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被做到哭着向前爬/女朋友说想吃我下面了



“可是我刚到 厂里上班,真的没有钱请你吃饭。

  ” 林子惠一脸为难,从村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还要给小宝存一点钱,他们两个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怎么会有闲钱请别人吃饭。

  “没事。

  ” 李斌直接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当是请我吃饭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还想拒绝,看到李斌不耐烦的眼,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认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车。

  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拒绝。

  况且家里还有 陈正这个 男人在,应该不会出 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远处的菜市场买菜,陈正则是坐在家里,一过去 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着烟,一脸惬意的 躺在嫂子的床上,陈正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不满的一把推开门,剧烈的响动吵醒了李斌,睁开眼看到陈正,眼底的嫌弃更是明显:“干什么?”他就见不惯这个 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边,好歹那个林子惠在厂里也算数一数二的美女,成天跟在这个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气。

  “喝水。

  ”陈正气呼呼的将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准备 离开

  看到嫂子提着一堆东西进屋,看到他这个样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帮你洗菜。

  ”陈正傻笑着将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则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见他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也就没有多想。

  不得不说林子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做了几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惬意无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点儿没有离开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赶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钟表:“李总您看现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李斌直接起身,将剔牙的牙签随手扔到地上,一把将站在边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灯光下,李斌的脸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为老子是为了吃饭?”“你到厂里这么长时间,可拿 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个傻子小叔子还是我安排进厂里的,一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你想得美。

  ”说着不顾林子惠的挣扎,直接将林子惠压倒在床上,不过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尽数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总,你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挣扎,却那里是李斌的对手。

  不过几下的功夫,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着那双咸猪手伸进了内裤,陈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从来没有见过嫂子这么狼狈的样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温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没想到今天被这个该死的臭男人触碰,陈正很想忍住,却发现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应过来,板凳已经结结实实砸在李斌的脑袋上,鲜血顺着他的头发缓缓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吓得脸色惨白,直接将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缩在墙角不敢动。

  李斌则是咒骂着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杀意无法隐藏:“好,你 小子有种。

  ”说着一把推开门,骂骂咧咧的离开。

  没想到他聪明一世,到头来竟然会被这个傻子给打了一顿,还真是晦气。

  陈正看他离开,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担心无法隐藏:“嫂子,你没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扑进陈正的怀里低声抽泣着,如果今天晚上没有陈正,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强暴了,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丈夫。

  陈正想要安抚嫂子,却发现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只是任由嫂子将自己抱着。

  过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才放开陈正,他的胸前已经湿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红肿,勉强扯出一个笑:“今天吓坏了吧?”“没事,嫂子。

  ”陈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嫂子的心里该死惦记着自己,也不枉他刚才拼命保护。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这儿吧。

  ”林子惠将外面的位置腾给陈正,床单上还有李斌的血迹,陈正也没有在意,听话的躺在林子惠的旁边。

  空气中淡淡的血迹混合着残留的(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饭香味,味道不是特别的好闻。

  陈正看了一会儿头顶的PVC,然后开口道:“嫂子,我们回去吧?”陈正清楚李斌的为人,不仅没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与其他对付自己,不如早早离开。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听罢,眼睛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陈正,随后笑了笑,那是一种很绝望的没有办法的笑:“那我们去哪儿?”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爱记仇,他今天晚上在她这儿受了委屈,虽然什么都没做就离开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过他们。

  眼下他们刚到城里举目无亲,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着。

  只是,阿正毕竟只是个傻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会护着他的。

  半天没有等到陈正的答复,林子惠转过头就看见陈正熟睡的侧颜,不自觉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稳。

  一夜无眠,城里的潮湿的空气吹进屋子里的时候,林子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抬眸,就看见陈正傻乎乎的望着自己。

  林子惠勉强给自己打气,随后摸了摸陈正的脑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们今天还去上班吗?”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动作停了停,转过头斜眼看着陈正,咧开嘴笑了:“当初我们来到城里不就是为了挣钱?”“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嗯。

