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hunta 653

hunta 653


雖說 大山已經努力讓自己很小心了,但還是發出了一些動靜,身旁的 嫂子,緩緩睜開了眼睛。


  “嫂子,打擾你睡覺了。


  ”看到嫂子醒了,張大山滿是歉意說道。


  “說哪的話呢,這有什么的。


  ” 趙雪看了眼張大山,眼中閃過一絲羞澀,昨晚上,她可是快樂的很。


  不過張大山實在是太雄厚,而且又很是是威猛,讓趙雪快樂的同時,又有一些吃不消了。


  現在醒來,她發現自己的雙腿,還是有些隱隱作痛,趙雪估計走路都會疼。


  看著趙雪嬌羞的表情,張大山感覺自己小腹又是一陣發熱。


  “昨晚舒服嗎,嫂子?”張大山伸手,摸了摸嫂子滑溜溜的臉蛋。


  “哼,老是問人家舒不舒服。


  ”趙雪輕哼一聲:“這種事情,怎么好意思說出來,人家不害羞啊!”“哈哈!”張大山哈哈一笑,趙雪說的有道理,這種事情,哪里用問,看趙雪的表情,就能看出來,她昨天晚上,很是滿足。


  “嫂子,你在床上躺著,昨晚那么累,早飯我去做吧!”張大山穿好衣服說道。


  雖說現在躺在旁邊的嫂子是光著身子,讓張大山有些意動,但張大山覺得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吃飯,補充一下精力最好。


  而且現在張大山最在意是 大哥 張大寶,昨晚他喝了一斤米酒,就把張大山扔進了嫂子房間,然后把門鎖上。


  張大山還真怕,張大寶會做出什么沖動 的事情來。


  穿好衣服后,張大山就走到門前,一拉門就發現,外面的鎖,已經被張大寶給開來了。


  拉開門,大中午的刺目陽光,完全照射進來。


  張大山發現,在地面上,有一張字條。


  張大山蹲下身子,撿起字條,上面寫著幾行歪歪扭扭的字。


  張大寶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學三年級,雖說不高,但字還是會寫的。


  字條上寫到:“大山,我進城打工去了,你要好好照顧你嫂子,爭取給咱們張家,續個香火!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大哥是不行了,只能靠你了,知道了嗎?”“等我打工賺錢,然后去醫院。


  要是把我身體治好了,我就回來,要是治不好,就不回來了!”看到這里,淚水從張大山眼眶中涌出:“大哥啊,你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治不好,不能傳宗接代,我也會養你的啊,長兄為父啊!”張大寶雖說脾氣暴躁,但對張大山卻很愛護。


