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妻子 3p

妻子 3p


新聞網17日報道行呀,當然行了,雖然我知道你在騙我。


   花木蘭于是道。


   她說前半句也就算,居然把后半句也說了出來,這 女人一直讓我挺無語的。


   得了,你找我什么事?我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從她班里到這里找我的。


   每次她和我在一起總會有那么幾雙怨毒的 眼神 看著我。


   花木蘭是美女,喜歡她 的人肯定不少。


  她性格也好,交友廣,所以喜歡她的人就更多了。


   這也就是我說為什么每次她和我一起總會有幾雙怨毒眼神看我的原因,我無形中成了橫刀奪愛的人了。


   當然我本意本非如此,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不對,比普通朋友要更深一點點的朋友。


   反正就是朋友,壓根還沒進展到那種地步。


   我可以無視那些怨毒的眼神,就怕他們無法無視我,最后讓我和他們結下和王波那樣(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的仇恨。


   放學后陪我 逛街吧。


   啊?逛街?我確定沒聽錯后問。


   花木蘭點頭說是。


   為什么?我又問。


   花木蘭不耐煩了:哎,你這人挺無聊的耶,陪美女我逛街還能委屈你不成?我就是無聊行了吧,放學后沒什么節目,找你陪逛街提袋子做苦力行不? 她說的是那么直接霸道,讓人無法拒絕。


   她說的對,陪她這樣漂亮的女生逛街確實不委屈我。


  這一點可以從班里幾個男生發綠光一臉羨慕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來,他們巴不得能取代我。


   好吧,勉強答應你了。


  我道。


   噓! 班里好幾個發出唏噓聲,鄙夷我。


   我無視他們,對上花木蘭滿意的笑容。


   放學后校門見。


  她沖我擺手,起身走了,彌留滿香氣。


   看她走遠后我笑了,這個時候也就只有她才能帶給我快樂了。


   笑的時候扭頭不小心對上了 陳青青,她看著我,呆呆看著我,很難過的樣子。


   我急忙撇開頭不去看她,假裝沒看到她,假裝她不存在一樣。


   一再二的,陳青青就是個賤女人! 放學后我如約而至,花木蘭和她兩個姐妹也來了。


   去百老匯嗎?路上 黃腕珍問。


   不去,去那做什么?去步行街吧,今天那幾間女裝店肯定上新了。


  劉 曉曉道。


   花木蘭沒理她們,反而看著我問:去哪? 我?我指著自己鼻子道。


   不你還誰?她又道。


  接著我看到黃腕珍和劉曉曉用殺人的眼神看我,似乎在怪我奪走了她們的好姐妹。


   這已經不是第一招來各種眼神了,花木蘭似乎很在意我?什么都給我優先,照顧我。


   我頭腦一熱,頓時想到一個問題:她不是喜歡上我了吧? 喂,呆子,問你呢!劉曉曉毫不客氣沖我吼。


   我、我怎么知道去什么地方?我來做苦力的。


  我尷尬 說道


   來這里讀書這些日子我壓根就沒一個人逛過這座城市,僅熟悉的環境就是住的和去學校那一段距離。


   什么步行街、百老匯在那個方向我都不知道。


   算了,去 小吃街吧。


  花木蘭最后建議,黃腕珍和劉曉曉立馬歡呼起來。


   看著她們興奮帶著有點瘋癲的模樣,我倒是好奇小吃街到底有什么,居然能讓三個女人一路走一路扭屁股抖身子唱她們認為好聽卻讓路人皺眉難受的歌曲。


   她們是一路興奮過頭。


   小吃街,顧名思義,就是小吃一條街。


   從東大門進去后,遠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聞到各種令人垂涎的香氣、香味,再往里走,眼前一片是人,熙熙攘攘,密密麻麻。


