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giantess anal vore

giantess anal vore


見她這樣,江 小魚就沒脾氣了,心說喵了個咪,看來不讓麗霞姐當上村長,就別想跟她有什么進展了。


  想到這里,他這貨就暗下決心,還是要努力賺錢,漲大實力,等夠得上手的時候,直接給麗霞姐一個驚喜。


  像買衣服、送東西這種小恩小惠, 王麗霞不上當的。


  心里有了計較后,兩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 旅社


   江小魚趁王麗霞沒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給旅社的 大姐


  跟她耳語道:“老板娘,幫幫忙,你就說只有一間空房!”那大姐見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應了。


  回頭江小魚征求王麗霞意見:“媳婦,這家旅社只有一間空房哦!”旅社大姐趕緊接茬道:“里面有兩張床哦,你倆情侶,開一間房天經地義,干嘛要兩間哦?”“要不再找找?媽呀好大的雨!”王麗霞想想附近沒有別的旅社,雨還下大了,她就一跺腳道:“懶得找,一間就一間吧!”“帥哥美女,你倆 看著好般配哦!”“謝謝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興隆哈!”江小魚帶著王麗霞,屁顛屁顛的來到房間。


  進去一看,哪有兩張床,就一張大床擺在那里。


  見狀,他這貨偷著樂,心說喵了個咪,大姐夠意思!王麗霞進來卻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魚,只有一張床,這怎么睡呀?”“麗霞姐,你看這么大的雨,大姐又說了,只有這一間,那就湊合唄!”小魚腦子里被王麗霞的磨盤占據著,心里蠢蠢欲動。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還美滋滋的打個滾。


  不曾想,王麗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不客氣道:“小魚,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盡!”“蝦米?違背婦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來吧!”他這貨心說,娘西皮,這不是開玩笑,萬一麗霞姐動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無事,翌日一大早,兩個退了房,迎著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鷺村。


  兩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江小魚一蹦蹦入家院門,蔸眼就見那個廠妹 丁婉,正勾著楊柳腰,在井臺前幫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來啊?”江小魚哭笑不得道。


  “小魚哥,你 看病不收錢,我幫你洗衣服是應該的!”說起丁婉,這也是個貧家女,但是呢,她性格開朗,逢人就一臉甜笑,還有倆甜酒窩,很是討人喜歡。


  “那就辛苦你。


  ”江小魚把買來的三七和重樓種子,還有菜種,逐一放到客廳。


  然后騎著三蹦子,上 香秀娣家還車。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個人吃早點,見江小魚回來,歡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點!”女人煮了瘦肉湯、小米粥還有一盤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個勁地催著他吃完。


  江小魚吃得飽飽的,打了個飽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著他不讓走,笑著盤問他道:“你這小子,昨天進城賣菜,不叫上我。


  我問你,你一車菜賣了多少錢?”“報告秀娣嫂,我是賣給一家大酒店,單價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兩百斤,你說多少?”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賣了兩萬四?小魚,我家也有半畝神田,你幫嫂子賣!”香秀娣一看這么賺錢,頓時就像打了雞血。


  “這個沒問題,等我再拉貨進城,一定喊上你!”倏爾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進內室去了,再出來的時候,她換上了一條大紅的吊帶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圍,江小魚咕咚,涎水橫流,心里像有爪子撓他,癢癢得不行。


  香秀娣撞見他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進了內室,嗔的道:“小魚,你再幫我看看病!”江小魚得兒一聲,一蹦蹦進內室道:“秀娣嫂,治療過了,還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著他道:“不疼了,我怕沒斷根,你再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江小魚一點頭,忙是仔細的檢查起來。


