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hang ngon com

hang ngon com


核心提示:是真是假,今天叔就給 大家說明白 是真是假今天叔就給大家說個明白一切還得從 豬油的歷史說起豬作為最早被人類馴服的動物自古以來就是人們重要的動物蛋白和 脂肪來源特別是豬油,烹飪后鮮香四溢深受人們喜愛早在西周時期《周禮》就記載了豬油的神仙搭配這里的“膏腥”指的就是豬油除了烹飪中醫還記載了豬油的藥用價值所以坊間也有“一勺豬油等于五副藥”的說法但說它能抗癌、治療心臟病就不靠譜了豬油沒有那么神豬油的組成成分中99.6%為脂肪剩下極少量為碳水化合物和水分還有 脂溶性 維生素包括維生素A、D、E以及B族維生素等所以,熬制豬油一定要學會控溫另外,豬油中還含有大量 脂肪酸主要分為三種咋一看,沒啥壞處但其實它的 飽和脂肪酸占比高達41%大量研究表明脂肪,尤其是飽和脂肪酸 攝入過多會使血脂和膽固醇提高增加心血管系統疾病的風險目前,無論是國內外膳食指南還是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心臟協會都 建議限制飽和脂肪酸的攝入如果超過這個攝入量那的確是有風險的,怪不了別人但按照正常的量攝入一般不會有問題豬油有什么好處?1、香氣十足,開胃助消化如本草綱目所說豬油性味甘對脾胃有一定益處而且論做菜的香味豬油認第二,可沒人敢稱第一一碗香噴噴的豬油撈飯既滿足了口腹之欲又連接了童年的味道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享受另外,豬油屬于油脂對排便、便秘也有一定幫助2、補充營養,強健體質古人的生活條件差一年到頭也吃不了多少肉營養跟不上所以相對便宜的豬油便成了許多人補充能量的替代品這也是為什么以前的人常吃豬油卻少得心腦血管疾病的原因豬油的脂肪可提供人體必需的脂肪酸促進脂溶性維生素的吸收,提供熱量并利用脂肪合成膽固醇、激素等3、豬油的熱穩定性很高一般的植物油在鍋里加熱一會就容易產生油煙里面含有較多有害物質長期以往對健康不利特別是對沒油煙機的家庭而豬油煙點相對較高所以一般煎炸、炒菜用豬油相對較好但是油溫不要過高豬油雖好但為大家健康著想九叔還是建議大家還是少吃畢竟肉蛋奶這些油脂已經很充分再攝入豬油就容易過量另外,不管你家用什么油都建議隔段時間就換一種以豐富不同脂肪酸攝入最后給大家做一個小總結豬油怎么吃,你了解了嗎?“哎呀!”一大早的,廁所里傳來了 嫂子的驚叫聲,聽起來十分痛苦。


  正在房間里躺著的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跳了起來,撞開了廁所的門,沖了進去。


  一抬頭,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了嫂子穿著一件超短裙,那短裙褪 到了小腿處,大半個屁股和一雙長腿都露出 在我眼前,正躺在地上喊著。


  看到這一幕,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隨即趕緊關心地問到:“嫂子,你怎么了?”“柱子,嫂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快扶一下嫂子。


  ”嫂子的聲音聽起來痛苦極了。


  我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抱起了嫂子,這個姿勢很奇怪,就好像我在嫂子身上做那種事情一樣……手上傳來嫂子肌膚的觸感,我有點心癢癢的,扶著嫂子站起來后,我戀戀不舍地放開了手。


  嫂子有些站不穩,彎腰扶著我的手臂,那身前白皙的一片就這樣展現在 了我的眼前。


  咽了口唾沫之后,我便想低下頭,但是沒想到,就在 這個時候,我看見嫂子那白皙的臀上,竟然有一個十分清晰的巴掌印。


  那個樣子,看著就像是被人給狠狠地打了一樣。


  就在我因為看見了嫂子那白皙的屁股上,那一個清晰可見的手掌印而發愣的時候,嫂子驚呼一聲,看見我直勾勾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被嫂子這么一叫喚,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意識到自己應該先退出去。


  但是,雖然我知道我應該這么做,然而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的動作卻又變得十分遲緩,就像是反應不過來一樣,半天都沒有轉身出去。


