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她的双腿修长而笔直,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滑腻无比,这触感,真是让人恋恋不舍。

  由上到下,从里到外,我温柔的抬起她的玉腿,来回的涂抹揉按。

  这回总可以了吧。

  我抬眼看了眼 丽姐,她也不啃声,只是闭着眼睛在那享受。

  既然她都说了让我放手施展,下面的这一步可是她教过我的,相信她应该可以接受才对。

  不管了,死就死吧。

  想着,我一只手向着那中心地带滑了下去。

  “嗯!”丽姐娇吟了一声,却没有反对的意思,看来,她应该是认同我这样做了。

  “嗯, 小龙,你按的,按的我,好,好舒服,嗯……”丽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整个 身体都已经微微颤栗起来。

  我心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要不要试着探访里面看看。

  这个时候,丽姐突然叫了声,“小龙!”“啊?”我诧异的抬起头,又怎么了,难道她打退堂鼓了吗?丽姐并没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红着脸,眼神闪躲,羞涩的 说道:“现在,我就教你最私密的一步,接下来我所说的,你可记好了。

  ”她的话,让我大开眼界。

  原来, 女人的内里,其构造非常独特,通过普通的手势,是无法让女人尽兴的。

  她不仅教 了我如何巧妙的利用自己的手指,而且教了我如何配合女人的反应,变换节奏,拿捏深浅。

  唯一让她觉得可惜的是,因为我是个瞎子,看不到女人的表情,否则会掌握的更好。

  我心里在偷乐,真是听着了,有了这些技巧,不怕女人不臣服。

  她教我的这一手,名叫仙人指路。

  这名字,还真是贴切。

  不过我心里在想,既然这么厉害,要不要在丽姐身上试试看,不知道她尝到甜头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想着,我的手指并拢……“嗯!”丽姐一声悠长的吟叫,脑袋后仰,美目倏地睁了开来,那里伴随着身体微微颤栗起来。

  我心情紧张的看着她,同时手指感受着那触感,感觉整个大脑皮层都轰炸开了。

  “小,小龙,继续。

  ”丽姐语不成声的鼓励我道。

  “好,好的。

  ”此时我的心跳的飞快,感觉随时可能一跃而出。

  终于,我终于知道女人那里是什么样子了,真是太美了,怪不得能让那么多的 男人趋之若鹜。

  与此同时,我的心里又有了更高的追求,要是能用自己的那里替代手,那感觉,该有多美妙!随着我手里的动作,丽姐的叫声渐渐变得大了起来,身体不停的扭摆,脸红艳艳的,像是发了高烧一样。

  “嗯~~”忽然,她并紧了双腿,嘴里的开始发出了怪异的腔调。

  像是哭音,又像是在撒娇,让我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对了!我突然意识到,丽姐很可能快要来了,此时,我萌生出一种想法,要是我现在撤退了,会怎么样?丽姐告诉我,要吊足女人的胃口,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吗?我将手慢慢退了回来,然而,就在分离后的一瞬间,她的腿突然抬起勾了一下我的腰,我整个人扑了上去。

  “丽姐!”我睁大眼睛看着她,这是要干什么?!丽姐嘴里喷着热气,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媚意十足的盯着我,“小坏蛋,真够可以啊,连我也敢戏弄!”“姐,不是你说要点到即止,收放有度的吗?”我反过来质问她。

  心说,这可是你教我的,现在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说实话,这时的我,真不是一般的得意,女人能不能达到那一步,全都在我,这种感觉真爽。

  “我不管,你把我的火引起来了,不负责浇灭它,休想走人。

  ”丽姐强势道。

  我心里偷乐了一下,脸上却认真道:“那怎么办,继续吗?”丽姐眼睛一眯,闪烁着狐狸一般的光芒,嘴角轻扬,说道:“小龙,丽姐漂亮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抿了抿嘴唇,老实说道:“漂亮!”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是个男人都会这么觉得,就连店里的那些女人也不时向她投去艳羡的目光。

  “呵呵。

  ”丽姐娇笑了一声,不相信道:“你又看不到,怎么知道?”“我猜的呀,姐这么善良,又这么能干,一定很漂亮。

  ”我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丽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算你识趣。