   我看到這場景的時候終于明白為什么說我們國家是人口最多的國家了。


   這是一條寬大約五米多寬的路,路兩邊是攤檔,小推車整齊擺放,一排看過去就像一條龍那么長,見不到頭。


   小推車邊上站著老板,招待客人的老板身后有小桌子、小椅子。


  路上擠滿了人,小桌子、小椅子也坐滿了人,還有不少人直接站旁邊形成又一座人山人海。


   姐妹們!站在 人群外的花木蘭喊了句。


   有!黃腕珍和劉曉曉大聲應答。


   我狐疑看著這三個女人,不明白她們有準備發什么神經。


   沖呀! 隨著花木蘭一聲喊,她們三人已經沖向人群,死命往人群里擠。


   然后我在這頭看著她們三人消失在人群里,張望許久后終于又看到她們了,已經擠到第一輛推車面前點了一串串的東西,點完都伸長脖子看向我這邊,沖我招手沖我喊。


   人太多,聲音雜,所以聽不到她們在喊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們讓我過去。


   我看著黑壓壓的人群皺眉,實話說,我真心不想去擠。


  但是…… 沖呀!我也學著花木蘭她們的模樣向著人群里擠了過去。


   擠,是痛苦的。


   身邊是女的還好,身子柔軟還帶著好聞的香氣。


  可要是胖子或者其他男的,那就不好受了。


   他們身子都是骨頭,又強壯,身上汗臭味…… 擠死我了都。


   一條小吃街我陪著花木蘭她們只擠了一半就擠不動,也吃不動了。


   現在我嚴重懷疑她們三不是人,怎么吃都吃不飽一樣。


   終于,天黑后小吃街之旅總算結束,我帶著渾身疼痛回了家,看到陳青青坐在客廳里。


   原本還在疼痛的我立馬假裝什么事都沒有,豈料陳青青突然拿起東西對我砸了過來。


   哎,你什么意思?砸中我的頭,好痛,是匙羹。


   我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才對,沒見過你這種討厭的人!她冷冷道。


   我?我怎么討厭了我? 我要是討厭,那你是什么! 我很想喊出這句話,又聯想到她一再騙我,騙我懷孕的事,我狠一咬牙摔門離開。


   這個家,我再也呆不下去了。


   夏宇有一個雙胞胎 哥哥,聽說他小時候貪玩,爬到樹上去掏鳥窩,結果摔下來把腦子給摔壞了,從此以后就變得癡癡傻傻的,連話也說不利索,都快二十好幾了,也沒娶上媳婦兒。


  前幾天,家里花了五萬塊錢彩禮,給哥說了一門親事,對象是鄰村的一個姑娘,叫凌瀾,長的很漂亮,是他們十里八鄉有名的大美女。


  夏宇也見過她幾次,瓜子臉,柳葉眉,身材特別好,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秋天的湖水一樣,笑起來的時候,嘴角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十分迷人。


  青春懵懂的年紀,她就是夏宇心中的女神,也曾偷偷幻想著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樣子, 沒想到,她竟然成了自己的 嫂子……五萬塊錢在農村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以她爸媽把她嫁給了自己那 傻子哥哥。


  結婚的那天晚上,夏宇喝了很多的酒,暗戀多年的女神變嫂子,那種感覺,真的比日了狗還難受。


  可他偏偏又不能反抗,因為那是他哥,夏宇雖然討厭他,但還是希望他能過的幸福。


  酒席結束后,哥就和嫂子洞房去了,而他則躺在房間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要不去看看傻子哥哥和嫂子做那事是什么樣子?夏宇的腦袋里面突然冒出了這個大膽的想法。


  酒壯慫人膽,說干就干,當即,夏宇就穿上衣服,然后偷偷摸摸的朝著哥嫂兩人的房間摸去。


  還沒走近,他就聽見一道女人痛苦壓抑的聲音傳來,雖然夏宇還是個初哥,但在幾位島國愛情動作片老師的諄諄教導下,他早就明白了那是什么聲音。


  臥槽!難道他那傻子哥哥竟然還是個自學成才的老司機?這樣想著,夏宇更加好奇了,于是輕手輕腳的走到了房間外的窗戶下,然后將窗戶推開了一條縫隙,通過縫隙朝著里面看去,沒想到,竟然看到了他終生難忘的一幕!只見,房間里面只開著一盞白熾燈,昏黃的燈光下,兩條雪白渾圓的大長腿被一個男人死死的架在肩上,男人只露出了一個黢黑的后背,正對著那女人……看到這一幕,夏宇瞬間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


  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嫂子,但壓在她身上的那個男人,卻不是他哥!看著房間里面不堪入目的畫面,夏宇頓時憤怒到了極點。


  媽的!這大晚上的,他那傻子哥哥也不知道去哪兒了,連自己老婆讓別人玩兒了也不知道,這他媽也是醉了!大概過了五六分鐘的樣子,伴隨著男人的一聲低吼,兩人才終于停了下來。