  由于我的出現,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就在我準備退出去時,嫂子卻突然叫住了我:“柱子。


  ”我應聲看向嫂子,只見她褲子還沒穿好,看到我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柱子,你,你去幫我把包里的…衛生巾護墊拿一個過來好嗎?”嫂子臉還是紅的能滴出血,低著頭不敢看我。


  一聽這話,我不由得就愣了愣。


  什么,衛生巾?“就在我包里,你看著,撿小的那種。


  ”嫂子的聲音還是有些羞澀,看得出來,讓我幫她做這種事情她十分不好意思。


  嫂子的臉羞的紅紅的,不敢看我。


  “嫂子,我這就去拿。


  ”我答應下來,轉身去了房間找嫂子的包。


  打開了嫂子的包之后,我發現這包里簡直什么都有,翻了翻之后,一件 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見嫂子的包里面,竟然有一個避孕套的包裝袋!這個包裝袋是被人給撕開的,明顯就是有人用過了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嫂子的包里面。


  避孕套我還是認得的,可是在嫂子的包里發現這樣的東西,我的腦袋嗡的一下,瞬間就蒙了。


  那嫂子的包里面,怎么會有撕開的避孕套包裝?看著那東西,我心里疑惑,但還是拿著嫂子要的衛生巾去了衛生間。


  “嫂子,我給你拿來了。


  ”我敲了敲衛生間的門。


  嫂子把門開了一個小縫,把衛生巾拿了進去,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后,嫂子那羞澀的聲音又傳來了,“柱子,嫂子腳扭了,有點不方便,你能進來幫幫嫂子嗎?”聽到嫂子這么說,我的心一下變得狂跳不止,想起剛才看見嫂子那曼妙的身材,我那兒甚至起了反應。


  我緩緩推開門,只見嫂子神情痛苦地坐在馬桶上,褲子褪到小腿處,小手還在揉著自己的腳踝。


  “嫂……嫂子,我怎么幫你。


  ”我不敢正眼看嫂子,畢竟在我心里嫂子一直是圣潔不可侵犯的。


  因為我哥精神一直有問題,而且那時我還小,嫂子就臨時充當起了照顧我的角色,這一照顧就是好幾年。


  嫂子有我這兒的鑰匙,她有空的時候也會過來幫我做做飯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過今天她來的這么早,還是頭一回,竟然還在上廁所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


  “你過來扶一下嫂子,嫂子站不起來。


  ”聽見嫂子這么說,我忙走過去,嫂子把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柔弱無骨的觸感傳來,我渾身一個激靈。


  我的眼神時不時瞟著嫂子,卻又不敢太明目張膽,但嫂子那白皙的皮膚還是映入我的眼簾,嫂子雖然嫁給我哥已經很多年了,但保養的十分好,皮膚也像年輕小姑娘似的吹彈可破。


  我那部位又可恥的有了反應。


  嫂子彎下腰去提褲子,可是因為只有一只手方便,好半天也提不上來。


  而嫂子彎腰的時候,那身前的柔軟出現在我的眼前,雪白的一片的直晃眼。


  “嫂子,要不,要不我來幫你吧。


  ”看嫂子這么辛苦,我也有點心疼。


  嫂子也知道自己是沒辦法了,只好點點頭。


  我內心狂喜,彎下腰去幫嫂子提褲子,嫂子的手撐在我的背上,而我一抬頭,就能看見嫂子兩腿之間那神秘的部位……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有點心猿意馬,手指不小心觸碰到嫂子的大腿那,我感覺嫂子的身子顫了一下,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哎呀!”嫂子才剛剛動了動腿,她又是一個支持不住,接著她的身子便又有往一邊倒去的趨勢。


  “嫂子!”這個時候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對于嫂子的擔心勝過了我那難以啟齒的羞恥感。


  于是,我便趕緊伸出手,想要扶住嫂子。


  不過,我的手才剛剛伸出去,那邊嫂子的身子就已經失去了平衡,已經來不及扶住她了。


  這下子,她便當著我的面,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由于嫂子這么一摔,她現在比剛剛還要狼狽很多,那小底褲已經完全滑到了腳下,就連她的腿,也因為摔跤而分開了。


