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 片

a 片


夜晚,大山村里寂靜無聲, 張晨從王伯家出醫回來,嘴里哼著點小曲。


  夜風習習,吹拂過鄉野田地,發出一陣沙沙聲響。


  與此同時,村頭一處人家院內升騰起的一陣裊裊霧氣吸引了張晨的眼光。


  這戶人家張晨知道,是村里美人 牛姐家的。


  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還有霧氣升騰?一瞬間,張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東西,來了興趣,嘴里嘿嘿一笑,躡手躡腳的走近牛姐家。


  離得近了,果然聽見一陣稀里嘩啦的水聲,張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覺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較窮,沒幾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 女人都是在院內接根水管洗澡,沒想到牛姐也是一樣。


  不過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時候院門都是鎖著的,有些時候張晨遇到也沒法一窺全貌,只能在外面聽聲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門前,把耳朵靠在門上偷聽。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門居然被推動了。


  哎喲媽呀,牛姐居然沒有鎖門!頓時,張晨全身都激動起來, 想著或許是晚了,牛姐也沒想到這個點還有人,就忘記把門鎖掩起來。


  張晨那個興奮啊,悄悄的推開一絲門縫,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為太過于得意忘形,張晨有些忘乎所以,一絲門縫看 不清楚,就下意識一用力,“咯吱”一聲,門就被他推開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顫,尖叫一聲,就朝著門口看來。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視線撞在了一起,心里那個慌啊,只能撒腿就跑!這時候牛姐也反應過來遇到什么了,尖叫一聲:“啊,來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遠別低估女人的聲音,這一聲尖銳幾乎傳遍了整個山村。


  頓時,不少睡下的村民被驚醒,聽見有淫賊,就提著各種鋤頭榔頭出來打算抓色狼。


  張晨看著村里的動靜,心砰砰直跳,還好這時候他跑出了一段距離,看見別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裝作是其中一員,口里喊著抓色狼,其實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這黑燈瞎火的,色狼自然沒有抓到,張晨聽見外面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才算安穩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張晨還沒睡飽就聽見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媽的,誰這么早吵人清夢。


  ”張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許是誰找他有急事,就把門打開了。


  結果一開門,他就看見牛姐站在自家門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凈凈的花布衣,下面卻是一條短裙配著黑絲,這要是在城里人看來絕對是不倫不類的,但張晨卻覺得牛姐無比吸引人。


  雖然如此,可他沒忘記昨天發生的事情,有些隱隱不安,心里想著不會是牛姐昨天真認出 是他了,所以這時候上門來找麻煩了吧?想到這里,張晨有些心虛,就忐忑的問道:“這不是牛姐嗎,這么早來干什么?”結果,牛姐站在門口,如水做的臉上卻是一紅,有些難以啟齒的看著張晨道:“張晨,不好意思這么早來打擾你,我能不能進去說?”張晨松了口氣,還好不是因為昨天的事情來找他麻煩,不然他豈不是溴大了,不過同時他心里產生了一股好奇,這牛姐這么早來找他干什么?“進來吧。


  ”張晨想著,就讓開道給牛姐進來。


  結果牛姐進來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過了半天才道:“張晨,是這樣的,我生了點病,想找你看看。


  ”張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來是來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醫本來是他師父,不過不久前,他師父死了,所以他繼承了師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醫。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張晨就恢復了正常,問道:“那你啥病了,說來聽聽,我幫你看看。


  ”牛姐似乎難以啟齒,猶豫了半天才 說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許是染了點風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來。


  ”張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問了一句:“怎么個疼法,說具體點,哪里疼。


  ”結果這句話一出,牛姐鬧了個大紅臉,最后想著張晨是醫生,才指著胸說道:“左邊疼,今天早上起來,一壓到就很疼。


  ”牛姐見張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問道:“張晨,不會是什么嚴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幫我治治!”牛姐將衣領子往下拉了拉,朝張晨拋了個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處。


  ”張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過,他到也沒有忘記給牛姐 治病,見牛姐躺好,就開始了。


  “張晨,是什么病,你確認了嗎?”其實這時候,張晨已經判斷出來,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熱,比較鼓脹,后來卻遇冷迅速收縮,加上情緒緊張毛孔緊縮導致的拉傷。


