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saeeda vorajee nude

saeeda vorajee nude


我用手狠狠壓住她的纖腰讓她不能掙扎動彈,忽而又手抓住 妻子的豐滿,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嚴抗爭著,可是身體卻愛上了此刻的情景。


  帶著一種強烈的滿足感,妻子朝后面揚起脖子,急促地嬌喘,美麗的臉龐高揚,嬌小的玉嘴像是鯉魚呼氣一樣大張著,口中不時發出一陣陣沉悶的哼聲。


   不知是不是情緒上受到了ci激,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雙手手指緊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 的人,雙手四處亂擺,兩只白嫩的腳死死的蜷縮著,腳背彎曲似緊繃的弓,汗水將我們的身下完全打濕,床單上更是出現一灘水泊。


  我敢說,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這么強烈的感覺,做完之后終于心滿意足 睡了過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們四個人都折騰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無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這一次瘋狂的經歷之后,再面對 程亮夫妻的時候,我心里總覺得哪里變得奇怪了,耳邊好像總會響起 田麗那魅惑的叫聲,不知道他們在那啥的時候會是怎么樣的場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想著如果沒有中間那層 隔板,或許就可以好好地觀看一場活春宮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餓死了。


  ”妻子站在床邊,已經換好了平時穿的衣服。


  “他們兩個呢?”“不知道,估計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飯了吧。


  ”洗漱的時候果然沒再看到田麗的身影,這個周六白天就這么尷尬地過去了,晚上的時候田麗二人忽然拎著一些菜回來,說是要做一頓家鄉菜好好慰勞一下咱們,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廚房幫忙去了,而我和程亮兩個大 男人則是去陽臺抽了支煙。


  我覺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點奇怪,下意識地覺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鐘,程亮就主動問道:“ 楊哥,你們昨晚戰況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暢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個淡淡笑容,對于這種事情,作為男人的我們總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來你把人田麗折騰得夠嗆,你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麗看起來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煙,又暢快地吐出一圈白霧,只覺得神清氣爽。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麗個子嬌小(夾逼自慰),某個地方也小,你說說那種感覺能不爽嗎?”我一個大男人聽到這么直白的描述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偏偏 這個時候妻子說是要出去買點調料,正好從我們身邊經過,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清楚程亮的話,反正她悄悄看了我們一眼在,隨即低著頭小跑離開了出租屋。


  過了一會兒,程亮沖我猥瑣一笑,用肩膀懟了懟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廚房里正忙活著的田麗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們不在,我就是把她壓在那里,她個子稍微矮了一點,站著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臺上吧,又剛剛合適。


  ”程亮一邊說著,一邊tian了tian嘴唇,神色頗為玩味,似乎在回味當時的滋味。


  我聽得莫名羞澀,覺得程亮這人太會玩兒了,這種話也可以風輕云淡地說出來,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更加震驚于他的開放。


  他始終看向廚房,若有所思地說:“看嫂子的身高,應該剛剛合適吧,真想試試。


  ”“你別開這種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語氣瞬間冷了下來,我想沒有哪個男人會高興聽到另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展現出這樣危險的想法。


  在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識到程亮不僅僅是一個在床上會玩兒的人,更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難道楊哥你不想試試?我倒是挺建議你們試試的,保證楊哥你能爽到。


  ”程亮對我擠眉弄眼,強行將之前那句話的男主角換成了我。


  “你剛剛什么意思?”見我臉色不太好,程亮趕緊把話題給圓回來,笑著說:“還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楊哥,我這不是開個玩笑么,大家都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還不放心么。


  ”說著,他還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氣很好玩的樣子。


  雖然話是這么說了,可我又不是沒有注意到他剛剛說話的神態和語氣,哪里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廚房里面忙活的田麗有沒有發現程亮這樣的一面,。