  完了他這貨起身道:“沒啥問題!”“真沒問題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懇求道。


  她心說,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樣病,再生一樣病,就有理由找小魚治。


  “不用了,是真沒問題。


  你不放心,可以去醫院做彩超!”“我不去醫院,只聽你的。


  你說好了就好了!”倏爾地,香秀娣就濃桃艷李的道:“你嘴角有東西!”一轉眼,香秀娣就主動吻了起來。


  吻了好幾分鐘,江小魚怕突破防線,腳底板抹油,蔸頭就走了出來。


  一路綠柳夭桃到家,發現黃玲還有那個付嚴杰,商量好似的,都來了。


  兩個看到江小魚,頓時就像看到了金遠寶,搶似的撲上前。


  一個道:“你的菜賣完了,給女兒看病吧!”一個說:“大兄弟,我媳婦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時候給我媳婦看病!”這時,丁婉幫他把衣服涼在曬衣桿上,忙完了也搶上前道:“小魚哥,我爸天天在家里罵人。


  你再不幫忙治,我要瘋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個病人,這仨都哭著喊著要看(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


  這下江小魚靈機一動,想了個主意道:“要不這樣,你們抓鬮。


  誰抓到就給誰看,怎么樣?”“行,行哦!”見仨個人忙不迭點頭,他這貨就回房,取三張紙,其中一張寫上字。


  然后三張紙揉成團,拿出來道:“開始抓鬮。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個人就分別抓了一團紙,就聽丁婉歡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樂利紅,黃欣和付嚴杰都一臉失望,這倆就悶悶不樂歸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魚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發病,見人就罵,罵得好難聽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棟泥瓦房,不過屋內鋪了水泥地板,比小魚家好一點。


  進門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打咂聲和大罵聲。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個善良豪氣的中年大叔,近幾年因為際遇不順,媳婦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為怪異。


  后來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復中心治療,三進三出,治好不久就復發。


  “小魚哥,你聽見了沒,像我爸這種情況,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著他道。


  “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你爸打過人沒?有沒有自殺自殘這些行為?”江小魚一來到丁家的院內,就看到院內彌漫著一股很重的煞氣。


  所以,他這貨懷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癥,應該是枉死鬼上身。


  “他從來沒打過人,沒有自殺自殘過,就只會罵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來給他看。


  “小魚哥,你看我身上,沒啥傷口吧?”“好,我再問你,你是幾點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點出生的哦,小魚哥怎么啦?”丁婉大為緊張的看著他道。


  “正午十二點陽氣上升到頂點,這個點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陽之體。


  這就好解釋了!”他這貨滿是一副原來這樣啊的表情。


  “小魚哥,怎么了?”“你爸應該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種!按道理,家里有煞氣,你會感覺到。


  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是至陽之體!”“蝦米?小魚哥你別嚇我哦!那你會不會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聽家里有鬼, 嚇得簌簌發抖。


  “放心,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會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幫它解決,它是不會投胎的!”說著,江小魚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請神。


  “小魚哥,要怎么解決呀?”丁婉著急上火道。


  “這個容易,不過要今晚十二點子夜時分,我把這只枉死鬼請出來,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這貨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來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嚇得都不敢進屋。


  “額,晚上十一點半我就過來。


  你是至陽之體,臟東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嚇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魚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害怕呀!”見丁婉嚇成這樣,江小魚就一點頭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魚哥,上我家吃晚飯,我炒拿手的紅燒肉給你吃!”丁婉見江小魚離開,她也是腳底板抹油,嚇得回廠上班去了。


  再說江小魚。


  這貨得啵到家,前腳進門,后腳開超市的 大浪就閃進來了。


  “小魚,過來過來,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好好的笑一聲!”大浪進來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臉一把。


  “神馬好消息?”“是惡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兇的,打從你收拾了她兒子,她就變老實了。


  你猜怎么著,昨晚上那婆子提著一大箱牛奶還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給我又是賠禮又是磕頭,好話說了一籮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惡霸腔的娘來求我,她知道我跟你關系好,想讓我出面游說你,讓你幫他兒子治病!”一聽是這事,江小魚搖頭如撥浪鼓道:“蝦米?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著當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還想我幫他看病,做夢呢!”“小魚,我看他娘挺有誠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發了毒誓,說只要你治好她兒子,她們家就搬出白鷺村,以后改邪歸正,絕不作惡!”大浪眼巴巴的看著江小魚道。