  ”陈正点点头,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娇道,“我听你的。

  ”等两个人到了厂里,才发现陈正不知何时已经被辞退,林子惠没有办法,准备送他回去,陈正连连摆手:“嫂子,我没事的。

  ”本来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错,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为难的看着陈正:“你自己能回去吗?”虽然说这条路走了很多次,可毕竟是个傻子,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对得起陈伟。

  “没事。

  ”还是那种傻乎乎的笑,陈正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眸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从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陈正离开,林子惠便往缝纫部走去,原本热闹的部门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机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多余的声音。

  林子惠本想问问旁边的同事,可谁曾想到平时温柔客气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没有多想,只是一连好几个都是这个态度,李斌包扎着伤口,痞子一般的从厂外面进来,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妈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这么多人都忙着干活,你杵在那儿干什么。

  ”绕是好脾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林子惠脸火辣辣的烧的厉害,低头咬着嘴唇,委屈的往缝纫机边走去。

  平常李斌没少照顾她,没想到今天在众人面前骂了她,加上李斌的伤来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出现了各种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气急败坏,想去质问,却不知道该问谁,坐在槐树下生闷气的时候,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过头就看见李斌站在不远处,可能是缠着纱布的原因,看起来有些滑稽。

  不过一双眼冷的吓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老子罩着你,你能在厂里混的这么好?”“李总,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释,她刚出社会也没什么经验,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时候,她从最初的拒绝到后来的接受,心里其实是有那么点虚荣心的。

  从小到大穿惯了便宜货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过得好一点。

  可是如果没有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有机会,现在惹恼了李斌这头狮子,她怎么可能还有好果子吃。

  “别给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气急败坏,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贱人,他也不会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难言,没办法将那个傻子惩罚一顿,真是晦气。

  “你他妈的给我给脸不要脸。

  ”李斌指着林子惠的鼻子道,“不过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胁清晰可见,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气呼呼的离开,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连手里的饭突然也没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厂里安稳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就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间被上级骂了三次,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无数次的更改没有做错的事情,林子惠只觉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觉到城里或许也没有刘玉芳说的那么好,至少,现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陈正都坐在水塘边钓鱼,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间有不少人过来跟他搭讪,陈正也没有开口,只是眼睛无神的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肩膀被谁拍了一下,抬头,对上一张陌生的面孔,随后将他的鱼钩拉起来,一条大概两斤左右的草鱼,中年老汉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鱼更不错。

  ”“嗯。

  ”陈正点点头,屁股却没有动,老者看他这个样子,无奈的摇摇头离开。

  陈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乱乱的,他今天离开厂里,嫂子会不会被那个猥琐男欺负?嫂子平常甚至都不会对人发脾气,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该怎么做?心里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由得更加担心,顾不得将旁边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装厂那边跑,只是刚出了巷子口,老远看见嫂子提着蔬菜进来,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没事。

  ”陈正装作天真的模样,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顺带搂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没什么事吧?”虽然嫂子尽量隐藏,可是陈正看得出来,嫂子红通通的眼眸,很明显哭过。

  “没事。

  ”林子惠摇了摇头,看向陈正的时候又是那种温柔的笑,“今天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嗯。

  ”陈正乖巧的点点头,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门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送回来,桶里是两条鲜活的鱼。

  林子惠看了眼陈正,从包包里取出钥匙道:“这是你钓来的?”“嗯嗯。

  ”陈正傻傻的点点头,乖巧的把木桶提起来,往里面走去。

  转身看到嫂子还留在原地,对着她招了招手,假装很欢快的说:“嫂子,快点进来啊,我饿了。

  ”说着,眉角下拢,表达自己不开心的情绪。

  林子惠连忙走上前,喜笑颜开的拍着陈正的肩膀,赞许的点了点头,“不错,你都知道帮嫂子分担家务了,嫂子很开心。

  ”这一次,林子惠没有怀疑陈正恢复正常。

  以前的时候,他就和别人一起去河里摸鱼,不过,村里的河水一点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这种事情,让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吗?”林子惠厉声的说道。

  在厂子里,一天没有看到别人的好脸色,满腹怨气,也不能把这种怨气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饭,陈正拽着嫂子去门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过陈正的软磨硬泡,拿着马扎往门口走去。

  好在,她们在郊外,空气还算是清新,有点感慨的看着满天的星星。

  而陈正贪恋的看着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种按耐不住的冲动,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来。

