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2015年结婚黄道吉日



“来, 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 陈正倒吸一口凉气, 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 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 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 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 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 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 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 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来!咕噜!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

  ”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哪里?”“往下一点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 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是这里吗?”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

  ”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

  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

  ”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 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 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 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

  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 看病

  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

  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

  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

  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 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 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

  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

  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

  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 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

  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 身体,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 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

  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 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特殊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身子也渐渐难受起来。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