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父親 強姦 女兒

父親 強姦 女兒


挑起 女人的xing欲,這是 男人天生的本事。


  此時的 香草雖然身子有些發軟,不過她還在想著剛才那股美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她從未 體會過,現在她只想再次讓那種感覺降臨,只要 向濤不壞了她的身子,那自己就任由她擺弄。


  “香草,剛才舒服嗎?”將香草的一顆櫻桃含在嘴中吸了幾下,向濤抬頭對香草問道。


  香草紅著臉點了點頭,任由向濤在她身上撫摸,而向濤則是微微一笑,說道:“那你也應該讓我舒服一下。


  ”“啊?我讓你舒服,不行濤子哥,我現在不能把身子給你,要等到結婚的時候才可以。


  ”香草以為向濤是想跟她那個,馬上就直搖頭。


  向濤嘿嘿一笑,說道:“我不要你的身子,只是想讓你幫我解決一下。


  ”說著向濤便將自己的褲子解開,將已經硬的跟鐵棍似得 東西掏出來對著香草。


  香草一看到向濤的獨眼巨炮頓時就低呼了一聲,以前向濤抱著她的時候她也感覺過向濤的那個東西,不過香草從來都沒想過向濤的東西會如此之大。


  男人的東西香草只見過小孩子的,村里的那些小孩子經常會光著腚滿村跑,香草倒也看見過他們跨間的小JJ。


  她哪里能想得到男人長大了之后這里會有這么大的變化,如果向濤要將他的大炮放進自己的私密處,搞不好都會被他給撐爆了。


  “濤子哥,你的東西怎么這么嚇人?”朝向濤的家伙上瞄了幾眼,香草的臉蛋已經變成了熟透的蘋果。


  而向濤只是嘿嘿一笑,拉著香草的手放在自己的家伙上,隨后說道:“香草,我現在很難受,你幫我解決一下吧。


  ”香草的手一碰到向濤的家伙,頓時輕輕一顫。


  不過向濤握著她的手,她想縮也縮不回來,只好低聲的問了一句:“要怎么解決?”第一次經歷這種 事情,香草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辦。


  向濤握著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家伙上套弄幾下便對她說道:“這樣動就可以了,來,香草,別停下,快動吧。


  ”此時向濤站在床邊,挺著大槍對著香草。


  香草聽到向濤的話便輕輕動了幾下,向濤馬上就舒服的輕哼了一聲。


  “對,就是這樣,速度再快一些。


  ”見向濤一副享受的樣子,香草的動作也慢慢加快。


  剛開始香草還十分不好意思,不過幫向濤套弄了一會兒香草也將那絲羞澀徹底丟開,手上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好舒服,香草,再快一些。


  ”此時的香草已經換了一只手,那只手都已經發酸了。


  向濤一邊享受著香草的服務一邊想著等下就把香草推倒,而這時院子里忽然傳來“哎呦”的聲音。


  兩個人都嚇了一跳,那聲音正是謝 老賴的。


  本來向濤還以為他沒準得在村長家喝到半夜,沒想到這么快就回來了。


  “濤子哥,你快躲躲,要是讓我爹看到了那就完了。


  ”一聽到謝老賴的聲音香草馬上就慌了神,向濤心想這往哪里躲呀,香草屋子里一共就這么大點地方,能躲人的也只有床下了。


  情況危急,也容不得向濤多想,把褲子提好向濤立馬就鉆到了床下。


  而這時外屋的門也被拉開,謝老賴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


  今晚謝老賴十分高興,所以沒少喝,剛才進院子的時候被一塊石頭給絆倒了。


  也幸好他被石頭給絆了一下,要不然沒準就發現向濤和香草的事了。


  “爹,你咋喝這么多的酒,也不怕傷了身子。


  ”此時香草已經穿戴整齊,見謝老賴晃晃悠悠的進了屋,香草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


  “哈哈,今天高興,向濤那小子被我糗的夠嗆,可真他娘的痛快。


  屁大的年紀還想做生意,哼,要是他真成了萬元戶那我不得管他叫爺爺呀!”那天在村長家謝老賴當著全村人的面兒和向濤打了賭,這老貨記得倒是十分清楚,他可不想當著全村人的面兒管向濤叫爺爺,而且還得把閨女許給向濤。