  “嫂子,我想洗澡。

  ”陈正冷不丁的说。

  林子惠本来心情不好,听到小叔子这么说的时候,情绪变得更加的糟糕,对着他说:“你自己去洗。

  ”说完,也不管陈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我叫谢正依,刚生出来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医院门口。

  幸好被我的养 父母收留,否则早就冻死街头了。

   养父母是一对憨厚的农民,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比我大六岁,我俩便以哥弟相称。

  在养父母家度过了欢乐的十六年后,我去了省外读高中,而哥哥则学成归来,在村里当了村官,又讨了老婆生下个女儿。

  就在我准备努力学习,回报父母的时候,他们却在镇上被一个富二代给撞死。

  那人的父母连夜找到我家,给了我哥哥一百万,才将这事压了下去。

  我得到消息后怒不可遏的冲回村里,可事情已然落定,无法改变。

  况且哥哥为了给他女儿上学读书,也花了不少钱,他对我再三做哀求,我才放弃追究。

  可也看破世事,不再回去读书,带着哥哥给我三十万离开了村子,四处流浪。

  天南海北,花天酒地的逛了几个月,钱也花去了一半。

  有一天我喝醉酒后走夜路,半路冲出来几个人要抢劫,打了我一顿,我宁可不肯交出钱去,就在危在旦夕的时刻,一个老道士冲出来把歹徒们打跑,救了我一命。

  他见我沦落天涯,很是可怜,就把我带到了附近苍翠山上的道观里,又熬药给我疗伤。

  我送他钱,他也不要,说了一番‘人生苦短’之类的大道理后,就让我留在道观里,做了他的徒弟。

  他其实也不教我什么,就让我给他干活,作为回报,他每隔一天就会熬制一种特殊的药让我喝下,说是可以强壮 身体,对男女合欢之事也有辅助的奇效。

  过了一年,老道长留下一封信离开了,信中将那药的配方给另外,让我按时服用,等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能下山去了。

  转眼又过三年,我已然是个二十岁的大小伙子。

  也不知是否那药起的效果,现在的我身高提拔,面容英俊,星目剑眉,有时望着道观后院里的那口古井,我甚至会对自己的倒影发痴,真是太帅了!至于我的 小兄弟,也确实粗壮坚硬,只可惜一个人在山里待着,实在寂寞,它再威武也无用武之地,好几次差点憋不住冲下山去。

  这一天,便是我的二十岁生日。

  天刚亮,我就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吃了特意准备的野味当早餐后,我收拾好行囊,仰天疾呼一声,“花花世界!我回来了!”下了苍翠山,我一路南行,到了附近镇子后坐车先去了县城倒车,然后又坐大巴颠簸了五个小时,才终于回到了我长大的地方,‘望龙村’。

  望龙村在望龙山上,虽然环境怡人,但条件十分的艰难,交通不便,村里自然穷困无比。

  坐着摩的来到望龙山边,那司机说什么也不肯给我送上去了,说这山路泥泞难行,怕把摩托车干报废了。

  到天将黑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村子口。

  在村口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心中充满了怀念,这就是我梦里的故乡啊。

  走进村子,借着路灯找到养父母的家,我犹豫一番后,正要敲门,那门却吱嘎一声,自己开了。

  “你是?”开门的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少妇,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略显丰腴,但样貌极是精致,可说是风韵犹存,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正依?谢正依?”“嫂子!你还记得我!”我和嫂子其实相处不多,可她却还能记得我,让我着实有些感动。

  嫂子点点头,将门让开,与我一起进到屋里大堂中坐了下来,她眼睛有点湿润,“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哥总让我打听你的消息,可是一个女人能有啥能耐呢?”我听到这话,心中有点沉,当初若是不是哥哥贪财,我也不至于赌气离开。

  他如果想找我,亲自找就是了,何必让老婆替他帮忙,难不成还怕找我会耽误了他的仕途?嫂嫂见我脸色发阴,摇头叹气,“正依,别怨你哥了,他并不是贪钱,只是想给美洁找一个好学校,你走后,他一直很愧疚。