  因為我的沉默和低氣壓,剛剛熱絡的氣氛立即就變得冷淡起來。


  幸好這個時候田麗從屋子里出來:“嫂嫂還沒回來?楊哥,你給嫂嫂打個電話吧,讓她順便買點酒回來,咱們今晚好好吃一頓。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按滅之后說:“不用打電話了,我下去看看,咱們要喝的酒她一個人也拿不上來。


  ”說完,我用很快的速度離開走廊,朝著小電梯而去。


  “楊哥怎么了,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我聽見身后的田麗疑惑的語氣,程亮無所謂地回應著:“大概是在生悶氣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說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兒而已還能掉塊皮不成。


  ”接下來的話我沒聽見了,但是程亮對我的“嫌棄”還有他的那一番言論著實給我的三觀都造成了沖擊,說實話,這些年來雖然我生活一直都過得去,但畢竟在來北京之前,是中規中矩的人,平時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兒,也不會涉及到這方面的玩法。


  更何況程亮還是這么一種風輕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個土鱉的感覺。


  不知道他們夫妻 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形成這樣的觀念,但我的第一反應是萬萬接受不了。


  這個時候的我絕對不會想到,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成為程亮這樣的人,體會到不同的樂趣,并且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此刻的我只是懷著滿心煩躁快速下了樓,出電梯的時候正好遇到回來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個人去買酒,可一想到程亮剛剛的表現,我的占有欲便開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 胳膊


  “怎么了,你拉著我干什么,人家麗麗還等著我的調料炒菜呢!”妻子一頭霧水地看著我。


  “先不著急,你陪我去買點酒,我忘帶錢包了。


  ”我撒了個小謊,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給程亮和我妻子相處的機會。


  誰知道程亮會不會無意間給王蕓做出點什么暗示來?雖然覺得我有點奇怪,但是妻子還是跟著我倒了回去,最后我們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沒有說過之前那些話一樣,對王蕓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親熱,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類似的,兩個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屋子里氣氛很好,我再繼續板著一張臉也不是個事兒,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漸漸地也就將程亮的那句話暫時拋在腦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實實的,在交談過程中并沒有對王蕓做出什么來,反倒是總不停地調笑田麗,夫妻二人做個飯都不斷放閃,我才終于放下戒備。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許程亮體會到了廚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議一下我們夫妻兩個人試試,而不是在說他想跟王蕓試試。


  我懊惱于自己的過激反應,對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時,忍不住想著那天一定要找機會試一試,在廚房做喜歡的事情,想想那個場景都覺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來。


  晚飯格外的豐盛,再加上大家都因為昨晚的事情有點亢奮,不知不覺就喝了起來,越喝越熱鬧,天氣的原因,屋子里的風扇轉個不停也無法阻擋酒后的燥熱,我和程亮索性都脫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邊聊邊喝。


  “喲,楊哥看起來單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麗指著我的腹肌,有點詫異。


  她喝了點酒,就跟小孩子一樣咋咋呼呼的,因為這句話,另外的兩個人也同時轉過頭看向我。


  程亮笑著說:“你不就喜歡這種精瘦型的么,要不要過去摸摸?”我以為只是開玩笑,誰知道田麗一臉天真地看向我,問道:“楊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燈光下忽閃忽閃的,臉上泛著紅光,微微朝我的身邊靠著,寬松的睡裙讓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呀,楊哥居然臉紅了!”田麗像是發現了什么好玩兒的事情,一下子雀躍起來。


  妻子似乎也覺得戲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緣故,磕磕巴巴跟著起哄:“摸一個摸一個,楊川,你別這么、這么小氣嘛,讓麗麗摸、摸一下又不會怎樣!”無奈,我默許了田麗的這個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個子一樣,屬于比較小巧柔嫩的那種,從我腹肌上劃過的時候,直接讓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有種異樣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潰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來。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說其實剛剛她的手腕已經碰到不該碰的地方了,但話到了嘴邊又打了個轉繞了回去,舌頭跟打結了似的,說不好一句完整的話。


