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http www yourlustmovies com

http www yourlustmovies com


  內地女星 高圓圓早前與臺灣視帝 趙又廷傳出緋聞, 兩人于上月下旬在南京酒店一起度過 五天四夜,其后高圓圓返回北京,趙又廷則留守當地繼續拍攝新片。


  不過高圓圓似乎與趙又廷一天不見如隔三秋,盡管之前被 拍到在酒店相對五天四夜,但愛得熾熱的她卻無懼再被拍到蜜照,于本月初再前往探班,兩人還在中山陵甜蜜地摸黑 十指緊扣漫步。


    看見陌生人立刻低頭  當晚高圓圓再次現身趙又廷的酒店 房間,身穿 灰色針織衫及黑色休閑褲,打扮樸實及素顏,只見她開心地收拾房間,照顧男友起居可謂無微不至。


  其后身穿灰色運動衣的趙又廷返房,兩小口子一起整理衣物,有說有笑。


    約晚上8點半,兩人從側門離開酒店,親密地十指緊扣漫步山莊小徑,他們十分甜蜜地竊竊私語,但每當看見陌生人及車輛經過就立刻低著頭。


  高圓圓與趙又廷牽手甜蜜曝光高圓圓與趙又廷牽手甜蜜曝光  高圓圓及趙又廷去年底因拍攝陳凱歌電影《搜索》而互生情愫,但至最近才正式發展,因兩人細心呵護戀情,連兩人的公司也不知道。


    傳趙又廷與 張鈞甯 分手  據知情人士透露,向來性格穩重的趙又廷面對拍拖被拍到,有很大可能會大方承認戀情。


  此外,趙又廷與臺灣女星張鈞甯早已分手,但因仍保持友好關系,才令外間誤以為還在地下情,因此高圓圓(兒童智力故事)并非第三者。


   之前窺探的時候,看的特別清晰,但是現在被睡衣給遮掩著,若隱若現,不過卻格外的香艷動人。


  他一邊揉著 秦玉蓮的腳踝,目光卻一直盯著她的胸口窺探。


  “ 阿姨,說實話,你這身材保養的可真好,皮膚也很水嫩呢。


  ”秦玉蓮突然聽到準女婿如此夸贊,俏臉有些滾燙。


  “瞧你油嘴滑舌的喲。


  ”“我說的是真心話,瞧瞧你皮膚多水嫩呀,跟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樣,紅潤的小嘴巴,高聳的小鼻梁,真的是好看呢。


  ”“好討厭哦,這小嘴說的可真好聽。


  ”秦玉蓮被說的羞澀不已,笑著伸出手拍了下張成的肩膀。


  張成繼續按了一陣,“還疼不?”“不疼了……”秦玉蓮感覺腳崴被推拿了一陣,好多了。


  “行,那你早點休息,時間不早了。


  ”張成有些不舍的松開手。


  晚上,張成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里都是秦玉蓮那性感妖嬈的身姿,如此一個絕品性感尤物,竟得不到滋潤,真的是可惜啊。


  既然她對自己有意思,那一定要把握好機會,趁著她出差間隙,弄到這個成熟風韻的美少婦。


  次日,清晨。


  張成被喊醒,睜開眼,就看見秦玉蓮站在床邊,穿著一件寬松的白襯衫,胸口扣子沒系上,絕美的上圍,露出半邊,把襯衫撐得鼓鼓囊囊的。


  下面搭配的是一條黑色的短皮褲,修長的大美腿,露在外面。


  張成年輕氣盛,早上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秦玉蓮的時候,直接就爆了!他對秦玉蓮的念頭,是越來越強烈了。


  他在等,等一個完全將她吃了的機會!終于機會來了。


  傍晚吃完飯,秦玉蓮從廚房洗老碗筷出來,在沙發邊挨著張成坐下,俏臉一陣緋紅,對視一眼,別有一番滋味。


  張成剛想說點什么,卻被秦玉蓮搶先。


  “張成,有個事兒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開口,實在是有點難以啟齒,但現在我只能找你幫我了。