  “爹,我和濤子哥從小就定了親,早晚要嫁他的,他做生意難道不好嗎?”謝老賴的話讓香草心里有些不痛快,之前謝老賴悔婚的時候香草就極力阻攔,不過謝老賴是頭犟驢,只要是下了決心任誰給拉不回來。


  如果向濤他爹還活著的話謝老賴肯定不會這么干,不過他也是為香草考慮。


  香草跟著他已經受了十幾年的苦,他可不想以后香草還過那種窮日子。


  “什么親?早就黃了。


  香草我告訴你,姓向那小子沒什么出息,你就別指望嫁他了。


  前兩天你王嬸說要給你介紹對象,是城里人,明天我去問問,看看你什么時候去相個親。


  ”“我不去,我這輩子就嫁濤子哥。


  ”聽到謝老賴說讓她去相親,香草急忙搖頭。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愿意,頓時把眼睛一瞪:“都跟你說了,姓向的那小子根本就沒什么出息,難道你想跟著他天天吃糠咽菜啊?”謝老賴的脾氣香草最了解,跟他嗆著來肯定不行。


  今天他喝多了,等明天醒酒了再和他商量這事,沒準他就不會讓自己相親去了。


  把謝老賴扶到床上,香草幫他把鞋脫了,隨后便叮囑他睡覺。


  而謝老賴見香草不說了,以為她是答應了,頓時就開心的笑了起來,躺那沒一會兒呼嚕聲就響了起來。


  “濤子哥,我爹睡著了,你趕緊走吧。


  ”看到謝老賴已經進入了夢鄉,香草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把向濤從床底下拉出來。


  剛才謝老賴和香草的話向濤都聽到了,心想這個謝老賴可真不是東西,如果不是他偷了自己的錢那他就能做生意了。


  而且他還不讓香草嫁給自己,還要讓香草跟別人去相親,一想起這些事向濤的火就直往上竄。


  要不是香草就在他身邊,向濤今天非得教訓一下謝老賴不可,也讓他知道自己不是軟柿子,誰想捏就捏一把。


  “濤子哥,你快走吧,要是我爹醒了可就壞事了。


  ”見向濤盯著床上的謝老賴,香草擔心謝老賴醒了兩個人打起來。


  所以她急忙把向濤給推到了門外,隨后又把門關好就回屋睡覺了。


  從香草家出來,向濤郁悶的往家走。


  錢被偷了,生意眼看著是做不成了,那就還得上山去打獵。


  回到家里,向濤收拾好打獵的家伙,又背了一壺水就帶著 大黑進山了。


  這個時候正是打獵的最好時間,向濤進山沒多久就打了兩只野雞。


  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向濤就往山里走,那天他打到了一頭野豬,除去送給二丫蛋子的還賣了六百多塊錢。


  如果能再遇到兩頭野豬的話,那他做生意的錢就有著落了。


  不過向濤走了半天也沒遇到像野豬一樣的大型動物, 他不敢進山太深,要是碰到狼和熊瞎子可就不好玩了。


  “唉!看樣子今天也就這點收獲了。


  ”看了一眼袋子中的兩只野雞,向濤無奈的嘆了口氣。


  而這時坐在向濤身邊的大黑忽然站了起來,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好像發現了什么獵物一般。


  “汪汪汪……”大黑狂吠了幾聲,隨即就竄了出去。


  向濤知道它肯定是發現什么東西了,也不遲疑,跟著大黑就往前跑。


   跑了大概幾十米的距離,向濤看到一處草叢在不停晃動。


  端著已經上好箭的 弩弓,向濤死死的盯著那處草叢。


  而大黑則一頭就鉆了進去,不過馬上又跳了出來。


  在它身后跟著一只龐然大物,向濤定眼一瞧,居然是只 野牛


  “我次奧,怎么能遇到這種東西。


  ”野牛如果發起瘋來,就是狗熊見了它也得退避三舍。


  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一只弩弓能對付的了的,搞不好連小命都得搭上。


  沒有一絲遲疑,向濤轉身就跑。


  不過他卻不走直線,而是繞著彎的跑。


  野牛的 身體協調性不強,這么跑一半的情況下野牛都追不上。


  不過還沒跑出多遠向濤就感覺不對勁,因為那野牛根本就沒追上來。


  回頭一看,見那只野牛瞪著兩只牛眼看著向濤跑,根本就沒有追他的意思。


  “咦?這可不是這畜生的性格,它怎么不追我?”對大黑吹了聲口哨,大黑便跑到向濤的身邊,虎視眈眈的盯著那只野牛,嘴中不斷的發出低吼聲。


  向濤大著膽子往前走了幾步,看到野牛依舊沒有攻擊的意思,向濤便又向前走了幾步。


  現在向濤與野牛的距離也就十幾(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米遠,借著月光向濤能清楚的看到野牛小腹上已經受了傷,而且還在不斷的滴著鮮血。