  况且···”嫂嫂说着,眼泪滴落下来,“你哥去年因为犯错,已经被抓去坐牢了。

  ”“坐牢?我哥怎么了?”我大惊,毕竟是兄弟,急忙发问,嫂嫂才告诉我,哥哥收受贿赂,被人举报了,要蹲六年的牢。

  “嗨!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你刚回家,嫂嫂给你做点吃的去。

  ”嫂嫂说着,急忙向厨房走去。

  正这时,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梳着马尾辫,眉眼和嫂嫂颇为相似,应该是他们的女儿, 谢美洁

  嫂嫂年轻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谢美洁打小也是个美人坯子。

  只是我离开的时候,她还才是12岁的丫头,这四年过去了,想不到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了,我差点不认识她。

  她看到我先是一愣,脸上有些警惕,但旋即发觉我有点眼熟,再加上我这颇为不俗的外貌和迷人笑容,她打消了不少警惕,笑声问道,“你是谁呀?”“美洁,他是你谢正依叔叔,快打个招呼,去给他倒杯水!”嫂嫂从厨房走了出来,对女儿道,又皱眉,“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之前还准备出去找你了。

  ”谢美洁喊了我一声‘叔叔好’,又低声道,“在学校做了会儿作业。

  ”说完像怕嫂嫂再问,急忙把书包放到一边,给我倒了杯白开水来。

  记得以前哥哥当村官时,家里常备茶叶来招待客人,想不到现在却只有白开水,估计他坐牢后,家里也没什么客人来了。

  我谢过美洁一声,一边喝茶一边唏嘘着。

  “叔叔,我还记得你呢!”谢美洁打量着我道。

  我喝着水,笑了笑,“是吗?记得我什么?”“你带我去后山摘过野果子,去河边钓过鱼。

  ”听着她的话,我陷入往昔岁月中。

  时光如此美好,只是永远无法停留。

  过了一阵,嫂嫂做好饭菜端上来了,我也确实饿了,当即大口吃了起来。

  “正依,慢点吃,锅里还有呢!”嫂嫂见我吃的香,她也很开心,不停给我夹着菜。

  吃过饭,嫂嫂让美洁去做作业,以备高考,她则去厨房洗碗。

  我也过去帮忙,她就问我这几年去什么地方了。

  我便把这四年多的时间经历,和嫂嫂说了一遍,她听完后欣慰的点点头,“和一个老道士过几年也好,就当修身养性了,总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让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苍翠山的道观里,猛地惊醒,才想起我已经回到故乡了,不由欣慰。

  过了会儿,我又睡了过去,但很快又被一阵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发现我不止想尿尿,连下身也硬如钢铁,想起刚才做了个梦,梦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张床上,正做着那羞人的事情。

  该死!怎么会做这种梦的?我暗骂自己一声,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但因为下体挺直着,便弓着腰行走。

  因为刚醒来,睡眼朦胧,走到卫生间时发现灯亮着,也没多想,推开门就拉开了裤子,小兄弟蹦了出来。

  “啊!”卫生间里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惊,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细看,却见嫂嫂正在卫生间的蹲坑上,穿着一身简薄的纱衣,胸口的两大团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现了若隐若现的两点深红。

  她此时正手捂着嘴,满脸的惊恐。

  我呆了半响后,急忙捂住眼睛,“对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我急忙转身出门。

  想回房间去,可发生了这种事,不解释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况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紧,若是回房间,怕是一晚上都别想睡着了。

  正踌躇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嫂嫂一脸绯红的走了出来,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别说了。

  ”嫂嫂打断了我的话,“不怪你,这卫生间门坏了一直没修,好了你赶紧进去上吧。

  ”我点点头,急忙钻了进去。

  站在蹲坑上,我却无论如何也尿不出来。

  小兄弟实在太坚挺了,而且满脑子都是嫂嫂的身体风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苍翠山的风景,总管尿了出来。

  走出卫生间,却惊讶发现嫂嫂正站在门外。

  “嫂嫂,怎么还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隐隐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犹豫着开口,“那个···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不然弄出误会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气,心中的失落转眼即逝,“放心吧,嫂嫂,这事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她点点头,轻手轻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她和女儿隔壁两个屋,怕把谢美洁吵醒。

