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火影 忍者 色情

火影 忍者 色情


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 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 李桂蘭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 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導讀:27歲那年,我遇見了于,在相處不到半年的時間就結婚了。


  我是一個對感情木訥的 女人,不然也不會那么晚走入婚姻的殿堂。


  本以為這會是一段很穩定的 生活,卻不想,不到三年的時間就宣告結束。


  清楚地記得那天,一個年輕女子站在我的面前,說她有了于的骨肉,我有種說不出的眩暈。


  可現實總是這樣殘忍,于不敢說出的話,那個女子用行動讓我做出抉擇,我選擇了離婚。


  盡管我已不再年輕,盡管我是那么渴望安定。


    于不是那種英俊的 男人,但他身上的成熟氣質也是吸引女人的所在,他可以不動聲色地和那個女人交往那么久,足以證明他對她的感情,我還有什么留戀的呢?我冷靜地痛,痛得傷心。


  我只有慶幸自己沒有孩子,不然,自己也不會這么干脆地走出。


  只是我從沒想過如何面對今后的生活。


    于搬出那間我們居住了三年的房子,我的心一下子變得空落落起來。


  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上過班,在認識他之前,我也只是在父親的公司掛個虛職,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待在家里,我是個不善于人際交往喜歡清靜的女人,這也注定了我的孤獨。


  恢復單身的我迫切想融入一個圈子,好使自己不再孤單。


   小我 5歲男友只想做 情人 不想結婚(3/3)  我開始給自己安排一些活動,除了打麻將娛樂外,我還為自己選擇了一家美容院,想用錢為自己尋找一些自信。


  在那里我認識了很多年輕和年長的女人,美容院成了她們炫耀和排遣寂寞的所在。


  其中有個叫 李姐的富家太太和我很投緣,知道我的情況后,就信誓旦旦對我打包票,說要幫我找個男人。


  其實,與她們相比,我還是很年輕的,但是我的心態卻比她們要老得多。


    在這些整天無所事事的女人堆里,我覺得自己在墮落。


  那天,李姐對我說,要給我介紹個帥哥,我以為她在開玩笑,就沒在意。


  等我做完臉后,李姐說他來了,我說誰來了,還沒反應過來她說的什么意思,結果,我看到一個年輕帥氣的大男生站在我的面前。


  李姐很熱心地向我介紹,說他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介紹我們認識一下,以后就靠自己的聯系了!說完還向我使了個眼色。


    看著這么年輕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我多少有些不適應,只有客氣地說了幾句話。


  我知道他叫阿木。


  年齡比我小5歲,真不知李姐是怎么想的。


  分手后,我回到家里,不到5分鐘就接到李姐的電話,在電話里她居然數落我老土,說見到那么帥氣的小伙子還不敢嘗試。


  小我5歲的男友只想做情人不想結婚(3/3)  我說我是找老公又不是找情人。


  在電話那邊她顯得很不屑地說,你呀,真是太守舊了,你要知道在美容院里所有認識我的女人都找年輕的男人。


  我這才知道李姐暗地里居然做這樣的勾當,她以為我也和那些寂寞女人一樣,要的是身體之需。


  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還年輕,我不是怨婦。


  雖然我已擁有怨婦的經歷,但我不想這樣虛度生活。


  我也完全有資格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那段時間,我開始為自己物色新的丈夫人選,積極參加一些私人聚會,在我一個電臺朋友舉辦的生日會上我認識了瑞,他是一家賓館的部門經理,離婚已有三年。


  我們交往很謹慎,至少我是這么想的,都經歷過失敗的婚姻,和他的結合或許會更加珍惜彼此,可是,我想錯了。


    交往不到一個月,他就暗示想和我親熱,我沒有拒絕,總覺得他對自己很好,很真心,就和他在一起了。


  他和我住在一起,到了周六周日我就像個妻子一樣,給他做好吃的,為他洗衣服,我一直期待他能主動說和我結婚(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的話來,但他沒有,我有點沉不住氣,就問他:為什么我們不把眼前的關系再走一步呢,沒想到他睜大眼睛像是不認識我一樣說:為什么啊,我們這樣不是很好嗎?做一輩子情人,何必要那一張紙來約束。