  “不行了,你們繼續,我先去趟廁所。


  ”妻子站了起來。


  “呼……好熱。


  ”田麗整個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喝酒給喝的,無意間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見了她是如何不耐煩地將自己的內衣給解開了。


  妻子出來的時候也已經解開了內衣,當時屋子里的確有點熱,大家也就都沒在意這些細節,該吃吃該喝喝,一直折騰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廁所洗了澡,喝得有點多,我連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沒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覺。


  但喝了太多的酒總免不了要起來放水,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來過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記得最后一次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正好在門口遇到了程亮,兩個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過。


  等到我回來的時候幾乎是按照身體的機械記憶回到了床邊,但是發現上面已經有兩個人了,當時迷迷糊糊的倒也沒仔細看看,半睜著眼睛很是自然地調頭到了床的另一邊躺下。


  說來也奇怪,起了這一次之后,我們四個人就都安安穩穩地睡了過去,到了凌晨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點涼颼颼的,胡亂摸了許久沒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將旁邊的人圈在懷中,這樣一來才覺得稍微溫暖一點。


  又滿足地睡了過去。


  “啊!”“嘭!”一聲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穩的睡眠,緊隨著的還有中間隔板被撞擊到的聲音。


  我睜開眼,看著已經被撞倒的隔板有點無奈,正準備問問怎么一驚一乍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邊。


  妻子看起來有點慌亂,“噌”的一下坐了起來:“程亮,你怎么在這兒!”“唔……大清早的,你們鬧什么呢?”田麗也醒了過來,因為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我才意識到被我圈在懷里的人一直都是田麗而不是我的妻子!四個人相互看了看,我抱著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邊坐著的是我的妻子,這個畫面免不了有點尷尬,但我的心里隱隱升起了一股異樣的ci激感。


  妻子有點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個醒過來的人,意識恢復得差不多了,立即說自己想去廁所,迅速逃離了這個尷尬的場面。


  “咳咳,看來昨晚咱們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松開了原本圈住田麗的手,掌心從她后背上劃過,還真別說,這丫頭皮膚真好,細細滑滑的,摸起來一定很舒服。


  田麗終于反應了過來,微微紅了臉:“沒、沒事的,反正咱們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覺,又沒做什么。


  ”這一晚的意外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我們四個人關系上的微妙變化,還有床中間隔板的斷裂,本來我們想再去買一塊壓縮木板當隔板,但程亮說最近太熱了,有隔板會讓空氣更加不流通,索性換成了一張簾子。


  換成簾子之后,每晚旁邊的曖、昧氣息便更加明顯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又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我迎來了這個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時間,想起程亮之前對我說的那些葷話,我覺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時多 小心程亮一點。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鬧什么矛盾了,一直讓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尷尬。


  ”妻子不明所以,對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總之你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趕緊走吧你,我等你回來。


  ”這次出差關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這三天時間我都格外地投入,就連跟妻子聯系的時間都少得可憐,等到我回去的時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麗一個人在廁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來了么?”田麗的聲音傳來。


  “是我。


  ”她聽出了我的聲音,有點不好意思:“是楊哥回來了啊,我老公他們還沒回來么?”屋子里的確只有我們兩個。


  “那就要麻煩你幫我拿一下衣服了,我這人迷迷糊糊的,剛剛忘記把衣服給帶進來了,就在床上。


  ”田麗又說。


  我想著她總不能直接這么出來吧,就轉身將衣服給拿了過去,田麗雖然個子小小的,但是該有的地方一點不少,可以說是比很多人都要豐滿,起碼從我手上拿著的這件內衣罩杯就看得出來——似乎比我妻子的還要大一點。


  看這個材質,半透明的蕾絲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點想多了。


  田麗從里面伸出手來:“找到了么?”我立即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將衣服遞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點慢。