  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醫生不過多久就會恢復。


  “張晨,你老實跟我說,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媽媽啊啊啊啊)此時臉色潮紅。


  “我檢查出來了,能治好,但是治療過程……”張晨有些難為情。


  牛姐不懂,這時候也沒那么害羞,就說道:“沒問題,張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張晨,你不會是借著治病占我便宜吧?”張晨沒想到牛姐這么勾人,這時候情緒激動,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結果牛姐來了脾氣:“張晨,你也太壞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張晨吃痛,見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虛,不過他抬起頭,卻發現牛姐臉色嬌紅的勾人模樣,一副調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調戲了,想他一個 男人,居然被女人調戲,頓時就羞紅了臉。


  不過這時候,牛姐突然湊到他耳邊吹了一口熱乎乎的氣道:“你這個壞小子,我先走了,下個療程再來。


  ”看牛姐走遠,張晨腦子還有些亂七八糟,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就這樣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張晨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本來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來偷看牛姐洗澡被發現更是驚險,這都是消耗身體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沒有吃,張晨感覺現在餓得發慌。


  所以他就趕緊出門,打算去嫂嫂 王翠蘭家蹭一頓飯。


  嫂嫂王翠蘭是他 表哥 張大勝的媳婦,嚴格來說算不得多近的親戚,但兩家關系不錯,自從張晨父母出村再也沒有回來后,除了他師父,就張大勝一家對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經常去蹭飯,所以沒啥不好意思的。


  不過自從去年表哥張大勝也出村 打工沒有回來,張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實在餓,又不想做飯,他也不好意思去一個人去見王翠蘭。


  主要是王翠蘭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兩家離得不遠,張晨一會兒就走到了,因為熟絡的關系,他進去前也沒敲門,就這么直愣愣的走進了院子。


  但沒想到,剛剛進來,他就聽見一陣聲音。


  難道村里的謠言都是真的,王翠蘭真的趁著表哥張大勝不在家就偷人?想到這里,還有一絲氣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掙錢養家,結果王翠蘭卻背著表哥偷漢子,真是紅顏禍水,可恥!這么想著,張晨就想進屋捉奸,不過才等他進去,他就看見讓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見一個女人躺在床上,不斷的扭動著身子,這女人除了王翠蘭還會有誰?王翠蘭一下子站了起來,有些尷尬的問道:“張晨,你咋來了?”這時候張晨顯得也有些心虛,就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就是來吃頓飯。


  ”不過好歹是有過經歷的女人,再加上張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蘭羞澀了一會兒,就趕緊回到屋子里。


  她出來后白了張晨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來也不說一聲,害嫂嫂出丑。


  ”王翠蘭臉蛋一紅,上來就給了張晨一下:“你個小壞蛋,就不學好。


  ”   兩年前認識女友, 我們倆不是一個城市的,她甘肅我河北。


  戀愛時考慮過兩家距離遠,她家里就她這一個女兒,我上面有 三個姐姐遠嫁他鄉,我們一家都是農民,姐姐們過的也不怎么好,大姐前面離婚帶著孩子去外地打工了,二姐做生意賠了錢欠一屁股債,三姐 家庭條件雖然可以,但錢都在她老公手里,她婆 家人都是鐵公雞一毛不拔。


    我女朋友家庭條件不錯,雖然她老家也是農村的,可她 爸媽有工資還種田。


  當初剛戀愛的時候是背著家人的,就是怕家人因為距離遠 不同意,后來她爸媽知道我們戀愛后,先是不同意,后來又說要我做倒插門女婿,我家人自然不樂意,三個姐姐都遠嫁他鄉,剩下我這一個兒子在家,他們說什么也不會讓我做別人的上門女婿。


    最后在女友的說服下,她家人同意了,但是要我給 16萬的彩禮錢,說是女兒不在身邊,用在以后養老。


  話說的倒是很實在,現在去醫院看病都那么貴,16萬并不多。


  口述:為了16萬彩禮我爸媽年過60還要去打工  可對于我來說則是一大筆錢,我沒什么文化,只能靠出體力掙錢。


  我爸媽也都是農民,根本沒攢多少錢,我那三個姐姐也都指望不上她們能幫我。


    萬般無奈下我爸媽說要在附近廠里打工,平常撿個塑料瓶也能賣錢,只要我能把媳婦娶回家。


  聽完這話后我哭了,自己好無能,爸媽都60了還要為我結婚攢錢。


    現在我和女友都很為難,我們倆的工資加起來才6(姐弟亂性)000 塊錢,除去生活各種花銷一個月最多攢3000塊錢,我爸給廠里看門一個月1500,我媽在編織袋廠做一些簡單的工作每月才800塊錢。