  這一下,我不光是看見了嫂子的屁股,就連她兩腿之間那個地方,也看得清清楚楚……嫂子年紀比我還要大上一點,已經完全是一個成熟的 女人了,她的那個地方,自然也是十分吸引人的。


  雖然我也知道,這是我的嫂子,但是我就是沒法兒移開我的目光。


  嫂子也注意到了我究竟是在看那里,她的臉一下子就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來一樣,便拼命想要爬起來。


  看到了這一幕,我的心里也跟著亂了起來。


  要說我完全沒有反應的話,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畢竟我是一個正常的 男人,但是那是又是我的嫂子。


  想著這些,我只覺得自己心里越來越憋悶煩躁,趕緊轉過身子從廁所出來了。


   出了廁所之后,我并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直接出了門,連最基本的刷牙洗臉都沒有弄,就上了街。


  這一大早的,我也不知道去哪兒,干脆就直接來了自己上班的商場。


  在這個商場里面,我的工作是負責商場一些電器產品的售后工作,比如幫顧客進行簡單的維修什么的。


  這個時候還很早,商場的工作人員都還沒來,商場也沒有開門,我只能坐在臺階上。


  心里想著嫂子屁股上的那個巴掌印,我覺得怎么都不是個滋味。


  難道嫂子是出軌了?不然的話,這在城里,嫂子的屁股上怎么會出現一個那么大的手印?要說不是別的男人的,那還能是誰的?而且,嫂子的包里面,也的確是發現了避孕套的包裝。


  還有,我今天看見了嫂子的那個地方,卻發現她那里上面都沒有……難道是被別的男人給剃掉了?“不可能,嫂子不是那種人!”越是這么胡思亂想,我心里就越來越沒有底。


  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不小心,竟然將自己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嫂子嫂子,你這個傻小子,怎么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嫂子?”就在我因為今天早上發現的關于嫂子的事情而傷腦筋的時候,突然,一個嬌媚的聲音在我的頭頂上響了起來。


  一雙穿著高跟鞋的小巧玉足,就那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就是一愣。


  順著那一雙白皙小巧的腳往上面看去,落入我眼睛里面的,便是一雙修長筆直的腿。


  短短的裙子剛剛好包裹住了那翹臀,以及那個神秘的地帶。


  看著看著,我的眼睛不由得就直了,還跟著咽了一口唾沫。


  原來是我們商場的一個領導夏 雪艷


  “臭小子,你還想往哪兒看呢?”就在我的打量著眼前的美景的時候,剛剛那個嬌媚的聲音又在我頭頂上響了起來,隨著而來的還有一個爆栗。


  “膽子大了啊你,連你雪艷姐竟然都敢調戲了啊?你以為我是你嫂子,想干嘛就干嘛的?”這要是在平時,面對夏雪艷的玩笑,說不定我還會在跟她說上幾句,但是,今天我心里滿滿的都是關于嫂子的事情,亂的很,她現在還在我面前開我嫂子的玩笑,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我嫂子是你能說的?”夏雪艷大概也沒想到,我會這樣跟她說話,一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玉手指著我,反問到:“你這是什么態度?我不就開個玩笑嗎?”我心亂如麻,也不想跟她多說,一把推開她就要走,誰想到,我只是輕輕的一推,她穿著高跟鞋沒站穩,整個人往后倒了去。


  我趕緊上前扶住她,而我那個部位正好緊緊的貼在了她的屁股上!一瞬間,我感覺自己那里可恥的有了反應,夏雪艷趕緊一把推開我,整張小臉羞的通紅。


  “你……你……流氓!”她罵了一句。


  “雪艷姐,我不是故意的,對著像你這么美的女人,我沒反應就不正常了……”聽見我這么說,夏雪艷好像沒那么生氣了,畢竟女人都喜歡被夸贊,“一說到你嫂子,你就這么兇,你還不知道你嫂子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吧。


  ”“雪艷姐,平常咱們開玩笑沒關系,但你不能亂說我嫂子。


  ”我有點生氣的說到。


  隨后,夏雪艷冷笑一聲,直接將自己的手機給拿了出來。


  劃了幾下之后,夏雪艷便將她的手機舉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就在那手機里看見了一個女人,正彎著腰,在撿地上的東西。


