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黃鈺文 又 又

黃鈺文 又 又


難道說有人剛剛在偷窺自己?這院子里就她和 張大雷兩人,此外再沒有別人,難道真 的是張大雷?同時她也聽到了 林曉蘭叫她的聲音,連忙匆匆穿好衣服,從廁所里出來開門。


  來人果然是林曉蘭,林曉蘭來找 李美娟是商量以后教張大雷數數的事情。


  李美娟一直想讓張大雷去小超市幫忙,不過以前的他不會數數,所以在那邊只能幫忙干點力氣活。


  但昨天李美娟卻是發現張大雷學習數數也是有成效的,故而就給林曉蘭打了個電話。


  兩人在門口隨便聊了幾句,確定了這件事,隨后林曉蘭就離開了,臨走時還戀戀不舍的朝著 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李美娟關好門就匆匆回到堂屋,她要看看剛才偷窺自己的人是不是張大雷!卻說張大雷,剛剛張大雷被林曉蘭的敲門聲驚動,匆匆跑回堂屋,可是他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反應一時半會竟然消不下去。


  沒辦法,張大雷只好咬咬牙回到臥室,躺床上 裝作睡覺的樣子。


  李美娟回到堂屋后,也是沒有發現張大雷,她皺了皺眉頭,張大雷竟然沒有在堂屋看電視,那他去哪了?等李美娟來到臥室,剛好看到在那里裝作睡覺的張大雷。


  而聽到臥室門打開的聲音,張大雷也是趕忙裝作熟睡的樣子,同時蜷縮著身子,盡量不讓李美娟看到自己的生理反應。


  可李美娟卻是更加疑惑了,因為平日里張大雷睡覺都是躺在那里,很少會說會是像現在這樣蜷縮起來的。


  于是乎,她走到床邊喊了聲:“大雷,你怎么又睡覺了?”張大雷沒吭聲,依舊裝作呼呼大睡。


  這時候李美娟心中冷哼一聲,同時小手抓起張大雷的 被子掀起了一部分。


  因為張大雷閉(益智故事)著眼睛的緣故,他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而就是掀起來被子的剎那,李美娟立刻驚呆了,她看到了張大雷的雄厚本錢!怎么那么大!李美娟心里忍不住想著,她以前從未關注過這個傻子小叔子,也 是在今天才知道張大雷竟然這么偉岸。


  剎那間,李美娟又想起一件事,頓時臉色蒼白起來。


  昨天晚上,進入自己 身體的明顯比平日里 老公的尺寸大那么多,那絕對不是老公!昨晚是因為李美娟喝酒太多才沒有想起來,現在她終于回憶起來了,當時那種撕裂的感覺絕對不可能是老公給自己的。


  而且后來對方竟然和自己做了半個小時,自己都忍不住達到巔峰了,可他還是一點都沒有達到巔峰的跡象!種種信息結合在一起,李美娟 想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可能,昨天晚上和自己做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張大雷!想到這里,李美娟只感覺大腦一片空白,她緩緩放下被子,轉身茫然的離開了張大雷的臥室。


  等李美娟走出去關上門,張大雷才長舒一口氣,他也沒有意識到李美娟已經發現昨天晚上那人就是他。


  “真是驚險,不過能看到嫂子的身體,嘖嘖,也真是值了!”張大雷回想起剛才那雪白的大白屁股,心中忍不住激蕩,就連反應也更加強烈。


  李美娟離開張大雷的臥室,茫然的走回自己的臥室,呆呆的坐在床上。


  她真沒想到,老公昨天晚上故意要灌醉她,還要把她的眼睛給蒙上,竟然是為了讓張大雷這個傻子來弄自己!老公為什么會這么做,李美娟想了想就明白了,還能為了什么,當然是為了孩子!沒錯, 張大年的精子活力低,可是張大雷的身體那么健壯,精子活力肯定高,所以張大年就讓張大雷來代替他借種。


  李美娟只覺得心頭涌起一股絕望的感覺,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被那個傻瓜小叔子給弄了,而且還把自己弄得撕心裂肺的叫喊。