  我開始想著自己選擇的婚姻到底對不對,該不該為了這16萬彩禮錢讓年邁的爸媽辛苦勞動,我心痛不已!   閱讀提示:據科技網站AllThingsD報道, 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 布林目前與 妻子分居,尚不清楚這對硅谷夫婦能否破鏡重圓。


   谷歌創始人布林曝 婚外情副總裁女朋友  布林與其妻子安妮·沃西基的發言人向媒體證實,“ 兩人已分居數月,不過他們仍是生活中的好朋友,事業上的好搭檔。


  ”  布林與安妮·沃西基同歲,剛剛邁入不惑之年的兩人已結婚六載,育有兩個孩子。


  兩人并未正式離婚。


    尚不清楚這兩人能否重歸于好,因為有消息人士透露,布林與谷歌一位雇員產生了戀情。


  有消息稱,這段三角關系還直(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接導致了谷歌另一名 高管的辭職,因為,緋聞中的女主角正是這名高管的前女友。


    據報道,布林婚變,是谷歌近期傳出來的第二輪高管丑聞。


  之前,美國媒體爆料,谷歌董事長、前任CEO 施密特大搞婚外情,和多名女性有染,而施密特的妻子,竟然默許丈夫在外邊風流。


  這一新聞令施密特形象大跌。


  谷歌創始人布林曝婚外情搶副總裁女朋友布林谷歌婚外情谷歌創始人布林曝婚外情搶副總裁女朋友布林谷歌婚外情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精子存活率低? 王嬸,難道你不知道 王叔他是得了死精癥?我驚愕,下意識開口,王叔是王叔可是結婚了八年了。


   聞言,王嬸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攥緊了拳頭說道:這個該死的李宏斌,之前他跟我說他是精子存活率低,懷孕幾率很低,讓他去檢查也不去,體外受精也不愿意,原來是害怕我知道他死精癥的原因! 看著王嬸,我既心疼又擔憂,因為我居然無意間捅出王叔是得了死精癥這件事情,如果王嬸生氣,去王叔那里鬧上一頓的話,估計我也得涼。


   王嬸,你可千萬不要去和王叔對峙,如果他發現是我告訴你的話,我一定會…… 還沒等我說完,王嬸就說道:放心,我不會告訴他的,我現在恨的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王嬸擦了擦眼淚忽然破涕為笑:對了 王力文,剛才王嬸在浴室自慰的樣子好看嗎? 王嬸眼角還帶著淚,蟬翼一般的睫毛下面的大眼睛楚楚可憐,此刻露出的笑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


   我看王嬸美麗的笑容,我頓時癡了,說道:好看,王嬸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好看! 就你話嘴甜,放心吧,晚上我一定盡力支開我 閨蜜,我也很想品嘗一下你的大東西的味道。


  王嬸笑靨如花。


   我頓時看的如癡如醉。


   明子,王嬸雖然沒有將自己完全地交給你,但是卻也將三個第一次交給你,你以后要好好表現,知道嗎?王嬸又道,眼中閃過復雜的情感。


   哪三個?我下意識開口問道。


   自己不會猜嗎?王嬸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臉有些紅。


   三個第一次。


  第一次,我幫王嬸口,從當時她的反應上來看, 應該是她一次被人口。


  而第二次,應該是她幫我口。


   而第三次,我卻怎么也想不到……王嬸的嘴巴,顯然不可能,我從王叔的手機視頻里面都看到過王叔和王嬸兩人接吻…… 王嬸,我只想到了兩個第一次。


  還有第三次,我腦袋笨,實在是想不出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你說說,你想到的兩個第一次是什么? 第一次,是我幫你口交,第二次,是你幫我口交,對嗎?我說道。


   流氓!王嬸羞嗔道,你說對了,還有第三次呢? 我撓了撓頭道,:我想不出來啊…… 小混蛋,你忘了上次你闖進廁所看到了什么?還有剛才,我在視頻里面干什么了?王嬸瞪了我一眼。