  ”張成見秦玉蓮 說完,俏臉羞澀,一片紅潤,心底不由得激動起來,尋思著準丈母娘這是打算跟自己來直接的?他 點了 點頭,“阿姨,您說。


  ”秦玉蓮撩撥了下發絲,咬了咬貝齒。


  “我最近那兒有點不舒服,吃藥也治療不好,您大學不是學中醫的嗎?所以想請你幫我看看。


  ”張成聽后,剛開始還有點失望,本想著來直接的呢,可轉念一想,這不更好嗎?要是發展太快,或許還有反作用。


  他點了點頭,“阿姨,這事兒您應該早點跟我說啊。


  大學我還選修了婦科呢!我現在就給你檢查。


  ”“呃……去我房間?”“就在這沙發上吧,也有扶手,方便。


  ”“哦。


  ”秦玉蓮明顯有些緊張,雙手不自然的抓住了短裙的邊角。


  “阿姨,你不要那么緊張,現在我們只是醫生跟病人的關系。


  ”張成一本正經,說完,指著她的裙擺,“脫下來吧,我幫你看看。


  ”“不用脫了吧……我穿的短裙呢”秦玉蓮很難為情,臉漲紅的厲害。


  ”“也行吧。


  ”張成先忍著。


  秦玉蓮捏著短裙就躺了下去,在張成的指導下,將美臀枕在了沙發枕上,半個身子傾斜下去。


  “阿姨,你不要緊張啊,我好好給您檢查。


  ”秦玉蓮嗯了聲,緩緩閉上了眼眸。


  “我要開始檢查了噢。


  ”秦玉蓮輕輕點了點頭,美眸緊閉,嫩手攢在了一起。


  張成掀開短裙,看見里面穿著一條丁字褲,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出手輕輕一扯,褲子就被扯了下來。


  女友甜甜長得跟她媽很像,但是這兒卻完成不同。


  張成看的鼻血噴濺,猛吸了幾口熱氣,慢慢的把手伸了過去。


  剛一觸碰,秦玉蓮的身子猛地一顫,發出一陣嬌呼,隨即伸出手捂著小嘴巴。


  張成此時已經邪火上頭,哪管這些,直接用手覆在上面,輕輕的撫摸。


  “真的是太美了,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極品!”“你說什么?”“沒什么……”張成猛然回神,“阿姨,你別著急,我正在給你檢查,得慢慢來。


  ”“噢。


  ”一陣探索后。


  秦玉蓮問:‘張成,檢查出來了嗎?是什么病啊?’“我還得仔細看看,”說完,張成動作更大了,直接扒開了(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雪白大腿。


  “阿姨,你生甜甜的時候,是不是剖腹產啊?”“沒啊,那個時候住在農村,哪里有剖腹產啊,只是在那里動了刀子……”秦玉蓮說完,思想也放松了不少:“看來你還有點真功夫呀!”張成苦笑了聲,松開了手,他有點不敢繼續觀摩下去,怕自己把持不住,他決定實施下一個計劃。


  “大問題沒有,只是有一點炎癥感染,以后注意點衛生就好,阿姨,我能理解你的需求,但是也要收斂一點哦,不要什么東西都用。


  ”張成膽子肥了,說的很直白。


  秦玉蓮被說的耳根子紅成一片,羞躁不已。


  這準女婿難道知道自己那個了?秦玉蓮緩緩睜開眼眸,有點小失落,坐起身,捏起黑色小丁字褲,說去衛生間清洗一下。


  張成盯著她進了衛生間,那性感的背影,腦子還沒從方才的檢查中回神呢。


  一團邪火壓的實在是太難受了。


  他控制不住,突然注意到了陽臺外面,一件紅色的小衣,掛在衣架上。


  這正是秦玉蓮的。


  他趕緊小跑過去,將它取了下來,然后回了女友的房間,感覺自己都要炸裂開了。


  褲子剛褪,突然門被推開,秦玉蓮竟站在門口。


  張成慌張的將小衣丟在了一邊。


  “阿姨,你, 你怎么來了?”秦玉蓮也有點驚慌,猶豫了十幾秒的時間,最后還是走了進來,問:“張成,你剛才在干什么呢?剛才我打算去拿換的小衣,發現不見了,沒想到是你拿的,你怎么能做這種事情呢?甜甜剛走,你就……”張成故作懊悔與羞愧的姿態。


  正在張成以為秦玉蓮會責備自己的時候,她竟然慢慢坐在了床邊,眼神勾著他的下方,喉嚨處吞咽了兩下。


  “你腦子里想什么呢,怎么能用我的……”秦玉蓮的聲音很輕,似乎并無責怪。


  “阿姨,對不起啊,剛才我幫你檢查的時候,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張成裝著委屈,道。


  “可我是你的……”“我知道。


  ”張成深深嘆息了聲,低著頭。


  “阿姨,其實我也是有苦衷的,平日跟甜甜,一個月也行房不了兩次,你長得這么漂亮,身材這么好,尤其是那兒,比甜甜保養的還好……”秦玉蓮眨巴著美眸,竟被說心動了,眼神中滿是憐愛。


  張成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必須自己主動,占據先機。


  他直接捏起了秦玉蓮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阿姨,你能幫我一下嗎?我真的好難受……”秦玉蓮很為難,但手卻沒松開的意思,即便心底很想,很想要,但臉色卻極力的壓制著渴望。


