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ei 004

mei 004


  拉開靛藍色的窗簾,漫天的繁星和路邊的照明燈相映成輝,我端起高腳杯,倒上滿滿的白酒,仰脖一飲而下。


  身邊的 老公像個小孩子一樣,打著香甜的鼾聲,在他的懷里卻緊緊懷揣著剛過世的 小三 遺像,我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邊,剛想掰開他的臂腕,沒想到,他一個激靈就醒了接著就怒目圓睜,深黑色的瞳仁流露出無盡的悲戚,看我的那一剎那,恍惚間就如一把冰冷的寒刀直插胸臟,仇恨與報復讓我望而生畏。


    我解釋道,你和她在私家車里接吻,我從來都沒有見你那般的深情,你和她 在我的床上死纏爛打,我也視而不見,你到底還想怎么樣?說完,淚水就汩汩的不住往下落。


    老公雙手在遺像上面不停的摩挲著,口中念念有詞,我真想一把怒火把這個玻璃鑲嵌的遺像摔個粉碎,可是我明白,摔碎的那一瞬間,有些東西就再也無法挽回了,比如說是維系夫妻間那僅剩下的一個紐帶,是道德的亦或是法律的。


  老公寧愿 抱著小三遺像 獨睡  不知過了多久,老公擦干眼淚對我淡淡的地說,我們結婚的第二天,你說有重要的研究課題,你迫不得已匆匆離開,半年后,回來不足五天,你又說現在要競選科長,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失去了就后悔一輩子, 我能說什么呢?看著你提著行李箱坐上班車的時候,淚眼婆娑,是風沙迷了眼睛,你想過這些 日子我是怎么熬過來的嗎?……  老公說的句句在理,我的確疏忽了他的感情,同時也離間了我們的親密。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就在這個時候,小三的出現剛好彌補了我的空白,他的衣裳臟了她來洗;他午夜下班,她會守候在床榻;他想要的時候,她會盡力地迎合……在我離開的這段日子,我早就洞悉老公出軌有了外遇,可是當我聽清楚是這樣的小三時,我擁有的不僅僅是汗顏,更多的時感動,謝謝他為我男人的辛勤付出,女人都不容易,能得到一個男人的真心相愛就死而無憾了吧!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今年,我被調離到離家很近的工作崗位,我本想趁(兩根一起插進去)這個機會修補已經千瘡百孔的愛情,可是我錯了,愛情的補丁補上了最終還是塊補丁,不是完美的新布。


  老公早就已經鬼迷心竅,看到我形同骷髏,特別是在床上,我能感覺到他是在佯裝,根本不在意我的感受。


  有的時候,他還光明正大地邀請小三到我家里來做客,我就只好盡地主之誼,更令我匪夷所思前天老公竟然讓我當面把她當作親妹妹。


    我怎么可能呢?無論如何她都是小三啊,小三也分好壞、善良和邪惡的,可即使是好的,插足別人的婚姻與家庭在公眾的意識里還是可恥的,我也沒有辦法接受,假如我承認了這樣的一層關系,豈不認可了老公和她的茍且之事兒。


  我踟躕不決,她也是個彬彬有禮的 女子,看出了我的刻意優柔寡斷,一頓飯沒有吃完就匆匆告辭……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老公追了上去,我看著他們漸行漸遠,我好恨我自己,我實在是沒用,我怎么容忍別人在我的眼皮弟子下把老公搶走,那我又算的了什么呢?回到床上,一邊哭泣,一邊哭著哭著就累了,眼睛慢慢地闔上,睡了個昏天暗地,醒來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打開電視,才發現今天上午就在我們小區后面的順條街上發生了一起車禍,一個女子當場因搶救無效而死亡……之后打出了亡者的相片。


  立刻,我倒抽了一口涼氣,為什么會是她?!而不是別人。


    凌晨兩點,老公耷拉著腦袋回家的時候,懷里就多出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小三的遺像。


