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apanese penis washing

japanese penis washing


“在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 女人的聲音在 祝少杰耳邊響起,呵氣如蘭,祝少杰只覺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點頭示意。


  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


  這是祝少杰剛剛涉足醫道就把這個奉為真理,否則也不會在這香艷刺激的寡婦村里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輕輕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嬌滴滴道:“跟我來!”祝少杰忍不住邁步跟著她往前走,香氣縈繞在他的周遭,聞起來就有一種讓人迷醉的感覺,可是祝少杰總覺得這香氣之中還有一絲臭味。


  月光之下風姿綽綽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樣,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點沒流出來。


  而女人竟然把他帶到了村西頭。


  村子原本是文革時候用來關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過后來被廢棄了,那里還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沒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沒有幾家住戶,住著幾家老頭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來過這里,給老頭老太們檢查過 身體,所以雖然是不常來這里,可是他還是記住了這個村里最荒涼的地方。


  “你們家到底在哪里,怎么這么久還沒有到?”祝少杰忍不住問。


   聽到這句話,女人嫣然一笑回過頭:“死鬼,怎么這么性急,我家里沒有水了,你給我打桶水來我洗 洗澡好不好?”聽到這句話,祝少杰 點點頭,現在他有一種混沌的感覺,自己似乎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壓著一張青石板。


  這塊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將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畢竟是年富力強,蹲在那里,雙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這里還有搖水的轆轤,只需要把這個打水的桶放進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來,本來他記得這里的水似乎是已經枯竭了,可是今天看來似乎并不是這樣。


  轆轤放進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來的一陣漣漪,里面還有魚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這魚,心生好奇,原來都說這古井有魚,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從來未曾見過,而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這時候他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怎么還趴在井邊了啊?”是那個女人的聲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釋,可是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灼燙,就在這時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個腦袋來,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順著水面看到自己的肩頭趴著一個臉部腐爛的女人!因為之前爆發山洪,這里水位比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頭搭著一個女人的腦袋,此時還探著腦袋看著自己,眼眶里還有一只蛆蟲進進出出……看到這一幕,祝少杰差點沒有吐出來。


  “怎么了,走吧,咱們回房間吧。


  ”女人說著,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來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臉重新變回原樣,千嬌百媚,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紅暈。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頓然清醒了很多。


  “那個,我突然想起衛生所的門還沒有關,你等我去把門關了我就回來。


  ”聽到這句話,女人臉色驟變,緊接著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親吻上去,嘴唇帶著蠕動的感覺,腐臭的味道直沖鼻子,祝少杰當即差點沒有吐出來。


  勉強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臉已經腐爛,因為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巨大,導致女人的一只眼球從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來。


  而女人的嘴唇因為腐爛已經腫脹成半透明,里面隱約還有蛆蟲正在蠕動。


  看到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沒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來。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這時候,這女人突然沖過來,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著井沿,另一只手只覺得自己的胸口灼痛異常,他伸出手扯開衣領,衣服這么一扯,那個裝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啪嗒一聲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開了。


  里面的鋼針剛剛見到月光,頓時折射出一陣刺眼光暈驟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慘叫一聲直接飛了出去,而祝少杰也從井沿上滑落下來,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等到祝少杰醒來,發現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間里,鬼醫十三針還在自己的枕頭下面,而屋里屋外,絲毫沒有行走過得痕跡。


  “昨天可能只是一場夢!”祝少杰說著,從床上坐了起來,可卻沒有想到剛起來就感覺脖子一陣酸痛,就好 像是整條脖子都要被扭斷了一樣。


  他下床拿起鏡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這才發現脖子上面赫然有兩個紫黑色的掌印。


  難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嘆了口氣,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這種情況,結果網上最權威的結果就是離魂,魂魄離開身體,沒有人正常的判斷能力,卻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就在他還在考慮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少杰哥,你醒了嗎,我來上班了。


