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撩妻上瘾 总裁爹地惹不起 ?全文阅读? 你说看上她啥了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 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 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 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 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 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 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 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导读:我已经 离婚的妻子还在住同 一屋里,但不同房。

  她有时就好像没有离婚一样,同样 照顾女儿。

  但又偷偷约会引起离婚的第三者。

  这样令我很烦。

  我曾要她表态算什么意思,她说只是以 前妻的身份同住照顾女儿,其他都不是。

  我不能管她和谁交往。

  如果我开口要她走,可以走。

  但女儿对她很依赖,令我说让她离开左右为难。

  如果为了女儿装糊涂让她继续在家里,却又不是真的夫妻。

  遇到有需要时,又不愿在外找,极其难受。

  她究竟是怎么想?我究竟如何对她?  丰木色子回复:  就你目前这种状况,凭个人的一些经验,说一些建议:  第一,显然你前妻外面的男人还没条件或暂时不打算娶她,实际情况决定她不得不 和你依然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你千万别自作多情以为她还对你有感情和依赖。

  与前妻同住一屋她频约 男友我实在难受  第二,正如你自己所言,尽管你们不是夫妻了,但是,女儿尚小需要她的照顾,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角色无法中止,你要清楚,她留下和你们一起生活,只是她还舍不得女儿,而不是舍不得你!  第三,从法律上来说,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确实,你不能干涉她和其他男人的交往,至于你不愿意找其他女人,那是你的问题,是你个人的事情,与她无关!  第四,你必须面对你们已经离婚的事实,她已经爱上其他男人了,从此以后她不再是你的老婆,她仅仅只是孩子的母亲,你只是她的前夫而已!你要适应新的角色,即使她的人现还和你同住一个房屋,但她的心已经不和你住一起了。

    第五,你可以把前妻当成暂时寄居在你们家的一个陌生女(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人一样来对待,不能有非分之想,也不能指望她再像以前那样对你。

  与前妻同住一屋她频约男友我实在难受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