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公主沦为军妓被遭遢小说|啊…这里是教室



既然 老王问起来了, 吴倩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没什么地方去,回老家,没脸回去。

  要不一直 就在老王家里,这老王年纪也大了,需要人照顾。

  吴倩想到这里, 说道:“这个,如果 王哥不嫌弃的话,我就在这里一直照顾的王哥,如果我王哥嫌弃的话!那我想想看,能不能出去找一份工作!”老王 听了之后,马上说道:“不嫌弃,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你就做我的佣人好了!我给你加工资,一个月的四千,你看怎么样?”老王这也是未雨绸缪,如果直接给吴倩开出四千的工资,即便吴倩婆家人找到吴倩,想让吴倩回去,吴倩都不一定回去。

  毕竟四千的工资,在外面打工,也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了。

  吴倩在婆家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相信她自己心里也明白,丈夫去世之后,如果她在家里不挣钱的话,迟早都会被嫌弃的!“一……一个月四千?”吴倩呆了一下,这么高吗?她有些不敢相信的自己耳朵,如果这么高的工资,那有什么不能做的。

  “嗯,不过既然做了佣人,要做的事情,可能会多一点!比如你刚刚给我 按摩啊,之类的肯定要做!你考虑清楚了!”老王笑道。

  “我愿意!”吴倩迫不及待的回答道,就是按摩按摩而已,这也没什么!四千块钱的工资,对有能力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对吴倩而言,那真的是高薪资了。

  老王听了之后,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吴倩之前一直在家里,没怎么经历过社会,不知道人心险恶啊!“既然你愿意,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开始了!过来给我按摩一下吧!”老王笑道,人家已经答应了,就先享受一番了!吴倩点点头,站了起来,走到老王的背后,伸出手给老王按摩,老王微眯着眼睛,舒服了一会之后,老王说道:“到我前面来,给我的腿按摩一下!”吴倩听了之后,赶紧到前面来,抓着老王腿,开始按摩,吴倩是从小腿开始按摩的,老王看着吴倩半蹲在自己面前,觉得十分惬意。

  “稍微往上面来一点!”老王指挥道,这温水煮青蛙,要一步一步的让吴倩沦陷。

  吴倩点点头,将手移动到膝盖上面的大腿 部位,双手轻柔的揉捏起来,满头青丝搭在老王的腿上,而脸部的位置,就在老王腿之间的正上方。

  老王将之分开,幻想着吴倩用嘴巴给自己服务着,想必以前吴倩也这么为她老公这么做过吧!想到这里,老王觉得自己下方一阵胀痛,他双手抓紧沙发,脑袋后仰,看着吴倩说道:“上!”吴倩将手稍微往上提了一点!“在上上上!那里挺难受!”老王连续说了几个上,吴倩急忙将手往上移动着,很快就碰到了老王裤裆里那部分。

  吴倩的双手已经在老王的大腿根部了,即便是捏着大腿,双手还是会有一下每一下触碰到老王的那里,而每一次触碰,老王都舒服的倒抽冷气。

  太刺激了!吴倩已经被羞的满脸通红,开什么玩笑,她是知道手指触碰到的是什么玩意,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她能怎么开口?老王可没有要求她去触碰那里,只是让她按摩大腿而已!这种要求,吴倩能拒绝吗?除非她不想要那四千快的工资了。

  老王低头看着吴倩,吴倩的脑袋几乎是要碰到他的肚皮了,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有一下每没一下触碰到那。

  老王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吴倩的头发,在脑海中脑补出自己将身体弄 进了吴倩的嘴巴里,而吴倩此时也在卖力的服务着他。

  不过这一开始,还觉得很舒服,但是到了后来,老王就觉得没有一开始那么舒服了,总觉得这感觉差了一点,如同隔靴搔痒,刺激不够到位。

  老王想了想,说道:“吴倩,你觉得累吗?”吴倩想都没有想,直接回答有一点,她其实压根就不累的,但是这种姿势,太尴尬了,为了早点缓解这个尴尬,吴倩只能说有一点,这样或许老王能够让他不要在继续按摩下去了。

  听到这个回答,老王毫不犹豫,将两只手放在吴倩的头上,稍微用力,直接将吴倩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裆部,说道:“那就靠在我腿上休息一下吧!”在吴倩脸部接触到老王的一刹那,老王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舒服爆了,特别是吴倩那张稚嫩的脸蛋,压着的那种感觉。

  老王觉得是妙不可言。

  吴倩此时想说话,整个脸都被按在了裆部,即便是想说话,也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此时她根本不敢反抗,她在心里还安慰自己,这老王只是怕自己累着了,所以才会这么做!老王双手按在吴倩的头上,脑袋稍微后仰着,腰部轻微动着,摩着吴倩的脸颊,而这一次,老王没多久就投降了。

  积攒了多日的全出来了,此时的吴倩自然也感觉到脸部有一股灼热的感觉,还夹杂着一股怪味儿,要不是隔着裤子,估计都弄到了吴倩的脸部。

  老王完了之后,依旧按着吴倩,身体微微抽出着,良久,他才松开手,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吴倩则是一直低着头,继续给老王按摩。

  此时老王裤裆里已经泄气了,老王看着吴倩,说道:“累了就坐沙发上休息一会吧!”舒服之后的老王,对吴倩兴趣少了那么一点点。

  吴倩点点头,没有说话,她红着眼眶,坐在了边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电视剧,为了四千块钱和这个工作,她可以自欺欺人的忍着。