  ”祝少杰應了一聲,在自己房間的衣柜里拿出一條圍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今天袁 小玉來的特別早,祝少杰把她迎進來,然后 開口問道:“怎么來的這么早,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規律吧!”袁小玉點點頭:“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問過我媽,問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微微皺起眉頭,拉出一張椅子,也顧不得洗漱,對她道:“你先說說,有什么樣的發現。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媽說,我們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結婚,以后永遠都不回來,可以活的好好的,一點阻礙都沒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結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會暴斃而亡,我爸媽那時候在外面生下我 和我哥,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等到他們兩個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樣的結果了。


  ”聽到這里,祝少杰點點頭,合著詛咒不是在個人身上,而是存在于這個山村里,脫離山村,就可以脫離詛咒的范疇。


  祝少杰搖搖頭,沒有繼續考慮這些燒腦的問題,既然是出現在山村里的詛咒,那問題就是出現于這個山村里,可是這寡婦村,水不淺啊。


  下午的時候,衛生所才來了今天第一個病人,是村里的 王明秋,開超市的一個寡婦,據說也是外村的人,嫁到這里來的。


  只可惜不過二十五六歲就做了寡婦,讓祝少杰也忍不住嘆惋。


  “原來你在啊祝醫生,我前兩天就想要來找你,不過一直沒有空出時間,還是今天才有時間過來。


  ”“原來是 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幫忙的?”祝少杰看著身材像小辣椒,穿著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這個模樣,王明秋捂嘴輕笑:“在這里說話不太方便,還有小姑娘在這里呢。


  ”祝少杰點點頭,把她帶進房間里,王明秋坐在診斷臺上,開口道:“祝醫生,我已經好幾個月沒來那個了。


  ”聽到這句話,把祝少杰聽蒙了,祝少杰皺著眉頭開口道:“王姐,你說什么好長時間沒來了?”“哎呀,就是那個,那個大姨媽啊!”王明秋說到這里,臉羞得通紅,開口道。


  祝少杰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可能是宮寒,我需要針灸。


  ”“針灸啊,那是不是還需要幾個療程才行啊,我那個超市平常走不開人,你看看能不能給我開點藥,要不我先吃點藥試試!”祝少杰無奈的嘆了口氣:“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針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針,你把衣服 脫了,躺在這里等我。


  ”祝少杰說著,轉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還要,還要脫衣服啊,那需要針灸哪里啊!”“宮寒,自然是針灸會陰除去寒毒啊,醫者 父母心,我在我這里就只是病人,你還有什么不好意思嗎?”雖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畢竟是一個寡婦,總也不來月事,好說不好聽,更何況她還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著嘴唇,慢吞吞的脫下衣褲,只剩下褻衣,然后滿臉通紅的躺在診斷臺上,兩只手也不知道應該捂臉還是捂胸,反正是感覺放在哪里都不合適。


  終于,祝少杰拿著裝載著鬼醫十三針的盒子走了進來,剛進來,只是有意無意的往診斷臺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點沒有流出來。


  王明秋穿著的是一套褻衣,紫色的,而且褻褲還是蕾絲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因為害羞,所以她的身體屈起來,雙手捂著臉,不敢看葉楊,而她現紫色的胸衣已經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卻渾然未覺,看樣子應該是實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對王明秋開口道:“王姐,你翻過身來,我要開始針灸了。


  ”聽到這句話,王明秋嗯了一聲,然后翻過身,還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譚中下針!”祝少杰說著,紅著臉對王明秋道:“王姐,貼身衣物也應該脫下來!”“阿?貼身的也要脫?”祝少杰點點頭:“必須要脫,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針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轉過去!”王明秋說完,手已經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帶,還有褻褲,細細碎碎的聲音讓祝少杰的喘息都開始粗重起來,終于,胸衣褪去,王明秋開口道:“轉過來吧!”祝少杰剛轉過來,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著自己前面,兩條腿交疊在一起。


  “王姐,我要開始了,你的手拿開!”祝少杰說著,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個啥,正好一個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條鋼針刺進她的譚中穴,王明秋吃痛,抿著嘴,輕輕哼了一聲,白嫩的腳丫都舒展開來。


  身體舒展,聲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還有七分滿足。


  這種情況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應該是還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對。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再次從盒子里拿出第二條鬼醫針。