   看到那根震動棒?我想了想說道,很快反應過來,有些驚喜:王嬸你說我是第一個看到你自慰的男人? 丑不要臉……王嬸羞赧。


   難道不對嗎?我問。


   算你說對了。


  王嬸俏臉嫣紅。


   你說的那兩個第一次,其中一個是意外,而第二個,算是我報答你的,最后一次才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你以后表現的好的話,我可以把我的第四個第一次給你。


   第四個第一次? 我激動地脫口問道:是什么? 不告訴你!王嬸驕哼,你表現好之后我才會給你! 王嬸的話讓我心里癢癢,卻也讓我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 抵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將近中午一點鐘了。


   王嬸下了車,對面便有一個 美女朝這邊跑了過來,這個美女自然是王嬸的閨蜜。


   王嬸也看到了那個美女,表現的很開心,也小跑了上去,和這個美女相擁在了一起。


   我站在王嬸身后,悄悄打量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擁有模特的身材,身高也就比我矮上一點,她比照片上的要更好看,一頭黑色的短發剛好到自己的脖子,臉型輪廓明顯,鼻梁高挺,眉毛細長,有股英氣在里頭看上去應該是北方人。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短袖,被胸前的巨物給支撐了起來,她的胸居然比王嬸的還要大,但是卻絲毫沒有下垂的跡象。


   再往下看,她穿的是一條白色短裙,兩條又長又細的大白腿(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暴露在空氣當中。


   擁抱過后,王嬸和她的閨蜜聊的很投入,一時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我有些尷尬,卻又不好插嘴。


   過了好一會兒,王嬸才拿著她閨蜜的手走到我面前,對她閨蜜笑著說道:這是我老公的表弟。


   王力文,這是我閨蜜,嚴 雨菲


  幫閨蜜介紹完之后王嬸又又介紹了一下她的閨蜜。


   你好。


  我笑著伸出了手。


   嚴雨菲同樣微笑著,伸出了手。


  兩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就要立即松開,誰知道這個女人的手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然后才松開。


   我一下子就臉紅了。


   看到我害臊的樣子,嚴雨菲對王嬸開懷笑道:沒想到你老公的表弟這么有趣,還會害羞。


   被這么一說,我臉更紅了。


   別逗王力文了,你以為他是那些你在酒吧碰到的男人?你也不要碰到一個男人就想勾引。


  王嬸瞪了一眼嚴雨菲。


   什么叫碰到一個男人就勾引?我可是有原則的,要不是你老公這個閨蜜長得挺帥的,我才不會勾引。


  嚴雨菲反駁。


   聽到這話,我有些傻眼,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開放的女人,居然直接把勾引男人放在嘴邊。


   王力文,你平時是不是會健身,身材看起來也不錯?嚴雨菲盯著我的身體,一直從胸口看到大腿,對我說道。


   我被盯著有些不自在,回答道:我是鄉下出身,家里窮,從小就干粗活重活。


   那你在床上就能堅持很久吧?嚴雨菲對我曖昧地笑了笑,你看姐姐身材怎么樣? 身材好就好,你怎么扯到這種地方了?聽到這,王嬸也有些臉紅了,打斷了嚴雨菲的談話。


   不是吧,我不就調戲一下他嗎,你怎么就這個反應了,該不會是你的小情人吧? 王嬸一下子被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不會真的被我猜中了吧?嚴雨菲驚訝道。


   瞎說什么呢,他可是我老公的表弟,如果你再胡說我就生氣了!王嬸嗔怒道。


   好了,不是就不是嗎,那么緊張干嘛?嚴雨菲笑了笑道,卻是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走,我們上車再聊吧。


  嚴雨菲笑道,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嚴雨菲過來的時候卻是趁我不注意拍了一下我的臀部。


