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stars120

stars 120


  文/栗小米插图/王菁  她说  养不教,父之过  范琪,女,36岁,公司职员  晚上上网, 闺蜜在Q上呼叫我,要我一定看看一档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说看了这个,我一定能有所启迪。


    闺蜜已经好久没 跟我讲话了,这没头没脑的来一句,又是这么个标题的综艺节目,我立刻明白她意有所指。


    看得我泪流满面。


  这是一档亲子互动的明星节目, 孩子们萌得哭,爸爸们也非常的可爱。


  我终于知道闺蜜想说什么了——养不教,父之过。


    闺蜜不跟我说话,是因为我家有个 熊孩子


  上一次带着 小熊去她家玩,小熊私自跑进她的卧室,开了她的电脑,一通乱按之后,把她做了很久的一个PPT给删了。


  吃饭的时候,小熊也特别的不礼貌,任凭我怎么明示暗示地批评他,他都不理。


  后来我怒不可遏地打了他一顿。


  他边哭边嚎,“你这个死女人,敢这样对我,你老了我把你赶出家门!”  我再也不好意思把孩子带到闺蜜家里去,闺蜜狠狠地责骂了我一通。


  此后就没再怎么跟我联系了。


   熊爸 虎妈,养 出了熊孩子  小熊现在上幼儿园中班,五岁,又皮又淘,精力过人,喜欢打小朋友,攻击性强,也不遵守课堂纪律,老师拿他没有办法,只能经常请家长。


    我上班的地方特别远,每天回到家都八点多, 大熊上班比较空闲,所以接送孩子管他带他的事情都落在了大熊身上——这就是大熊给我带出来的“宝贝”!  大熊平心而论,人品不坏,性格善良,虽然工作条件一般,但有空闲的时间做家务带孩子,正好和我互补。


  那时我也年近30,觉得他不错就匆匆地嫁了。


  婚后立刻生了小熊,没想到生了孩子,日子反而过得一塌糊涂。


    大熊一家全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奶奶更是宝贝这个孙子,硬说我们工作太忙,把小熊接到乡里去带。


  直到三岁半要上幼儿园了才给我们送回来。


    没想到送回来的小熊跟我根本就不亲,他和大熊亲。


  大熊像奶奶似的,千般娇纵万般溺爱。


  孩子有不对我批评他,大熊立刻护着。


  孩子一点规矩也没有,无法无天。


  老师请家长,大熊还是护短,搞得最后老师没有办法,私下里专门找我谈话,要我管管。


  熊爸虎妈,养出了熊孩子  我管孩子,大熊就和我吵架,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他是这么没有教养的人。


  我在小熊眼里,还成了“虎妈”。


  那什么“死女人”之类的话,焉知不是大熊背后教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补救。


  我是不可能放弃工作的,大熊的工资只够糊口。


  但以后怎么办呢?孩子这样长大,以后会吃大亏的啊。


    他说  她看不到孩子优点大熊,男,35岁,公司职员  一说起孩子,我们就得吵架。


  她口口声声小熊怎么教养不好,就是指桑骂槐。


  说到底,她是嫌弃我妈没把孩子带好。


  可天地良心,我妈几十岁的人了,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带大,孩子长这么大没生过病,精力过人,她难道就看不到?  小熊很调皮,但他同时也热心快肠乐于助人,西方教育里还特别关注保有孩子的个性,她偏偏好,孩子不喜欢什么她非要强求。


    她成天说小熊怎么不好,一回来就板着脸,搞得现在孩子见了她就躲。


  她说我是熊爸,她自己何尝又不是虎妈。


  熊爸虎妈,养出了熊孩子  她总是嫌弃我没有把孩子教好,那她怎么不天天来陪着孩子试试。


  工作就那么重要?我看根本是不负责任的借口。


    苹果点评  熊孩子必有一对熊 父母  西方教育里的确提倡孩子的个性教育。


  但如果这种个性是不懂礼貌、不尊重长辈、具有强烈攻击性,那么这样的个性不要也罢。


    熊孩子必有一对熊父母。


  夫妻俩一个极端溺爱,一个撒手不管,对孩子教育也没有达成共识,这样孩子如何形成家庭规则、社会规则的概念?双方都只知道互相指责,却从不扪心自问,自我反省,那怎么可能有好的交流和沟通?在治疗孩子的问题之前,两个大人还是先做做自我检查吧。


  不管(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双方的教育观念有多南辕北辙,也必须先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和认知。


    要知道,孩子的生活绝不只是吃饱穿暖,会读书、不生病这么简单。


  也绝不能把孩子的教育推给某一个人。


  父母 身体力行的影响力可是润物细无声。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 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 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 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 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 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 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 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 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非常迷恋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显扁平,一直都不能满足我心里的渴望。


   现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饱满,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同时心里也在叹气,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换给我老婆该有多好,那样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弟妹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我从侧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调整姿势,急的心痒难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这么小,跟我的比起来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这让我内心极度的不平衡,弟妹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表弟这头猪给拱了? 先不说表弟长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给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迁发了点财!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着弟妹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来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说道:宝贝,我要来了…… 弟妹的身体一阵痉挛,嘴里也是发出了压抑的轻嘤。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只感觉自己涨的厉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觉,自己似乎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弟妹果然是个尤物,这才第一次见面就挑起了我的兴致,我觉得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我暗暗想着,要是弟妹能和我做点什么,那感觉该有多么美妙啊! 这个时候,弟妹应该也是有些动情了,嘴里哼嘤的声音似乎有些压抑不住了,潮红的身体也开始蠕动起来。