  房間里面很安靜,只有兩人粗重的喘息聲,男人的身體壓在女人雪白的嬌軀上,女人則勾在男人脖子上,細細感受著這之后的余韻。


  說實話,夏宇做夢也沒想到,嫂子凌瀾竟然會是這樣的女人!新婚之夜,背著自己丈夫跟別的男人亂搞,還要不要臉?正想著,這時,他聽見凌瀾嬌聲開口說道:“表哥,彩禮已經到手了,我什么時候跟他離婚啊?”“嘿嘿,放心,我都已經計劃好了,你先在這大傻子家待兩天,然后隨便找個借口把婚離了,他們要是不同意,就讓我來解決!”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那就好,我真是一分鐘也不想看到那個傻子了,又臟又臭,真讓人惡心!幸好表哥你把他騙去牛棚了,要不然,我今晚都沒法睡覺了。


  ”凌瀾撒嬌道。


  “他要是不傻,咱們又怎么會有機會?哈哈哈!”男人得意的大笑著說道。


  隨后,兩人又在床上說了一會情話,那個男人才從凌瀾的身上下來。


  這時候,夏宇才終于看清那人的臉,他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趕緊低下頭,躲在了窗戶下面,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響。


  因為那男人不是別人,竟然是村里惡名昭彰的大混混劉龍!這家伙簡直是人如其名,壞的流膿了,仗著跟鎮上有關系,手底下還養著二三十號打手,有錢有勢,村里人都不敢得罪他,有什么事也都忍氣吞聲的。


  沒想到,他竟然是凌瀾的表哥,而且兩人還合伙干起了騙婚這種勾當!頓時夏宇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一時間他卻不敢聲張。


  因為他知道,他們家得罪不起劉龍這家伙,真要惹怒了對方,就不止被騙點錢那么簡單了,夏宇曾聽說之前他們村有個人得罪了劉龍,結果被打斷了兩條腿,現在還在家里躺著,成了一個廢人。


  可是,就這樣放過這對狗男女,他又有點不甘心,自己爸媽都是普通的農民,省吃儉用幾十年,才給傻子哥哥攢下了這五萬塊錢彩禮錢,白白被這對狗男女騙去,也太虧了吧?媽的!老子早晚要讓你們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夏宇心中暗罵一聲,終究是沒有聲張,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走的時候,他還聽見劉龍對凌瀾說想再來一次,凌瀾說累了,用嘴給他解決吧,很快,房間里面又傳來了一陣吸溜的聲音……夏宇咬牙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腦袋里面全是剛才看到的一幕,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著報復的計劃,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爸媽就帶著夏宇他哥到鎮上趕集去了,家里只剩下他自己和嫂子兩個人。


  夏宇起床剛一出門,便看見嫂子正在院子里洗著自己的貼身衣物。


  或許是因為剛起床的緣故,她身上只穿著一件粉色的吊帶睡裙。


  睡裙很短,堪堪把她挺翹的臀部遮住,當她彎腰洗衣服的時候,頓時讓夏宇瞪大了眼睛,沒想到,嫂子里面竟然什么也沒穿!她這么一撅屁股,里面的東西頓時全被他看見了!夏宇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無法轉移視線,腦袋里面情不自禁的浮現出昨晚上那副畫面,頓時有種撲上去將她壓在身下,從后面狠狠蹂躪一番的沖動……“傻子,你看什么呢?”誰知,就在這時,凌瀾突然叫了他一聲。


  夏宇瞬間反應過來,低下頭,有些尷尬的說道:“沒……沒看啥。


  ”聽到他的話之后,凌瀾抬起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了他兩眼,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夏宇的下半身上,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嫵媚的神色……看來這女人昨晚上似乎并沒有得到滿足啊,她之所以背叛自己那傻子哥哥,不就是因為嫌棄他是個傻子,不能滿足她么?要是自己那傻子哥哥能狠狠的弄她一次,把她徹底征服了,說不定她也就不會想跟他離婚了。


  夏宇正想著,這時,一雙雪白的玉足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抬頭一看,他頓時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凌瀾竟然已經將身上的吊帶睡裙給脫了,然后光著雪白的嬌軀站在他的面前……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能夠如此近距離的欣賞凌瀾那潔白無瑕的身子。