  那只野牛小腹上的傷口不小,足有十幾里面,鮮血不斷的從它的傷口滴落到地上,砸在樹葉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難怪這畜生不追我,原來是受傷了。


  ”看著野牛的傷口不斷的滴著血,向濤摸了摸鼻子。


  這種受了傷的野獸雖然很容易暴走,不過要比它不受傷的時候好對付多了。


  而且看這家伙一直在喘粗氣,看來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過了追殺,向濤可不想輕易的放過它。


  這野牛要比那野豬重一輩還多,最起碼得有四百多斤。


  要是把那些肉都賣了,向濤做生意的錢就完全夠了。


  現在這只野牛在向濤的眼里已經不是野牛,而是花花綠綠的鈔票。


  雖然想弄翻它要費不少的力氣,不過回報遠比向濤的付出多。


  既然下定了決心,那向濤也不客氣。


  將弩弓拿在手中,直對野牛的眼睛。


  臉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射中了那這野牛就基本沒跑了。


  看到向濤手中的弩弓,野牛仿佛也感覺到了危險。


  低吼了一聲,野牛便不停的刨著前腿,腦袋也微微低下,這是進攻的信號。


  “嗖。


  ”就在野牛準備對向濤進攻的時候,弩弓上的 鋼箭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飛向野牛。


  感覺到一股冷氣飛向自己,野牛微微一偏頭,鋼箭沒有射中它的臉,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


  脖子也是野牛比較脆弱的地方,野牛吃痛,頓時大叫了一聲,隨即便撒開四蹄朝向濤沖過來。


  向濤一見野牛已經暴走,轉身就饒到了一顆大腿粗細的樹后,隨即便示意大黑從后面包抄。


  “砰。


  ”剛剛躲到樹后,野牛的就撞了上來。


  它這一下用力極大,大腿粗的書居然被它撞的“咔嚓”一聲,差點沒被它給撞斷了。


  “次奧,這畜生居然這么生猛,大爺的,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濤心中的血性,將鋼箭上好,向濤便對準了野牛。


  剛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頭破血流,而且還有些站不穩,顯然是撞迷糊了。


  “嗖”。


  又是一只鋼箭飛向野牛,這次鋼箭準確的射進了野牛的眼睛。


  野牛被鋼箭射中,頓時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而這時大黑也繞到了野牛的側面,撲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


  以前向濤他爹訓練大黑的時候都是讓它咬喉管,跟著出來打獵的時間長了,大黑對那些野獸的弱點也了如指掌。


  喉嚨被咬,野牛拼命的掙扎,想甩開大黑。


  不過大黑卻死活都不放口,只是死死的咬著野牛。


  而向濤則拔出腰間的尖刀,直接沖到野牛近前,一刀就從它的脖子側面捅了進去,隨后便連捅幾刀。


  野牛終于抵抗不住向濤的尖刀,無力的倒在地上,很快就斷了氣。


  “嘿嘿,大黑,你這狗東西現在是越來越厲害,等回家了好好獎賞你幾頓好吃的。


  ”寵溺的在大黑的頭上摸了幾下,向濤歇了一會兒,隨即便開始肢解野牛。


  當向濤將野牛肚子劃開的時候,看到它的膽上掛著一顆黃色的肉球。


  那肉球比蘋果稍微小一點,向濤將肉球摘下來一看,頓時就驚喜過望。


  他手中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牛身上最寶貴的東西,牛黃。


  看著自己手上的牛黃,向濤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小時候他記得他爹曾經就得到過一顆牛黃,還沒他手上這顆大就賣了將近兩千塊錢。