  望着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荡漾,少妇对少年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我自然也是。

  可想起刚才卫生间的一幕,我那因兴奋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对着嫂嫂···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间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着,睁眼闭上都是嫂子那轻纱包裹的酮体。

  终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起床,也不穿鞋,蹑着脚向嫂嫂的房间走去。

  来到嫂嫂房间门口,我本打算在门缝里偷看她两眼,却发现她根本没锁门。

  想来也是,以往都是母女两人在家,何必锁门。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远远的看她一眼,以缓解心中火热就算了。

  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热了,她以一个侧躺的姿势在凉席上,身体就像群山一样起伏,线条优美。

  她正均匀的呼吸着,我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两步,终于与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仔细端详看着她胸前那两点。

  虽然她已是少妇,但那两点却还如少女一般粉红。

  她突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子。

  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急忙又蹑脚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动了半个小(俩性故事)时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细检查了会儿床,发现没有留下证据,才放心的去卫生间洗漱。

  谢美洁正在洗脸,和我笑着的互相打了招呼。

  嫂嫂听到我的声音,让我过去吃早饭。

  我和谢美洁洗漱完毕,来到桌前,嫂嫂看到我还是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为我俩盛粥。

  吃过早饭,谢美洁就拉上书包准备出门,此时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发现这小妮子发育的相当不错,前凸后翘,身材已是极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离开,见我盯着她身体看,面色一红,一跺脚跑出去了。

  “这丫头,撒什么疯呢?”嫂嫂无奈的看着谢美洁的背影,又对我道,“正依,一会儿咱俩去给你父母上个坟,你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我想起养父母对我的好,点了点头。

  先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些黄纸和蜡烛,再带了一瓶养父最喜欢的烧酒,去了后山的祖坟。

  来到坟前,嫂嫂烧纸,我给爷爷斟酒,和他讲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为当年没有坚持为他们讨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边抹着眼泪。

  我们在这里哭着,听到附近也传来女人的哭声。

  好在现在是白天,不然还真有吓人。

  我和嫂嫂烧完纸后,互相搀扶着离开,路过一个小墓,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着粉红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边烧纸一边哭,她听到我们的声音,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去。

  这才看到这女人的面貌,长得真是不错,虽没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双凤眼格外靓丽,只是噙满了泪水,让人心疼。

  当她看到嫂嫂的时候,与她点了点头,又回了头去。

  我与嫂嫂走远一些,才向她打听这女人是谁?嫂嫂叹了口气,“她叫 韩婷燕,命比我还苦,之前跟别村一个男人结婚,结果没几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来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时候,她又嫁给我们村一男人,结果两人还没来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个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为思念儿子,跟他前后脚走了。

  后来十里八村的人都说她克夫克婆婆,没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惨啊!”听了嫂嫂的话,我望着远处的韩婷燕,也对她万般同情,却也无可奈何。

  我和嫂嫂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想起附近田里还有些农活,便让我先回去,她去田里干完了就回家。

  我想帮忙,她也说不需要,坚持让我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前面有三个半大小子与我擦肩而过,都一脸坏笑,勾肩搭背的说着什么,我随便听了一耳朵,“嘿!快走!小寡妇又哭坟去了!”“整天哭哭哭,有什么意思?咱们去和她说说,要实在憋得慌,咱三个就吃点亏,帮帮她!”我开始还没在意,走过一段路后,越想越不对劲,急忙往祖坟的方向跑去。

  刚到那里的时候,却看到那三个小毛头大笑着捡地上的石子,往韩婷燕老公的墓碑上砸去,韩婷燕急得都快哭了,左右跑着阻挡他们的石子,口中哀求,“求求你们了!别在这里调皮了!快走!”那三个小毛头嘴里不干不净,“韩寡妇,让我们瞧瞧你的奶子,我们就不砸你老公了!”我闻言心头怒起,不带这么欺负寡妇的!一个猛子冲过去,揪住其中一小子,抡着他向另一个小子砸过去,两人重重叠到了一起,在地上哀嚎起来。