  ”“謝謝啦。


  ”田麗將衣服接了過去,廁所的門還沒來得及關上,忽然傳來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音。


  “啊!”田麗摔倒了。


  我下意識地靠近了門邊:“怎么了?”“唔……”田麗似乎疼得喘不過氣來,緩了許久才回應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來么?”“楊哥,你可不可以進來幫幫我,我站起不起來,嘶……太疼了。


  ”我聽見田麗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她是那么的嬌嫩,要是磕著碰著,肯定會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進來了?”我在門口猶豫了。


  “嗯!”進去的時候果然看見田麗倒在地上,手抓著衣服擋在重點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內褲還掛在她的腿間,這會兒被地上的水漬給沾濕了大半。


   我不是盲人,但我開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陳生,30歲了還是單身漢,因為天生眼白多看起來就是個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當盲人。


  隔壁的寡婦更是對我毫無避諱,她長得嬌艷,身材又豐腴,前凸后翹的,可惜這么個尤物竟然放著沒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曉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嬌嬌聲兒直勾著我的魂穿過那道墻,看看寡婦深夜中自我安慰。


  沒想到我的機會還真來了。


  今晚,我剛躺上床就聽到隔壁嬌柔的呼喊,那聲音在這寂靜的夜里,直聽得我心里發癢。


  這么晚了,叫我干嘛?難不成是寂寞了?腦中浮現出 李素英那極品身材,心頭一片火熱,我隔著窗問:“ 李姐,喚我有啥事兒?”“ 小陳啊,我衛生間的門好像壞了,你能幫我弄開么?你進屋摸到衛生間門,那有個 門栓,拉下就行。


  ”衛生間?我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喉嚨咽了口唾沫。


  這寡婦在洗澡,竟然讓我去給她開門,當我是真瞎吶!過去開門就能看到 李寡婦那妖嬈的身材,我幾年沒見過女人的身子了,這時候我激動地腳哆嗦,摸著進了她家。


  她家門沒鎖,村里人都曉得李寡婦的門天天都是敞開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進。


  我找到廁所,那亮著燈,一眼看到了門栓。


  抓著門栓,手不停顫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門從外面打開就可以了么?”“啊…對的。


  ”李素英那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興奮著什么。


  我看得見,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開衛生間,可是我還裝作在門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終放在門栓上,一拉,整個門微微晃動。


  居然沒有開。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個門,門‘咔嚓’一聲,打開門來。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紅、上半身穿著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 一只手拿個 膠棒,另一只手捏著圍在身上的浴袍,嬌滴滴的臉像成熟的蘋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婦那充滿著媚勁的眼眸,我心里一緊血液頓時沸騰起來,頓時就有了反應,我暗叫不好壓下心里的火熱。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著,我一個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膠棒,上廁所拿個膠棒,難道……“多虧你啊小陳,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點了點頭,心說不虧不虧,沒想到晚上還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會虧。


  (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來,一股迷人的芬芳撲面而來。


  當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驚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夠放下一個蘋果。


  我從小天賦異稟,村里的男人無不羨慕。


  我連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臉難受的樣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幫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關門走了進去,側對著門,然后拉開拉鏈,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將門偷偷的打開一條縫偷看我。


  我瞅見李素英目不轉睛的盯著我那兒,嘴巴張的老大,一臉驚訝的樣子。


  話說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這五六年估摸著都沒有男人碰過,這么多年她應該很寂寞。


  我故意沒尿進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卻發現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膠棒也不見了……我見狀,內心更是像被火爐烤著一樣,渾身都發燙了。


  尿完我穿好褲子,拉上拉鏈,摸著墻壁走了出來,我看著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熱的看著我下方,捂著胸口的左手還在輕輕的動著,此時手上的膠棒卻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著再看李素英那豐腴的身子,但是作為盲人的我不能在這多待。