  這個平日里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叔子,卻是從后面用那種羞恥的姿勢把自己弄了。


  一想到那一幕,李美娟就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就在這瞬間,她想到要和張大年 離婚,必須離婚,張大年竟然背著自己偷偷做這種事情,一定要離婚!可是就在離婚的念頭升起后,李美娟忽然又念起張大年的好了。


  能讓老公做出這種事的,不正是她李美娟自己嗎?要不是她用孩子來逼迫張大年和她離婚,那張大年也不會做出這種事來,想來昨天晚上張大年眼睜睜看著自己被那個傻子弟弟弄,還是用那種羞恥的方式弄,他的心里也很難過吧?李美娟沉默了,她想了下,張大雷的精子活力很高,而且他也沒有什么遺傳病。


  雖然現在傻傻的,但那是小時候摔的,聽說他之前是很聰明的,也就是說,自己如果懷了張大雷的孩子,那孩子生下來也是個正常的孩子。


  既然如此,那就繼續這樣下去得了,等回頭張大雷讓自己懷孕了,她和張大年也就可以有個屬于自己的孩子了。


  至于孩子未來像張大雷,這也沒什么。


  村里人只知道張大雷是張大年的親弟弟,抱養的事情卻是只有他們一家人知道,而且沒有人外傳出去,所以這也不是什么問題。


  想通這些,李美娟長長的嘆了口氣。


  老公是愛著自己的,自己和他離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結婚對象了,張大年雖然長得一般,但是在農村里的條件還算可以。


  李美娟如果離婚,成為二婚頭的她,多半只能嫁給那些家里很窮的窮小子,或者就嫁給個年紀很大的鉆石王老五。


  但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思前想后,李美娟還是最終下定決心,這件事暫時就不說出去了。


   有沒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個真切, 葉凡早看出 云鴿步伐穩健,呼吸綿長,看出是個好手,到她一出腳,才知道走眼,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電石火光間,云鴿的一腳已經快踢到葉凡的臉上,她仿佛都能看到葉凡和著血沫子口吐幾顆大牙,人側飛出幾步,倒地抽搐幾下后暈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穩的一腳竟然落空了,葉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鴿保持上踢的姿勢楞了一下神,耳邊傳來一個聲音:“還真是紫色的,嘖嘖,就那么點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對,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順著聲音看去,云鴿耳根子紅透,一股熱涌到肺部,差點噴出一口甜血來,因為葉凡笑瞇瞇蹲在她腳邊上,視野好極了。


  “我殺了你!”云鴿氣瘋了,放開手腳,一點不留手,高高揚起的腿改下劈, 腳跟直劈葉凡的后腦勺。


  葉凡剛才蹲下躲過側踢,這次雙手在地上一撐,雙手雙腳用力朝邊上挪了點,距離不多不少,剛好夠躲開云鴿的腳。


  用盡全身力氣,勢大力沉的一個下劈落空,云鴿的腳跟實打實的落在堅硬的水泥路邊上,痛得渾身打哆嗦,想繼續踢葉凡,可腿腳不利索,踉蹌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著腿咧著嘴,像是痛極了。


  葉凡笑語道:“看你的身手,沒高人教不出來,你師父沒教過你,不死戰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勁,關鍵時候好卸力?”“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鴿怒罵道。


  “行,我就沒指著好死,我看看你腳。


  ”葉凡不由分說坐在云鴿邊上,把她兩條小腿擱在自己 腿上,抓住她受傷的腳。


  “混蛋,你放開我!”云鴿又羞又氣,想抽回腿,卻沒葉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腳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給你治傷,又不是讓你懷孩子,至于嗎?”葉凡被踹了幾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鴿腿上麻穴上彈了一下,讓她消停下來。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開我,滾得遠遠的!”云鴿兩腿沒法動,干脆用拳頭打葉凡肩頭。