  而她似乎對夏宇的表現也很滿意,嫵媚一笑,有些意外的說道:“真沒想到,你這個傻子看見女人竟然也有反應,怎么樣,你媳婦兒我好看么?”說話的時候,她還有意的挺起了胸膛,那兩團雪白的柔軟,都被夏宇看的清清楚楚。


  聽見嫂子的話,夏宇的腦袋里面轟的一下,頓時炸開了。


  夏宇和他那傻子哥哥是雙胞胎,同村的人都經常分不清他們兩誰是誰,沒想到,今天嫂子竟然也把他認成他那傻子哥哥了!夏宇下意識的就想告訴嫂子自己是弟弟夏宇,并不是傻子哥哥,可是,話到嘴邊,他卻突然改變主意了,因為他想到了昨晚上的事,他想要報復凌瀾兩人,現在不正是最好的機會么?于是,夏宇決定繼續冒充自己那傻子哥哥。


  他傻笑兩聲,裝作看呆了的樣子,流著口水說道:“好看,我媳婦兒真好看!”“呵呵,嘴還挺甜的!”嫂子聞言,不禁莞爾一笑,然后看了夏宇一眼,有些遺憾的嘆息道:“長的也不錯,可惜,卻是個傻子……”聽到她的話之后,夏宇心中一動,傻笑著說道:“媳婦兒,你別看我腦子笨,可是我別的地方強啊,不信你試試看唄!”別的不敢說,對自己的本錢夏宇還是很有信心的,要是娶凌瀾的人不是他哥,而是他自己的話,非把她弄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到時候,估計就沒劉龍那家伙什么事了。


  凌瀾俏臉一紅,白了夏宇一眼,啐道:“切,大有什么用,說不定就是個樣子貨呢!”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她的目光卻忍不住朝他那里看,臉上流露出一絲渴望的神色。


  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被別人說不行,尤其還是個女人,聽到凌瀾的話之后,夏宇立馬說道:“我可不是樣子貨,村里男人都沒我厲害,我能頂風尿三丈!”說著,夏宇直接解開了褲子,當著凌瀾的面尿了起來。


  反正他現在的身份是傻子,在院子里隨便尿尿也很正常,因為憋了一晚上的緣故,這一泡尿足足尿了好幾分鐘,飚出去一米多遠。


  凌瀾本來還有些害羞的蒙住了眼睛,但是聽到夏宇尿尿的滋滋聲后,卻忍不住分開了一條縫隙悄悄偷看,很快,她就驚訝的張大了小嘴,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見到凌瀾驚訝的樣子,夏宇心中不禁有些得意,男人最開心的就是得到女人的認可了,而且還是像凌瀾這么漂亮的女人。


  “好熱啊,我要去沖個澡了!”尿完尿后,他裝作抖了抖,感覺渾身有些燥熱難受,便提上褲子準備去洗澡。


  夏日炎炎,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沖個涼水澡。


  誰知,他的話音剛落,嫂子忽然開口說道:“傻子,要不我來給你洗澡吧?”“啥?!”聽到凌瀾的話之后,夏宇頓時愣住了。


  “你這傻子,我說我來給你洗澡,怎么不愿意嗎?”凌瀾嫵媚的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


  夏宇本想冒充他哥,戲弄一下凌瀾這女人就是,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福利。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他立馬繼續裝傻充愣道:“愿意愿意!我最喜歡別人給我洗澡了!”隨后,凌瀾便直接帶著夏宇來到了洗澡間。


  農村洗澡的地方都很簡陋,就是四塊木板圍起來的一個露天浴室。


  進入洗澡間后,凌瀾便開始給夏宇洗起了上半身,那柔軟的小手在身上劃過的感覺,讓他簡直刺激到了極點。


  夏宇深吸了一口氣,頓時感覺一陣口干舌燥,身體更是瞬間起了反應。


  “傻子,你把褲子也脫了吧,我幫你下面也洗下……”這時,凌瀾忽然開口說道。


  “哦哦……”夏宇傻傻的應了一聲,照著凌瀾說的去做。


  凌瀾則俏臉微紅,一雙卻美眸死死的盯著他那里,還伸出粉色的小舌頭舔了舔嘴唇,一副渴望的模樣。


  看到凌瀾那嫵媚的眼神,夏宇要是再不明白她在想什么,那他就真的是傻子了,不過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卻只能裝作什么都不懂的樣子。