  這顆牛黃最起碼有二兩重,向濤想賣個三千塊肯定是不成問題的。


  再加上這些 牛肉還有牛鞭,向濤今天的收入最起碼有四千七八,將近五千塊。


  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向濤才從身上拿出一塊手絹,小心翼翼的把牛黃給包好。


  這手絹還是香草送給他的,向濤一直都帶在身上卻從來都沒用過,這下可有了用處了。


  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向濤才將野牛徹底分解。


  從身上掏出蛇皮袋子,向濤把牛肉分別裝在六個袋子中。


  找了個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向濤和大黑各扛一個就往山下走。


  一路上向濤都是哼著小曲,高興的不行。


  如果能時常碰上這種好事,那向濤也不用干什么柳編工藝品了,光打獵就能讓他大發特發。


  一路小跑到了家里,向濤把牛肉放好,轉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


  丟了一次東西向濤是有記性了,走的時候把里屋和大門都上了鎖。


  要是這些牛肉再讓人給偷了,那向濤非得郁悶死不可。


  六袋子牛肉任東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雖然心里高興,不過最后一趟到家的時候向濤也沒了力氣。


  不光他累的夠嗆,就連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著粗氣,顯然也不輕松。


  “狗東西,累了呀,別著急,等我歇一會就弄點牛肉吃,少不了你那份。


  ”歇了一會,向濤便從袋子里拿出一塊牛肉到廚房做了。


  自從向濤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著,它也跑了三趟,肚子里的食兒早就消化沒了。


  向濤煮了最起碼有七八斤的牛肉,煮好之后向濤便將切好的牛肉放在一個盆里,弄了點蒜醬就這么蘸著吃。


  他給大黑弄了一大塊,大黑吃的十分的香。


  一人一狗就跟比賽似得,沒多大一會兒向濤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


  “得早點睡,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好把這些東西都處理了。


  ”嘀咕了一句,向濤桌子也沒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覺了,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起了床,拎了一塊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


   網友傾訴:我25,他30歲,有一個女兒。


  我老公是個固執又非常偏激的人,我不信任他,我自己覺的也不應該,但就是走不出來,該怎么好啊?我都沒有 生活的信心了。


  很希望有人能幫我,迫切的想做個正常的樂觀的人。


  他做事不動腦筋,像無頭蒼蠅亂來,不切合實際,我常常提心掉膽的,很累。


  沒有安全感,整天在恐慌中度日。


  他做什么都沒有計劃,從不找自己的不足,我說的又不聽。


  出狀況了,又讓我收拾,我已經很累了,不想老為他買單,可我們是一個繩子上的,他的失敗就是我的失敗,好無奈。


  我想過很多種方法勸,他很固執,聽不進去。


  其實我 能力在他之上,他不接受這個現實,就要比我強。


  每次有事他都找我商量,但同樣的話,我說的就不聽,別人說的就聽。


  如果他不聽我的,聽別人的也好,可惜他一般也不和人說,(姐弟亂性)就喜歡自己獨斷專行,往往失敗還不總結。


  他 好強不是壞事,但好高騖遠不切實際加之倔強偏激的個性,你應該想到是什么樣的了。


  他是性情中人,在 家庭和外人之間永遠外人的事放在第一位(他很滿足別人夸他的虛榮)。


  我不知道如何和他相處,請幫幫我!!老公固執卻 沒本事只好出軌滿足虛榮心其實他很矛盾,他自己也知道我能力在他之上,就是不甘心,覺的沒有面子。


  而逞強的結局就是生活無序又收少支多。


  他沒有理財觀念或者說理財能力。


  過去他不和我爭我們過的還算滋潤,現在老和我說他需要這樣那樣的應酬,我認為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就放手了,他把他自己一個月的工資不到半月就通通用完了。


  居然還說錢真不夠用。


  其實,一家人沒有什么高低之分,我認為誰有能力誰執政才能讓生活精彩,但,他很傳統,就認為是男人天,而個人又真的撐不起,所以,弄的焦頭爛額還抱怨我。


  我管他爭,他主一切亂。


  都受傷,哎,真不知道怎么辦好?生活中什么樣的人都有,你得看他的優點,我這樣勸自己。


  只是,有時候我會有遺憾,就是身邊的人,無人懂我。


  特別是在一個我們中國的家庭中,男人真的影響力很大。


  我也知道,我得相對優秀(比他)對他這種個性的人來說是很致命的,時間久了,他會找比他弱的女人來滿足他的虛榮心,他常常上網聊天,他到底有沒有背叛我沒有證據,但我很擔憂。