  接着她眼神挑逗的对我说道:“既然这样,你想不想跟姐那个?”‘咕,咕,咕……’我心跳再度加快,脑子飞快的思索,她这话到底是真是假,是她真的想要了,还是有意在试探我?缓了缓,我强忍着激动,正色道:“姐,我只是帮你按摩而已,我们不能那个的!”短暂的沉默过后,丽姐放开了我,“行,你今天表现的不错,算是达到我的要求了。

  ”果然是在试探我!我心里在失望之余,又松了一口气,幸好我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

  然而,正当我以为完事时,丽姐却抬腿碰了一下我的下面,“如果能管好这坏东西,就更好了。

  ”一句话,说的我无地自容,窘迫的低下了头,而她却咯咯直乐起来。

  看着她那妩媚动人的美态,我心里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收了这妖精,报今天的一笑之仇。

  完事后,我看着她一件件的穿回了衣服,心里虽然还没能完全平静,可是已经不想先前那么激动了。

  “小龙,瞧你那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想问我啊?”丽姐边整理衣领,边看向我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姐,要是我刚才没控制住自己,你会怎么办?”至今我还心存幻想,要是我刚才选择了要她,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傻瓜!”丽姐轻笑了一声,漂亮的杏眼得意的向上斜着,说道:“要是那样的话,那姐,就从了你好了。

  ”“啊?”我惊讶的长大嘴巴,怎么可以这样!我,我……我悔的肠子都青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我今天才体会到。

  丽姐没有再管我,而是咯咯笑着离去,那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还有那蛇精般的腰身,长久停留在我的脑海里,难以散去。

  到了下午, 表嫂迟迟没有出现,让我感到很困惑。

  没办法了,我只能一个人回家。

  然而,就在我一手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时,却听到了里面传出了响动,好像有沙发移动的声音,还有表嫂的挣扎声。

   陈有亮回来了?我眼睛游移,心里开始迅速盘算起来。

  要是他们两人正在办事,那我现在进去多尴尬,可是不进去的话,表嫂被欺负怎么办?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竟一下慌乱起来,脑海中闪过他们两人办那事时的场景。

  等等,我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即使陈有亮逼迫表嫂做什么事,她的反应也应该没这么强烈才对,难道!不安的感觉迅速扩大,我着急忙慌的伸入钥匙,打开了门一看。

  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我,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趴在表嫂的身上,诧异的看着我。

  而表嫂上身的衣衫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露出了大片的白光,梨花带雨,表情无辜而无助。

  他么的!我紧握着盲杖,顿时血气上涌,当时便想冲进去干这王八蛋。

  “你是谁?”边说着,男人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上身抖落了两下,白衬衫搭上了肩膀。

  这男人的体型很健壮,身板宽厚,留着寸头,目光很是凶厉。

  “小龙!”几乎一瞬间,表嫂便爬了起来,赤着脚飞快的跑向了我。

  跟着,她便趴到我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嫂子,这是怎么回事?”我虚抱着她,感受着她温香的身体的同时,眼睛直盯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吧嗒’点了一根烟,轻蔑的看着我,边抖腿边说道:“你就是陈有亮的那个瞎子表弟吧,怎么着,你哥欠的钱,你替他还吗?”果然来了!陈有亮两天没有回家,我一直感觉不对劲, 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他怎么欠你钱的?欠你多少钱?”王虎嘴角一挑,冷哼了一声,说道:“不多吧,两万块而已。

  你表哥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不知道吗?没钱还跟人家赌,死了都活该!”提起陈有亮,我就一肚子气。

  我和表嫂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这混蛋倒好,整天游手好闲也就算了,还嗜赌成性,这下被人找上门了。

  比起这个,我更恨面前的这家伙,一想到他欺负表嫂,我就忍不住血气上涌。

  “你瞪我也没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表哥跑了,这账就该算到你们头上,要怪,就怪你那个表哥不是个东西吧。

  ”王虎不屑的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表嫂的后背,柔声安慰她道:“没事嫂子,有我在呢,放心。

  ”表嫂双眼通红的抬起了头,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泣不成声道:“小龙!”看她又要哭,我连忙将她揽进了怀里。