  張大山爸媽死得早,在張大山六年級的時候,就得病雙雙去世了。


  張大山可以說,都是大哥張大寶一手拉扯長大的。


  從六年級到大學的學費,都是張大寶下地干活,一點一點的賺來的。


  張大山記得,他上大學的時候,學費不夠。


  張大寶把家了養了好幾年的老黃牛給賣掉,這才湊夠了張大山上大學的學費。


  到了大學,張大山也很懂事,努力學習,年年拿獎學金,也攢了一些錢來。


  這次回家,他還準備把這些錢交給張大寶,哪知道對方居然就這樣走了。


  “大哥……”張大山心情激動,對于張大寶,他從心里面感激。


  “你放心,嫂子我一定會照顧好的!”張大山心中暗暗 想到,隨后去了廚房做飯。


  張大山下了一鍋面條,做好之后,端給嫂子吃。


  吃完飯,張大山便是出了屋,到了村子轉悠。


  他是大學畢業生,目光、眼界、抱負,自然不會像是農村人那樣,局限在一個小小的地方。


  張大山想用自己所學,把家鄉建設好。


  不一會,就是轉到了村里的打谷場。


  這打谷場,是村里一個巨大的水泥路廣場,由村里眾人,一塊集資建造的,也是村里唯一一個有水泥的地方。


  村里人收來的花生、苞米,大部分都放到這打谷場上面。


  此時打谷場上面,有不少鄉親在忙著農活,張大山剛到家,索性就和這些陳二娃、謝大伯等人,聊聊天,大概知曉了這段時間,家鄉的發展,基本上原先一樣,一成不變。


  “要用我所學,建設家鄉啊!”張大山暗暗想到,和鄉親們告別,張大山朝著村東邊 嘎子河走去。


  嘎子河是一條清澈的小河, 河水溫涼,張大山小時候,沒少在嘎子河洗澡。


  張大山走了一天,也是累了,再加上有好多年沒來嘎子河了,索性就過來看看,順便洗個澡。


  嘩啦啦……嘎子河河水流淌,和張大山小時候一樣,河水清澈。


  天氣炎熱的很,再加上張大山走路過來,臉上都是汗水。


  他直接脫掉衣服,準備下河洗澡。


  忽然,張大山聽到有水花聲音傳來,他朝前一步,透過嘎子河岸邊樹木間的縫隙,隱隱約約的看見在河里面,站著一個人影。


  “咦,居然還有人和我一樣,喜歡到嘎子河洗澡。


  ”張大山心中暗暗想到,往前走了幾步。


  走到嘎子河不遠處,看到河里面 的人影,張大山眼皮一跳,緊接著就是感覺到自己小腹,一陣發熱起來。


  嘎子河里面,站著的是一個女人。


  張大山一眼就能認出來,是村里面的 桂花姐。


  桂花姐二十五的時候,嫁到了村里,長得很漂亮,皮膚又白又嫩,身材也很好,也算是村里的村花。


  當時村里人都說,王大壯能把桂花姐娶回家,是祖上攢了八輩子的艷福。


  那時候張大山還在上高中,也正是青春期,熱血躁動的時候,晚上睡不著,沒少想著桂花姐。


  張大山沒想到,幾年沒見,桂花姐的身材,保養的還是那么的好。


  那身上皮膚,就像是還沒長成的苞米,張大山估計,一伸手都能掐出水來。


  不過后來傳聞,桂花姐和丈夫王大壯結婚,沒到兩個月,王大壯就因病去世了。


  村子里對此事議論紛紛,都在傳言,說是桂花姐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也因此,村里再 也沒有和桂花姐往來了。


  這些年,桂花姐基本上都是過著獨居的生活,一直也沒有再改嫁的意思。


  對于克死丈夫這種事情,張大山自然是完全不相信的。


  張大山又是看向河里,此時桂花姐正半河岸邊的石頭上,玉手捧起河水,澆在了自己玲瓏有致的身體上。


  冰涼的河水滑過他的脖頸,向下流淌,滑過光潔的小腹,隨后又落在河水中。


  一旁看著的張大山,死死盯著桂花姐的身體直吞口水,要是自己就是那河水就好了,在桂花姐的全身游走,那感覺肯定很舒服。


  而下一刻,張大山眼睛一瞪,直接驚呆了,感覺自己小腹的火焰,瘋狂燃燒起來。


  只見這時候,桂花姐忽然左手,伸向了自己身上,雙手不斷的動作,她雙目緊緊閉著,發出“嗯嗯”的壓抑聲響,一臉享受表情。


  同時,她另一只手,動作一番之后,便是慢慢伸向身下…….張大山怎么也沒想到,這個村里的村花、漂亮寡婦,居然自己一個人在嘎子河里面,做那事。


  隨著桂花姐的動作,清澈水花也被濺起。


  桂花姐緊閉著雙目,玲瓏有致的身體在晃動。


  她的臉上,紅暈泛起。


  “啊……”一聲帶著壓抑了很長時間的滿足聲音,響了起來。


  一旁看著的張大山感覺小腹火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忽然,張大山覺得桂花姐和他的眼神,互相觸碰在了一起。