  當凌瀾那柔滑的小手握住他那里的時候,夏宇再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舒爽至極的聲音,看著凌瀾那誘人的模樣,他頓時有種將她直接推倒,狠狠沖撞一番的沖動……不過,最后關頭,還是理智占據了上風,因為,他不能被凌瀾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


  很快,凌瀾便把他全身上下都洗干凈了,接著便俏臉通紅的說道:“好了,你自己穿衣服吧,我先出去了。


  ”說完,凌瀾便紅著臉朝浴室外面走去,誰知,一轉身卻不小心踩在了一塊肥皂上,她頓時(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驚呼一聲,整個人向后倒去。


  “小心!”夏宇這時候眼疾手快,急忙伸出手抱住了她,不過她身上的衣服卻全都被沾濕了。


  “你……你不是傻子?”凌瀾驚魂未定,抬起頭滿臉驚訝的看著他說道。


  夏宇心中一跳,以為被凌瀾發現了,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盯著她的胸前,流著口水大聲說道:“什么傻子不傻子的!饅頭,我要吃大白饅頭!”凌瀾聞言,頓時嘆息一聲,苦笑著說道:“看來是我想太多了,你怎么可能不是傻子呢……”此刻,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水給沾濕了,隱約從緊貼在身上的衣服可以推斷出胸前那柔軟的規模,為她整個人更添了幾分朦朧美。


  說完之后,凌瀾想了想,忽然 看著夏宇說道:“傻子,你想不想吃大白饅頭?”“想……我想!”夏宇心頭一喜,立馬裝作興奮的說道。


  “可以,不過,你要先幫我做一件事件才行。


  ”“什么事情?”“給我洗澡。


  ”“啊?”“怎么,我剛才給你洗了澡,現在讓你也給我洗一下身上,你就不愿意了?”凌瀾說到這,佯裝生氣道。


  “不……不是,只是我腦子笨,我怕給你洗不干凈。


  ”夏宇咽了一口唾沫,看著凌瀾衣服下那若隱若現的嬌軀,身體里面的邪火更加暴漲。


  “沒事的,你是我男人,我怎么會怪你呢?來吧。


  ”凌瀾笑了笑,脫下衣服,張開雙臂對夏宇說道。


  我擦勒,這下可真是要了他的小命了!面對著凌瀾那近在咫尺的嬌軀,夏宇頓時有種鼻血狂噴的沖動,腦袋里面抑制不住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心里的沖動更甚,真想把她給就地正法了,反正她和自己那傻子哥哥結婚也沒按什么好心,到時候自己就用她和劉龍之間的秘密來威脅她,相信她也不敢做什么。


  “快點呀,你還愣著干什么?”正想著,這時,凌瀾忽然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


  “哦……哦,好!”夏宇裝傻充愣似的應了一聲,這才回過神來,拋開那些邪惡的想法,猶豫片刻,便大著膽子伸出手,開始給凌瀾洗澡。


  不得不說,凌瀾的身材真的很好,雪白的皮膚簡直如牛奶一般滑膩,一般男人見了根本把持不住,更別說還要給她洗澡了。


  夏宇粗糙的手掌在她細膩的肌膚上劃過,渾身熱血沸騰,反應更加強烈,整個人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凌瀾更是動情到了極點,美眸微瞇,滿臉潮紅,輕咬著嘴唇,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夏宇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舀了一瓢涼水從頭上澆了下去。


  “傻子,你干什么?”凌瀾驚訝的看著他問道。


  “媳……媳婦兒我好熱啊,好難受……感覺像是要燒化了一樣!”夏宇喘著粗氣說道。


  凌瀾聞言,抬起一雙水汪汪的美眸看了一眼他那里,眼珠子一轉,忽然開口說道:“傻子,你相信我嗎?”“你是我媳婦兒,我當然相信你了!”夏宇嘴上毫不猶豫的答道。


  “那我給你一樣東西,待會你把你的那里放進去,很快就不難受了,怎么樣?”凌瀾紅著臉,輕聲說道。


  “好!”夏宇知道她說的是什么,心情激動下險些把持不住,但還是裝傻充愣的答應道。


  見他答應了,凌瀾的臉上也閃過一抹喜色,隨后,她后退了兩步,坐在了浴室里面唯一的那把椅子上,然后用手抬起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緩緩對他張開……“傻子,就是這,快來吧!”夏宇身上早就跟火燒似的,那一瞬間,他的大腦里面一片空白,腦子里沒有任何別的想法,只想和凌瀾徹底的融合在一起,聞言立馬就趴了上去,對準之后,身子向前一頂……誰知,正當夏宇即將享受到這種人間極樂之時,院子外面的大門突然被人敲響了:“夏大傻子!不好了,出事了!”聽聲音,好像是隔壁蘭花嬸兒的聲音。