  拳頭如雨點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葉凡沒覺得一點兒痛,也就由著云鴿。


  云鴿腳上穿著透氣性極好的運動鞋,葉凡想先把鞋襪剝下來,可是剛解開鞋帶往下剝,云鴿口中吐出:“痛!”痛苦難耐卻發(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自內心毫無掩飾做做的一個單音字節,讓葉凡半邊身子都麻了,漂亮 女人是男人恩物這句話一點兒不假,極品美女一顰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個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葉凡壞笑著,臉蛋湊向云鴿,看著她的紅唇,“給我親一下好嗎?”云鴿推開他的臉,“你休想!”“我也沒打算今天親你,看看這是什么?”葉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鴿的注意力,快速給剝了下來。


  再小心翼翼剝下云鴿腳上襪子,葉凡目中出現一只晶瑩圓潤還帶著濃濃女兒香的小腳丫子,美中不足的是,腳跟腫的像是饅頭般。


  “你輕點,好痛。


  ”云鴿這會兒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從葉凡身上移到了腳上。


  葉凡聚氣于目使用天眼術,探查云鴿傷處,片刻后探查完畢, 說道:“沒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腳后跟骨頭裂開了。


  ”“還沒什么,骨頭都裂了!”云鴿話出口,又覺得不對勁,“誰是你老婆?還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頭裂了?”葉凡說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媽,我是半個 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 東西


  你的腳骨沒什么大事,隨便送一家醫院包扎一下,吃點藥,半個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滾開,我不想和你貧,遇上你算我倒霉,滾遠點!”云鴿取出手機準備聯系朋友來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遠點,自己沒事和這葉凡這沒廉恥的較真干嘛。


  葉凡探手奪下云鴿的手機,笑瞇瞇如老狐貍般說道:“和你打個商量,你的傷,我能立即給你 治好


  ”云鴿氣鼓鼓說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神仙了,滾一邊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別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傷是真的。


  可是啊,你總得有點回報吧。


  ”云鴿看了看傷腳,就算沒傷到筋骨,單單消腫也得一兩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葉凡的話她壓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讓我干嘛都成。


  ”“話可是你說的,不能反悔。


  ”葉凡說完,開始在云鴿腳上忙活著。


  葉凡探手在云鴿受傷的腳跟處,輕輕摩挲了幾下,指尖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運內氣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詞道:“肉體速速復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云鴿眼見葉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傷處,忽然間一股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指尖涌進自己的身體,不多時充盈了整只腳,眨眼間,腫處很快消退了,再沒痛楚的感覺。


  云鴿揉了揉眼睛,沒錯,腳上的傷沒了。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是見鬼了。


  不對,世上哪里有鬼,難道是幻覺?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還是不痛,確實是幻覺。


  “一點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這種荒謬的夢?”云鴿自言自語道。


  葉凡痛呼:“喂,誰說你做夢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姓名?”“老公。


  ”“去你妹的,老實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葉名凡。


  你就那么喜歡聽你老公的名兒,要不我多說幾遍?”“好,我忍,我脾氣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齡、籍貫、學歷、家室,住址都報出來。


  ”“我比你小個一兩歲吧,夏國人,幼兒園畢業,家世深不可測,后臺比鉆石還硬,不過保密不能說,暫時居無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溝里,地址也不能說。


  ”葉凡就穿個褲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擱著云鴿的兩條小腿,手在云鴿柔弱無骨的小腳上不老實著,嘴上敷衍著云鴿的問題。


  云鴿蹬了蹬腿,甩開葉凡的手,瞪著眼嘟著嘴嬌俏說道:“氣死我了,你這算什么回答,老實點,一五一十說出來,免得我動手。


  ”葉凡又摸上了云鴿小腳丫,這只小腳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說道:“你拐彎抹角不就是想問我怎么把你的腳眨眼間治好了,對吧。


  ”云鴿點了點頭,抽回小腳,撿起鞋襪穿好,好奇的打量著葉凡,“你快告訴我,剛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沒學醫,常識也知道傷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辦法治的?”“那我實話說了,我用的是 仙術,你要想學,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煉更有效哦,要不咱們試試?”葉凡說道,雖然有點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確實是仙術,或者說偽仙術,也可以說是道術。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這樣?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難怪一遇見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來云鴿看到了他和于夢瑤的事情,葉凡說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沒辦法。