  張大山有些尷尬,他現在的距離,和嘎子河還是很近的,剛才只顧著看,居然忘記躲起來了。


  “大山!”桂花姐聲音傳來,帶著意外與吃驚,她沒想到,自己一個人躲河邊做那種事的時候,居然有人來了。


  “桂花姐……”張大山滿臉尷尬的撓撓頭,一時不會,不知道怎么開口。


  桂花姐好看的大眼睛,盯著張大山打量了一會,說道:“過來。


  ”張大山頂著頭皮走過去,他已經做好了被桂花姐臭罵一頓的準備了。


  “我好看嗎?”桂花姐忽然問道。


  “啥?”張大山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沒想到桂花姐沒罵他就算了,居然問出這種話。


  桂花姐眉頭一皺,顯然對張大山發愣有些不滿意。


  她整個人忽然從河水里面站起來,整個人完美的身材,在張大山面前,完全展露,看得張大山呼吸一陣急促。


  太好看了!此時的桂花姐,身上還掛著水珠,完全就是一個剛出浴的美人,奪人心魄。


  張大山恨不得把桂花姐撲到河岸上,好好的纏綿一番。


  桂花姐上岸,走到張大山旁邊,忽然伸出手,拉起了張大山的胳膊,緊接著便把他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是問道:“大山,我好看嗎?”“好看!”張大山當即答道。


  桂花姐早年死了丈夫,自己一個人生活,顯然是個寂寞難耐的美寡婦啊!對方如此主動,很顯然,看上張大山了。


  “好看的話,就陪我洗洗澡吧!”桂花姐盈盈一笑,說著,一只手就伸過來,要抓張大山的衣服。


  張大山根本沒穿多少衣服,沒一會,就和桂花姐一樣,坦誠相待。


  現在,兩人衣服都已經脫了,張大山再也不像是剛才那么尷尬了。


  他一伸手,就把桂花姐的溫軟嬌軀抱在懷里……桂花姐其實命也苦,剛嫁個丈夫,沒到兩個月,丈夫就病死了。


  大家都說桂花姐克夫,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但是桂花姐知道。


  她丈夫王大壯,自制力不行,把持不住。


  見到桂花姐美貌漂亮,一連幾天半個月沒出門,天天在家和她恩愛。


  每天這樣子,半個月就腳(玉米地做爰全過程)步虛發,精力虛脫了。


  最后兩個月都沒撐到,直接是撒手歸西,但是因此,桂花姐卻落了一個克夫的名聲。


  “他死了就算了,可苦了我啊,守了這么多年活寡!”享受著張大山的懷抱,桂花姐一邊舔著嘴唇,一邊心中暗暗想到。


  久違多年,張大山身上的男人氣息,仿若把她什么壓抑著的東西勾起來一樣,讓她心中極其難耐。


  “嗯哼……大山,快點……”忽然,張大山停下了手上動作。


  “大山,怎么了?”桂花姐睜開迷離雙眼,好奇看著張大山。


  她現在正在興頭上,在這關鍵時候,張大山卻忽然停下手上動作,讓桂花姐有些不開心了。


  “桂花姐,你舒服了,我不舒服啊!”張大山咧嘴壞笑道。


  “讓你抱,你還不舒服,那你還要怎樣?”桂花姐白了張大山一眼。


  “你讓我抱,舒服的是你,我這只是過了過手癮,也就一會舒服。


  ”張大山滿臉壞笑。


  “那你想怎樣?”張大山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笑瞇瞇道:“桂花姐,我把你伺候舒服了,現在你是不是也該幫幫我了!”總不能一直讓這寡婦舒服吧,張大山也要舒服一下。


   老王被她勒得臉紅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還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說:好了好了,確定沒事了,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當時你不是一腳把他給踹開了嗎?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這種人,一定不能給他機會。


   老王嘴里說著安慰的話,底下卻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沖動沒有,挺尷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極而泣,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老王的擔憂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貼在她肚皮上的東西,想躲怕太明顯,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貼著不敢動。


   這可太尷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幫這忙是對還是錯,但結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雖然她當老王是長輩,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這種反應很正常。