  “還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來刺激宮縮,排毒,不過這是后續的手段,王姐,你忍著點,我還需要繼續扎針。


  ”祝少杰說著,第二針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緊接著彎下腰,在會陰的位置刺下第三針。


  這個位置比較尷尬,畢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園,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變得更加粗重起來。


  還有一針在頭頂百會穴,這一針必須要柔和,要不然可是會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把手中的長針慢慢的刺進去,用手一點點的捻,絲毫不敢用力。


  “怎么樣,王姐?”祝少杰刺下這根針之后,對王明秋問道。


  “還好,就是有些熱。


  ”此時王明秋渾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帶著一絲微笑,眼睛里充滿了陶醉之色。


  “王姐,還需要按摩,你忍著點!”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氣,對王明秋開口道。


  這乳中穴是正在一雙高聳中央,別說是針刺,就算是重擊都不行,只能用手來按摩,本想讓袁小玉來,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會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來。


  祝少杰溫熱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對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斷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來的時候,她忍不住輕哼出聲,手指從嘴里(瓶子塞下體小說)脫落,一絲晶瑩的唾液拉出一道長長的弧線,說不出的萬種風情。


  祝少杰現在已經不敢看這一幕,他側過頭,只是經受不住這嬌吟聲的激蕩,分身早就已經抬起頭來。


  而他的雙手還在不斷的用力輕撫,只有這樣才能開陰排寒,而在大手不斷的律動下,王明秋逐漸被送上一個頂峰,緊接著雙腳用力伸出,腰部下壓,與此同時翻起白眼,氣息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手中的一雙高聳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祝少杰清晰的聞到一股帶有腥氣的味道傳了過來。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這針灸不過十幾分鐘,沒想到竟然這么累,聞著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搖了搖頭,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蓋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還有其他的病人需要處置,我先去忙一下。


  ”剛才按摩結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經將處于王明秋譚中,小腹,會陰和百會四個位置的銀針拔了下來。


  宮開,排寒,一切都已經結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這里繼續經受這種尷尬的感覺。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臉色通紅,看到祝少杰也不說話,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聽偷看了?”看到袁小玉這個模樣,祝少杰臉色一冷,開口問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認真,袁小玉立刻服軟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沒把衛生所的大門關起來,村民還得以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點點頭:“行吧,也不怪你,不過你現在去把門打開吧,萬一還有其他的病人來的話一直關門可能會耽誤事。


  ”袁小玉應了一聲,然后走過去打開門。


  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卻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皺著眉頭仔細確定了一下,確定這的確不是肝腹水,而是懷孕,為了保證女孩子的清譽,便開口道:“那個,小玉,你回去問問你嫂子今天怎么沒來,然后一會回來告訴我。


  ”袁小玉聽他這么說,點了點頭,本來她還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剛才那診斷臺上香艷羞人的場面,她的臉沒來由的紅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會我再來。


  ”袁小玉說著,飛也似的逃離這里。


  就在這時候,王明秋從房間里紅著臉走了出來:“那個,祝醫生,啊,原來你這里還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飯,我得好好謝謝你。


  ”王明秋臉色潮紅,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邊的小姑娘,本來想說話的話似乎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說出一句要請客吃飯,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見兩個女人都已經離開了,他開口道:“已經顯懷了還不在家里安胎,怎么還出來拋頭露面,你婆婆難道還不知道這種事情不能兒戲嗎?”祝少杰讓女孩坐在那里,聲音里已經充滿了清冷。


  醫者父母心,見到那些對自己身體都不愛惜的病人,祝少杰會比他們家人還要生氣。


  “我,我是來墮胎的。


  ”聽到這句話,祝少杰差點沒氣死:“墮胎?你才多大?身體還沒有成熟,想要墮胎就需要刮宮,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要墮胎,要不然我會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搖搖頭:“你的臉面重要還是你的以后重要,這還用我告訴你嗎?而且就算是你想墮胎,也得去大醫院墮胎,你來我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那么多錢,我想讓你幫我墮胎!” 隨著 張東手上的動作,周 思佳竟然忍不住,從鼻孔中慢慢發出一絲呻吟:“嗯啊…”這一聲,不要緊,在張東耳朵里面可就不一樣了, 弟妹現在不就是愿意讓自己碰么?弟妹現在肯定是想要了。


