子。

  我知道经过刚才贾老师那猴急的一幕,现在的林老师决不能太急切。

  音乐没停,人群没散。

  此时我几乎是将林舞月老师抱在了怀里,林老师全身的一切,在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经和她进了一步了。

  “大…大明。

  ”林老师,将下巴撑在我的肩头,吐气如兰的说道我紧紧环抱着林老师,带着她继续遵循音乐的节奏舞蹈。

  林舞月从小学习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 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动,将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乐停歇,我反应过来后,林老师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离开前的羞怯懊恼神情,让我有些神迷却又有些后悔。

  我刚才的行为,跟贾主任有什么区别?都是色狼行径。

  我在舞会上四处游荡寻找,想跟她道歉,但却没有看到林老师,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时一个人坐着,娇好的身躯彰显出无尽的弹力和极致的曲线。

  它们仿佛在无声的告诉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过来吧。

  我走了过去,开口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贾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脸颊上有两朵红云,似醉非醉冲我隔空亲了一下,说道:“那贾主任,真是好不老实,刚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

  ”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着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声,正了正身体。

  她伸出食指勾着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吗?”见我认真的看着她,她又说:“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学灌他。

  ”“哝。

  ”周月茹转身靠在我怀里,葱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见了五六个班上男同学,此时正抱着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贾主任的身影。

  “不见了。

  ”周月茹嘟着晶莹红唇,脸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边来,借着我们两人身子阻隔他人视线,小声道:“刚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

  ”我眯着眼睛,心里的火气也消不下去,于是连忙拉着周月茹往小树林那里钻去。

    这是我们学校的小情侣都喜欢去的地方。

  一到了天黑,这里面就会藏着无数的野鸳鸯在里面幽会。

    我拉她来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也许是被 酒精刺激到了,显的更加抚媚诱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来。

  看的我心绪跳动,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着。

  我将她靠在树干上,晚礼服推到腰间,抬起她的大腿。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有人给她发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将她手机丢掉。

  我很讨厌办事的时候有人发短信打扰。

  “等等,好像是林老师发来了,我瞧一眼。

  ”周月茹放下腿要去捡手机,被我拉了回来。

  重重挤压在树干上,两个身体紧紧贴住。

  周月茹轻咬了一下我耳垂,吐出热气温言道:“你先等等,我刚好像看到的是“救命”两个字。

  ”我怀疑的撇了一下她,但还是将周月茹放开,她一捡起手机,果然上面是救命两个字。

  而且还发了一个微信定位。

  “林老师出事了!”周月茹神色肃然,我们打开导航看了下区域,位置就在我们所在的这片小森林。

  但无法清晰定位在哪里。

  这小森林太过偏僻太过特殊,就算别人就算是听到了什么凄厉惨叫,也只会心一笑:两人玩的太猛了。

  完全不会考虑到,是不是强迫或者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周月茹急得团团转,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这几天确实是突飞猛进,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

  手机中的微信再次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写着“贾主任”三个字,这下我什么都清楚了。

  这贾主任是酒壮怂人胆,打算胡来了。

  “林…”周月茹只能向前走着,刚打算喊出声,就被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别乱喊。

  ”周月茹这时候反应过来,还得顾忌一下林舞月的名声。

  “贾主任,你在哪!”我将手掌放在最边喊出去,声音洪厚中气十足,一声出去能在这小森林中传出老远。

  贾主任的名声?那是什么玩意。

  周月茹学着我不断边走边叫。

  小森林内好几对野鸳鸯被我们这么一叫,来不及穿好衣物,只得神色匆匆的走掉。

  “贾主任,你在哪!”这六个字一直回荡在小森林中,我敢保证,只要贾主任不出现,那么我肯定会一直喊下去。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听到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谁啊,谁啊!找老子干什么!!!”我跟周月茹两人对视一眼,迅速向着那声音的来源跑去。

  没 想到贾主任跟周玉茹离我也就只有二十多米,一到那边,我就见到贾主任一张通红的脸怒气冲冲。

  小眼睛迷迷瞪瞪,显然就是一副醉酒的模样,他叉着腰说话:“你这臭小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我走过去,见林老师虽然衣服沾了些草屑和泥土,但还算完整没有受到伤害。

  我这才转身笑嘻嘻的对着贾主任说道:“主任,你家黄脸婆喊你回家吃饭。

  ”“你…”主任一时气结,说不出话。

  原本通红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似乎是知道自己并不有利,指了指我甩下一句“你给我小心点。

  ”的场面话,离开了。

  我看着贾主任独自一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沉沉阴影中后,这才转过身来,林老师脸上垂泪,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雀,靠在周月茹身上。