  她不斷說服自己不能往歪處想,只要把老王當作自己 爺爺就沒事了,可是還是會羞澀。


   知道就好,那你起來吧,丫頭。


  老王喘著氣,臉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別的好,整個人非常的難受。


   這也太神奇了,他剛來過,居然又這么沖動了,可能是太多年沒有過這樣的事了,一來就連綿不斷。


   哦!靳小小知道沒辦法賴著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臉上的表情,見老王臉上沒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樣的表情,頓時松了口氣,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沒往下看,把 褲子拿過來遞給她說:你穿上吧,可別著涼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褲子里頭那老伙計太煩人了,如果現在不解決的話,肯定會難受死的。


   靳小小穿著褲子,突然停了下來,小聲的問老王說:王爺爺,我能不能再求你幫我個忙?她說完話,臉通紅的,顯然是在害羞。


   老王詫異問她說: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會兒才說:王爺爺,你能不能拿那個手指……我……我是說……我想你幫我掩蓋一下那個壞叔叔的感覺。


  我擔心我晚上做夢會夢到他。


  如果你也弄過的話,我就會想成是你,就沒那么惡心了。


   老王都聽傻了,這姑娘讀書讀傻了?怎么會想到這樣一個損招?不過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動了,但不想讓她看出來,于是說:這……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惡夢。


  我現在心里就挺惡心的,剛剛洗澡的時候我有使勁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種感覺。


  王爺爺,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興壞了,心說:這可是她求著我幫忙的,就算冒犯也不關我的事。


  雖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褻瀆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這樣了,再不出手,雷都會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應該怎么弄? 靳小小的膽子似乎大了許多,臉紅紅的也不說話,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褲子里面。


   雖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過分,一觸即離,然后跟靳小小說:好了。


  沒什么事的話,你趕緊回去睡覺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時候記得幫我把門帶上。


   老王感覺自己不行了,必須盡快解決一下,要不然會爆炸。


   靳小小心滿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褲子,抱著自己的濕衣服就走,走到門口才又回頭,跟老王說:對了,王爺爺,今天的事,你千萬千萬要記得幫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包括剛才的事。


   她說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應。


   老王看著廳門關上,都傻眼了。


   如果沒看錯的話,貌似靳小小剛剛拿走了他釋放過東西的小 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來像是一條小褲褲……靳小小的小褲褲? 老王感覺自己要悲劇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吧! 他心里祈禱著,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然后褲子一脫,耍起棍法來。


   因為太過澎湃的緣故,沒多一會兒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著,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機會,是不是考慮做一回禽獸呢?他覺得好人不好當,還是吃了靳小小比較好,自己玩有點沒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為老王給她檢查這個事情,她臉上的緋紅都還沒有消退,一進門差點跟人撞了。


   哎喲,這是誰呀?怎么今天這么晚才回來?這小臉蛋,怎么像蘋果一樣紅呀,該不會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說話的人是 秦歡,她語氣挺刻薄的。


   這幾天她們倆正鬧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讓靳小小找秦歡幫忙,她也不會拒絕了。


   其實也沒多大事,不過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為秦歡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沒想到這坎兒就是過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現在聽著秦歡嘴里說著這樣的話,她心里頭特別的不是滋味,不過她不敢還嘴,因為她心里其實對秦歡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為秦歡,她還不能認識王爺爺那樣的好人呢,不過一想到王爺爺她就臉紅。


  王爺爺真是的,褲襠居然起來那么高,怪嚇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爺爺褲襠里頭的光景,然后她臉就更紅了。


   哎喲,你還真別說,剛開始我還沒有怎么注意呢,現在看看她的這個臉蛋,也不知道剛剛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來的。


   在秦歡身邊的一個姑娘隨聲附和著,臉上嘲諷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


   她們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約就是鄙視靳小小以前裝小白花,現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會這么想,自從晚上去過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裝就豐富了起來,雖然不是什么貴價貨,但錢是從哪里來的,惹人遐思呀! 其實主要還是嫉妒,靳小小在學校的名聲有多響誰都知道,她簡直就是全體女生的公敵,秦歡當時介紹她去找老王就沒安好心。