  而這個女人的超短裙底下,卻是什么也沒有穿,女人最為私密的部位,就那么直接露在了我面前!夏雪艷冷哼一聲,又往下劃了幾張,看見 照片里那有點眼熟的身影,我按捺不住,直接搶過了她的手機,自己劃看起來。


  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在夏雪艷的手機里面,關于這樣的照片,竟然還不止一張。


  那女人彎下腰去撿東西而露出來的風景,旁邊那些圍觀的男人們,眼神可以說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了。


  其中眼神最為露骨的,是一個站在她身邊的男人,他的眼神完全就是毫不掩飾地直直盯著她的那個地方,就差沒有就將她給看了個精光。


  在劃到女人的正臉時,我的心“轟”的一聲,震驚的無以復加。


  因為那照片里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嫂子。


  對于我看見的東西,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會是我嫂子?她怎么可能會不穿底褲,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么下流的姿勢,還讓人給拍進了手機里面?雖然照片里面的女人穿衣的風格十分性感撩人,和嫂子那樸素無華的風格不一樣。


  但是我卻不得不痛苦地承認,照片里面這個撅著光溜溜的屁股,彎下身子撿東西的女人的確就是我的嫂子。


  她的臉和身形,對于從小就生活在一個村子里面的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怎么也不會認錯的。


  “你嫂子平常看起來還挺清純的,她竟然也做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真的沒有想到。


  ”就在我因為自己看見的東西而感到十分震驚的時候,夏雪艷突然在我的耳邊說了這么一句話。


  而我竟然找不出什么話來反駁她,翻著這些照片,我除了感到憤怒與羞憤之外,別的也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么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因為,通過這些照片不難發現,嫂子似乎是在一家裝修得很豪華的會所門口,等電梯的時候,將自己的手包給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這也就是她為什么會彎腰的原因。


  看著看著,我注意到,嫂子的包里面,裝著的東西也很奇怪,那個形狀,讓我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接著往底下翻看照片,我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被證實了,嫂子的包里面,鼓囊囊的裝的竟然都是一些情趣用品!而嫂子就是為了這些東西,被旁邊的男人看了個精光!翻看到那個男人看嫂子的時候那露骨眼神的照片時,我也跟著臉上發燙了起來,心中的憤怒也根本就抑制不住,簡直就像是快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一邊的夏雪艷可沒有我反應(名人哲理故事)這么大,眼見著我已經把照片都看的差不多了,她也已經將商場的門給打開了,便走到我身邊,進手機拿了回去。


  “昨天我出去玩,剛好碰見她。


  我還以為認錯人了,但是又覺得這就是你嫂子,所以才偷偷拍了下來。


  本來我沒打算給你看,但是想來想去,還是不能瞞你。


  ”夏雪艷說著,便對著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讓我進商場里面去。


  本來我就因為嫂子屁股上面的那一個巴掌印而心煩,現在又看見了這些內容勁爆的照片,心里就更加亂了。


  跟著夏雪艷進了商場之后,她便朝著她的辦公室走去,我想著嫂子的事情,一不留神便跟著夏雪艷進了她的辦公室。


  等我回過神來時,夏雪艷已經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我心里想著反正都來了,當下也顧不上那么多,開門見山就問夏雪艷道:“這些照片你是在哪兒拍的?”“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嗎。


  ”夏雪艷雖然回了我一句,但是卻十分敷衍。


  “哪個會所?具體的地址在哪兒?”面對我的詢問,夏雪艷眼神卻并不在我身上,似乎是不太愿意說這個 事兒


  見她不開口,我心里一急,直接就朝著夏雪艷撲了過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本來我只是想要好好問問夏雪艷,她究竟是在哪兒拍到這些照片的,我嫂子為什么會穿成這個樣子去那種地方。


  但是心里一急,我一個沒把控住,直接撲到了夏雪艷身上。


  這一下,她就被我直接撲倒在了她辦公室的沙發上面。


  我從來都沒有跟哪個女人有過這么直接的接觸,尤其是這個時候,夏雪艷是被我仰面壓在身下的,她胸前那一對柔軟,就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膛上。


  那種感覺,激的我渾身一顫,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我一個沒忍住,身體就產生了反應。