  “要不進來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煩你的,大晚上的還把你叫過來。


  ”李素英見我要走,頓時就有些急了,連忙開口說道。


  我聽到她說的話,心里頓時就樂開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象還是一個寂寞多年的寡婦,這怎么能不讓我樂開了花。


  我故作猶豫。


  李素英卻是雙手直接拉著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雙手拉著我的胳膊,緊緊抱著我的胳膊,溫熱、美妙的觸感把我的心都變軟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陣陣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頭看向李素英,說道。


  李素英低頭一看,臉瞬間再度紅了一個層次,因為她的胸口死死擠著我的胳膊。


  進了房間,李素英果真給我倒了一杯水,然后進入到房間,過了一會兒出來,穿了一身輕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雙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兒,稍稍抿嘴,然后問道。


  我搖搖頭,緊了緊雙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熱了,渾身燥熱,滿腦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樣的身子。


  “姐姐給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沖著我說道。


  我一聽,連忙擺手說不用了。


  可這一松手,我壓著的地方登時就抬了起來。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還在驚訝我的過人之處。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過一直在抿著嘴,眸子充滿著迷人的情意。


  我渾身酥癢難耐,心中那一團火起來了,越壓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遞到我面前,我剛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將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喲哎喲!沒事吧小陳,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給你擦干!”還沒等我開口說話,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來,用手拍打著我褲子上的溫水。


  我低頭看著李素英,那烏黑的長發披在肩上,身前的撐得衣服像要爆開一樣,隨著她的動作起伏著。


  看的我一陣晃神。


  少婦的身材就是好,這根本無法掌控吧?李素英拍著拍著就開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寬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點點的牽扯感,讓我感覺越發的強烈。


  李素英渾身顫抖,我微微歪頭,卻發現她的手又開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來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卻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頓時就傳來一股貫徹全身的電流,讓我呼吸瞬間就急促了起來。


  “小陳…姐,單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


  因為我那兒根本不是單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們兩個,不能……”我雙手扶著板凳,上半身僵直著,一動不敢動,聲音顫抖著。


  心頭仿佛有無數個螞蟻在亂爬一樣,全身的骨頭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經五年沒有體驗過那種滋味了…”我陡然間渾身一緊,感覺快透不過氣來了。


  “嘎咋!”就在這時,院子里忽然傳出聲響,原本蹲著的李素英忽然間站起身,一臉驚慌,小臉嚇的煞白,連忙把我拉起來,然后進入到她的房間,對我說了一句不要出聲,就立刻關門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發生了什么?環顧四周,屋里很整潔,床上就一個枕頭,一張涼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盞臺燈還有一本書,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擁纏綿的春圖展現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書!我還發現桌子下面有膠棒,此刻我瞬間就明白了之前剛出浴室的時候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著這東西了。


  合著這都用上這些假東西了!這得多寂寞啊?!正當我打算瞥幾眼那本禁書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聲碰撞聲音。


  我連忙跑到門前,打開一條門縫,赫然就看到村長的兒子 齊三站在門口。


  “你怎么又來了?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不會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緊捏著領子,面如寒霜。


  齊三一臉獰笑,竟是直接脫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懷了七個月的孕婦一樣的啤酒肚,大步朝著李素英走過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讓你改嫁,嗝兒!是給你面子,別特么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就強了你,讓你體驗一下男人的滋味!”齊三顯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紅。


  李素英眼睛瞪得渾圓,雙手捂著胸口,道:“你不要過來!你要是再過來,我就喊了!”齊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掙脫,一個不穩,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聲,隨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著尾椎。


  “你個小賤人!”齊三破口大罵,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兩邊一扯,竟是直接就扯開了。


