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愛 葉 るり か

愛 葉 るり か


我剛回到家,推開 姐姐的房間門打算拿條毛巾去洗澡,就聽見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往里面探頭,卻看見 姐夫在里面。


  姐夫的行為令我大吃一驚。


  他…他,他居然沒穿褲子,而且手里拿著姐姐昨天才換下來的 絲襪……一下子我就感覺臉上火熱熱的,立馬背過身靠在了墻上,一手捂住差點尖叫出來的嘴,一手捂住快要跳出來的心臟,生怕發出聲響被姐夫發現。


  姐夫似乎弄得很投入,他完全沒有察覺,隔著門我還能聽見他一陣濃厚的喘息,就 像是一頭野獸在我的身旁,一股猛烈的雄性氣息向我的心頭襲來。


  我本來應該離開,但不知道為什么,心頭卻升起一股莫名的渴望,又偷偷的湊到門邊,隔著門縫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去。


  只是一眼,我卻再也離不開眼睛,姐夫的臉略帶扭曲,不知道是享受還是痛苦。


  看著他壯實的身子我的 身體感覺到莫名的燥熱,一雙有力的大手緊握著姐姐的絲襪,還貪婪的吮吸著上面的氣味,隨著身體的微微抖動,身下的絲襪也從包裹處滑落開來。


  哇!我差點沒叫出聲,沒想到姐夫那里居然那么大,看起來怪可怕的,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感覺身體越發的火熱, 我的手也不安分起來。


  我努力的 想要控制自己,牙齒緊咬下嘴唇,可手還是不聽話的在身前摸索了起來,看著姐夫的動作,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伸到了褲子里。


  我大吃一驚,我的手剛碰到下面就立馬縮了回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的下面已經有反應了。


  我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耳邊就傳來了姐夫“哦”的低吼聲, 只見他弓起身子,緊握著包裹了姐姐絲襪的巨物,瞬間絲襪的顏色又更深了些。


  只見姐夫口里喘著粗氣,一個翻身就準備起來,我嚇了一跳,怕被姐夫發現,連忙踮起腳尖,悄悄的回了房間。


  我整個人的癱倒在了床上,想要休息一會,可是剛閉上眼睛,姐夫雄厚的鼻息聲仿佛又出現在耳邊,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都是姐夫壯實的身姿,還有他身下的那可怕的資本。


  剛有些清醒的我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姐姐真幸福啊,找到姐夫這么雄偉的男人,為什么這個性福的人偏偏不是我呢……“嗯,嗯~”想象著姐夫在姐姐的身上大展雄風的樣子,我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摸上了我引以為傲的36E。


  身子越發的燥熱,我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姐夫的雄偉,始終浮現在眼前,像是可怕的野獸,可又忍不住的讓我想要去嘗上一口。


  要是在姐夫身下的人是我,那又是什么感覺?我不自由主咽了咽口水,手又控制不住的伸到了下面……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指頭緊緊的抓住床單,隨著沒有忍住的一聲“姐夫~”我最終癱軟在了床上,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


  望著天花板, 我感覺到腦子一片混亂,我怎么會做出如此荒謬的事情,他畢竟是我姐夫啊!哎,算了還是不去想了!我暗暗對自己說道。


  可是轉過頭卻又看到了自己剛剛脫下來的絲襪,這是我剛來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買的,和剛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這里,我漸漸褪去余溫的身體又開始燥熱了起來。


  我感覺小臉又有些潮紅,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淫蕩呢?可是姐夫那雄偉的氣息又讓我欲罷不能。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突然傳來“咔”的一聲,房門響了,肯定是姐姐回來了,嚇得我連忙找出睡衣裝作在換衣服的樣子。


  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我這才平靜下下來,心還在撲通撲通的直跳,還好姐姐回到家都是習慣的先去做飯,差點就被姐姐發現我赤著身子在床上…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態,平緩了心情這才悠哉悠哉的走出屋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和姐姐,姐夫打了個招呼。