  我能理解他悲慟的心情,于是就沒有阻止,希望過一段日子就會好起來,可是這樣的日子看起來卻是遙遙無期。


    每次洗澡,浴頭下面自己的身體豐盈玉潤活色生香,可是在他面前卻成了一道敗筆。


  我也曾經跪下來請他原諒,小三的去世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讓我們把她掛在正廳吧,我作出的退讓卻難以削平他心中的怨懟,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頭或搖頭。


  老公寧愿抱著小三遺像獨睡  現在他依然是這樣,在外人面前和我假裝很親密,回到家卻形同陌路,晚上睡覺的時候抱著小三的遺像,而把我撂倒冰冷的角落里,好像一只孤獨的小獸,我多么希望,如果他恨我,他哪怕是打我一頓,我也認了,可是這樣的精神折磨,我怕自己快撐不下去了…… 李 大順轉過身,看到夢嬌 嬸子正背對著自己,捂著胸口,就著月光,可以看到夢嬌嬸子的屁股。


   夢嬌嬸子的腰很細,前凸后翹,典型的S型身材,李大順眼睛都紅了,一股子妖火從身下沖上了腦門。


   李大順拿起來了桶里的毛巾,隨意搓了搓,之后就往夢嬌嬸子的后背上輕輕搓去。


   他怕他力氣大了,會弄疼夢嬌嬸子。


   毛巾沾著清涼的井水在夢嬌嬸子的背上來回摩擦,夢嬌嬸子的心隨著李大順的動作撲通撲通的亂跳。


   她透著余光,想要偷瞄著李大順,滿腦子盡是旖旎。


   察覺到李大順 給她搓背的力氣不是很大,癢癢的,仿佛是一群小螞蟻,在夢嬌嬸子身上爬著,夢嬌嬸子哼哼道, 順子,你用大力些。


   嬸子,我怕你疼啊。


   夢嬌嬸子撲哧一笑,傻娃兒,我不疼。


   好,夢嬌嬸子, 那你站穩了,我要用大力了! 此時李大順看著夢嬌嬸子那妙曼的身子也早已經口干舌燥,他那搓著背的手也漸漸不受控制的順著夢嬌嬸子光潔的脖子朝著夢嬌嬸子的面前滑去。


   感受到李大順的動作,夢嬌嬸子整個人都僵住了。


   她渴望那只手能給她帶來撫慰的同時,也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要擦槍走火了。


   小……大順啊,時間也不早了,我這洗的也差不多了。


  夢嬌嬸子滿面通紅的站起身躲開了李大順那只不安分的手。


   李大順也是一下子就醒了,剛才他們這是在做什么呀? 要是被村里的人發現了,那可是要浸豬籠的! 好,夢嬌嬸子那你趕緊回去吧,別著涼了,晚上風大。


  李大順笑了笑說道。


   夢嬌嬸子點點頭,隨后胡亂的套上了衣服,院子里除了蟲鳴就只有淅淅索索的穿衣聲。


   穿完了衣服,夢嬌嬸子就準備離開了。


   李大順也準備回 房間睡覺,剛走到一半,就被夢嬌嬸子給叫住了。


   順子。


   咋了?嬸子? 李大順轉過頭去,只見夢嬌嬸(夾逼自慰)子一路小跑過來,隨后,抱著李大順的臉,就在李大順的嘴上吧嗒親了一口。


   李大順嚇了一跳。


   怎么夢嬌嬸子這么熱情? 李大順這會兒還邦.邦硬著呢,被夢嬌嬸子柔軟的紅唇一親,更加是受不了了。


   夢嬌嬸子的小嘴兒,剛離開李大順的嘴唇,李大順就一把拉住夢嬌嬸子,隨后摟在懷里,咬上了她的唇。


   夢嬌嬸子驚慌失措,她剛才是怎么了? 怎么像是撞了鬼一樣,竟然跑去親了李大順一口。


   但是夢嬌嬸子怎么都掙脫不了李大順的懷抱,李大順將她緊緊的禁錮著。


   李大順雖然很瘦,但是在學校里的時候也經常鍛煉健身,所以胸前四塊腹肌梆梆硬,男人味十足。


   夢嬌嬸子在他的懷抱里面,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一個纏綿悱惻的吻,夢嬌嬸子只覺得自己呼吸困難,渾身上下難受的很。