  老公固執卻沒本事只好出軌滿足虛榮心現在的社會很開放,人的本性都被扭曲了,他會不會在這種內憂外患中迷失,我確實沒把握(說實在的,我對他沒有信心)。


   在我們中國的國情家庭中,如果我們性別顛倒了,就沒有這些煩惱了,或者他個性不這么要強和固執、偏激,也會很和諧安寧的,可惜一切都不由我們意志來定,所以才有這么多的不如意,我該怎么辦啊,好糾結!答復:朋友,你好,看了你的故事,體會到了你是一個女強人,一個比自己老公優秀的男人。


  在這樣的家庭,男人一般活的很自卑。


  為什么?因為男人畢竟是男人,男人骨子里就有一股好強的勁頭,有那個男人不想自己的老婆小鳥依人,如果太好強了,就會讓自己體會不到那種男人的自信。


  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在工作中不管有多出色,你回到家里就必須要做賢妻良母,這才是明智的女人。


  你們為什么會常常因為一點小事,互不相讓,這其中不全是他的錯,你也有錯,因為你為什么就聽聽他的意見,靜心和他談事,對于你的好強,我可以體會到,你是對他不夠信任。


  一個男人要是得不到女人的信任,他勢必會很惱火,這就是他為什么發火的原因吧。


  老公固執卻沒本事只好出軌滿足虛榮心你也許會說你沒錯,你說的是對,他的就是錯的。


  就算是這樣吧!而我覺得一個家庭就應該是男人說了算,你要是有好的意見,可以引導你的丈夫往這個方向走, 而不是用強勢逼他去照你的意思做!試想一下,有那個男人愿意被女人強迫?還有你提到一個問題,你說他會找比他弱得女人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我想說這都是你逼的,你的好強消弱了他的自信,讓他沒有虛榮心。


  你所有的好強,讓一個男人覺得在這個家里很壓抑,很沉默,甚至害怕,回到家里沒有妻子的溫柔,有的全是爭強好勝。


  往往在這個時候,男人就會選擇逃避,選擇找別的女人,而這一切條件,也會讓“小三”乘虛而入。


  所以,我完全可以說,之所以有小三,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女強人一手“打造”的。


  你總是說他做事沖動,不動腦筋,我想問,你有細心的指導他嗎?他現在既然是你老公了,你就要做他背后的聰明女人,幫助他慢慢成長,幫助他擁有事業。


  而不是一味的去責怪他。


  老公固執卻沒本事只好出軌滿足虛榮心你說他不聽你的,我覺得還是你們之間的溝通方式有問題,或者也是因為你的好強,讓他不敢正視你,不敢接受你的意見。


  所以,適當的降低自己的能力,會對他又幫助的。


  當然我說的這個能力,是家庭能力,而不是工作能力。


  少一點抱怨,多一點溝通,多一點信任,我相信你們的婚姻會幸福美滿的!延伸閱讀: 嗯嗯啊啊啊~ 女人那里完全沒有任何的遮掩,一邊不停地呻吟著,配合著男人的動作。


   焦灼火熱的畫面對我產生了很強烈的沖擊,更別說旁邊還有個 蘇姨


   蘇姨 原本就渴望男人,所以在注視的時候,完全抬不起自己的腿離開。


   我挺立的身子在這個時候感覺快要崩潰了,在蘇姨身后那里看了兩眼,然后我用自己的身體貼了蘇姨的身上。


   蘇姨,我們是不是~ 我一邊說著,一邊身體在蘇姨身上蹭。


   嗯嗯~ 在感覺到我的那兒以后,蘇姨好像并沒有怎么排斥,而是 在那里不停地跟著深呼吸。


   還是,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 說著,蘇姨拉著我離開,但是眼睛的余光還在瞥著那邊的情侶,有些流連忘返的意思。


   一路上,蘇姨的表情還有神態都顯得很不淡定。


   蘇姨你怎么了,看起來臉色好像有些不太好。


   蘇姨慢慢靠著沙發坐了下去,似乎很是疲憊。


  她微微閉上眼睛,身上的曲線玲瓏有致,看得我心思不由的活絡了起來。


   蘇姨,要不我給你按摩按摩吧。


  我說著,坐在了蘇姨的面前。


   蘇姨輕輕嗯了一聲,沒有說話。


   我慢慢來到了蘇姨的身后,深吸了兩口氣,輕輕將自己的雙手慢慢搭在了蘇姨的肩膀上,開始一下子接著一下子地揉捏了起來。


   舒服嗎?我輕輕說了一句。


   嗯嗯~蘇姨回答的比較隨意,但還是能看出她很舒服。


   我一邊笑著著,一邊開始在那里用著強而有力的手指在蘇姨的肩膀上一下接著一下地輕輕按壓。


   很快,我的動作就變得隨意了起來,身體也逐漸地一點點靠近,朝著蘇姨的胸口看了兩眼。


   不得不說,近距離欣賞蘇姨的柔軟,真的會讓人有種很強烈的沖動感。


   挺立的胸口已經將蘇姨原本就單薄的T恤給挺得有些蓬松,性感的乳溝線條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