  那他就可以繼續一步了。


  于是,他就開始向著弟妹身上其他地方游走而去。


  “ 大哥…不, 老公,不要…”周思佳立馬感受到了張東的動作,不過她除了嘴上叫不要,但身體上卻根本沒有阻止張東的大手,甚至連大哥都改成了老公。


  見弟妹根本不反抗,還叫自己老公,張東心思徹底地爆發了,手開始(瓶子塞下體小說)向著弟妹的腰部,臀部,大腿,甚至向著兩條玉腿,之間的地方游走。


  雖說是還隔著衣服,但現在弟妹身上全部濕透了,不僅各個地方看來像是透明的,摸起來也和沒穿的一樣。


  弟妹身上那種柔軟,那種絲滑,以及散發的女人香味,讓張東舒服的不得自拔。


  “嗯…”周思佳更是如此,現在雖然有著濃濃的羞恥之心,但是隨著大哥的手不斷攀向自己其他的地方,她頓時一陣又一陣酥麻的感覺,哥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樣,搞到自己渾身舒服,這是她 渴望已久的男人力度啊!“思佳,老公可以脫你的衣服嗎?”張東呼吸沉重道,現在的他下面都強烈到了無法控制的程度,對弟妹身體的渴望更是到了巔峰。


  “不可以脫衣服!我怕受不了,這樣對不起你弟!”周思佳連忙搖頭,似乎要清醒過來。


  “思佳,我脫你的衣服,不是想和你那個,而是想真正的洗一次澡,你不覺得咱們兩個現在都穿著衣服洗澡根本不像是洗澡嗎?我這輩子只能當一天老公,我真的想和我弟一樣和你洗一次澡,難道你們夫妻倆洗澡的時候還穿著衣服嗎?“張東又是說,他為了讓周思佳答應,再次加上了所謂的落寞。


  “原來大哥只是想洗澡啊!那是我想多了,既然如此,那就…脫吧!”周思佳臉色緋紅說道。


  “好的,思佳,我給你脫了!”張東咋都想不到,周思佳會同意,她所謂的洗澡可以,不就是給她自己找說辭嘛!“嗯!大哥,你脫吧!”周思佳再次羞紅了臉,放下了雙手,然后閉上了眼睛,那樣子還真像是只是為了完成大哥的夢想。


  可她的內心卻已經被那種渴望多充斥。


  此刻的周思佳的身子已經徹底透明,看著放下手,讓自己脫的弟妹,張東心里都炸了。


  現在都誘惑成這副模樣,他都不敢想象等下光了的樣子。


  他立馬將手抓住了弟妹的白色透明的外套,脫了起來。


  頃刻間,隨著外套的升起,屬于弟妹那誘人的軀體,就出現在張東的面前。


  那是何等的美麗,雖然剛才偷看過,但如此近距離接觸,還是自己給弟妹脫下來的衣服,張東眼睛頓時就瞪直了。


  不僅沒有任何的贅肉,嫩白,胸前的柔軟更是相當的大。


  太美了。


  “老公,還要脫嗎?”而更讓張東受不了了,在上衣退卻以后周思佳竟然兩只手竟然抓住內內的褲腳問道。


  “脫啊!咱們既然洗澡,當然得脫完!”都到現在了,張東哪里會允許周思佳身子有任何的遮蓋。


  “好的!”周思佳羞澀的點了點頭,就抓住了褲腳向下拉!當全部拉下來的那一刻,張東再次目瞪口呆了,此刻的弟妹,可是在他身前完全光著了,弟妹的下面真的像沒有開發過一樣。


  弟妹的身形簡直就是完美的,比他看過的島國片上的女人還要好!他下面反應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他根本不敢想象弟妹竟然真的在他面前脫得光光的了。