  齊三頓時眼睛放光,一只手掐著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褲腰帶。


  李素英兩個手瘋狂的拍打著齊三的粗壯的手臂,我看見了她眼角的淚光。


     閱讀提示:這個月里, 云兒有好幾個晚上夜不歸宿, 我已經沒有動力去了解她是不是給我戴了綠帽子。


  對于云兒來說,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失去意義,她什么都不說, 只會 吵架


  我忍無可忍,也不想再忍,第一次,我提出 離婚


  她聽到之后,也只是慌亂了幾秒鐘……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傾訴者】家明男33歲  東方今報記者彭艷  為愛結婚  離婚已鬧過很多次,不同的是,以前都是云兒提出,而這次是我主動。


  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個草率的人,有些話不說則已,一旦脫口,言出必行。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要求離婚,但也應該是最后一次。


    我和云兒是彼此的初戀,作為70后,對待感情比現在的孩子要慎重許多。


  那時我們是初中同學,同級不同班,也不知為了什么,云兒喜歡上了我,開始主動追求,而我呢,傻乎乎的,大概是男孩子晚熟的緣故,經常無視她的存在。


  然后到了高中,我去了一所重點中學,云兒留在原校,兩人相隔遠了,但她始終沒有放棄,總找各種理由接近我、關心我。


  直到高二那年,不知哪根神經被觸動,我突然發現了云兒的種種好處,也許是被她的付出和執著所打動,總之,我接受了她,愛上了她。


  口述:婚后 老婆瘋子只會吵架  由于早戀,從高二起,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還經常從家里拿錢,父母發現了我的反常,和學校老師聯手“整治”,兩方的嚴格監視下,我和云兒的交往不得不由密轉疏,偶爾偷偷通個電話,寫封天知地知的情書……盡管高中的后兩年里,我們的聯系甚至比不上普通同學,但在內心深處,我已經認定了她,非她不娶,那種感情很微妙,但堅定而執著。


    云兒是個感性的女孩,她曾說過:有情飲水飽,只要知道我愛她,這就夠了。


  對于她的話,我心懷感激,我知道,她的隱忍和克制都是為了我。


  作為一個男人,何以為報?唯有忠誠。


    到了大學,突然天寬地闊,似乎做什么事都不再有阻礙,我和云兒的愛情也像放飛的小鳥兒,迎著藍天,扶搖直上。


  我們不在同一所學校,相隔甚遠,坐汽車需要兩個小時,但每逢周末,不管刮風下雨,一定要見面。


  大學四年里,我和云兒感情牢靠,在很多人眼中,是名副其實的模范情侶,因為身邊的同學都在走馬燈似的戀愛、分手、快樂、悲傷……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大學畢業后的第二年,不用雙方父母催促,我和云兒迫不及待地領了結婚證。


  也許只有婚姻才能讓我們的愛情走進圓滿,那時,我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因為,我們的婚姻只與愛情有關。


    漸行漸遠  我忘記了,人是會變的。


    大學畢業后,我在工作上一直很順利,而云兒剛好相反。


  實話實說,這與云兒的性格有很大關系,用那句話形容她再合適不過: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她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為自己開脫,都是別人不好,而她永遠是對的:老板太苛刻,離家太遠,工資太低,壓力太大,同事不好相處,工作沒有前途……  因為種種“不順利”,云兒始終不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到了最后,她干脆不再上班,在家當起全職主婦。


  我其實不喜歡云兒的這種狀態,年紀輕輕就窩在家中無所事事,但她堅持,也就只好隨她。


  另外,我也想過,目前有條件讓她休息:首先,我的收入不錯,足夠養家糊口;其次,我對她的愛還很深,不想讓她不開心;還有最重要的一條,我希望有個孩子,云兒可以借這段時間懷孕生子。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我沒想到,噩夢從此開始。