   胸罩能夠遮住的,僅僅是蘇姨胸前最為性感的一部分,讓人很想一把捏下去。


   我的身體很快就出現了反應,挺立的東西直接頂在了身后的沙發上。


   蘇姨,你離婚了這么久的時間,都沒有想過去找一個男人陪著你嗎。


   面對我這個問題,蘇姨無所謂的笑了笑。


   不是有你在這里陪著我嘛。


   可是,我不是所有時候都能夠陪著蘇姨的呀,況且有些事情,我也不能夠陪吧! 我故意笑了兩聲,慢慢接近了蘇姨的面前,在那里看著蘇姨的反應。


   那~那種事情~蘇姨聽到這里,說話的口氣也跟著哆嗦了起來:那~那種事情蘇姨也可以~可以自己解決。


   我很意外,蘇姨沒有直接回避我的問題,而是回應 了我


   有的時候,自己也不能夠滿足的吧,蘇姨。


   我開始變得有些肆無忌憚,一直在蘇姨腰間游走的雙手也開始一點點變得不老實了起來。


   臭小子,你還調戲我嗯~ 我的雙手在無意間觸碰到蘇姨的胸口,蘇姨突然輕輕哼哼了一聲,表情有些享受。


   蘇姨,有的時候還是男人更好一點兒,跟男人享受過的溫存畢竟還是比一個人好,不是嗎~ 我壞笑了兩聲,將自己的食指還有中指輕輕接觸到了蘇姨的胸口前,在那里輕輕戳了兩下。


   啊,你~你干嘛呢 阿正


   蘇姨的身體猛的動了起來,看來蘇姨的身子不是一般的敏咸,我趕緊繼續裝作十分認真的給她按摩。


   蘇姨,感覺你的胸好像有些下垂了呢! 蘇姨原本就對自己的身材很是滿意,所以聽了我的話以后,顯得有些慌張。


   是么,難怪最近感覺胸口有些悶悶的。


   是最近才有這種情況嗎?我一邊詢問著,一邊在那里繼續按摩。


   好像是這樣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蘇姨這個時候突然回頭看了我一眼。


   阿正,是不是有什么問題啊! 我皺了皺眉頭,假裝正經地說了兩句。


   蘇姨,你胸口好像有些脹氣呢! 一聽到這里,蘇姨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副很是緊張的表情。


   脹氣? 是的,胸口脹氣的話容易結石的。


   啊?那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處理這個事情啊! 蘇姨一臉緊張地看我。


   我假裝為難地皺了皺眉頭,支支吾吾地說了。


   辦法是有的,只是~ 看到我浴言又止的表情,蘇姨開始著急了。


   阿正,你趕緊告訴蘇姨,就別賣關子了! 簡單一點兒的辦法,就是需要別人用嘴吸出來~ 蘇姨愣在了那里,并沒有說話。


   如果蘇姨介意的話,去醫院看也不是不行~ 聽我這么說,蘇姨可能覺得讓醫生吸更受不了,所以紅著臉看我。


   這~這個事情可不能夠告訴你母親知道嗎? 聽到這里,我點點頭,然后深吸了一口氣。


   小色狼,這下子真的是便宜你了。


   蘇姨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將自己的衣服給撩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欣賞蘇姨的酥胸。


   如此挺立的胸讓我的心一陣緊張,深吸了兩口粗氣,慢慢接近了蘇姨的胸。


   蘇姨,我要脫了~ 在得到蘇姨的默許以后,我便開始將蘇姨的胸罩給一點點解開。


   粉紅色的胸罩從蘇姨的胸口滑落的那一刻,我的身體突然猛烈地哆嗦了兩下。


   阿正~你不要盯著看,蘇姨會很不好意思的。


   蘇姨稍微遮了一下胸口,對著我說了一句。


   蘇姨,這是在替你治病,你不需要太過于緊張的。


   我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將蘇姨的雙手挪開,蘇姨的胸就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肆意地用眼神在蘇姨胸前盯著看了好幾秒,然后慢慢將嘴唇一點點湊過去。


