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大 奶 正 妹

大 奶 正 妹


“有,隊長,你跟我來。


  ” 趙豐年跟駱冰走回客廳,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駱冰從里面拿出三支獵槍了來,一支 單管,兩支雙管。


  單管是蘇靜初的,雙管是駱冰和喬小麥的。


  趙豐年把三支獵槍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覺到單管的明顯要重些,他相信質量重的槍力道會更足一些。


  “我要這支。


  ”趙豐年臉上露出微笑,對手里的那支單管獵槍非常滿意。


  “好吧,你拿走!”蘇靜初走過來大方地說,那支單管獵槍是她的最愛。


  “謝謝!”趙豐年說完拿槍下樓,駱冰追上去問:“隊長,你準備去哪里打獵?”“我們村的后山。


  ”“哪個村?”“稻花縣飲水村。


  ”這時,蘇靜初追下樓,她把一個長形的帆布袋遞到趙豐年面前。


  “隊長,這是槍袋,里面有持槍證和產品說明書。


  ”“嗯!”趙豐年應了一聲,把獵槍放進帆布袋里,走出別墅,在晾桿上把曬得半干的衣服和褲子穿在身上。


  離開別墅,趙豐年在路邊攔一輛貨車進城。


  來到沈墨燃的家,趙豐年推開院門。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澆花,看到趙豐年走進來,對他笑了笑。


  他用賣蘭花得的那六百塊錢給趙豐年買了一部 手機,聯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貼了一千二。


  “這是我替你買的手機,拿著!”趙豐年一愣,接下手機,愛不釋手。


  “謝謝 伯父!”“不用謝,沈 瑞雪在飲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顧。


  ”“伯父你放心,沈支書住 在我們家,有我 阿媽24小時貼身保護著。


  ”“哦,是嗎?對了,你追到在蘭花街搶背包的人了嗎?”“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錯,一身正義感,我女兒在你們家,我放心了!”趙豐年咧嘴傻笑,說:“伯父您過獎了!”“走,進屋,我買了條魚,今晚陪我喝兩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趙豐年看天色不早了,與沈墨燃道別,回飲水村。


  他請一輛摩的開到515岔道,太陽落山了,天邊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叢林小道,已經看不清路面。


  趙豐年健步如飛,一腳把竄到面前的一只 野兔給踩死了。


  他這是走狗屎運!半個小時后。


  趙豐年拎著野兔走到家,廚房里亮盞昏暗的燈,火灶上煮一鍋的蘿卜菜,卻看不到阿媽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媽!”“沈,支書!”趙豐年喊了幾聲,沒人回應,把獵槍放進房間,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媽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這時,有急促的腳步聲跑上樓來。


  趙豐年迎上去,與從外面急匆匆進來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滿懷!趙豐年怕對方跌倒,摟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趙豐年推開,走進廚房,卻把手伸進了趙豐年的褲袋里。


  “你干什么?”趙豐年學著沈瑞雪的語氣,掙扎著跑開了。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手機借給趙豐年,沈瑞雪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經兮兮的,總擔心他翻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


  趙豐年愣了一下,從口袋里拿出兩個一模一樣的手機來遞給沈瑞雪。


  “給你!”“咦,怎么有兩個手機?”“另一個是我的,我老丈人給我買的。


  ”“你老丈人,誰呀?”“你爸呀!”趙豐年調皮的說,隨時做好躲避沈瑞雪拳頭的(兩根一起插進去)準備。


  但,沈瑞雪一動不動的,她在想,這家伙這么囂張,肯定是看了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了,這可怎么辦?難堪死了。


  沈瑞雪的臉一由得紅了起來。


  “我阿媽呢?”趙豐年問道,把話題轉開,緩解沈瑞雪自己營造出來的尷尬。


  “卜嬸她留在鎮上的外婆家,說明天才能回來。


  ”“哦!”趙豐年對外婆沒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關心,看到 鍋里滾動的蘿卜,問道:“你還沒吃飯吧?”“沒有,等你回來。


  ”沈瑞雪急切盼望趙豐年 回家,主要是想早點把自己的手機要回來。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趙豐年說著,拿一把菜刀處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來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來的。


  ”沈瑞雪一愣,問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嗎?”“不是用手采,是用腳踩的。


  ”呃?用腳踩到野兔,這家伙又開始不老實了。


  “你沒翻看我的手機吧?”沈瑞雪說出了心里的擔憂。


  “沒有,我就打了一個電話。


  ”趙豐年說著,手上忙起來,他動作干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給野兔去了皮,揮刀把兔肉切成塊。