  而接下來他們就可以在一起洗澡了。


  想想那個畫面,他就再也無法淡定…“ 老婆,咱們可以洗澡了嗎?”張東帶著渴望問道。


  “嗯…”周思佳羞的不能再羞了,點頭以后,就開始打開花灑,嘴上不停地說不要讓張東亂看,可她的眼神卻不停地瞅著張東的尺度。


  當他發現張東壓根還有一條內內的時候,竟然張口說道:“老公,你還沒有脫完呢,怎么洗澡啊!”“老婆,我現在就脫!”張東早就想脫了,可不好意思啊!這會兒弟妹都主動讓脫了,他直接就拉了下來。


  況且他清楚的知道弟妹這根本不是為了洗澡,而是和他一樣的心思想看對方的下面啊!“天啊!”當他拉下來以后,周思佳就驚呼了起來,她有想過張東那里會非常的大,但沒有想到竟然這么大,想著大哥這里,根本沒有被女人得到過,她內心里就掀起了一陣的漣漪…“老婆,這樣可以洗了嗎?“張東故意把下面翹的很高,然后問道。


  “可以了,可以了!老公,我幫你洗!”周思佳盯著張東只感覺他渾身都散發著旺盛的雄性荷爾蒙,哪里會不想洗。


  當即就給張東洗了起來。


  此刻兩個人都光著身子,每接觸一次,身子都會發生微微的顫抖,開始的時候,周思佳還小心翼翼的,但到了后來,她就貼的非常非常近了。


  幾乎是肌膚貼著肌膚,讓張東深切的感受到了周思佳身上的光滑和柔軟,下面翹的要多高就多高,心里再也承受不了了。


  說了一句“老婆我也要幫你洗!就像是強子給你洗一樣!”就搶過來花灑在周思佳的身上洗搓了起來,周思佳還是有點反抗,但當張東的大手過來以后,她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了,渾身像是軟了似的。


  任由張東擺布。


  “老婆,你的身子好棒哦!”張東見周思佳沒有反抗,就放開了。


  他拂過周思佳的柔軟,不停地搓洗。


  讓周思佳舒服的不停地哼唧哼唧…張東能感受的到弟妹現在到底有多舒服,這根本就不是洗澡了,而像是在做那種事情。


  她臉色越發的緋紅,身子也不斷地跟著打顫。


  張東聽著渾身就像是燃燒了一般,這時他能確定弟妹很需要男人,她愿意和自己光著身子洗,還讓自己碰,就是因為她想要了,想和自己發生什么…既然如此,他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接著,張東就把視線轉向了周思佳身上他最渴望的下面,也是他弟弟張強最癡迷的地方。


  “老婆,我幫你搓搓下面吧!”張東現在完全受不了了,心里發狂的想突破那層紙得到弟妹,而碰下面,那就是突破那層紙。


  他相信以現在周思佳的狀態肯定會答應的。


  “搓下面?這不太好吧!”周思佳再次猶豫了,低頭看向了她的那個位置。


  “怎么不好的,咱們是洗澡,不得所有的地方,都得搓啊!”張東現在根本受不了了,顧不了那么多了他現在只想趕緊地拿下周思佳。


  因此,他接下來根本沒有經過周思佳的同意,就順著周思佳嫩白肌膚向下滑去。


  由于這是張東沒有任何預兆的,雖然周思佳本能的用玉腿夾住,但還是讓張東給碰了個正著。


  如愿的碰到他最渴望的地方,張東只感覺美妙到無法形容。


  “大哥,你…”而對于周思佳來說這已經超過了自己的底線,光著身子洗澡,剛才讓他大哥碰她的柔軟,已經讓她覺得羞恥到了極點,現在竟然碰到了她的下面,這里可只有她老公碰過的,也是只屬于她老公的。


  這一刻,她有些怒意了。


  “老婆,我好喜歡你這里啊!我幫你好好搓洗一下!”碰到了弟妹的這里,張東徹底著了迷,哪里會松開。


  “大哥,不要…”周思佳開始反抗了,但讓她覺得羞恥到極點的是,隨著張東的動作,那種渴望已久的感覺頓時襲向全身,簡直要比自己弄舒服無數倍。


     閱讀提示:我還開玩笑說,你說哪兒了,要是你同意,我們三人一家過也行。


  本來也只是一句隨口樂呵的話,可在一次看片中,看到那種外國人幾個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亂七八糟的時候,她居然問我,之前說的是不是認真的。