  老王在沙发上休息了一阵子,站了起来,朝浴室里走去,裤子里很难受,老王要进去洗个澡,将衣服换下来。

  老王进了浴室,直到浴室门被关上了,吴倩才站了起来,走到阳台上,取下毛巾,使劲擦着自己的脸蛋,对吴倩而言,不管老王是真心的,还是假的,都是非常恶心的!吴倩擦洗完自己的脸蛋之后,继续回到沙发上,老王洗完澡之后,心情大好,从口袋里摸出一千块钱,递给吴倩,说道:“去买几身漂亮的衣服,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点菜回来!”吴倩低着头,接过老王手中的一千块钱,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出去了。

  吴倩穿的越漂亮,老王这心里就越开心,吴倩打扮的漂亮,他的福利自然也不会少!老王就在家里看了一下午电视剧,吴倩也在外面呆了一下午,用钱买了两套衣服,她本来打算随便买买就行,不过转念一想。

  光是靠着四千块钱的工资,肯定是不够的啊!她现在是一个人,还不知道婆家人要不要自己,如果婆家人一直不接受自己的话,那她必须多存点钱。

  这个时候,面子什么的,都不怎么重要了,吴倩觉得老王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趁着这个时间,多从老王那里弄点钱存起来。

  这样等老王什么时候死了,她手里还有一笔钱可以挥霍,如果老王死的早,她还年轻的话,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吴倩想到这里,买了两套连衣裙之后,又买了几条丝袜,肉色的和黑色的都有,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那个 男人,能够对丝袜免疫的!除了这些之外,吴倩还买了几条漂亮内内,昨天在老王家睡觉,竟然做起了媋梦,这让吴倩觉得很羞耻,可能是没穿内裤原因。

  吴倩大包小包的拎了回来,老王看了眼吴倩,也没说什么,继续看自己电视剧,等到吃过晚饭,吴倩洗完澡之后,将肉丝给穿起来的时候,老王的眼睛一下子就看直了。

  老王呆呆的看着吴倩,差点就流口水了!要不说这女人是尤物呢!吴倩看了眼老王,笑道:“王哥,你要洗澡吗?我去给你放热水!”“不用了!这不下午才洗过澡么!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早点睡觉吧!”老王说道,看到吴倩这幅模样,老王那是恨不得吴倩现在就去睡觉,并且睡着了,然后他乘机对吴倩做一点事情。

  “好的,王哥你也早点睡!”吴倩说道,吴倩心里还挺郁闷的,这老王怎么似乎变了,她洗澡出来,特备换上了新的连衣裙,新的丝袜,本来以为老王上来就要占便宜,但是老王却什么事情都没做,反而催促着她去睡觉!吴倩自然是猜不到,同时也想不到,老王要趁着黑夜下手。

  吴倩直接会房间睡觉了,老王看了一会,感觉自己根本就看不进去,索性将电视关了,回到了自己卧室。

  回到卧室老王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吴倩的黑丝大长腿,老王一直熬到夜里十二点,和昨夜差不多,他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去了吴倩的房间。

  吴倩已经将房间点缀的诗情画意,一进去就是一股暗香,吴倩穿着连衣裙,因为翻动的缘故,连衣裙都卷到了腰部,露出粉色的内内,那双肉丝大长腿微微弯曲着。

  老王激动的走了过去,用手抚摸着吴倩的大长腿,吞了口口水,他弯下腰,伸出舌头,从吴倩的美足部位,一直往上,而一双手自然也没有闲着,抵在吴倩的腿根部位,稍微按着。

  在老王的刺激下,很快吴倩就有了反应,她呼吸开始沉重起来。

  红唇微微张开,腿不由自主的夹紧,老王将手收了回来,放在嘴巴里婖了一下,继续摩着吴倩。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老王并没有让吴倩舒服了才离开,而是弄了一阵子就离开了,不能一直满足吴倩,要是一直满足吴倩,他就没什么机会了!老王回到房间之后,也早早的睡下了,第二天早上,老王起了一个大早,然后进了卫生间,老王是故意在卫生间的,他想知道,吴倩这个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果然,老王在卫生间还没有呆一会,吴倩就跑过来敲门了,老王将门打开,发现吴倩满脸红霞,不过因为吴倩穿着连衣裙,看不到下方到底是什么样的!“早!”老王打着哈欠,准备回到自己房间里。

  吴倩也回了一句早,然后直接进了卫生间,就在吴倩将卫生间门关上的时候,老王又折了回来,想要看看吴倩要做什么。

  不一会,里面传来花洒的 声音,老王将耳朵贴在门上,好像除了花洒的水声之后,似乎还有吴倩极力压制的哼唧声。

  老王听到这里,又有了反应,他听了一会之后,等到吴倩没有发出声音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完事了!老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计划有前进了一步,这手指造成的感觉,哪有专业工具舒服!只要每天夜里刺激吴倩,总有一天,吴倩会受不了,在他的暗示之下,嘿嘿嘿!吴倩从浴室里出来,直接去厨房做饭了,知道饭菜做好,老王从房间里出来洗漱,吴倩脸上的红晕都没有完全褪去。

  老王吃完饭之后,将筷子一扔,吴倩不用管,直接去租房那里,老王只能依稀记得,第三名美女叫周墨,这人年纪大了,记性自然也就差了许多。

  老王急匆匆去了租房(大炕上性经历)那里,将门打开,大厅里并没有人,老王直接是进了卫生间,不过这次,老王将房门虚掩着,然后把腰带解开,做出一副小解的样子。

  老王是不相信,周墨不出来,周墨是三名女孩中,长相最萝莉的一个, 娃娃脸,而且身高也不高,才一米五几,娇小可爱。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 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 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 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 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 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 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 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