  “大浪,聽你的意思,你答應她了?”江小魚愣了愣。


  “我哪敢答應,這不要經過你的同意嘛!”大浪說著說著,就濃桃艷李的吻了上來。


  江小魚推開她道:“大浪,我聽你的意思,你是很樂意哦!跟我說實話,老太太除了送東西,是不是還送錢給你?”“小魚,你聽我說——”大浪就把他親哥的兒子上大學學費沒著落一事告訴了江小魚。


  從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實很早就雙雙過世,她是親哥帶大的。


  “我想報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萬元!當然,不管怎樣,是惡霸腔撬走了吳玲,你如果不同意,這錢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著江小魚 說道,從她近乎懇求的目光看出來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點個頭。


  “大浪,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江小魚心說娘西皮,惡霸腔現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鷺村少了一個村霸,還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無異是放虎歸山。


  “嗯,你啥時考慮好了就告訴我!”江小魚就回房換衣服,準備上山種藥材。


  不提防大浪跟進了屋,她見有個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來。


  “小魚,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大浪就吻上來,癡迷的道:“小魚,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江小魚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小魚,幫幫我!” 看著 玲姐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玲姐抱了過去。


  啊……玲姐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 小六,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玲姐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玲姐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玲姐妖嬈的 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飽滿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玲姐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引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玲姐的文胸。


  “不…不要……”玲姐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玲姐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按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玲姐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里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飽滿,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玲姐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六,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 聽到玲姐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玲姐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那處親了上去。


  剛引上一口。


  嗯……玲姐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六,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玲姐,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滑入我的嘴中,看著玲姐不斷搖擺的 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玲姐的美胸,還是為玲姐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玲姐享受著我,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 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碰到了。


  玲姐顯然有感覺了。


  啊……玲姐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六,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玲姐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玲姐的嬌軀。


  “混蛋,混蛋。


  ”玲姐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六,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玲姐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玲姐,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碰呀!”玲姐哭著狠狠的又拍 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看了看玲姐的胸,剛才引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玲姐,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玲姐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玲姐。


  玲姐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六,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玲姐,回頭看了看玲姐我攥了攥拳頭:“玲姐,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玲姐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玲姐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玲姐,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玲姐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玲姐擺了擺手:“小六,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玲姐,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玲姐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六,你就是我的弟弟。


  ”說完,玲姐主動張開手擁抱向我。


  我聞著她身上迷人的香味,體內頓時燥熱了起來,知道自己跟她如果想要保存單純的姐弟關系已經是不可能了。


  只是玲姐倒好像比較放得開,很快就恢復了以往的感情,擦了擦眼角淚花,低聲道:“小六,那…那你在幫我吧,這…這兩天真的疼…疼死我了。


  ”說完,玲姐羞紅著臉慢慢的往床上躺下,拉開那遮擋住衣服,那一對那處跳躍而出,好不性感誘人,還有那光滑的小腹,甚至能夠看到那三角區,我體內立馬再次燥熱了起來。


  心底不由浮起一道苦澀的笑。


  玲姐呀玲姐,你這么漂亮,性感,又不是我親姐,如何讓我把你當成姐呀!當然我也怕再次惹了玲姐不高興。


  收住邪念,趴下身子幫玲姐引奶,玲姐的嬌軀就不由跟著顫動了一下,身軀擺了擺,嘴里發出一道哼聲,更是刺激著我。


  我不由苦澀道:“玲姐,你…你讓我不要多想,可你也不要誘惑我好嗎?”“我…我哪里有,就…就是沒忍住。


  ”玲姐被我說的也是一張俏臉通紅,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其實我又哪里不知道玲姐不是故意的,可面對如此誘惑的嬌軀,又有多少男人可以忍住呢?我只能強壓著邪火,幫玲姐治療。