  “哎呀!”緊接著,夏雪艷也感受到了我身體的變化,直接就輕呼了一聲:“你……”我有些尷尬,想要爬起來,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夏雪艷那柔軟的身子,便稍微將身子撐起來了一些,沒挨她挨得那么近。


  剛剛臉色還有些不好的夏雪艷,這會兒被我這么一壓,我本以為她要發脾氣了,但是,一低頭,卻發現她似乎臉色有些發紅,但是又不像是生氣了的樣子。


  我挪了挪身子,心想還是爬起來算了,不過我這才剛剛動了動,身下的夏雪艷就發出了一聲輕吟。


  “唔……”這一聲弄得我差點就沒有把持住。


  不過,這一下,我可不敢繼續亂動了。


  在我身下的夏雪艷,一張臉兒紅彤彤的,看著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眼神也是有些迷離。


  就在我看她的時候,突然,一只手伸向了我的屁股,甚至還輕輕地掐了一把。


  我低頭一看,正好對上夏雪艷那充滿了渴望的眼神,不由得就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一咬牙,我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些,就打算從夏雪艷身上爬起來。


  再這么下去,非得出事兒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快點,你趕緊藏起來!”聽見敲門聲,夏雪艷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趕忙開始掙扎著要坐起來,隨后便一個勁兒催促我趕緊藏起來。


  我都沒有搞清楚為啥我要藏起來,就被夏雪艷不由分說地給推到了她那張辦公桌后面。


  我還想問她為什么,但是夏雪艷就像是塞什么東西一樣,直接就來硬的,愣是把我給塞到了辦公桌下面。


  本來我還有些不情愿,但是夏雪艷的表情卻是十分嚴肅,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敢違拗她,只能配合她往桌子底下鉆。


  “雪艷,你干什么呢,趕緊過來開門!”剛剛鉆進桌子底下,我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聽得我眉頭忍不住抬了抬。


  這不是我們老板的聲音嗎?“進來吧,門沒鎖!”夏雪艷的聲音恢復了鎮定。


  “怎么這么久才答應?”老板進門之后,直接便朝著夏雪艷走了過來,他那一雙穿著皮鞋的腳,直接就停在了我面前不遠處。


  嚇得我大氣也不敢出。


  接著老板就抱住了夏雪艷,我頭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寶貝,快想死我了。


  ”老板的身體不停朝夏雪艷身上拱著,而夏雪艷連連后退,最后靠在了我躲的這張桌子上。


  “這大白天的,有人進來怎么辦,別鬧。


  ”夏雪艷試圖阻止老板的行為,畢竟老板不知道桌子底下還有個我,她是知道的。


  “怕什么,誰敢進來,再說門都鎖了,沒人進的來。


  ”說完,老板又抱著夏雪艷湊了上去。


  夏雪艷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明顯是已經動情了。


   只聽見 鄭佳的嘴里輕輕說道:“傻子,喜歡一個人有啥可丟臉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難受吧,來,姐現在就讓你舒坦舒坦……”說著她居然爬到了 王松的身上來,一翻身,兩人就碰到了一起……鄭佳的手緩緩向下面伸出,一點一點地引著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徹底告別這尷尬的老初身份。


  卻恰在這時,屋外陡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那敲門聲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來,嚇得王松和鄭佳倆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爺爺的,這大半夜的是誰?難不成是鄭佳的老公?可……鄭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現在是一個人住的啊。


  兩人身子頓住,正疑慮間,忽然聽見那屋外傳來了一陣女人的 嚷嚷:“鄭佳,你開門,我知道你在家!給你打電話你咋都不接了!”聽到這聲音,鄭佳那誘人的臉上神色微變,抬腳就下了床來,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亂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現了一絲慌亂。


  她壓低了聲音說:“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來找我成嗎?”王松一愣,這是咋了?他還沒說話,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來:“鄭佳,你咋不開門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這么遠,專程來找你,你咋門都不開呢?”外面女人一個勁兒嚷嚷,鄭佳也是著急了起來,連忙走到 房門邊上,伸手把臥室內的燈給關掉,匆匆跟王松說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聲點別讓人看見了……”說著,她轉身就出了臥室,還順手把房門給帶上了。