  这副我见有怜的可怜模样,让我想把她拥进怀中冲动。

  “林老师,你没事吧。

  ”我开口问道。

  林老师靠在周月茹身上,轻轻摇了摇头抽搭两下轻声说道:“没事。

  ”我隐隐有些蛋疼,这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

  我看向周月茹,周月茹这才噗嗤一声笑了:“贾主任是成也酒精,败也酒精。

  ”她一通解释后,我这才明白。

  贾主任喝了酒壮了胆,把林老师骗到了小森林,但关键时候,却因为酒精…他起不来。

  我哈哈笑了。

  突然鼻子间又闻到了一股馥郁的香味,我咽了咽口水,想起了在医务室周月茹递给我的那杯牛奶,那叫一个香甜,醇厚。

    我心里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我的内心蠢蠢欲动起来。

  没等我开口说话,周月茹居然一把就将林舞月老师推给了我,让我抱了个柔香大满怀。

  知我者,莫过周月茹啊。

  林老师不解的看着周月茹,周月茹呸了一下:“你脚崴了,难道你还指望我背着你出去?就我这细胳膊,细腿的?”“你脚崴了?”林老师点了点头。

  我脱下西装外套,穿着衬衫蹲下,将林老师背了起来。

  林老师一上背,我顿时暗喜,这外套脱的好。

  她身上的晚礼服本就薄如轻纱,一层套一层,才不至于露光。

  而我身上的衬衫也是薄薄一层。

  那美妙的触感,让我心中一阵兴奋。

  双手捧住林老师瘦弱的身子,将她往上掂了一下,她轻呼一声,显然有些害怕。

  我立马将手穿过她的小腿,扣在自己腹部。

  这个绅士举动,让林老师长吁了一口气。

  温热的气吹在我耳垂,有点发痒。

  此时周月茹在前面引路,她那性感的身躯在前方一扭一扭的,可我没心情欣赏。

  我全身心都在背上温婉可人的林舞月身上。

  “对不起,林老师。

  ”我突然开口。

  林老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刚才…刚才跳舞,我不该对你那样子,我控制不住,对不起。

  ”我包含歉意的开口。

   老王被她勒得脸红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还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说:好了好了,确定没事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当时你不是一脚把他给踹开了吗?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这种人,一定不能给他机会。

   老王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底下却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冲动没有,挺尴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极而泣,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老王的担忧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贴在她肚皮上的东西,想躲怕太明显,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贴着不敢动。

   这可太尴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帮这忙是对还是错,但结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虽然她当老王是长辈,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这种反应很正常。

  她不断说服自己不能往歪处想,只要把老王当作自己 爷爷就没事了,可是还是会羞涩。

   知道就好,那你起来吧,丫头。

  老王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别的好,整个人非常的难受。

   这也太神奇了,他刚来过,居然又这么冲动了,可能是太多年没有过这样的事了,一来就连绵不断。

   哦!靳小小知道没办法赖着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脸上的表情,见老王脸上没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样的表情,顿时松了口气,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 也没往下看,把 裤子拿过来递给她说:你穿上吧,可別着凉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裤子里头那老伙计太烦人了,如果现在不解决的话,肯定会难受死的。

   靳小小穿着裤子,突然停了下来,小声的问老王说:王爷爷,我能不能再求你帮我个忙?她说完话,脸通红的,显然是在害羞。

   老王诧异问她说: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会儿才说:王爷爷,你能不能拿那个手指……我……我是说……我想你帮我掩盖一下那个坏叔叔的感觉。

  我担心我晚上做梦会梦到他。

  如果你也弄过的话,我就会想成是你,就没那么恶心了。

   老王都听傻了,这姑娘读书读傻了?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损招?不过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动了,但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说:这……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恶梦。

  我现在心里就挺恶心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有使劲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种感觉。

  王爷爷,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兴坏了,心说:这可是她求着我帮忙的,就算冒犯也不关我的事。

  虽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亵渎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这样了,再不出手,雷都会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应该怎么弄? 靳小小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脸红红的也不说话,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裤子里面。

   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过分,一触即离,然后跟靳小小说:好了。

  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老王感觉自己不行了,必须尽快解决一下,要不然会爆炸。

   靳小小心满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裤子,抱着自己的湿衣服就走,走到门口才又回头,跟老王说:对了,王爷爷,今天的事,你千万千万要记得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別人知道,包括刚才的事。

   她说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应。

   老王看着厅门关上,都傻眼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貌似靳小小刚刚拿走了他释放过东西的小 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来像是一条小裤裤……靳小小的小裤裤? 老王感觉自己要悲剧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 他心里祈祷着,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裤子一脱,耍起棍法来。