   夢嬌嬸子的腦海之中又漂浮起了,剛才他看到李大順洗澡的時候,李大順又大又粗的。


   夢嬌嬸子,真想好好的感受一下…… 李大順的手慢慢的往上探去,突然……李大順老媽的房間的燈火又亮了。


   順子,你在外頭和誰 說話呢? 這讓夢嬌嬸子一個顫抖,清醒過來連忙推開了李大順,拔腿就跑,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這張臉可往哪兒擱呀。


   哦,沒和誰說話呢,剛才夢嬌嬸子過來還雞湯的盒子,我就和她說了兩句話。


   李大順連忙開口回應道。


   哦,你早些睡,不早了。


   房間的燈漸漸的暗下。


   好,我馬上就睡了! 整個院子里面只剩下李大順一個人,夢嬌嬸子已經跑回去了。


   李大順哭笑不得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還是邦邦硬。


   這夢嬌嬸子可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李大順倒是有些弄不懂,這夢嬌嬸子是不是在勾.引他了? 第二天,李大順起了個一大早,依然還是去上山采藥。


   他們這個村可是一塊寶地,周圍圍繞著三個大山,都有很多常見的藥草。


   有時運氣好,還能收獲一些珍稀的草藥呢。


   他這個醫科大學的中醫系醫學生,正好在這好好的辨識辨識草藥。


   大約到早上10點鐘,李大順就回來了。


  7月天的中午太熱了,待在山上可受不了。


   回來時,李大順路過了夢嬌嬸子家,正好看到夢嬌嬸子在門口露天的灶臺上正做飯呢。


   因為昨天的事兒,李大順不免多看了兩眼,卻發現夢嬌嬸子的面色痛苦,而且一邊炒著菜,一邊還一直扶著腰。


   這夢嬌嬸子是怎么了? 腰不舒服了。


   于是李大順便喊了一聲,夢嬌嬸子,你怎么了?這不舒服嗎? 夢嬌嬸子看到李大順,有那么一點點的不自然,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我沒事兒,早上搬東西的時候閃著腰了好像,腰有些疼。


   哦,那你得小心些,要不舒服就別做菜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李大順擺擺手,正準備離開,夢嬌嬸子卻突然叫住了李大順。


   順子,你過來一下。


   李大順走了進去,不解的問道,怎么了,夢嬌嬸子? 大順,你說我這腰扭傷了得多久好呀? 不管怎么說,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吧。


  李大順如實回答道。


   夢嬌嬸子一聽,臉色白了白,要這么久啊,那不行啊,我還要下地干農活的。


   夢嬌嬸子,你家有 紅花油嗎?要不我幫你推拿一下吧,我學過正宗專業的推拿手法,能讓你好的快一些。


  李大順提議道。


   有,你先去我房里等我吧,我去取了紅花油,馬上來。


   夢嬌嬸子伸手指了指李大順,才知道,上一次他過來找夢嬌嬸子的房間,可完全是找錯了,夢嬌嬸子房間是在另外一個方向。


   說完,夢嬌嬸子沒等李大順說話就立刻去了儲藏室,取紅花油去了。


   好像生怕李大順會后悔似的。


   李大順也先進了屋, 屋子里面很干凈整潔,還帶著淡淡的香味兒。


   屋子的正中央放著一張大床。


   夢嬌嬸子很快就回來了,手中還拿著一瓶紅花油。


   夢嬌嬸子,你趕緊的,我給你好好的按一按,你很快就不疼了。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14975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2991789.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7659238.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196232.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7882786.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4466334.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624707.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884520.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5590605.html
https://twghtyrtghyui.weebly.com/3649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