  我嚇了一跳,神經反射的跳到一邊,摸著自己的屁股一臉不解地看著嚴雨菲。


   彈性不錯喲!嚴雨菲對我眨了眨眼,還對我吐了一口熱氣,我的當即又紅了,一直紅到脖子以下。


   王嬸看到這,當即將嚴雨菲給拉開了:好了,快點走吧,不要總想著勾引男人了。


   就這樣,嚴雨菲被王嬸拉著我,而我,就在后面幫嚴雨菲拖著她的行李箱。


   來到停車場后,嚴雨菲和王嬸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發動了汽車。


   兩個女人很快又聊了起來,內容卻健康了很多,大多都是彼此間的生活趣事,還有就是一些女人的瑣事,化妝,衣服之類的…… 后面不停傳來歡聲笑語。


   我的背上忽然被一個物體頂住,我愣了一下,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便看到嚴雨菲伸長了腿,腳的末端應該是頂住我的座椅。


  我我猜想此刻她此刻一定是開叉坐姿的。


   聽這兩人還在聊天,我就將后視鏡給稍微調整了一下,便看到嚴雨菲此刻兩腿開叉的坐姿,短裙里面的風光完全暴露在了后視鏡當中。


   嚴雨菲穿的是一條黑色蕾絲內褲,將那神秘地帶的形狀勾勒了出來,非常飽滿的形狀,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膚也非常白,吹彈可破,如雪凝一般,非常誘惑。


   而往上,嚴雨菲領子上的口子雖然開的不大,但我是從后視鏡看她們的,從高處俯視,我能看到一條深深的溝壑,也能看到嚴雨菲的內衣,是一條黑色內衣,她的胸非常大,內衣似乎都遮不住,隨著車子的晃動呼之欲出。


   真是一個尤物! 兩人聊天聊的很投入,似乎沒有發現我偷看她們。


  我便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偷看一下嚴雨菲裙底,還有她胸前的一抹白色,只感覺內心無比的滿足。


  心中不禁發出感嘆,人生當如此啊! 兩女說著說著,忽然又說到了那方面的事情,那種隱晦的房事。


  她們說到這,聲音雖然低了很多,但我還是能夠聽清楚。


   林佳,你老公現在在床上還能堅持多久?嚴雨菲問道,臉上沒有絲毫害羞的跡象。


   王嬸臉有些紅,回答道:正常的話,四五分鐘吧,不過次數的話一個月也只有兩三次。


   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知道我們家老陳嗎?雖然才三十幾歲,但是那方面已經完全不行了,以前還能堅持個兩三分鐘,現在剛放進來幾乎都射了,一個星期也就那么一次左右,不管吃什么藥都是一樣。


  嚴雨菲訴說道,而且你知道嗎,性方面功能越是差的男人心里就越變態,老陳他自己滿足不了我,就整天把我鎖在家里,要不是我跟他說是到你這來玩,他門都不會讓我出! 有那么夸張嗎?王嬸驚訝。


   有那么夸張嗎,還有更夸張的,他居然在家按了好多個攝像頭,就連廁所,浴室都有,還有我們家那些仆人,他全都給換成女人了。


  嚴雨菲又道。


   我聽到這,也是有些傻眼了,王嬸這個閨蜜的老公心理是變態到了什么程度才能這樣做? 所以說,林佳,你看我這次好不容易出來,你幫我找一個男人?嚴雨菲拉著王嬸的手臂,一臉苦水。


   要是我幫你介紹男人,你老公不得恨死我? 哼,我才不管,老陳他自己沒本事,還不讓我自己出來覓食了?再說,你不說我不說,老陳又怎么會知道?嚴雨嬌哼道,說罷又笑了笑,道,我看你老公這個表弟就不錯,長得也挺帥的,要不就讓給我好了? 這我可不能做主,你要是自己能勾引得到人家,就是你的。


  再一次提到我,王嬸的語氣好像顯得有些不滿。


   嚴雨菲看見王嬸這個樣子,好笑道:好了不說這個了,話說我聽說你們這里有個露天溫泉,是不是真的? 溫泉倒是有,可我聽說老陳不是在你家里面造了一個溫泉嗎?王嬸問道。


   那個溫泉是人工造的,哪有天然溫泉泡的舒服,再說,比起室內溫泉我更喜歡戶外溫泉。


  嚴雨菲雙臂交叉,鼓著嘴說道。


   對了,你們這里還有我的一個朋友,就在前幾個月他買了一艘大游艇,下次我也把它借出來,我們一起出海去玩上一圈。


  嚴雨菲又道。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786923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408296.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038994.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464189.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371942.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8394791.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648715.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7620801.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730150.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2366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