  “好了,别再跟我在这演戏了。

  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王虎面色不善的看着我。

  我就知道这事不可能善了,从兜里掏出今天姚澜给的一千块小费,“这里是一千块,你先拿去,其他的,我会想办法还给你。

  ”“一千块?瞎子,你他么逗我吗,这点钱能做什么,买卫生纸吗?真以为老子不敢揍你?”王虎恼怒道。

  我冷笑了一下,不慌不忙道:“陈有亮已经跑了,你如果还指望着我还钱,就对我客气点。

  真把我逼急了,你一分钱也得不到。

  ”王虎见我态度坚决,脸色一变再变,到了最后,竟笑了起来,“有意思,你比那怂包强多了,就照你说的办。

  不过嘛,这事总得有个期限,你说呢。

  ”“两个月!家里的条件,你也看到了,短时间内,就算你逼死我,我也拿不出来。

  ”这是我思考后的结果,三个月时间太长了,对方一定不干,时间再少一点的话,我又没有别的什么来钱的门路,根本没有闪转腾挪的余地。

  “好,痛快,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王虎点头答应。

  跟着,他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我握着盲杖的手当即就是一紧。

  “雪晴妹子,我说过的话依然算数,你好好考虑一下,哈哈……”他擦着我的身子走了出去,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听着他的话,感觉格外的刺耳,心里像火烧一样。

  等人走后,我再也支撑不住,两腿酸软,瘫坐了下去,幸好表嫂拉了我一把。

  “小龙,你怎么了?”表嫂眉头皱起,一脸担心的问道。

  “没事嫂子,你扶我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社会上的人,心里的紧张可想而知。

  前面是因为愤怒强撑着,人一走,我就立马现出了原形。

  表嫂扶着我到沙发上坐好,喝了口她递过来的水后,我才恢复了几分力气。

  我痛恨我自己,陈小龙啊陈小龙,你怎么这么不中用,只不过是一个混混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以后还谈什么保护表嫂!想到这里,我攥紧手心,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感觉好点了吗?”表嫂关切的目光看着我,跟着便低下了头,“都是我们拖累了你。

  ”“嫂子,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出力是应该的。

  ”我拉住她的手安慰她道。

  匆匆一瞥之下,我看到了她胸前的风景,肩带滑落到了臂弯处,白色的小罩松了下来,一边的饱满半露在外面,雪白浑圆,真够馋人的。

  表嫂抬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还是有些红,但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有一种另类而震撼的美,让我不觉间都忘记了呼吸。

  “小龙,你说我们可怎么办哪,两万块,我们上哪里能筹那么多钱?”表嫂发愁的皱起了眉头。

  我拍了怕她的手背,“没事嫂子,我会想办法的,你只管安心。

  ”我有想过带着她走人,可是离了按摩店的生计,我们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打消了这念头。

  表嫂并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而是独自凝眉思索着,或许在她看来,我那点微薄的收入,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而我又不能告诉她私密按摩的事,所以只能独自苦闷,低头不语。

  过了一会,她反应过来,“好了,你也饿了吧,我先帮你煮碗面。

  ”说着,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我握了许久,急忙抽了回去。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羞涩的低下了头,时不时还看我一眼,那模样,说不出的动人。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顿时一阵心慌,简直爱煞了她的美态。

  然而更尴尬的是,正当她起身要走时,却发现小罩松脱了,偷偷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急忙将肩带挂起,像头受惊的小鹿一样匆匆而去。

  ‘咕噜’我咽了咽口水,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词,肤如凝脂!我没有见过杨玉环长什么样,但心想,如果真有这样的美女,那应该就是表嫂了。

  夜幕深沉,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思考着以后该怎么办。

  尽管陈有亮不是个东西,但他毕竟是我的表哥,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还有表嫂,那男人看样子对表嫂说过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我要做两手准备,能还钱固然好,如果还不了,就带着表嫂跑路。

  还有,我赤手空拳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从他最后说的(少儿益智故事)那句话,就知道他对表嫂贼心不死。

  可恶!想到这个,我就又想起了表嫂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一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王八蛋。

  ‘吧嗒’房门打开了,光亮渐渐放大,表嫂推门走了进来。

  “小龙,睡了吗?”“没呢嫂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顺着光亮看过去,眼睛猛地睁大,我的天哪,表嫂居然只穿了一件连体的薄纱睡裙,而且看样子,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 姚婷和她老公住在我对面屋,中间隔着一个洗手间。

   每天晚上十点过一点,姚婷 就会准时去洗澡。

  我一打开窗子就能看见,女人凹凸有致的影子印在门上,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再等个五分钟,姚婷就会穿着一身 肉色的睡衣出来。