  玲姐的哼聲越來越大,喘息聲也越來越大,身子扭動的更加厲害了。


  “啊…小六,我不行了。


  ”玲姐喊了一聲,直接抱著我腦袋拉了下來,讓我緊緊貼在了她的那處上,甚至她一雙腳還纏繞上我的腰,整個人都貼住了我。


  好一會玲姐才緩下來,看著我一臉尷尬道:“小六,對…對不起,我沒忍住。


  ”我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反正她們這些女人就顧著自己舒服,哪里會想到自己還難受著呢?當然玲姐不愿意,我也不想逼她。


  舔了舔嘴角,站起道:“玲姐,我走了,下次要是脹痛的話,記得找我。


  ”“哦。


  ”玲姐羞紅著臉瞄了我一眼,對上我的目光又立馬低下頭。


  我苦澀一笑不再說話,正想要離開,玲姐忽然伸手拉住我,我疑惑道:“怎么了。


  ”“那…那個……”玲姐瞄了瞄 我那,想要說什,可支支吾吾了半天卻沒說出一句話來,我看著玲姐的樣子,知道她是關心我,笑著碰了碰她頭道:“玲姐,我沒事的。


  ”“可是……”玲姐剛還想著解釋什么,咯吱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道開門聲,跟著聽到一道喊叫聲:“小玲,我回來了。


  ”玲姐跟我聽到聲音都慌了起來。


  玲姐更是一下瞪起眼睛道:“啊,我老公回來了。


  ”聽到玲姐的話,我也是嚇了一跳,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玲姐就拉著我手道:“小六,快…快躲進去。


  ”我直接被玲姐塞到了衣柜里。


  玲姐跟著也躲了進來,因為衣柜太小,玲姐的嬌軀直接貼上了我身子,我不由縮了縮眉頭,壓著聲音道:“玲姐,你…你也躲進來干嘛?”玲姐轉頭,我們兩人的嘴唇直接貼在了一塊。


  玲姐一下瞪起眼睛。


  咯吱……這會門就被推開了,就聽玲姐老公嘀咕道:“這人呢?都去哪里了。


  ”聽著那腳步聲,我跟玲姐兩人都不敢動,緊緊貼在一塊,因為剛才匆忙,玲姐甚至連衣服都沒拉上,那露肩裝站起來,直接掉到了腿下,玲姐此時幾乎全果的抱住了我。


  我感受著她身上的柔滑的肌膚,體內的浴火涌起,那里直接撐開了褲拉鏈跑了出來,玲姐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但透過衣柜縫隙還能看到她老公在外頭。


  玲姐也不敢亂動,壓低著呼引聲。


  只是我頂著她難受,她小心扭了扭嬌軀。


  一動,立馬感受到一股舒服感,撐的更大了,我那本來就比別人強大,這下反應起來,連內褲都兜不住了,一下跳了出來,貼上了玲姐的大腿。


  玲姐渾身驟然一顫,扭了扭身子,發出一聲低哼,嚇的我連忙抱住她,直接吻上她的香唇,那一抱我直接貼的玲姐更緊了。


  那里一下子到了不該到的位置。


  玲姐渾身一顫,雙腿不由夾在了一塊,一臉幽怨的看著我。


  我見到她神情,也是一臉無奈。


  咚咚……這會我就聽到她老公出去的聲音,我們也松了一口氣。


  玲姐輕拍了我一下,低聲道:“臭小子。


  ”我苦澀笑道:“玲姐,對(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不起,我這控制不住呀!”說著,我那又俏皮的動了動,玲姐立馬哼了一聲,喘息道:“那…你也要收斂一點,那…那頂的我難受。


  ”“玲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東西哪里說控制就能控制的呀!”我苦笑的看了看玲姐,望著她嬌羞的模樣,那小六子竟然反應更大了。