  張成捏著她的手動了兩下,細膩光滑的手,爽死了。


  秦玉蓮微微低下了眼簾,低聲說:“你放開,我來吧。


  ”這一句回答,讓張成激動不已,暗喜她現在入了自己的魔道了。


  張成把手伸了過去,一把將秦玉蓮摟在了懷里,秦玉蓮順勢靠在了他的胸膛,他低頭湊到她白皙的脖頸處,一股曼妙的香味鉆入鼻中。


  “真是羞死人了喲,哪有人給女兒男朋友做這種事兒了,張成,只能這一次啊……”秦玉蓮糾結道。


  張成點了點頭。


  很快就敞開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秦玉蓮雪白大腿上,開始摸起來。


  秦玉蓮也扣開了他的拉鏈,觸碰的一剎那,驚愕道:“這也太嚇人了,甜甜能受得了嗎?”說完,她猶豫了片刻,竟然主動的翻了個身子,調整了下姿勢。


  猛吞了口口水,掀開自己的裙擺,剛才檢查的時候,小褲已經脫了。


  她背對著張成,翹臀微微抬起,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咔嚓!一聲清脆的開門聲響了起來,張成一下就清醒起來,急忙找褲子穿。


  秦玉蓮還癡癡的趴在床上,不知道張成已經慌做一團了。


  “阿姨,好像有人回來了!”聽見張成說有人回來了,秦玉蓮一下就慌了,不知道該怎么辦。


  張成在房間里的動作太大了, 孟甜聽見房間里有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家里進賊了。


  “張成!媽!”孟甜在外面叫著,半天沒有回應。


  張成一聽這個聲音,知道是孟甜回來了,可是孟甜不是出差去了,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張成慌張的找不到衣服在哪,而此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孟甜走到房間門前,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推開了房門……臥室的門被推開了,孟甜躡手躡腳的進來了,結果看見張成和秦玉蓮在一起,便問道:“媽,張成,你們這是在干什么?”此時張成正光著膀子幫秦玉蓮摁腳,秦玉蓮衣服都沒有來得及穿,就只穿了一件文胸便用被子蓋住了。


  “孟甜,那個阿姨她剛才摔倒了,腳扭了,我幫他按兩下!”張成不敢正眼看孟甜。


  孟甜看了一眼周圍,她媽媽的衣服散落的到處都是,還有張成竟然光著膀子在那,還有那床單濕漉漉的一塊不知道是什么?“張成,你怎么光著膀子呀!”孟甜死死的盯著張成問道。


  張成一下答不出話來,秦玉蓮見狀,便說道:“ 小甜,是媽媽剛才去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張成把媽媽抱進來的,他的衣服都是水,就先脫了!”“媽,你的腳沒事吧?”孟甜走上前去,想要看下母親的腳怎么樣,她發現母親里面連小褲都沒有穿,那豈不是張成什么都看到了!“沒事,張成給我摁了兩下,現在好多了!”孟甜盯著張成,眼神里似乎在告訴張成,自己什么都明白,張成沒有看孟甜,專心的摁著腳。


  “小甜,你怎么回來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嗎?”秦玉蓮問道。


  “哦,公司臨時發的通知,出差取消了,我就退了機票,本來想著這么晚了,你們都睡了,就自己回來了。


  ”“這樣呀,那張成我這腳差不多了,你快去照顧小甜吧,她這來回折騰肯定很累了!”張成聽見以后,起身摟住孟甜說道:“甜甜,肯定累了吧,回去我給你放松放松!”秦玉蓮這個時候希望張成趕緊把孟甜帶出去,要是在待下去,肯定是要穿幫的。


  “甜甜,咱們走吧,讓阿姨好好休息。


  ”張成摟著孟甜往外面走。


  孟甜踉踉蹌蹌的被張成給拉了出去,說道:“媽,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看著張成和孟甜的身影走出了房間,秦玉蓮的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張成,你老拉著我干嘛!”“甜甜,我還沒說你呢,回來怎么不跟我說一聲,一個人半夜坐車多危險呀!”“我不用你管!”說完,孟甜就生氣的往房間里走去。


  張成緊跟著進去,說道:“甜甜,你怎么還生氣了,不生氣了好不好!”“我問你,張成,你跟我媽剛才到底在干什么?”“不是都說了嗎?阿姨摔倒把腳給崴了,我幫她按摩一下,你知道的我是學中醫推拿的!”“我不信,我剛一進去,我就聞到了空氣里面有那個的味道!”“什么味道?”“就是那個的味道,你肯定和我媽那個了!”“甜甜,你瞎想什么呀,那是你媽,我未來的丈母娘,我是那樣的人嗎?”孟甜坐在床腳,低著頭在那里哭著,張成從后面緊緊的抱住她,說道:“甜甜,我發誓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否則天打雷……”孟甜猛地一下轉過頭來,吻住了張成,沒有讓張成把話說完。


  張成把孟甜一下摟進了懷里,緩緩的放到床上,剛才和秦玉蓮沒有做完,現在可以在孟甜的身上繼續了。


  不一會,房間里就響起了孟甜的嚶嚀聲,聲音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大。


  
https://twkenaxg.weebly.com/3424765.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3125556.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391751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1504712.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8244603.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348567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75415.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4038405.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1293264.html
https://twggyytrgfb.weebly.com/5035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