  要是 我老公同意,她沒意見。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憶當年,我和 小慧在大學同班同宿舍,親如姐妹,那種鐵關系在系里都是出了名的。


  我倆每天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餐廳、去廁所、去逛街,已經大三了都還沒談過男朋友,為此很多男生背地里說是同性戀。


    其實同宿舍的姐妹都是知道的,我們并沒有在同一張床上睡過,只是平日的交往過于親密,我倆主要是性格上合得來,女孩子在生活中又有很多不方便,就相互結個伴而已,某些人可能想歪了。


    至于不想戀愛,也許是受同宿舍的那幾個戀愛狂的影響,她們換對象就像換衣服,很勤快的,對待感情極不認真,而且也總是受傷害,反正哭的時候很多,不是甩別人就是被甩。


  口述: 閨蜜天天 登門 還說想和我 共侍老公  我和小慧像是非常理智想,總覺得在大學談戀愛并不可靠,很沒譜。


  到時候畢業,因為地域差異也不可能走到一塊。


  所以就商量著就索性對男生亮紅燈,并不是沒有人追過我們,只是沒給他們機會。


    一般小慧都很聽我的,我又像是她的領導。


  說實話,當時沒談朋友也是沖著考研努力的,可是到了后來,由于多種原因還是打消了那個念頭,最主要的是我父母不同意的,說女孩子念那么多書沒用的。


  就那樣子,到了大四,我放松了自己,自然也就 有了異性朋友。


    男友和我是同一個地區的老鄉,我們所學的專業不同。


  當時他還是學校里的才子,挺有名氣的,經常發表一些豆腐塊。


  他人很老實的,起碼在學校沒聽說過他有緋聞。


    后來熟悉起來了,我越來越覺得他值得信任,可能覺得將來都想回家鄉發展,又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有共同的理想,因此我們很快就走近了,而且也有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相互間都離不開了對方。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很顯然,我自從有了男友之后,與小慧的關系就不可能老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她確實很失落,反正我倆有啥話都直說,她還曾埋怨我不夠朋友,有意冷落了她。


  我當時也建議她找男朋友的,她也找了,可不太合適,相處了沒兩個月就分手了,我都替她著急。


    她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我理解她的謹慎和生活習慣,可是男孩子一般卻很不欣賞她的那種拘束和小氣。


  后來,我逐漸地培養她活潑一些。


  她還真得變了很多。


    畢業后,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倆抱著全哭成了淚人,畢竟4年的好姐妹突然要分開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和男友都計劃回去,一方面我們家里還有些關系,叔叔答應為我安排工作,另一方面男友家里的條件更好,他家在市里住,父母都還是在職的領導。


    畢業前,我們就談過將來繼續發展的問題,他說已經向家里提過我了。


  也希望能得到我的同意,工作順利安排好,他父母有意讓我們結婚。


  我說一步步走著瞧吧,反正有了一年的感情基礎,已經彼此有了感覺。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我回去了先做了臨時工,沒多久他通知我說他父母答應將我倆安排到一塊,都去國企工作。


  那將是我夢寐以求的好事情,我父母也都很高興,不用再為我工作的事情而發愁了。


    而我更開心的是能跟他天天一起了。


  至幾日,我們都順利的上了班,而且工資待遇都挺不錯的。


  又一年后,我們就結婚了。


    而小慧留在那座城市里,她不想回家,她知道回去也沒啥出路,父母都是鄉下人幫不了她的。


  她只有靠自己打拼了,先后做過很多工作,做過服務生,收營員,現在又在做推銷。


    反正沒一樣正經事,跟我們所學的專業根本就不搭邊。


  她說自己在大學也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到了現實中很費勁,跟不上學一個性質。


    我們這一年多來,一直保持著聯系,我還答應她等有了好工作給她介紹一下,讓她來我們這里發展。


  從畢業后到我結婚前,她來看過我兩次,我欣喜看到了她的變化,她不在像以前那樣內斂了,可能是跑業務練出來的,感覺很成熟(極品少婦的誘惑),很大方了。


  我為她高興。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她一直都很羨慕我,分配到了好工作,找到了好對象。