  玲姐也是一陣無奈,只能任由我頂著。


  越是看到玲姐這樣的神情,我越是激動,忍不住動了一下,玲姐身軀不禁一顫,抱著我一下緊了緊手,兩人貼的更近了。


  我感覺到玲姐渾身一顫,怕她怪我,連忙轉移話題問道:“玲姐,你孩子呢?”“早上我…我抱她外婆家玩了,還…還沒抱回來。


  ”這會玲姐的喘息聲變的越來越粗重,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了,一張臉憋的一種通紅,我不禁更加激動起來,緊緊的抱住玲姐的嬌軀,直接朝著她吻了上去。


  我們兩人本來貼的就很緊,彼此都聞到彼此的呼引聲,這下我親上去,玲姐根本避無可避,碰觸上玲姐那妖嬈的紅唇,玲姐頓時瞪起眼睛,剛想推開我。


  嗒嗒……他老公又回到了臥室。


  我們兩人都嚇了一跳,不敢亂動,我吻在玲姐的香唇上,輕輕撬開玲姐牙根。


  玲姐開始還緊閉著牙根。


  我一手碰上她時候,玲姐渾身驟然一顫,牙根打開了,讓我成功吻上,開始親吻著她。


  玲姐起初還有些拒絕。


  但在我主動下,開始生澀回應著。


  我底下也是忍不住開始輕輕運動著,雖然不能盡興的舒服,但能夠抱著玲姐,靠著她的雙腿,也算一種滿足了。


  我抱的玲姐也越來越緊了。


  玲姐搖晃腦袋帶著哀求的眼神望著我,然而一切卻根本躲不開。


  她老公就在外頭。


  要是剛沒躲進來的話,或許還有辦法以催乳的名義解釋,現在躲著我們要是出去的話,要是她老公能夠相信才有鬼。


  我真沒想到玲姐一直拒絕我。


  卻在這種環境之下,讓我能夠享受她的嬌軀,雖然不算真正享受到,畢竟玲姐還穿著內褲,我沒辦法進去,但能夠這樣抱著,感受著,我也滿足了。


  這一切還真的多虧了她老公突然回來。


  要不然我哪里有這么個機會。


  “這去哪里呢?”玲姐老公也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低估了一聲,隨后就出去了。


  砰……我們聽到關門聲。


  一下子徹底放開了,我直接一動,玲姐啊的喊了一聲,整個人往后揚去,我貼著她身子跟了出去,好在衣柜距離床鋪比較近,玲姐正好倒在了床上,我整個身子也壓上了玲姐的嬌軀。


  嗯……玲姐嬌哼一聲喝道,腿窩子一下夾緊。


  我也是一股舒服感涌動上來,整個人直接緊緊的抱住了玲姐。


  玲姐也是緊緊的抱著我。


  良久后,我們才分開。


  玲姐看著我,一張俏臉通紅不已,想要說什,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我也挺尷尬的。


  雖然我們不算真正的做了,可兩人剛才都達到了巔峰。


  “玲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了看玲姐褲子有些不好意思道,畢竟剛沒忍住。


  玲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沒說話,而是起身去浴室里面洗澡。


  我想著跟著一起進去洗,但又怕玲姐怪我。


  只能用紙巾擦了擦。


  玲姐也只不過簡單的洗了一下就出來了,催促我道:“小六,你快點走吧,待會我老公回來看到就不好了。


  ”其實我也擔心玲姐老公突然回來的,點了點頭,正打算走的時候,回頭過去看著玲姐妖嬈的嬌軀,吞了吞口水道:“玲姐,下次給我好嗎?”“好啦,快點走,下次再說吧!”玲姐推了推我。