    起初還好,那時的云兒是個簡單的家庭主婦,在家上上網,沒事做做家務,我每天回家都能吃上熱菜熱飯,日子過得挺愜意。


  可這種日子太短暫,很快,云兒學會了打麻將,學會了亂花錢,學會了網上交友。


    云兒打麻將的癮頭“可歌可泣”,她可以連續奮戰幾天幾夜,家里的所有事情一概不管。


  花錢更是沒譜,我們家云兒管賬,剛開始時,每月都能有不少結余,可后來我賺的錢越來越多了,家里的經濟狀況卻捉襟見肘。


  我找她要零花錢時,她雙手一攤,“沒有”。


  這時我才知道真相,家里不但沒有積蓄,云兒竟然還在外面借了幾萬塊錢的外債,甚至有債主追到家中。


    我的憤怒可想而知,雖然外債的數目不大,但事情本身讓人寒心。


  長期以來我這么信任她,到頭來她卻給了我這么個結果。


  當然,我也有錯,太粗心了,于是,我收回經濟大權。


  打那以后,隔三差五到家里來要錢的債主一直沒斷,云兒也并無收斂,你不給她錢,她就出去借,為了這事,傷透了我們的夫妻感情,一點一滴,逐漸淡薄。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努力挽回  云兒喜歡網上交友,很多都是男人,再挑逗的話在她看來都是正常,雖然還沒讓我戴上綠帽子,但也不遠了。


  每次被我發現云兒在網上和男人調情,我們就會吵架,吵得天翻地覆,我覺得云兒很蠢,真的,在這種事情上,沒哪個男人能有太多包容心。


    2008年,兒子出生,一度緩解了我們之間的感情危機,因為兒子來之不易,云兒雙側輸卵管堵塞,治療將近兩年才懷孕。


  最初,云兒還算盡職,和保姆一起照顧孩子,等兒子過完一歲生日,她像早有預謀,故態復萌。


  打麻將打得天昏地暗,對兒子不管不問,人叫不動,鬼叫飛跑,誰也拉不住。


    我也累了、倦了,對云兒的感情就這樣被消磨殆盡,可以說,現在的我對她已經完全無愛,剩下的只是厭倦和恨,恨她不關心兒子,不關心家庭,恨她打起麻將不知晨昏,恨她在網上跟男人談情說愛……  不是沒有過溝通,但一切都是徒勞,云兒根本就管不住自己,一分鐘前指天發誓,保證絕不再犯,一分鐘后就出爾反爾,逃之夭夭。


  我真的已沒耐心再跟她玩這種游戲。


  我不會以離婚來要挾她,但一旦說了離婚,那就是我深思熟慮后的結果,絕無挽回余地,譬如這次。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云兒的父母也知道她的作為,甚為頭疼。


  岳父岳母從去年三月起輪流來住,對外說是幫我們帶孩子,可我知道,他們擔心我和云兒真的會散。


  有他們在,一方面可以管教女兒,另一方面也想勸勸我。


  那時,我還不想離婚,還一直期盼著能有個好的結局。


  但,什么都沒有,云兒聽不進勸告,岳父還好點兒,能教訓她幾句,岳母根本就插不上嘴,甚至還會被云兒教訓。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還能靠誰?徹底絕望!  今年年初,云兒又出幺蛾子,她跟一幫狐朋狗友打牌,竟三天三夜不回家,吃住都在別人家中,結果還是輸,輸了一大筆,她無力償還,就去找我姨媽借錢。


  我姨媽無兒無女,那點兒積蓄全靠省吃儉用,老人把八千元錢給了她,她拿去翻本,又是血本無歸,這個女人鬼迷心竅,居然還打姨媽的主意,姨媽有點兒不放心,打電話問我,一家人這才知道實情。


  等我從賭桌上把云兒拉下來,她已經熬得像個女鬼。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當然,最后我還是幫她還了錢,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只求解脫  這個月里,云兒有好幾個晚上夜不歸宿,我已經沒有動力去了解她是不是給我戴了綠帽子。