   嘴唇剛剛接近蘇姨的胸口前的那一秒,蘇姨的身體突然哆嗦了兩下子。


   嗯~ 她輕輕哼哼了一聲。


   我故意停了下來,木訥地盯著蘇姨看了兩眼。


   蘇姨,你不舒服嗎? 沒事,你慢點兒來就好。


   聽到蘇姨并沒有抗拒的意思,我也顧不上那么多了,再一次湊近了蘇姨的胸前(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


   慢慢地,蘇姨的身體放松了下來,之前的緊張感也已經開始減弱。


   她閉著眼睛,一臉享受地靠在沙發上,任由我用嘴唇親吻著她。


   我的浴望在此時表現的越發強烈,整個身體不斷貼近蘇姨。


   就在此時,我伸出了舌頭。


   剛剛接觸到的那一秒,蘇姨敏咸的身體就像是觸電了一般猛的抽搐了兩下子。


   慢點兒,嗯嗯~ 我的動作其實很慢,只是蘇姨的心跳可能很快,所以才會同樣認為我很快。


   空氣中的荷爾蒙越來越強烈,而我的動作在此時也開始變得越來越隨意,越來越大。


   嗯,別,嗯~ 蘇姨的身體開始胡亂的抖動,口中的話說的也是迷迷糊糊。


   我知道,這個時候就是最好的機會。


   我突然一把伸出手,從后面抱住了蘇姨的身體。


   蘇姨顯然沒想到我會這樣做,一直在那里不停地扭動著全身,似乎打算掙開我的束縛 阿正,你這是,這是干嘛? 蘇姨,你不要緊張,我在幫你用力吸,沒事的~ 我一邊哼哼著,一邊開始隨意用著自己的舌尖去刺激蘇姨胸口最為敏咸的地方。


   原本蘇姨就打算讓我幫忙的,加上我的一頓說服,此時的蘇姨終于慢慢不再抵抗。


   在好一陣子以后,蘇姨敏咸的身體開始越發難受,嫵媚的臉頰通紅,而且有些微微的發熱。


   此時,我終于張嘴,湊了上去…… 迷亂的蘇姨已經逐漸開始忘記了自己在那里做什么,呻吟了好幾聲。


   借著這個機會,我的賊手開始在蘇姨的大腿上狠狠摸了兩把,嘴卻還是依舊沒有松開。


   蘇姨的大腿微微張開,已經逐漸陷入了浴望之中。


   在此時,我的手一把觸到了蘇姨的內褲. 蘇姨已經快要迷失在這情緒里面了。


   阿正,阿正你不要再~ 蘇姨一邊說著,用著微弱的身體打算將我給推開。


   可是,蘇姨的身體原本就瘦弱,加上此時的她已經陷入了這里面,所以完全推不動我。


   我將身體壓在蘇姨的身上,臉湊近了蘇姨的脖子,伸出舌頭開始去舔她的耳垂。


   這是女人最為敏咸的部位,尤其是對已經渴望了很久很久的蘇姨來說。


   不可以,這樣子不嗯嗯~ 蘇姨反抗的聲音逐漸減弱,最后只剩下了在被愛撫著的時候發出的那種哼哼聲。


   在我各種愛撫之下,蘇姨開始慢慢接受了我的身體。


   她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我,任由著我在她身上肆意親吻著。


   對于一個已經壓抑了太久的情緒的女人來說,蘇姨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讓她得到滿足的男人。


  這個男人,應該就是我。


   嗯嗯~ 蘇姨的呼吸聲不斷加大,性感的身體在沙發上不停的扭動著。


   即使是這樣,她還是沒有讓我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或許是因為她身體里面的最后一點兒理性。


   但是,就算是最后一點兒的理性,也是應該會被攻破的。


   想到這里,我的雙手已經開始撫摸蘇姨的大腿深處。


   最后一點兒的理性讓蘇姨不停的抗拒著,突然一下子夾緊了自己的雙腿。


   難道說,蘇姨還是沒有放開嗎? 阿正~ 蘇姨輕輕在我耳邊哼哼了一句,將我的身體給推開。


   我沒有坐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當我正眼看著此時的蘇姨的時候,卻發現她的眼睛有些紅潤。