  天啊,多么熟悉的話,就像是電視劇里的臺詞。


  小我5歲的男友只想做情人不想結婚(3/3)  自此,我覺得再也沒必要和他再繼續下去了,瑞顯然不是我想像中的男人,他不喜歡約束顯然是不負責的托詞。


  記得我提出分手的那天,他還表示對我的不理解,說我是個老土的女人。


  他的話和李姐簡直如出一轍。


  現在的人都怎么了,我有點糊涂了,難道失去道德準線的感情就是開放,不老土嗎?  看清楚了像瑞這樣男人的真面目后,我開始有點后悔自己當初的盲目與草率。


  但這并沒妨礙我繼續追求幸福的決心。


  可以后我又遇到的幾個男人實在讓我失望。


  他們不是對我的身體感興趣就是對我的錢感興趣,這實在讓我難以接受和理解。


  我自以為自己很聰明,可以看清他們的真面目,卻沒想到最后還是掉進感情陷阱里。


    有一段時間,我干脆與外界絕緣,天天待在家里,不是看碟片就是聽音樂,不想過去的一切。


  一天,我突然接到許久沒見面的李姐的電話,說打麻將三缺一。


  說實話自從她給我介紹阿木被我拒絕后,我就很少和她聯系了。


  小我5歲的男友只想做情人不想結婚(3/3)  突然給我打電話,我還真有點不習慣。


  一想自己也沒什么事就打車去了她家。


  在座的另兩位也是熟面孔,都是在美容院見過面的。


  我心里很放松,可就在打了一圈后,我聽到李姐接了個電話,說了句過來吧,就放下了電話。


    我心里預感那個給她打電話的人是阿木,果然不到10分鐘,阿木匆匆趕來。


  見到我眼神火辣辣的,我的心里不禁慌亂不已。


  阿木開始很熱絡地給我們端茶送水,目光總是有意無意落在我身上,李姐和其他幾個女人眉來眼去的傳達著什么,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這或許是李姐安排的一個局,只是我不知道為什么不反感,反而很受用阿木的諂媚。


    四圈過后,我們一起出去吃飯。


  在酒店里,阿木張羅著點菜,并殷勤地坐在我旁邊為我夾菜,席間,我和阿木顯得很投契,他在大學里學的是中文,和我一樣,李姐一語雙關地讓阿木照顧好我。


  我明白她所指。


  那頓飯吃得很漫長,但我感覺阿木總是在有意無意地挑逗著我。


  吃完飯,阿木主動說送我回家,走出來時,我說想去pub繼續玩,阿木沒有反對。


  小我5歲的男友只想做情人不想結婚(3/3)  酒吧里到處是尋歡的人群,我把自己喝得大醉,我想今天好好放縱一回。


  不知不覺中喝得頭暈腦漲,眼前的阿木也越來越模糊。


  醒來近天亮,口干舌燥,我起身去倒水給自己喝,我的衣服完好如初,沒有其他跡象。


  阿木躺在我的旁邊,還在熟睡。


  或許是因為他的無作為,我開始喜歡這個英俊的男人。


    如若與這個男人開始,只是一個游戲。


  我想像著怎么辦,但從阿木醒來的那一刻,我卻狠不下心來讓他離開,于是,一切就這樣開始。


  那段時間我和阿木真的如神仙伴侶,我曾經破碎的心仿佛重生,因為這個男人。


  愛情,可以讓女人絕望,又可以讓女人蘇醒。


    那天阿木說一個朋友出了車禍,著急用錢,我想都沒想就把銀行卡給他讓他安排,等我再給他打電話,居然傳來你撥的用戶不存在。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我急忙給李姐打電話,她居然說不認識阿木,還說那是我們之間的事,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掉進了圈套。


  面對失財的事實,我只有選擇沉默,因那和我的名譽比較起來畢竟是小的損失。


  我還能怎么辦,我只有自認倒霉。


  小我5歲的男友只想做情人不想結婚(3/3)
https://twfgbvhnnj.weebly.com/7584875.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360053.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286974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21527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20688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915091.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5340432.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59708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3933619.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1047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