  接著我便去了浴室,準備洗澡,畢竟剛剛出了一身的汗。


  剛脫了衣服就看見姐姐的絲襪被扔在了換洗籃里面,我盯著它看了足足有三十秒,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越發的火熱起來。


  我忍不住的想要查探一番,蹲下身拿起了絲襪,只見上面還有著一些斑斑點點的東西,隱隱約約的我還能聞到一些味道,我本能的湊近一聞。


  上面不光有姐姐的氣味,還有著姐夫那弄弄的荷爾蒙的味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變態一樣,可是這股味道,實在是讓我欲罷不能。


  打開淋浴,冷水從頭頂澆灌下來,“唰唰”的擊打著我的身體,可我始終不能平靜下來,體內就像是有火塘一般,燥熱難安,特別是一看到手中的絲襪,就無法不想起姐夫壯實的身子,和他威武的大東西。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兩只手捧起了姐夫用過的絲襪,就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寶一般。


  “哦~呼~”我不停的喘著粗氣,猛的一下我用絲襪捂住了我的臉,貪婪的吸食著姐夫在上面留下來的味道,是我亢奮到不能自拔的味道。


  隨著絲襪被水打濕開來,上面的星星點點的斑跡也擴散開來。


  我的身子越發的燥熱,像是吞了炭火一般,我的手也開始在我身前的傲人處起不安分的撥弄了起來。


  (啊啊啊好棒)我狠狠的揉著,想象著此時此刻是姐夫那雙有力的大手在觸摸著它們,用力的一捏那凸起,就好像是姐夫把它吃進口中一般,異樣的快感一陣陣的從身前傳來。


  半小時后,我感到手攤腳軟,整個人像是升天一般得到了充分的滿足感,這才穿好衣服,對著鏡子照了照。


  “嗯,這樣就看不出來了。


  ”我平靜的走出浴室,這時姐姐早已經把飯菜做好,在等我吃飯。


  不知為什么吃飯時,我感覺姐夫對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可又說不出是哪里怪,看著姐夫俊逸的臉龐,突然我開始幻想起有姐夫在床上時的樣子。


  我低下頭默默的吃著飯,我怎么能有這種想法呢?那可是我姐夫啊,可是…可是一想到姐夫的壯實的身子,心中就會涌起一種莫名的悸動,我得想個法子才行。


  到了晚上,姐姐洗完澡后準備回房跟我睡覺。


  見姐姐進來,我立馬挽住姐姐的手,帶著點調戲姐姐的口吻到:“姐,你和姐夫都大半月沒有同房了吧?你受得了嗎?”我這話剛問完,只見姐姐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姐姐白了我一眼,這才悠悠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在這里我可能丟下你不管和去你姐夫睡嗎?”“噢~”我故意拉長了聲調壞笑著說:“這么說姐姐你是想嘍!”“去你個人小鬼大的東西,還不快點睡覺。


  ”姐姐被我這一調戲,立馬就感到不好意思了。


  見姐姐躺了下來不再理我,我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好又勸說道:“姐,你就這么狠心啊?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姐夫想想啊。


  他一個大男人,又是這種年紀,守著你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碰不到,要是把身體憋壞了怎么辦啊?”聽完我這話,我明顯的能聽到姐姐的鼻息聲,我知道她的心里開始動搖了。


  “姐,你說要是姐夫真憋出病來,毀的豈不是你下半輩子的幸福嗎?”我見有戲,立馬就把厲害關系分析給姐姐聽。


  這一次姐姐的皺起了眉頭,終于開口道:“你個死小鬼,說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姐夫一樣。


  ”看到姐姐這個樣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我就有機會看到姐夫床上的樣子了,一下到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別鬧!”說著姐姐立馬拉住了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對她的進攻。


  要是我現在停手了,那豈不是功虧一簣。


  我不理會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來,另一只手則是趁著她一個不留神,竄入了她的小褲褲里面,只覺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體。


  我知道姐姐有感覺了,身為女人,還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帶在哪里,我來回撥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見姐姐的眉頭擰了起來,一副想要拒絕,可又想要繼續的樣子。