  別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傷治好了是真真的,報答嘛,別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許,給我生幾個胖娃娃。


  ”葉凡邊說,邊盯著云鴿的身前,嗯,雖然不如于夢瑤,可同時喂飽雙胞胎,應該不成問題。


  被葉凡盯著看,云鴿別過眼去,臉色一紅,可想而知昨晚上那個女人受了何等殘酷的摧殘。


  好啊,明明有女人,還來招惹人家,云鴿心里有氣,把葉凡湊近的臉推開,兇道:“你做夢去吧!”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葉凡說道:“說了是仙術,信不信由你。


  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又是同路,載我一程,送我去 花都市怎么樣?”“你去花都市干嘛?”“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葉凡伸出手,“老佛爺,還要我拉您起來呢?”“德行!”打開葉凡的手,云鴿自個兒站了起來,隨意走動了一下,神了,一點不適感覺都沒有,腿腳麻利著呢。


  云鴿雙手環抱身前,歪著頭繞著葉凡身邊轉悠,仿佛想把他看個通透。


  葉凡說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這里人雖然少,可還是有人看到。


  瞧見剛才騎著電瓶車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沒,八成把你這個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還是,你真想對我做什么?”云鴿只顧著瞧,也不理葉凡,末了伸出手,在葉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確定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大活人,不是個鬼怪。


  被云鴿的手弄得癢癢的,葉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大少,你可別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經人,豬都會上樹,狗都會說人話。


  ”云鴿瞧著葉凡,想著該怎么辦,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臉越看越可惡,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極品美少年,可是一臉壞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實。


   特別是剛才在減速帶那,她分明察覺到 老王頂了她幾下,她當時心想兩人都隔著褲子,所以摩擦到也沒什么,可這會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沒拉褲門,雖然還隔著一層底褲,可想起那個動作,還是羞恥到極點,哪里還不明白他的齷蹉行為? 黃琴確越想越氣,她也知道自己一個單身女孩半夜這樣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車了,誰知道會被他載到哪里去?老王見黃琴這次是氣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幾番勸說無果后,他就放棄,只能開著 教練車慢慢跟在黃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較繁華的大馬路,并且上了一輛網約車。


  老王也怕那網約車司機會覬覦黃琴的美貌,一路跟著那網約車護送黃琴到家,這才敢離開。


  回到家后,老王萬般后悔,可現在再后悔也沒用了,他打開微信,點開黃琴的聊天頁面,想跟她解釋點什么,可編輯了幾次還是不敢發過去。


  就這樣磨蹭了半個多小時,最后只發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試順利。


  老王鼓起勇氣點了發送,沒想到發送失敗,黃琴把他拉黑了!老王這下是真的慌了,沒想到一次好好的機會就這么被他給攪黃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加上明天黃琴就要考試了,如果考不過還好,要是考過了,老王肯定,黃琴這輩子都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這,老王覺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還有考試,黃琴一定會去駕校,他只能等考完試找個時機向她解釋一下……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他回想起之前跟黃琴相處的種種,心想黃琴沒準也對他有那么一點感覺?可這個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頭看看自己,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大叔,要錢沒錢,典型一窮屌絲,像黃琴這樣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黃琴還是單身,他就還有機會,不能放棄!懷著這樣的念頭,老王雖然一夜沒睡,第二天還是早早來到駕校,他特意站在門口等著黃琴。


  可他萬萬沒想到,黃琴雖然來了,身邊卻帶著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老王一時間只覺得五雷轟頂,臉當時就白了。


  黃琴身邊的男人似乎發現了老王的 視線,疑惑地詢問黃琴。


  黃琴順著那人的視線看過來,一看是老王,立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臉頓時就紅了,眼神似氣惱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來又見老王臉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著護送自己回去,黃琴的臉色又緩和下來,隱晦又擔憂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沒離開過黃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帶擔憂的眼神,霎時又心花怒放,覺得黃琴還是關心自己的。