  對于云兒來說,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失去意義,她什么都不說,只會吵架。


  我忍無可忍,也不想再忍,第一次,我提出離婚。


  她聽到之后,也只是慌亂了幾秒鐘,然后又開始蠻不講理地數落我,她以為我是開玩笑,可我很認真。


    云兒不離婚,堅決不肯,我把寫好的離婚協議書遞給她,她看也沒看,隨手撕了,然后撂下一句話:“除非我死,否則想都別想!”而岳父母的態度也發生了180度大逆轉,之前一直站在我這邊,現在也開始數落我的不對。


  我理解,他們受不了“離婚”這兩個字,可我不想再讓步,這個婚我離定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我也離家出走,目前已有三天沒回家。


    我覺得自己寫出的離婚協議完全對得起云兒,主要內容如下:第一,我要兒子的撫養權;第二,房子車子都給她(房子是結婚時我和我的父母全款買下,她家只負責裝修,現在這套房至少值一百萬元,我不在乎,只要她肯離婚,都是她的);第三,家里的存款兩人平分。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對于云兒,這份協議書只有利,沒有弊,可云兒就是不肯。


  而且她的壞脾氣也一如既往,不愛孩子,不尊老人,甚至和我的父母對罵。


  我心里那叫一個憋屈,不知我爸我媽哪里對不起她。


  我在外辛苦賺錢,好吃好喝伺候著她,她還這樣對待我的家人。


  還有,她對孩子那么冷漠,不管不問,她還算個媽媽嗎?我真后悔,為什么沒有早些跟她分手。


    對于離婚,我已經鐵了心,但現實情況是,云兒和她的家人死活不同意,只剩下打官司一條路,可打官司又耗時又耗力,沒個一兩年根本搞不定,而且現在兒子已經快四歲,打官司估計會判給女方,那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煩死了,真的煩死了,再這樣鬧下去,我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我承認,自己也有毛病,譬如太忙,沒有太多時間陪老婆;譬如性格要強,總想堅持自己的原則;譬如太溺愛她,以至沒了退路……但我發誓,在這段婚姻里,我沒有犯過任何原則性錯誤,除了云兒外,我沒有其他女人,平日不抽煙,不賭博,甚至很少撒謊,對于云兒,對于這段婚姻,我問心無愧。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真的好想解脫。


  求指點。


    ■記者手記  當年心頭好,如今心上痛,在家明的敘述中,云兒從最初的為愛執著發展為今天的為賭瘋狂,這是怎樣一種悲哀。


    當然了,夫妻鬧到如此地步,再難看到彼此的好處,可無論怎樣,還是想勸勸家明:清醒一些,考慮周全一些。


  云兒的確有錯,而且錯得離譜,但她不想離婚,這說明她還在乎這個家,還在乎你。


    也許這話說得太自我,不在其中,難知其痛,但為了孩子,再給彼此多個機會。


    ■專家點評  心理疾病毀了生活  云兒的這種行為在心理學上被稱之為“癮”癥,比如說我們現在常見的煙癮、酒癮、毒癮、網癮等,云兒深陷其中的是賭癮。


  這種癮癥的心理特征就是明知自己不該做,但卻無法控制,它(完美暗戀)會給人的心理帶來極大的矛盾和沖突,進而表現為焦躁不安、不可理喻。


    云兒需要專業的心理治療,只有專業手段才能幫助云兒找到發病原因并給予治療,而家明能做的,便是理解云兒目前的狀況——不是她變了,而是她病了。


  口述:婚后老婆變瘋子只會吵架  當然,對于心理疾病來說,必須是本人自愿接受治療,如果她不同意,那就意味著她從內心里不愿意改變自己,所以,即使強迫治療也不會有好的效果。


    建議家明和云兒好好談談,既然不愿離婚,那就看看是否還有別的解決辦法,也許治好了心理疾病,美好新生活就會重新展開。


    鄭州福斯特心理咨詢中心  首席心理咨詢師彭熠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9366401.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4292412.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198640.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4783691.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3414595.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9058818.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627445.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648703.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353803.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94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