  臉上并沒有生氣的表情,這讓我大喜,看來下次真的有機會得到玲姐了。


  二十多年了。


  自己從未發現過如此迷戀過玲姐。


  更沒想到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跟玲姐在一塊,想著心里就是美滋滋的,哼著小曲一路回到店里頭,到店里頭一看,我卻沒見到郭小欣那小妮子在看店,還把店門給鎖上了。


  我不由縮了縮眉頭,這小妮子去哪里了呢?讓她幫忙看個店,還把我店給關了。


  我搖了搖頭,也沒多想掏出鑰匙打開門,剛開門,我就聽到一道哼叫聲,那美妙的叫聲,我剛在玲姐那體驗著,自然太熟悉了,這是啥聲音呢?一下子豎起了耳朵。


  這聲音是從我治療室傳出來的。


  難道郭小欣那小妮子沒走,而…而是在我治療室內那個……想到這,我瞪起眼睛,心跳也跟著加速了,躡手躡腳的就朝著治療室走去,輕輕一推門,就被打了,里面春色立馬展現出來,只見郭小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我那治療病床上。


  手上不停地動著,嘴里不斷發出輕哼聲,一副享受的表情,對于我進來全然不知。


   嗯,我是! 您好,我是天盛集團的市場部主任,我叫 孟甜,今天能夠在這見到您真的是緣分。


   我們 公司最近想要和你的公司合作,但是一直沒有辦法和你們洽談,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這個機會。


   今天先吃飯吧,你明天去她的公司談!李冰說道。


   李姐,那個天盛集團和我們…… 我知道,小倩,沒事的有我幫你!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吧! 蘇總明天見! 張成,你怎么不早告訴我,你認識 香柏公司的總裁! 我也是今天才認識的,他就是我剛才的客戶! 張成呀,你這客戶怎么都是一些女的呀,一個個還都是富婆,你是不是想要被包養呀! 甜甜,你看你又胡思亂想了,我只要你一個人,不要什么富婆包養,我要包養你! 哼,誰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說不定就是嘴上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好了,我的小寶貝,你就不要亂想了,咱們繼續吃這美味的牛排! 張成和孟甜吃完飯就回去了,一路上孟甜接到了來自多方的祝賀,臉上也一直洋溢著笑容。


   到家了之后,孟甜就迫不及待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 秦玉蓮,秦玉蓮雖然在和孟甜說話,眼神卻一直看著張成。


   張成感覺到了秦玉蓮火辣辣的眼神,沒有抬頭看她。


   張成,你把那個東西拿過來! 秦玉蓮看見張成手里拿著一個袋子,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媽,張成慶祝我升職,帶我去了一家西餐廳,他們家的牛排特別好吃,我打包了一份回來給你嘗嘗! 阿姨,這牛排挺好吃的!張成尷尬的說道。


   謝謝我的乖女兒了,媽吃飽了,你給放冰箱明天吃吧! 孟甜把牛排放到了冰箱里面,而秦玉蓮一直在盯著張成。


   張成心虛不敢不敢和秦玉蓮對視,他昨天晚上放了秦玉蓮的鴿子,秦玉蓮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媽,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孟甜看見秦玉蓮一直站在那里沒有動過。


   沒事,媽就是累了,媽先去睡了! 媽,你要是不舒服,你就跟我說! 秦玉蓮轉身回房,孟甜拉著張成說道:張成,我終于升職了,以后咱們就可以有一個咱們自己的小家了! 甜甜,你小點聲,阿姨聽見了心里可能會不高興! 沒事,咱們到時候給媽找個老伴,咱們也好過咱們自己的二人世界,他們也過他們的二人世界! 張成,你知道嗎?今天遇到的那個蘇倩,她是香柏公司的總裁,要是我能把她拿下,我肯定又會升一級! 嗯!甜甜,我有點累了,我先去洗澡了! 孟甜看見張成一回來就悶悶不樂的,不知道是為什么? 等張成洗完澡以后,孟甜早就躺在床上,穿上了張成之前買給她的情趣內衣。