  “真沒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問道。


  趙豐年忙著做菜,沒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腳,又問道:“那盆蘭花賣到多少錢?”“六百塊,你爸收的錢,給我買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樣的手機。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買到這么好的聯想智能手機?”趙豐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懷疑,還想找人問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爸的電話。


  嘟嘟幾下,對方很快就接聽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趙豐年回到村里了?”“嗯,回來了。


  ”“那小子不錯,下次帶他一起回家吃頓飯,我親自給你們下廚。


  ”“爸,是你幫他買的手機?”“是呀,我還倒貼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趙豐年一眼,走出廚房去接聽。


  “沒事,就當我送給我未來女婿的見面禮吧!”“爸,你瞎說什么呢。


  ”“哈哈,爸沒瞎說,如果你對他沒點意思是不會借手機給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這是什么邏輯?她早上借手機給趙豐年根本沒這么多,借個手機就代表自己喜歡他了?荒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來女婿也應該是他買禮物孝敬您的呀,你這樣倒貼是怕你的女兒嫁不出去嗎?”呃?對方一時語塞。


  “爸,我不跟你說了,過幾天我就回家來看你。


  ”“好,記得把那小子一起帶回家!”沈瑞雪急忙掛斷手機,不知道趙豐年給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湯,就半天時間就掏錢給他買手機,還要她下次帶他回家,真的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當沈瑞雪回到廚房,看到趙豐年已經兔肉放進鍋里炒起來,他動作嫻熟,往鍋里倒了一勺酒,頓時火焰在鍋里升騰起來。


  趙豐年用鍋鏟翻動鍋里的肉丁,然后往鍋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幾分鐘后,濃郁的肉香飄散出來,坐在一邊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沒?饞死我了!沈瑞雪餓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經完全被菜的香氣調動起來。


  這時,趙豐年不緊不慢往鍋里倒了少許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葉,然后兔肉火鍋搞定了。


  “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兩。


  ”趙豐年說著,端來一小壇子米酒倒上兩小碗。


  干嘛,趁卜嬸不在,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機下手嗎?想都別想!沈瑞雪白了趙豐年一眼,為自己盛了一碗飯吃起來。


  “好,你吃飯,我喝酒。


  ”這時,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鍋里夾了一塊金燦燦的兔肉放到嘴邊吹了幾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嚼一下。


  哇塞!濃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開,油而不膩,好吃到味蕾直打顫。


  哎呀,自己剛才煮的那一鍋蘿卜簡直就是豬食,明天喂豬得了。


  沈瑞雪幾筷子就把一碗飯給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來。


  “味道怎么樣?”趙豐年一邊品酒,一邊欣賞美女支書的饞相,覺得這一刻的小日子過得特別舒坦,特別愜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說,又給自己盛了一小碗飯,她平時每餐只吃一碗飯的,今晚卻破例多吃了一碗,這野兔肉火鍋不僅僅是能吃,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呀!沈瑞雪把飯吃飽了,但還想吃肉,于是把趙豐年給她倒上的米酒端過來喝了一小口。


  “趙豐年,你真沒偷看我的手機相冊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膽子變大了,開門見山地問道。


  “手機相冊?沒有呀!”趙豐年認真地說,把酒碗端起來,說:“來,沈支書,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隨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著趙豐年看,端起酒碗來問:“真沒有?”“當然沒有。


  ”說罷,趙豐年把碗里的酒一飲而盡。


  雖然趙豐年說沒有,但是沈瑞雪還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視頻如果被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險了,別看他現在裝模作樣的,說不定心里早就盤算著怎樣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壯膽,如果趙豐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這時,趙豐年又給兩人的碗倒滿酒。


  “趙豐年,你想當這個村長嗎?”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閉,小臉紅潤起來。


  “想呀!”“五萬塊錢籌到了?”“沒有。


  ”“今天我在鎮上遇到代 榮光了,他去農商銀行用小商店抵押貸款,估計明天就能借到錢。


  ”“五萬塊錢姓代的還用去銀行借,看來他也只是一只紙老虎。


  ”“代榮光在家里開了個賭場,估計錢都放高利貸借給村民了。


  ”“這些村民愚昧呀,我當上村長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賭。


  ”“我聽卜嬸說,上屆的老村長就是因為禁賭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頓,才辭職不干的。


  ”“是代榮光干的吧?”“大家都這么猜的,但誰都沒有證據。


  ”“這土惡霸還想跟我爭村長之位,真是太不要臉了。


  ” “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 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 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 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 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 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 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5717270.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8665204.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9671883.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9110768.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8447885.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146277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420318.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4296634.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4420544.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2723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