  另外那个小子想跑,我抓起地上一石子照着他小腿飞去。

  他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把三人揪到韩婷燕老公的坟墓前,“跪下,磕三十个响头,磕一个道一个歉!”三人看出我的厉害,都哭丧着脸照做了,韩婷燕本来还想阻止,被我用眼神拒绝了。

  三小孩磕完头后,才赶忙离开了。

  “谢谢你。

  ”等这里没人了,韩婷燕才对我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道。

  我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心叹为何老天要如此为难这个美丽的女人,连嫁二夫都死也就算了,还要被人说闲话,挨欺负。

  不用谢。

  ”我摆摆手,又道,“看不惯而已,再有人找你麻烦,去周清家找我,她是我嫂子。

  ”她咬着嘴唇,头微微一摇,似乎想拒绝,但想了想,又用力的点点头,“嗯!我记住了!”看着她那美丽的凤眼,似乎有别样情愫一闪而过,但我没多想,只当是谢意,转身离开了。

  又回去的时候,闲来无事,便去嫂嫂的田地里帮她忙活了一阵,到中午的时候,才跟着她一起回了村里。

  谢美洁已经回了家,嫂嫂烧好午饭后,我们三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

  吃过饭,我在村里溜达着散步,却听到身后有脚步和嬉笑声,回头就笑,“谢美洁,你跟着我干什么?”“嘻嘻,叔,你为什么比我爸帅,还比我爸高大威猛?”她走到我跟前,笑着问道。

  我因为怕多事,就没把老道长给吃药的事情告诉嫂嫂,此时自然也不会告诉她,便随口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爷爷奶奶收养的,天知道我原来父母是什么基因。

  ”说到亲生父母,我有点黯然,又道,“你的书包呢?怎么还不去上学?”“我···我不敢去。

  ”她也有些黯然,犹豫着道。

  我愣了一下,“为什么?”“我在学校得罪了个小太妹,她叫了几个社会上的混子,说下午见到我就打。

  ”她低声的道,一脸害怕。

  “岂有此理!”我顿时怒了,“这还是教育人的地方吗?敢欺负我妹妹!你带我去!”她先是一喜,“叔,你要帮我吗?”“不帮你帮谁?咱可是一家人!”我说着话,带着她往家赶去,“走,先去拿书包!带我去你学校,不信治不了这帮混子!”拿了书包,谢美洁带着我下了山,来到了附近一个学校门口。

  这学校其实就是小学,初中,高中三合一体,等于把附近农村的学生都集中到了一起。

  而此时正是午休,学校门口正有不少学生进进出出,有说有笑。

  “人呢?在哪?”我对谢美洁问道,心中居然还有些期待。

  我以前也是在这学校里念完了小学和初中,那时候在学校里就是出了名的刺儿头,到处打架惹事,差点被开除,后来还是养父母一家和我语重心长的谈了一宿,我才痛哭流涕的改变,成了个好学生,以优异成绩去了省外读高中。

  想不到兜兜转转几年,又回来和这里的混混打架,真是人生一轮回啊。

  谢美洁四处望了望,突然指着正向我们走来的六个年轻人道,“那里!他们过来了!”我往那几人看去,五男一女,只有那女的穿着校服,但也没个正经样儿,还特别丑,其他五男都穿着五颜六色的古怪衣服,一脸的流里流气。

  “骚货!还敢来!”校服女走到我跟前,指着谢美洁尖声骂道,“敢勾引我看上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啪!她的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身体转了一圈摔倒在地上。

  其他五个混混都愣了,其中一个嘴里的烟都掉在了地上。

  校服女捂着面孔愣半响,突然朝那五人又苦又叫,“你们是死人啊!我被那骚货带来的人打了,赶紧给我打啊!”那五人这才回醒,都怪叫着向我冲来。

  我这些年在苍翠山上修炼,平时就以打鸟捉兽为食,练得好身手,再加上那药的辅助,和我本来就有一股子力气,打起架来可说以一当十,对这几个‘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根本不在话下。