   看著孟甜妖嬈的身姿和魅惑的眼神,張成卻沒有反應,他真的累了! 甜甜,我累了!張成不冷不熱的說道。


   說完,張成往床上一躺就睡著了,孟甜以為是自己晚上吃飯的時候說的話惹得張成不高興了。


   便慢慢的爬到張成的身上,手指在張成的身上輕輕劃過。


   成成,今天晚上就讓我來伺候你吧! 孟甜把手伸進了張成的褲襠里面,開始撫弄起來。


   張成在孟甜的撫摸下, 身體漸漸有了反應。


   還給我裝累,嘴上說不要,這身體還是誠實的很嘛! 孟甜把張成的小褲一把拉下,看著眼前的尤物,低下了腦袋。


   張成在孟甜的不斷挑逗下,身體的血液開始沸騰。


   張成猛的一個翻身,把孟甜壓在身下,孟甜伸出丁香小舌輕輕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張成動作倒也干凈利落,很快就把孟甜身上的那幾件等于沒穿的布給扒拉下來了。


   張成提槍準備上陣了,結果剛架好姿勢,還沒開始,張成就發出了一聲慘叫。


   孟甜被張成的叫聲給嚇到了,張成的額頭上冒出黃豆般汗珠。


   張成,你這是怎么了,你不要緊吧! 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別那個了! 看著一直冒汗的張成,孟甜哪里還敢繼續,只好作罷。


   張成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看來昨天晚上的五次加上下午和蘇倩的那…… 想必自己的精氣肯定是受損了,如果今天晚上還要繼續的話,可能真的會精盡人亡。


   張成看著躺在身邊的孟甜,他看的出來孟甜不高興,但自己也無能為力。


   第二天等張成醒來的時候,發現孟甜已經不在床上了,看了一下梳妝臺,他知道孟甜去上班了。


   張成感覺自己的腰有點疼,勉強能夠坐起來,看來自己以后不能太放縱了,這身體吃不消呀! 張成在廚房里找了一下,發現沒有一點吃的,看來孟甜是生氣了,連早餐都沒有給自己準備。


   張成,你過來,我有些話想問你! 張成往后轉身,秦玉蓮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阿姨,什么事? 張成,那天晚上你為什么不過來,我一個人等了那么久! 真的對不起,那天事發突然,我沒來得及告訴你! 事發突然?我看你和甜甜玩的挺開心的! 阿姨,你聽我解釋,這件事真的是一個誤會,我不是故意放你鴿子的! 我不聽,這件事就是你的不對,除非你現在補償阿姨!秦玉蓮像一個小女生一樣的撒嬌著。


   阿姨,這……能不能改天,我今天身體不舒服! 身體不舒服,阿成你哪里不舒服? 沒事,就是最近有點腰疼! 阿成,你躺下,阿姨給你按按! 張成按照秦玉蓮的話躺在了沙發上,然后張成告訴秦玉蓮需要摁哪幾個位置,該怎么摁。


   秦玉蓮的手在張成的后背上來回的撫摸著,這個男人的身體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現在可以好好的摸一次了。


   阿姨,你的手再往又一點。


   對!就是這個位置……啊! 張成,是不是我太用力,按疼你了? 沒事的,阿姨,就這樣繼續! 秦玉蓮坐在張成的身上,幫他按著他的腰,而孟甜生著一肚子的悶氣早早的去上班了。


   孟甜一肚子的悶氣,到了公司樓下,結果發現自己今天要用的文件給忘在家里了,只好在公司簽到以后,說自己要出去談業務,然后順便回家拿業務。


   孟甜回到家,打開門就看見自己的母親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


   孟甜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喊道:張成,你這是在干嘛! 張成還沒來得及接話,秦玉蓮脫口而出:甜甜,你也真是的,張成的腰傷了你也不知道帶他去看看! 媽,他腰傷了,我知道,我肯定會帶他去看的! 還有,媽他是我的男朋友,你未來的女婿,你這樣不好! 孟甜的火藥味十足,秦玉蓮被她的一句話給堵住了。