  他想趁機走過去跟黃琴說兩句,順便問下她旁邊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跟他是什么關系。


  但是考試馬上要開始,所有學員已經在排隊進考場,老王嘆了口氣,只能作罷。


  這邊,黃琴跟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分開之后,就跟著排隊準備進考場了。


  昨晚黃琴也是一夜沒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這是她覺得最難考的科目三,黃琴的一顆心一直懸著,緊張的要命。


  黃琴這次的 監考員是個跟老王年紀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臉不言茍笑的樣子,黃琴就更緊張了。


  輪到黃琴的時候,她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監考官的視線不著痕跡在黃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黃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長褲,為了方便考試,她特意換了一雙白色球鞋,一頭長長的頭發扎成了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這種最平常的穿著打扮,放在黃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別是剛才她緊張地拍著胸脯的時候,那兩座高聳的玉峰還是引起了監考官的側目,可黃琴這會可沒空察覺這些,她圍著車子走一圈,檢查好車子的四個輪子,然后才說:“報告考官,車輛檢查完畢申請上車!”監考員點了點頭,黃琴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


  可上了車之后,黃琴就更緊張了,她甚至忘了做車內調整檢查,直接就點火發動了。


  監考官頭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黃琴哪里還有時間顧及他,因為她剛起步,車子就熄火了!這意味著,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經失敗。


  黃琴緊張得手心額頭全是汗,她想跟監考官要張紙巾,可考試期間是不允許說話的。


  她只能蒼白著臉抹了抹額頭上的香汗。


  那監考官面上看著嚴肅,但不知是個看臉的還是什么,居然在黃琴第二次準備開始的時候隱晦地提醒她做車內檢查。


  意識到自己居然漏了這么重要的一個步驟,黃琴更慌了,那監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還著急。


  這下就連黃琴都發現了監考官的異常,好在之后第二次點火起步沒問題了,直線行駛也順利通過。


  可接下來就沒那么樂觀了,黃琴在后面的加減檔位又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低頭換擋,那監考官眉心一跳(少婦做愛小說),假裝沒看見。


  接下變車道的時候,黃琴又忘記打方向燈,監考員嘴角一抽,又隱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頭又讓黃琴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轉彎的時候她又差點錯把油門當剎車,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不然等監考員出手踩剎車,那她這一科就注定掛了!最后是靠邊停車,幸虧多了昨晚的練習,靠邊停車她順利通過了。


  考完試下車的時候,黃琴的手都是抖的,這一路她出了多少錯自己都數不清了,她已經預料到自己過不了了,臉色十分沮喪。


  可不想監考員下車之后通知她,考試通過了。


  黃琴愣了一下,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她抬頭看著那個監考官愣愣說道:“考官,你……你剛才是說我過了嗎?”那監考官見她這樣,再嚴肅的臉都繃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黃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無落在她胸口處那道性感的鴻溝上,飽滿了眼福之后,才說道:“你沒聽錯,你科目三過了,快去準備一下,去考科目四吧,過了今天就能拿到駕駛證了。


  ”黃琴簡直高興地要飛起來,雖然不知道這監考官為何對她這么明顯的 放水,但她以為監考官沒準看起來兇,但人比較通情達理?這樣想著,黃琴就覺得自己今天運氣很好,正好又遇到一個已經考完但是沒通過的學員,那學員正是她的好姐妹 劉玲玲


  劉玲玲跟黃琴雖然差不多同一時間學的車,但并不是同一個教練,她今天的監考官也異常的嚴格,劉玲玲兩次機會都是在起步的時候就掛了。


  黃琴不敢說自己是因為監考官放水才過的,怕給那個監考官帶來麻煩,她只說自己很幸運,劉玲玲羨慕不已,同時還告訴了她一個意外的消息……“你說什么?我那個監考官跟我的教練是老同學?”劉玲玲點頭說:“對啊,我剛才無意間聽到他們兩在說話,好像以前是同一個小學的,好多年沒聯系了。


