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粉 嫩 鮑魚

粉 嫩 鮑魚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 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 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 他修起馬桶還真是有模有樣,看他專注的樣子,房東看得心花怒放。


  這樣成熟有味道的男人,可比自己那一年在家沒呆幾天的丈夫好多了。


  “搞定了!”沒多久, 老王就起身了,站起身的時候,身上都被汗水打濕了,穿著個大白背心都成了透明。


  秋老虎剛過,天氣依舊悶熱,他才干了多久活,就已經汗如雨下。


  “太感謝你了 王哥,坐下來喝杯水吧。


  ”房東媚笑著說,給老王倒了杯水。


  看到他身上濕透了,又說道,“哎呀真是麻煩你了,要不你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洗洗吧。


  ”“脫衣服?”老王愣了愣,他倒是沒想到這娘們這么大膽,居然讓他脫衣服,那他還穿啥?“這有啥,別不好意思,我洗兩下再用烘干機吹一吹就干了。


  ”房東笑道,生怕老王不答應,又勸,“王哥 你看你,身邊 也沒個女人照顧,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來找我嘛。


  ”她特意強調了“需要”這個字眼,還不忘朝著老王拋媚眼,似乎在暗示著什么。


  “呃……不用了吧。


  ”老王有些呆了。


  “哎呀,跟我你還客氣啥呢。


  ”房東不由分說,上來就要脫掉老王的衣服,把老王嚇了一跳。


  他可沒想到這老娘們這么直接,一番推辭,沒想到兩人身體卻來了個親密接觸。


  更讓他震驚的是,房東居然抓著他的手直接放在自己的大胸脯上面了,扭動著豐腴的身軀,嬌滴滴地道:“王哥,人家好寂寞呢……”“老妹,你這是干啥!”老王嚇了一跳,連忙抽回手,沒想到房東上來就把他給抱住了,不斷在他身上蹭來蹭去。


  “王哥,你看你這些年身邊也沒個女人,難道你就沒有需求嗎?正好人家也有些寂寞,我們互相滿足一下不好嗎?”房東嬌喘著說,居然開始自摸了。


  老王也是老當益壯,被她這么一搞,當場就有了反應,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


  誰知道房東眼兒尖,一把就抓住了褲襠的小兄弟,媚笑道:“王哥你看你,小老弟都不老實了呢。


  ”被她這么一弄,老王差點就把持不住了,正想撲上去的時候,腦海里卻想起了姚 詩晴的樣子。


  (男女性故事)一想到姚詩晴青春靚麗的美貌,再對比這徐娘半老的房東,老王頓時就沒了興趣。


  “不好意思啊老妹兒,我有女朋友了,以后還是別這樣了……”老王推開了她,說道。


  “我咋沒見過?別開玩笑了老王,你都這把年紀了還有女的看上你?”房東滿臉不屑。


  情急之下,老王掏出了手機,給她看了一張姚詩晴的照片,炫耀道:“瞧見沒,這就是我女朋友,多漂亮啊!”“切!”房東不屑撇嘴,冷笑道,“你隨便在網上下載的圖片吧?這么年輕好看的姑娘能看上你?你怕是得了失心瘋吧!”老王懶得跟她爭論,擺了擺手說道:“算了,我懶得 跟你說,愛信不信!”“呵,就你現在這幅模樣,要錢沒錢,哪個姑娘會看上你?除非是瞎了眼了!”房東說。


  老王頓時急了起來,“你瞧不起 老子,不代表別人跟你一樣,省省心吧老妹兒,老子不會跟你做那種事的!”說完他就開溜了,可不想繼續跟這娘們吵起來。


  “我說老王,你最近是腦子燒壞了吧?我可把話放這兒了,你自己不把握機會,以后可別想求著爬上老娘的床!”回到屋子里,把門關上,還能聽到房東氣急敗壞地在屋外吼著,這讓老王有些心煩意亂。


  實際上房東的話算是真戳到他心窩子里去了,他現在年紀又大,又沒錢,哪個姑娘能看上自己?他心里還真沒底兒。


  難道自己真要就這么單著過完一輩子嗎?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977594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7600437.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904124.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4342722.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649424.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415260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507701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383400.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5395239.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2774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