  見到這一幕,王松的心下幾乎都快要罵娘了,你爺爺的,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騰了,咋這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鄭佳的啥大嫂呢?低頭抹黑看看,自己還精神著呢,這要是不干點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褲子,輕手輕腳下了床,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偷偷把那臥室的門拉開了一些,就這么順著門縫朝著屋外看了去……這一看,他也是不由張了張嘴,這?!王松就這么偷偷探頭朝著門縫外看了去,只見屋外大廳的燈已經被打開了,鄭佳答應了幾句之后就打開了房門,迎面走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雖然隔得有些遠,但是王松卻依舊看清楚了這婆娘的模樣。


  那張臉蛋兒很白凈,長得頗有幾分姿色,不過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卻是這婆娘的身材,從王松這個角度看去,只見那女人身前的一對就跟兩個氣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給撐破了!你爺爺的,這婆娘那地兒生的這么大,還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鄭佳和這個女人比起來,都足足小了一號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門后,看著那女人鼓鼓的地兒正起勁呢,忽然就聽見鄭佳說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來了?”原來這女人是鄭佳的大嫂,嘖嘖……要是能搗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著。


  那邊鄭佳卻明顯有些惱怒,白凈臉上眉毛都擰了起來,可是她那大嫂卻渾然不覺,嬌笑一聲搖頭說:“鄭佳你這是說的啥話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來了,這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么,我還以為你出了啥事兒呢……大嫂這不是擔心你么……”鄭佳臉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當然擔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兒,你可就沒地兒找錢了!”誰知聽見鄭佳這話,她那大嫂卻把臉一橫,眼中露出了一抹潑辣之色,高聲嚷嚷道:“鄭佳你這話是啥意思?這些年你大哥出事兒癱瘓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顧他?你的侄兒今年都上小學了,還要書本費,伙食費,這些難道不要錢么!”她那大嫂嚷嚷著,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發出尖聲的哭喊:“我的命咋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這樣子了,他妹妹還拿話擠兌我,我活著還有啥意思!”鄭佳咬著牙齒,看著她大嫂在地上撒潑哭喊,氣的她那嬌小的身子都是開始發起顫了來:“ 曲蓉,要鬧你就到別處鬧去,我每個月都給了你一千塊錢,這些錢還不夠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學的錢,那天我也是親自給了我哥的,你還要錢干啥!”王松躲在門后看得清楚,只見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鬧,但是眼睛里卻沒一點淚水,明顯就是故意撒潑給鄭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鄭佳不平,你爺爺的,這曲蓉壓根兒就是個不要臉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鄭佳姐的家里來找她要錢來了,這也實在是太……太不要臉了吧。


  更何況,鄭佳姐每個月都還給了一千塊錢,在這村里頭,一千塊錢完全就夠用了,王松他們一個月花銷頂多也就幾百塊而已,那還是頓頓有肉的情況下……曲蓉鬧騰一陣之后,見到鄭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這辦法沒用,她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臉上帶著潑辣,狠狠沖著鄭佳喝道:“成,你們鄭家的人沒一個是好東西,我這就回去跟你哥離婚!跟著他過這吃不飽飯的苦日子,還不如老娘自己一個人過!”說著曲蓉轉身就走,那模樣就好像這一切都是鄭佳絕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經走到了房門口,鄭佳的眼中終究是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錢,我明天就給你,但是,這錢是給我哥和小成吃飯上學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們了!”聽到鄭佳這話,那曲蓉的臉上的忿忿立時消失的一干二凈,反而帶上了幾分笑:“鄭佳,瞧你說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這不是小成他們學校要交學雜費么,我又沒錢……”“不等曲蓉多說,鄭佳走過去推了推她身子說:“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門口,又是回頭笑了笑問道:“那啥,錢……明天給我么?鄭佳,學雜費可要一千五……”鄭佳皺眉點了點頭:“明天就給你,你走吧。


  ”說著她一把就將房門給鎖上,屋外還傳來了曲蓉的嚷嚷聲音:“鄭佳,那你明天可別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來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間屋子后面,看著這一出鬧戲,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緊了拳頭,你爺爺的,這世上咋有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雖說她男人是鄭佳劫的哥哥,可是鄭佳姐也沒有義務一定要養她們一家子啊!每個月一千塊錢,這在成華村里已經是很大的一筆消費了,鄭佳姐哪里搞得到這么多錢?忽然,王松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之色,難不成……鄭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條金項鏈,就是為了……為了這事兒?難道,也是因為這些事兒,鄭佳姐才會和其他男人睡覺?一想到這個可能,王松心頭對鄭佳的最后一絲隔閡也是漸漸淡去了,現在的他不但不覺得鄭佳姐是個隨便的女人,反而還對她生出了一絲憐惜。