   你們瞎說什么,我……我什么都沒做,我剛給學生補習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這么晚回來。


  靳小小說話都沒底氣,聲音小小的,還低著頭。


   被同學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開心,她摸了下自己紅得發熱的臉蛋,倒要不怪別人會那么想。


   哎喲,裝什么裝呢?大家一個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樣的人,誰不知道啊! 秦歡看著此刻的靳小小,覺得她就像一個跳梁小丑,在她們兩個老司機面前舞所遁形。


   對呀,難不成我們兩個還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嗎!另一個女孩說話時跟秦歡對視一眼,齊齊露出嘲諷的笑容。


   你們兩個就不要瞎說了!我什么都沒干!靳小小說完話便直接走進來,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運,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內內上的是什么東西。


   她拿起來一嗅,味道怪怪的,她還以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臟東西。


   她還挺能裝的,不過也是,畢竟人家在外面的名聲那么好,算了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再說了。


  秦歡對另一個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換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會認定這事。


   而另一邊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著今天靳小小跟他兩個人所做的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頓時憤憤不平起來,心里頭也就更加的有保護這個丫頭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個色鬼做出這樣的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頭!這么純潔的小姑娘都禍禍,真是不知羞恥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著這一切,期待著明天靳小小來跟自己說明一切。


   第二天,學生們上學的上學,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還是有一些擔心靳小小這個丫頭還會不會繼續去給別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個色狼,那該怎么辦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時間,靳小小手上端著一個食盒,在食盒的旁邊還有一個大大的袋子,里面裝的是各種各樣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為昨天做家教的時候,已經把這個月的工資給結算了,所以現在手頭上還是有點錢的,為了報答老王對她的幫助,她準備了這些好吃的東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門。


   可能是因為思慮過甚,一夜沒睡好,老王的身體有點不舒服,頭有一些暈暈的,所以沒開門做生意,甚至打開鐵門后就沒理過學生的出入問題,一個人悶在屋里睡覺。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過第一次門后,發現里面沒有聲音,又再次敲門,心里頭是非常的好奇的,因為老王很少離開門房。


   接連敲了好幾次都沒有回應,靳小小開始納悶了。


   要是在平時的話,王爺爺這個時間肯定是樂呵呵的坐在店里頭瞧著學生出入,今天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爺爺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來迎她的時候又淋了點雨,她開始擔心了。


   王爺爺不會是生病了吧? 剛這么想,靳小小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聲音。


   呯……這個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杯子破碎的聲音。


   靳小小頓時就慌了,王爺爺年紀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話,那可是非常嚴重的。


   她使勁的敲門喊著,聽不到回應,準備強行進去。


   因為是午休時間,沒人注意到這邊發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猶豫了一會兒,準備破門。


   可當她使勁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門沒栓緊,竟就這么開了,害她差點沒摔跤。


   踉蹌幾步站定,靳小小一進門就心急火燎的進內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老王。


   她急了,沖過去抓著老王的手說:王爺爺,你怎么了?昨晚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動了呢?你生病了。


   這不廢話,老王費力的睜開眼,對她笑笑說:你來了?吃飯了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管我吃沒吃飯。


  王爺爺,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動時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動,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靳小小還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時穿太保守了,看不出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緊身的T恤,把上圍勒得突顯出來,還挺可觀的。


   本來老王的意識還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許多,直愣愣的盯著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臉上一紅,沒說什么,也沒遮掩,只是關心的催問老王:(性插故事)王爺爺,你快說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說著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額頭,發現滾燙滾燙的。


   哎呀,肯定是發燒了啊!王爺爺,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快一并跟我說。


  靳小小眼中滿是擔心的看著老王,她心里頭有些害怕,因為她沒照顧過病人。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174068.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2083899.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860931.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21870.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41128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514370.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402202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298980.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81746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715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