  只聽見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嗯~曉月,曉月別…快別鬧了…”她的呼吸也越來急促了,她身體開始變得酥軟,拉住我的手也從制止我的動作變成了主動引導。


  我知道姐姐現在已經徹底的進入狀態想要釋放了,于是我立馬停手,輕輕的在姐姐耳邊吹了一口氣:“姐,你現在還說你不想姐夫嗎?”只見姐姐紅透了小臉嘟起了小嘴氣的不行:“你,你怎么就停了?”我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手酸了,想要繼續你去找姐夫呀?找我干嘛?”“你,你…”姐姐此時已經被我撩撥得心神意亂,當著我的面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自己解決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去找姐夫幫他,這樣一來我也就能如愿了。


  可我等了半天,還沒見姐姐有動靜,我立刻想到姐姐一定是不想被我知道,我當即轉過身拉起被子往頭上一蒙,果然沒過多久,姐姐便忍不住了。


  “曉月,曉月…”我聽見姐姐蚊子般的聲音在叫我,我沒有理她繼續裝作睡覺。


  又過了幾分鐘,我感到被子動了動,我立馬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姐姐躡手躡腳的離開房間,看來是姐姐確認我睡著了,想去找姐夫解決需求了。


  在姐姐離開后不久,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走到姐夫的房門口,我輕輕的把耳朵貼了上去想要聽里面的聲音,沒想到房門居然開了一條小縫。


  這一下可把我嚇的不輕,立馬打起十二分精神,想了無數種解釋的理由,等我冷靜下來才發現,屏住呼吸把眼睛湊近小縫往里面看去,姐姐和姐夫此刻在里面正打的火熱,根本沒有注意到門口的異樣。


  透過小縫我看到姐姐和姐夫剛熱吻完,姐夫重重的在姐姐的小屁屁上打了一下,然后命令道:“去把絲襪穿上,小騷貨。


  ”姐姐也不抗拒,只是咬了咬下嘴唇,對著姐夫做了個電眼“好的,寶貝。


  ”我看到姐姐拿出了一條白色的絲襪穿了起來,姐姐穿的很慢,一邊穿著絲襪,一邊還用嫵媚的眼神勾引姐夫,姐夫似乎也特別享受姐姐的這種撩撥方式,露出一副滿意的神情。


  姐姐脫得只剩下內褲和剛穿起來的絲襪,姐夫也脫得只剩下遮住姐夫威武之軀的半塊布料,他結實的肌肉和威武的身姿,像是一頭荷爾蒙爆棚的野獸。


     導語:據臺灣今日新聞網報道,臺北一名鄭姓 男子在家開神壇、當密醫,透過妻子的介紹,認識一名美容師并幫她治病, 鄭某則謊稱 女子五臟六腑都壞掉,依 神明 指示得留宿,鄭某還在要給美容師喝的 中藥里下藥,趁對方無力反抗時多次 性侵,軟禁長達 14天


  臺灣“最高法院”1(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2日依利用機會性交等罪判鄭某3年半 徒刑定讞。


    據報道,鄭妻2004年時認識被害人,還介紹她給丈夫治療感冒,鄭某則告訴被害人,她的體內器官全部損壞,并謊稱“回去會沒有命,神明指示要治療3天”,沒想到一住就是14天,鄭某還偷偷在被害人的中藥里下藥,導致被害人精神恍惚、四肢無力,以1天1次或2次性侵被害人。


    被害人家人因未見她返家,心急如焚,向警方尋求協助,并在鄭某家中尋獲,被害人還出現精神恍惚,需要人攙扶才能行走的現象,鄭某還惡劣辯稱2人是因日久生情,成為男女朋友才發生關系。


  男子軟禁女子性侵14天稱是依神明指示被害人性侵男子男子軟禁女子性侵14天稱是依神明指示被害人性侵男子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認定,鄭某欺騙被害人他有醫療能力,讓被害人無法反抗進而性侵,判刑3年半,鄭妻也因協助丈夫,判處4個月徒刑,減為2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全案經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定讞。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8214735.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974215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794320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7220279.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317604.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940637.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6858686.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84043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22184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646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