  這個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兒,癱瘓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個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鄭佳她……過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著這些事兒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拉開,鄭佳走了進來,她一眼便看見了蹲在門邊上的王松,誘人的臉上立時就變了色:“你咋還沒走呢?”王松勉強笑了笑,站起身來就想去抱抱鄭佳,可鄭佳卻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給拍開了去,她臉上露出了一抹嫌棄之色,瞪著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沒聽見么?”王松心下知道鄭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氣,樂呵呵地說:“鄭佳姐,我這不是等你……”誰知鄭佳的臉色一沉,眼中滿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訴你,你就是個沒用的光棍,一輩子折騰不到女人的東西,就你這樣的還看喜歡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給我滾!”聽到這一番話,王松的臉色也是漸漸沉了下來,他咬了咬牙,想要說點啥,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說啥,沉默半晌,他終究是咬了咬牙,轉身從后院離開了……回去的路上,想著剛剛鄭佳說的那一通話,王松只覺得心里滿滿的不是滋味兒,可是也不知道為啥,對鄭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來,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鄭佳姐被曲蓉那樣逼迫的樣子吧。


  想著這些事兒,他也是漸漸走到了家門口,可是抬頭一看,家里房門卻打開著,屋里傳來了嫂子的說話聲……王松皺了皺眉,走進房門一看,眼睛卻不由一下子瞪大,這他娘的……咋家里來了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圍坐著四五個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給他們倒水說笑著,她一抬頭看見屋門口剛剛到家的王松,那張誘人的小臉上笑容更燦爛了一些:“小松,你剛剛哪去了,現在才回來,站在門口愣著干啥,快進來。


  ”說著,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來,輕聲說了句:“這些都是娘家那邊的親戚,秦梅他們家里睡不下,就來我們家了,晚上一起擠擠……”“啊?”聽見這話,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來……啥?啥叫晚上一起擠擠,看看那邊圍坐在一起的,幾乎全都是女人,你爺爺的!和女人一起睡覺?王松活到現在還從來沒和女人一起睡過覺呢……見到王松神色有異,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會說啥,連忙搖頭說:“沒啥,沒啥……”他心下頓時暗暗竊喜了起來,他娘的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掃了一眼遠處坐在凳子上的幾個女人,王松對于其中大多比較眼生,但是最邊上那倆女的他卻認識。


  楊嬸和 小倩,說起她倆,以前王松小的時候還在她們家住過一段時間,楊嬸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楊蕓,她和嫂子一樣,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則是楊蕓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歲,卻總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時候因為這事兒倆人還吵過不少嘴呢。


  只不過大了之后,因為王松和小倩兩人沒在一個村,后來就漸漸沒了聯系。


  王松一雙眼睛盯著小倩掃了好幾遍,見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紅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領口有些低,從王松這個角度看過去,隱隱都能夠見到里間小衣的點點輪廓,你爺爺的,好久不見,這小妮子咋出落地這樣水靈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東西,那地兒咋長得這么大了……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還不把王松給舒坦死啊……正當他看著小倩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頭的小倩卻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美麗的眸子緊緊盯住了王松的臉龐……看到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覺得有些尷尬,訕訕笑著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卻只是哼了一聲,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領口,把那誘人的風光給遮住了……那頭嫂子秦月荷已經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親走了之后,這個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倆住,以前東邊爸媽的那個屋子,因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塵,一時半會也整理不出來,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擠擠。


  秦月荷抱著一床被子走了出來,跟楊蕓一群女人笑著說:“時間也不早了,你們看這樣成不,我和林媽你們幾個一起擠擠,王松就和楊嬸她們兩母女一起睡咋樣。


  ”王松心下自然是歡喜,他娘的,要是能讓自己跟小倩擠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兒不可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629694.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916011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9741893.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8862128.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4682900.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7398211.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483501.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920942.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479229.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5581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