  睡衣非常宽松,隐约露出领口下雪白的丰腴。

  姚婷好像是怕人看见,每次出来都走得很快。

  只是一走快,睡衣就容易贴在身上,丝滑的布匹裹着挺翘的臀,还有玲珑的身线。

   不过是两分钟的路程,我每天都看得热血沸腾。

   不尽兴的是,她每天很快就回去了,我琢磨来琢磨去,想了个法子。

  就是等姚婷两口子上班的空挡,在洗手间和他们房里都按了 摄像头

   姚婷一般都是七点回来,今天我吃完饭就关好了门窗,打开了摄像头。

   她今天穿的一身 黑色的制服,推门回了房。

  我在她们房里安了两个摄像头,下面的正对着她的臀部,屏幕上黑色布匹包裹着她的丰臀,扭动向前。

  上面的摄像头可以照进她的胸前,黑色的里衣包裹着雪白,也是随着步子一颤一颤。

   我盯着屏幕,吞咽了一下,热水沸腾。

   但姚婷做梦也想不到屋里有摄像头,她脱了鞋,就把腿搁在了桌子上开始脱丝袜。

  修长的双腿一点点被拨开。

  丝袜一路到大腿根处,露出里面肉色的底裤。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浑身的血往上顶,身体立马来了感觉。

  恨不得穿过屏幕,将这尤物占为己有。

   不过,很快有人做了我想做的事。

  他老公撤掉了领带就将姚婷压在了床上,顺着她的脖子开始热吻。

  姚婷格外敏感,她弓起身子,娇媚的喊叫着……我带着耳机,那声音传进我的耳里,我实在 受不了了…… 脱了裤子,想象着将她压在身下的是我。

   屏幕上将她狠狠蹂躏的是我……(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 啊……老公!里面有传来兴奋的尖叫声,姚婷的老公 王率撕开了她的衬衣,大掌肆意在她的胸上揉搓,另一只手向她下面伸去。

   姚婷的叫声越来越要人命,王率像是故意地挑逗着她。

   老公…我要!姚婷明显受不了了,她双眼睁开一条缝,有些羞涩的用双手环着王率的脖子,她受不了了。

   王率马上脱掉了裤子,他压在姚婷身上,身体往前一拱,姚婷的眉头顿时皱起来。

   正戏开始了! 就在我浑身滚烫时,王率拨弄了没两下,居然翻身倒在床边,结束了。

   别说是姚婷,就是我都觉得,王率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样的性感尤物居然能找了个那方面 不行的男人。

   两人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了。

   姚婷心照不宣的套上了外套,就准备出门洗澡。

   我用手又狠狠来了一次,然后心中浮起一个念头。

  既然王率不行,那就只能由行的人上了。

  况且姚婷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那么她们最少还会在这里住上半年。

  半年得日子我一定得找个机会,让她好好做一次女人。

   想到这,我又开了浴室的摄像头,视频里姚婷浑身被淋湿,一丝不挂的站在浴霸下面,手还在身下抚摸。

  我看见她的眼角还些泛红……一脸欲求不满。

   我心里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搞定这个性感尤物。

   好在老天爷好像都在帮我,这天我吃过午饭就发现,姚婷今天提前下班了。

   我礼貌地问了两句,原来她是有些发烧,就先回来了。

  我赶紧下楼买了温度计和退烧药就进了姚婷的房间。

   谁知一进门就发现,姚婷什么都没穿的躺在床上。

  我看着床上的酮体,口干舌燥,心底闪过一些笑意。

   姚婷听见声音赶紧把被子扯在身上,尴尬的笑,房东大哥,您怎么过来了?刚才…… 刚才我什么也没看见,你先……我转过身子,就示意让她穿衣服。

   身后立马传来衣服摩梭的声音,我掐了掐时间,背对着她开始给她冲感冒药。

  眼看着对面的窗户上,姚婷的裤子刚要提上去,我上去把感冒药递给她。

   啊!她尖叫一声,我顺势假装手一抖,温热的感冒药不偏不倚泼在了她的两腿间。

  液体顺着双腿滑落,她肉色的底裤被打湿,基本就如同没穿,印衬出里面的风景…… 姚婷耳根都烧红了,一手捂着身子就往后退。

  不巧她一脚踩在了纸杯上,整个人一个踉跄。

  我赶紧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我的怀里。

   她没有穿里衣,胸前的柔软一受力撞在我的胸上,还有些发烫。

  那触感太销魂,我身体一时间有了反应。

  因为两人距离很近,我的撑起的帐篷碰到了姚婷的腹部……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