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japaneselesbianrape

japanese lesbian rape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 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 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 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 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 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 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 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 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爷,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进退,要是再不识趣,我就叫黑娃拧断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卫,废了你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苏亦涵冷笑说。


   你?王四虎双颊扭曲,愤怒瞪着苏亦涵。


   你是战败者,必须接受赢家提出的条件。


  王四虎,竖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说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园干活了,这句话今天生效,这层关系不存在了。


  苏亦涵掷地有声的说。


   臭女人,你敢管虎爷的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王四虎死鸭子嘴硬,这点上了还在叫嚣。


   你们父子两人,就是两个畜生,看准了雪梅还不起钱,就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泡枣还钱,已经很侮辱人了,还要上门亲自取,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苏亦涵愤怒的瞪着王四虎,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泡枣的规则,我说了算。


  为了还你们的臭钱,雪梅每天泡枣子,早上取了之后,让黑娃送过去。


  你们不准为难黑娃。


   说到泡枣,苏亦涵双颊泛红。


   她毕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脱得光光的,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把枣子一颗颗的放进那儿,早上又一颗颗的取出来,想想都尴尬。


   看着苏亦涵脸上的动人红晕,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 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 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 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