  我估計啊,沒準你們教練有讓他老同學手下留情,給你們放放水呢!”黃琴可不傻,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們教練手下的學員得有多少個人,那監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們那么多年沒見,什么情分都淡了,這種被發現就得丟飯碗的事,誰會輕口答應啊?”劉玲玲想想,好像也是這么個理,也就沒再亂傳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黃琴已經算是穩穩通過了,就等著待會拿駕照了。


  可劉玲玲說的那件事她還是放在了心上,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決定去駕校辦公室找一下老王。


  黃琴這人有點路癡,在駕校辦公大樓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練的辦公室在哪,正想著要不要找個房間敲門問一下,忽然又聽到樓梯間好像有人在說話。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時候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她嚇了一跳,這聲音不正是老王嗎?黃琴聽得沒錯,那人確實是老王。


  此時老王手里正拿著一捆東西,那東西是長方形的,像磚頭一樣,外面包著黑色塑料袋。


  老王點頭哈腰將手上的東西塞在對面的人手里,黃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監考官!“李成啊,沒想到這么多年沒見,你現在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開過來的車,起碼也得有七八十萬吧?還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現在還是個小教練,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幫著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掛了!這點小意思你先拿著,改天我請你喝酒!”那監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學李成,他先是推遲了一番,見老王再三塞過來,又特意恭維了他一番,他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將那袋東西拿在手里暗暗顛了一下,估摸得有三萬,頓時笑得更真誠了。


  同時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過那女孩也確實值這三萬塊錢,瞧那胸,起碼是D的,還有那渾圓的小屁股,連他都恨不得變成那張車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種小時候就會偷看女同學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過這種極品?李成曖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臉的心照不宣。


  可惜黃琴沒看到李成猥瑣的眼神,她踉蹌地退后幾步,沒想到老王會為她做到這種地步。


  眼眶有些泛紅,想到老王剛才為了她沖那個監考官點頭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覺得愧疚難受。


  她不敢讓兩人發現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黃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種種,雖然平時練車老王愛偷看她,偶爾還吃她一點小豆腐,但憑心而論,老王這個教練當得是非常稱職的,幾乎他教出來的所有學員,都對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學員通過率也相對比較高,這也是當初黃琴選擇他當教練的緣故。


  黃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機想跟老王說點什么,打開微信之后才發現,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而老王這邊,他搞定了那個監考官之后,出來考場想看看黃琴走了沒有,他想借著恭喜的機會順便向黃琴解釋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黃琴已經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點失落,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聯系黃琴,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頓時驚呆了。


  居然是黃琴打過來的電話!他趕緊按下接聽鍵,只聽黃琴低聲說了句:“教練,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著黃琴的號碼,當然知道是她,但他還是裝做不知道般問:“你是?”電話那頭靜了一會,然后傳來一句婉轉又帶著一絲哀怨的嬌嗔:“教練,你聽不出來嗎?我是黃琴呀!”老王被她這句話說得全身都發軟了,恨不得立馬出現在她面前,將女神緊緊抱住。


  可老王到底還是忌憚著昨晚黃琴生氣的事情,這個時候還不敢越矩,他沉住氣道:“哦,黃琴是你啊?聽說你考得挺順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說你可以考過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啊。


  ”黃琴聽他這么一說,心里更加難受了,沒想到老王這么費心費錢替她打點了這么多,還瞞著她沒有告訴她真相。


  她心想,無功不受祿,老王做這個教練也不容易,那一打錢至少兩三萬年吧?她得找個機會把賄賂監考官的錢還給老王。


  打定了主意,黃琴就跟電話那頭的老王說道:“謝謝教練,這些天來也多虧了你細心教我,我想請你吃頓飯,不知你今晚有沒有時間?”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應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黃琴到底還請了些什么人,頓了一下,又試探性說道:“你們一班年輕人的,我就不跟著你們瞎參合了。


  ”電話那頭的黃琴也靜了一會,像是有點不好意思,聲音像蚊子一樣說道:“教練,我就想請你一個人吃飯……”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極品少婦的誘惑)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088286.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465332.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5572748.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4845256.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9973574.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6925169.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741369.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1877804.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7934663.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511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