  臥槽,這女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夏宇心中頓時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而凌瀾聽到聲音,也瞬間恢復了清醒,一把將他推開,然后拿過衣服將白皙的身子給遮了起來。


  “傻子,你快出去看看她來找你啥事兒!”凌瀾紅著臉對夏宇說道。


  “哦哦!”夏宇也知道這時候再想跟凌瀾辦那事,已經不可能了,只能無奈的應了一聲,然后穿上一條短褲,就出去了。


  打開門,就看見隔壁鄰居 王蘭花正一臉焦急的站在門口。


  見夏宇開了門,王蘭花立馬上前,拉著他說道:“夏大傻,你總算出來了!我剛才下地的時候,看見你家的老黃牛掙脫繩子跑了,好像往小樹林那邊去了,你快點去找找吧!”“啥?牛跑了?!”夏宇驚呼一聲,頓時急了,想了想,忙看著王蘭花說道:“蘭花嬸兒,謝謝你了,我腦子不好使,你能帶我去找么?”王蘭花為人很熱心腸,聞言也沒多想,直接說道:“沒問題,嬸兒幫你一起去找找!”隨后,夏宇關上了院子門,便跟王蘭花一起去找牛了。


  在路上的時候,他忍不住偷偷的打量起了蘭花嬸兒。


  要說這王蘭花,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雖然四十多歲了,但是因為保養的好,看起來就像是三十歲的女人一樣,皮膚白皙,身材豐滿,模樣更是精致,要放在城里,絕對標準的成熟少婦。


  只可惜,卻是個寡婦,三十多歲就沒了男人,一個人拉扯女兒長大,也挺不容易的。


  因為住在夏宇家隔壁,跟他們家關系還不錯,所以夏宇平時都叫她一聲蘭花嬸兒。


  今天王蘭花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衣裙,身材豐腴,渾身散發著成熟風韻的味道,看著看著,夏宇感覺剛降下去的火氣,頓時隱約又有抬頭的趨勢……正當他想入非非的時候,王蘭花忽然停了下來,滿臉尷尬的對他說道:“大傻,嬸子突然有點尿急,你站在這里別動,幫嬸子看著點,千萬別讓別人過來,知道了嗎?”我擦,竟然讓自己幫她放風,這不是賊喊捉賊嗎?聽到王蘭花的話之后,夏宇頓時一陣激動,沒想到當個傻子還有這樣的好處,于是趕緊裝作傻里傻氣的點了點頭,說道:“哦哦,知道了!”見他點頭答應,王蘭花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竟然只走到路邊,離他兩三米遠的地方,就直接撩起裙子尿了起來……夏宇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王蘭花的那個地方,他第一次發現,這女人穿裙子出門里面竟然是真空的!看著那誘人的風景,頓時他感覺呼吸有些急促,身體也不由得再次起了反應,為了避免被王蘭花看出來,夏宇趕緊弓著腰,把屁股往后面縮了縮,掩蓋住某處的尷尬。


  “大傻,你弓著身子干啥呢?”這時,王蘭花也看出了他的異樣,突然有些奇怪的問道。


  夏宇被嚇了一跳,忙道:“沒……沒啥,剛才有只蟲子咬了我一下。


  ”“哦,咬你哪里啊?快給嬸子看看,這山里有些蟲子可毒的很,小心留下啥后遺癥!”王蘭花放下裙子,快步朝他走了過來,一臉關切的問道。


  “咬,咬我這里了……”夏宇指了指自己下面,難為情的說道。


  王蘭花也不疑有他,笑著說道:“沒事,嬸子幫你捏死它!”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8399285.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6898922.html
https://twljoiujgn.weebly.com/390183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8878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59512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972967.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5170914.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469903.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6478527.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93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