   甜甜,你怎么跟阿姨說話的,她是你媽,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 怎么了,我還沒說什么呢,你就開始維護了,你是要娶我過門,還是娶她呀! 甜甜,你越說越離譜了,什么叫她,她是你媽,生你養你的媽! 張成,你別說甜甜,是我做的不好! 阿姨,你沒有做的不好,是她說的話不對! 好!好!你們說的都對,是我不對,是我做錯了,這個家是你們的,我走! 孟甜哭著走回房間,然后把行李箱打開,往里面裝衣服。


   張成,你別和甜甜吵了,你快去勸勸她! 張成也覺得事鬧的有點大,剛站起來,孟甜就拉著箱子從房間出來了! 甜甜,你這是干嘛,你要去哪? 我去哪不用你管,你給我讓開! 對不起,我剛才說話過火了,都是我不好,我給你道歉! 孟甜沒有說話,拉著行李箱要往外面走,張成伸手拉住了箱子。


   甜甜,對不起,我該死,你不能走,這里是你的家! 我數三聲,你給我放手,3、2、1。


   張成沒有松手,孟甜一下把手松開了,說道:箱子我不要了,你要自己拿去吧! 孟甜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張成想要去追,結果腰突然疼得厲害,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張成,你沒事吧! 甜甜,張成摔倒了,甜甜! 張成,你堅持住,我打120。


   阿姨,我沒事!我去追甜甜! 還追什么,你現在得去醫院,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樣子了! 孟甜走到樓下,等了五六分鐘,往后看了一眼,張成沒有追下來,孟甜的心瞬間死了。


   孟甜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看見一輛救護車開了進去。


   這個時候,孟甜的手機接到一條消息,是公司發來的,告訴孟甜,她雖然當了主任,但是她之前說的拿下香柏公司業務這件事還是她的。


   孟甜現在是心里越亂,煩心事越多,她氣的跺腳。


   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是秦玉蓮打來的,孟甜本來不想接的,但轉念一想,她是自己的母親,便接了電話。


   甜甜,你在哪呢,張成現在在醫院,你快來吧! 媽,怎么回事,張成出什么事了! 剛才你走的時候,張成想要去追你,突然就倒在地上了,現在在救護車上! 媽,你別著急,我現在馬上過去! 一聽見張成出事了,孟甜心里的氣一下就沒了,她現在非常的擔心張成。


   等她趕到醫院的時候,張成還在治療當中,孟甜和秦玉蓮焦急的在門外等著。


   你好?你們哪位是這位先生的家屬?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未來的丈母娘! 那這位女士,你跟我進來了一下! 孟甜跟著醫生進去了,孟甜現在只希望張成沒有事。


   那個,張先生并沒有什么大礙,只是 精血不足,導致的渾身乏力,剛才猛地一下太著急,才會摔倒的! 精血不足? 精血不足,說白了就是縱欲過度,你們年輕人在那個的時候還是要節制一下,要不然真的會出大事的!&rdquo(交換性伴侶); 孟甜聽見醫生這樣說,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孟甜問道:醫生,那他還有別的事嗎? 沒有了,等下這個吊瓶打完,你們就可以回家了,修養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好的,謝謝你了,醫生。


   孟甜知道張成沒有大礙以后,走到門口對秦玉蓮說了幾句話,然后就走了。


   孟甜現在得趕快去香柏公司了,再不過去自己這單業務可能就要黃了。


   孟甜趕到香柏公司的時候,前臺問她是否有預約,孟甜想起了昨天晚上蘇倩說的話,便說道:有預約,我叫孟甜! 張秘書,有位叫孟甜的女士要找總裁,有預約嗎?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7980181.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7036063.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5140937.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493662.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1812525.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87046.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495745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772028.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988648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928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