   因为太过澎湃的缘故,没多一会儿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着,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是不是考虑做一回禽兽呢?他觉得好人不好当,还是吃了靳小小比较好,自己玩有点没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为老王给她检查这个事情,她脸上的绯红都还没有消退,一进门差点跟人撞了。

   哎哟,这是谁呀?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这小脸蛋,怎么像苹果一样红呀,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说话 的人秦欢,她语气挺刻薄的。

   这几天她们俩正闹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让靳小小找秦欢帮忙,她也不会拒绝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不过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为秦欢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没想到这坎儿就是过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现在听着秦欢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她心里头特别的不是滋味,不过她不敢还嘴,因为她心里其实对秦欢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为秦欢,她还不能认识王爷爷那样的好人呢,不过一想到王爷爷她就脸红。

  王爷爷真是的,裤裆居然起来那么高,怪吓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爷爷裤裆里头的光景,然后她脸就更红了。

   哎哟,你还真别说,刚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呢,现在看看她的这个脸蛋,也不知道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来的。

   在秦欢身边的一个姑娘随声附和着,脸上嘲讽的意思是非常明显的。

   她们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约就是鄙视靳小小以前装小白花,现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会这么想,自从晚上去过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装就丰富了起来,虽然不是什么贵价货,但钱是从哪里来的,惹人遐思呀! 其实主要还是嫉妒,靳小小在学校的名声有多响谁都知道,她简直就是全体女生的公敌,秦欢当时介绍她去找老王就没安好心。

   你们瞎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我刚给学生补习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靳小小说话都没底气,声音小小的,还低着头。

   被同学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开心,她摸了下自己红得发热的脸蛋,倒要不怪別人会那么想。

   哎哟,装什么装呢?大家一个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啊! 秦欢看着此刻的靳小小,觉得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她们两个老司机面前舞所遁形。

   对呀,难不成我们两个还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吗!另一个女孩说话时跟秦欢对视一眼,齐齐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们两个就不要瞎说了!我什么都没干!靳小小说完话便直接走进来,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运,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内内上的是什么东西。

   她拿起来一嗅,味道怪怪的,她还以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脏东西。

   她还挺能装的,不过也是,毕竟人家在外面的名声那么好,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了。

  秦欢对另一个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换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会认定这事。

   而另一边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靳小小跟他两个人所做的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顿时愤愤不平起来,心里头也就更加的有保护这个丫头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色鬼做出这样的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头!这么纯洁的小姑娘都祸祸,真是不知羞耻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着这一切,期待着明天靳小小来跟自己说明一切。

   第二天,学生们上学的上学,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还是有一些担心靳小小这个丫头还会不会继续去给别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个色狼,那该怎么办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靳小小手上端着一个食盒,在食盒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各样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为昨天做家教的时候,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给结算了,所以现在手头上还是有点钱的,为了报答老王对她的帮助,她准备了这些好吃的东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门。

   可能是因为思虑过甚,一夜没睡好,老王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头有一些晕晕的,所以没开门做生意,甚至打开铁门后就没理过学生的出入问题,一个人闷在屋里睡觉。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过第一次门后,发现里面没有声音,又再次敲门,心里头是非常的好奇的,因为老王很少离开门房。

   接连敲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靳小小开始纳闷了。

   要是在平时的话,王爷爷这个时间肯定是乐呵呵的坐在店里头瞧着学生出入,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爷爷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来迎她的时候又淋了点雨,她开始担心了。

   王爷爷不会是生病了吧? 刚这么想,靳小小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呯……这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杯子破碎的声音。

   靳小小顿时就慌了,王爷爷年纪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话,那可是非常严重的。

   她使劲的敲门喊着,听不到回应,准备强行进去。

   因为是午休时间,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犹豫了一会儿,准备破门。

   可当她使劲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门没栓紧,竟就这么开了,害她差点没摔跤。

   踉跄几步站定,靳小小一进门就心急火燎的进内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老王。

   她急了,冲过去抓着老王的手说:王爷爷,你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呢?你生病了。

   这不废话,老王费力的睁开眼,对她笑笑说:你来了?吃饭了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我吃没吃饭。

  王爷爷,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动时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动,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靳小小还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时穿太保守了,看不出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T恤,把上围勒得突显出来,还挺可观的。

   本来老王的意识还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许多,直愣愣的盯着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脸上一红,没说什么,也没遮掩,只是关心的催问老王:(性插故事)王爷爷,你快说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说着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额头,发现滚烫滚烫的。

   哎呀,肯定是发烧了啊!王爷爷,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快一并跟我说。

  靳小小眼中满是担心的看着老王,她心里头有些害怕,因为她没照顾过病人。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