  想起當年我倆一起開心,而今又像是活在兩個世界的人,她很自卑。


  我問起過她的感情方面的事情,她都說,她說畢業后又談了兩個,也是都不可靠,跟她同居一段時間后就逃了。


    她坦然可能她本人也有些問題,主要還是跟我比著,男人太差了她看不起,喜歡上優秀的,別人又看不上她。


  反正總是陰差陽錯。


    我結婚時,小慧是伴娘,她說做我的好姐妹很榮幸。


  我婚后半年,聽說有一處地方招聘,公公跟那里的經理關系不錯,我就多了一句嘴想讓小慧來試試,她趕過來面試后,沒想到很出色的被錄用了。


    她很高興,萬分的感激我,畢竟不用在東奔西跑了,也有了體面的工作,收入每月差不多3000元,夠她用了。


  一個星期后,她就上了班。


  我和老公為她租好了房子,還叮囑她常來我家玩,別客氣。


    她當然不會客氣了,我們的關系太好了。


  可以說她跟幾個男人睡過覺,都告訴我一清二楚,甚至于她常常和我一起在家偷看色情片,這都不新鮮了,閨蜜就是這樣。


  當然,我也有過出賣老公。


  比方說,談到性反應,還有一起看片興奮之時的那種感覺都要分享一下。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小慧工作也有好幾個月了,家里都知道她有了合適的工作,也很放心。


  我還陪她回老家看過一次,那里確實是個窮地方,到處都是大山大溝。


    她家更是在一個窮山村里,家里還是睡大炕,能擠10多個人。


  全家人都在炕上睡,我看了都不習慣。


  還好那天晚上在她家里屋是跟她兩人擠,要不然可真要羞死我。


    在后來,小慧來我家更習慣了,她每天下班都要來我家蹭飯,她自己也親自下手做。


  反正我和老公現在還沒孩子,也是自己的房子,很自由的,從不嫌棄她,有時候她不想回去了就留下來睡,那個空閑的臥室也算給她準備的。


    她是很勤快的那種,家務活很利索,比我做得要認真多了。


  她給我擦地,洗碗,還像當年那個好姐妹一樣。


  有了她后,我很開心,不僅因為輕松多了,關鍵是老公不在時也有人做伴,不會寂寞。


    可總有不方便的時候,比方說老公的朋友都來了,或者說我們想親熱的時候,都有避諱。


  老公這人還算不錯,沒嫌棄過小慧什么的,她也挺有眼色。


  看見我家有了事,哪怕我有些情緒不好,想靜一會兒,她都主動就離開了。


  我很欣賞她這點。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我問起過她在公司有沒有心儀的男生,她說還沒有,現在對談對象反而沒以前上進了,可能是沒找著很有感覺和眼緣的那種吧。


  我總在鼓勵她。


  后來,我再催她,她就說,我們三人這樣過不是挺好嗎?我就當你家的保姆伺候你們。


    我還開玩笑說,你說哪兒了,要是你同意,我們三人一家過也行。


  本來也只是一句隨口樂呵的話,可在一次看片中,看到那種外國人幾個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亂七八糟的時候,她居然問我,之前說的是不是認真的。


  要是我老公同意,她沒意見。


    天呢!我說,你怎么能想出這樣的問題呢?她說,什么時候都是聽我的,還以為我老公有那個意思,不方便對她講,想通過我探探口風呢?我真暈了,我說怕了你了還不行?你別瞎想,我真是一句玩笑話。


    可自從小慧說出那樣的話時,在我的心里就打了結。


  還真怕有一天她會和我老公發生點什么,今后我倆真不能太隨便了,她的思想已經不純,哪怕是我最好的閨蜜也得防著點兒。


  真不知她將是我的蜜還是毒。


  口述:閨蜜天天登門還說想和我共侍老公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文章來源(雨中竹_新浪博客)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313026.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301385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8212711.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1030892.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199236.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616821.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6163870.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6492647.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490575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556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