  那五人还没到我跟前,我就将脚边一块石头挑起,朝着其中一混混砸了过去。

  他哀嚎一声倒下了,另外四人愣了一愣。

  就在这当口,我已经冲到了他们跟前,也不用什么大身手,给了其中两人的肚子分别一拳头,顿时都捂着肚子躺下了。

  另外三个假装,扭头就要跑,我冲过去揪住其中两人的头发,用力一撞,二人头发晕的躺下了。

  看到最后一个,我阴恻恻一笑,冲过去照着他裤裆一脚,他连哼都哼不出来,夹紧两腿坐下了。

  我这一通打,引来了周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带着崇拜的望我。

  那校服女眼睁睁看着自己带来的五人被我一一击倒,早吓呆了,瞪大了三角眼看着我们。

  我走了过去,一把揪住那校服女的头发,猛然喝道,“脱!”她浑身一抖,“脱···脱什么?”“衣服!”她还想说什么,被我重重抽了一耳光,顿时要哭,又被我抽了一耳光,威胁她再哭再打,她才止住哭声,抽泣着开始脱衣服。

  刚脱掉校服,我就问道,“被人扒衣服的感觉不好受吧?以后认真学习,好好做人,再让我知道你欺负人,尤其是欺负我外甥女,老子弄死你!”她也没敢说话,强忍着泪水拼命点头。

  我带着谢美洁向校门走去,“行了,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烦和我说,不过你们这学校风气也太差了,你好好学习,争取到别的地方读高中去。

  ”她看着我两眼冒星,“叔!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啊!”我有点尴尬,“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了学校,这时候又听到那校服女‘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刚才也是估计在学校门口动的手,就为了让别人知道谢美洁有我这么厉害的叔叔,这样以来,即便她以后在这里读高中,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她了。

  反正下山了,就在附近的镇上逛了逛,到傍晚的时候,才向村子走去。

  可在经过一个小院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水声,我无意看了一眼,却透过围墙上的破洞看到院子里那女人的面孔,正是韩婷燕。

  我想走过去和她打个招呼,却见她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急忙捂住了嘴,她居然在洗澡!我心跳加速,慢慢的向墙角破洞走去,看到她背对着我,正在脱掉内衣。

  看到她那洁白无瑕的后背,乌黑的秀发披在背上,黑白分明。

  她用旁边的木桶里用瓢舀着水往头上浇下去,然后开始用毛巾在身上擦着。

  我咽着口水,下面情不自禁的开始挺起,欲火也在心中燃烧,心中不停的想要拥有那美丽的身体。

  正看的激动时,却见她望了一眼瓢,然后犹豫的抓起它,用柄处慢慢放到了自己的神秘地区,然后开始···一上一下的动着。

  我惊呆了,她居然在···在做那个!可想来也正常,她毕竟年轻,谁能受得了夜夜空闺啊?我听着她那里传来的阵阵水声,感觉脸热得快要燃烧起来,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小兄弟上,心中斗争一会儿,还是对抗不了本能的开始动起手来。

  我和她,一个里,一个外,虽然是两种性别,但在同一时间做着同个性质的事情,这让我还是很兴奋。

  就在我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韩婷燕也身子一阵抽搐,估计要和我同时去。

  我却突然想到,若是我在这里留下东西,必然会引起怀疑,当即停下了手,同时浑身肌肉紧缩,那释放的冲动才有所收缩。

  那院子里面,韩婷燕竭力想压低声音,但还是发出了几记呻吟,又立刻压住了,我也算心满意足了,便悄悄的离开。

  回到嫂嫂家后,谢美洁已经放晚学回家了,嫂嫂正在烧饭。

  我来到卫生间里小便,脑海里却满身韩婷燕那充满诱惑的身体和声音。

  我的小兄弟又开始愤怒,我无意看到旁边放着个筐子,里面都是准备洗的脏衣服。

  我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心头一跳,谢美洁这年纪不会穿,那必定是嫂嫂的裤子了。

  我往外听了听,确定嫂嫂还在忙着烧饭,我急忙将卫生间门给锁上了,然后将那蕾丝内裤抓过来,又拉开裤子,将小兄弟释放出来。

  那裤子包裹着我的小兄弟,只感觉一股曼妙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那些年流浪四海的时候,也到处寻花问柳,但大都是露水情缘,第二天给了钱就走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尽管没和嫂嫂有肢体接触,但心中却充满了情欲和爱意。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