   對不起,阿正,這種事情是~ 蘇姨支支吾吾在口中說了兩句,突然一下子離開了客廳,朝著自己的房間里面走了進去。


   一瞬間,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荒涼了許多。


   坐在冰冷冷的地板上,我也算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應該做出這樣子的事情。


   一想到這里,我就跑進了浴室里面,狠狠地沖了把臉,才算是勉強恢復理智。


   她是我母親的好朋友。


   稍微清醒了些許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直看著天花板發呆。


   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蘇姨,在經歷過了那件事情以后,我更加喜歡她了,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這種感情去蒙蔽了我的人性。


   就這樣,在如此尷尬的情況之下,我度過了一天。


   我原本以為蘇姨永遠都不會原諒我,只是沒有想到,后面卻發生了這樣子的事情。


   …… 第二天,我依舊還是要去上班。


   當我洗漱好來到客廳的時候,蘇姨已經給我準備好了早餐。


   我看了一眼周圍,卻還是沒有見到蘇姨。


   也許,為了躲開我,她已經將自己給鎖在了房間里面了吧。


   我心里面雖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卻沒有多想什么,吃過了早餐以后,對著蘇姨的房間打了一聲招呼就離開了。


   匆匆下樓以后, 小區門口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他的嘴里叼著一根煙,表情有些隨意,無意間朝著我這里看了一眼以后,卻突然一聲冷哼。


   這種人,一看就是痞子。


   因為我急著上班,所以也就沒有繼續去管那個家伙,直接拿著自己手上的公文包就離開了小區門口。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剛剛比出了小區以后,我的心里面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


   總覺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果然,剛剛去到公交站,我就發現我的工作證沒有帶。


   之前的時候因為工作證的事情,已經被老板給警告過一次,為了保住這份工作,這種小錯誤還是不可以繼續再犯了。


   看了一眼時間,也不算是很晚,如果現在回去拿的話,應該還是來得及的。


   想到這里,我重新回到了小區門口。


   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那個奇怪的男人已經不見了。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在那里嘀咕了兩聲,順著小區的門口走了進去。


   蘇姨的家在五樓,所以我也沒有打算坐電梯,直接一口氣爬到了五樓。


   就在我剛剛走到了蘇姨的家門口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蘇姨家的門是打開的。


   一般來說,蘇姨一個人在家都是把門給鎖上的。


   這是怎么一回事? 一想到這里,我的心里面就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在那里挪步正準備進門的時候,里面卻突然發出了一陣聲音。


   咣當! 這劇烈的響動讓我的心里面跟著一陣哆嗦。


   緊接著,蘇姨的聲音突然就傳了出來。


   你給我滾! 很明顯,這句話不是對我說的,而是對著屋子里面的某個人。


   那個人,會是誰呢? 我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走進了蘇姨的家中。


   讓我意外的是,客廳在此時已經變得凌亂不堪。


   難不成,是什么流氓痞子進來了? 我猛地想起了之前的那個在小區門口的男人。


   我不想再看見你,你不要再來煩我! 蘇姨的聲音再一次從自己的房間里面傳了出來。


   我意識到不太好,趕緊跑到了蘇姨的房間門口,用力敲了好幾下子。


   蘇姨,蘇姨! 一陣停頓以后,蘇姨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一臉狼狽的蘇姨朝著我看了一眼,然后趕緊躲到了我的身后。


   看得出來,蘇姨很害怕。


   而在我正對面的,就是之前那個在小區門口遇到的男人。


   男人在見到我的時候,突然笑了兩聲,然后繼續哼哼道。


   我說,你這個娘們兒怎么一點兒也不聽話,原來合著是養了個小白臉在這里。


   他說我是小白臉? 我之前就已經看他不舒服,現在還這么不避諱地說我是小白臉,這不僅僅侮辱了我,同樣也侮辱了蘇姨。


   你如果再不走的話,我就報警了! 我在那里說了一句,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可是,那個男人卻并沒有半點兒害怕的意思,上前一把將我手上的手機給奪了過去,然后摔在地上。


   報警?誰給你的勇氣報警! 看著他如此冷漠的表情,我的確是有些擔心,但是我身后的蘇姨顯然更加害怕。


   你是什么人?你這么闖進別人的家里是打算做什么。


   面對我的質問,這個家伙卻只是冷笑了兩聲,用著威脅一般的口氣繼續說著。


   我是這個女人的老公。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8463833.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1550352.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26752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153702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91352.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676560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571117.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9715571.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305478.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22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