   按说他们的关系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但说不出为什么,我却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涩涩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让我找到了初恋般的感觉,可能是我真的爱上了弟妹! 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经忘了我还在沙发上,弟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声,这让我的身体格外冲动,趁他俩不注意,我夹紧了双腿才让自己不至于被看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表弟的耸动居然戛然而止! 这么快就结束了? 时间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啊! 弟妹也停止了轻嘤,转过脸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褪去,眉眼间透出一丝疲惫之色,还有一丝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听到又字,还有弟妹失望的语气,我顿时就明白表弟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没有得到满足。


   可表弟却丝毫不觉得惭愧,一边用纸擦拭自己,一边恬着脸说道: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需要锻炼,等我练好了,一定满足你! 弟妹却是撇了撇嘴,难掩脸上的伤感与惆怅,她没有把小裤和丝袜穿上,反而把丝袜和小裤全都脱掉了。


   我忽然就震惊了,她脱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脱光了,全身不着一缕,这样一来,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还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无比震惊,没想到弟妹自己正在屋里做那事儿…… 见我忽然进来,弟妹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惊呼,也顾不上害怕了,急忙跳到床上,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体。


   因为她的动作太大,在她跳上床之前,双腿间的那(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个玩具直接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以后还嗡嗡直响。


   弟妹无比尴尬,脸色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害羞的问道:哥,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我解释道:我正洗澡呢,忽然听到你尖叫,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赶紧冲进来了,你没事吧? 弟妹的身体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说道:我没事,就是刚才看到了老鼠,吓了我一跳。


   老鼠?家里有老鼠吗?我故作惊讶的问道。


   同时,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扫视,好像是在寻找老鼠一般,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个嗡嗡震动的玩具上。


   哎?这个是什么?我假装懵懂的走过去,弯腰去捡。


   哥,你别捡……弟妹吓的脸色都快变绿了。


   她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把那 东西捡到了手里,上边还残留着弟妹的体温。


   于是我只好面露歉意的说道:弟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自己正在房间里做这事儿…… 弟妹羞涩的都不敢看我,用被子遮挡着下半边脸,说道:哥,你也不是有意的,这事我不怪你……对了,老鼠在床底下,你能帮我把老鼠抓出去吗?我最害怕老鼠了…… 老鼠从哪爬进去的?我现在就给你抓老鼠。


  我说道。


   说完,我就弯下腰往床底下瞅,正好腰间的浴巾有些松动,我一弯腰浴巾直接开了,从我身上脱落下去。


   我的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又是正面对着弟妹,所以浴巾一掉下去,高挺直立的东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


   啊……弟妹惊讶的再次尖叫一声。


   从弟妹 看着我的目光中,我能看出来,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眼睛都睁大了,一脸震惊的表情,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给震慑了。


   我赶紧装出一副窘迫的样子,匆忙把浴巾捡起来,挡住了那玩意。


   我也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憨憨一笑说道:对不起啊,苏柔,哥是个正常的男人,因为你真的太漂亮了,所以哥才没忍住…… 弟妹害羞的都不敢看我,悄悄的从我手里把那玩具拿走,然后扔在了背后,用枕头盖住。


   然后,弟妹支支吾吾的说道:哥,你千万别觉得我是不正经的女人,我只是…… 当然不会了!我急忙摇头说道:毕竟是人之常情嘛,哥理解你。


   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头,脸色通红的说道: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好吗?千万不要告诉冬伟。


   你放心吧,苏柔,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跟冬伟说的!我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又疑惑的问她:苏柔,你和冬伟都这么年轻,有身体需求是正常的,可是……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偷偷用这玩意? 弟妹羞的都不敢抬头了,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冬伟虽然年轻,可他那里……那里却很小,而且每次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根本满足不了我,所以我……我才用那个的…… 听着弟妹这么羞涩的解释,我更加激动了,故意装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叹着气感叹道:唉,我还以为你和冬伟在一起很幸福呢,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表面上很幸福,实际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听我这么一说,弟妹好奇的盯着我,美眸眨巴眨巴的问道:哥,你心里有什么苦? 我故意显的有些不好意思,愣了一两秒钟,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也罢,苏柔,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今天咱俩已经赤诚相见了,那哥就跟你倾诉一下心里的苦。


   听到赤诚相见,弟妹羞的捂住了脸,小声说道:哥,你说吧,我听着呢。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发出一阵娇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着叫着,桃花的脸便红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针,他挺纳闷,桃花的反应怎么是这样,好像是在干那事? 犹豫了片刻,祝少杰担心会有什么不良反应,便将银刺抽了出来。


   啊——— 桃花再次发出一阵长吟,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惊,赶忙将桃花扶起,连声问:你怎么样? 桃花身软如骨,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还想要,还想要。


   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坚决地叫桃花赶紧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看着那枚银针,陷入沉思。


   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丽,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丽的身体好些了没。


   虽然她已嫁于他人,但毕竟曾经爱过。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医书,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声音很轻。


   请进。


  祝少杰头也没抬,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医书上。


   少,少杰。


  娇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是秦美丽的声音。


   美丽,你怎么来了?祝少杰很惊喜,连忙站起身拉着秦美丽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丽的面前。


   上午还在挂念着她,没想到她下午就来了。


   少杰,我是过来看病的。


  秦美丽捧着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丽平时总是白皙红润的脸上,此刻已是惨白一片,却意外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皱着眉头,语气里满是急切,美丽,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许多,甚至少了生气。


   听着祝少杰的问话,秦美丽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扑在祝少杰怀里。


   眼泪不断从发红的眼眶中溢出,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可怜。


   少杰,我这两天老是感觉浑身发冷,那寒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每次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


  秦美丽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这些天,她被折磨的没有睡一个好觉。


   温软在怀,哪个男人还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压制住心底的骚动。


   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自从袁克良死之后就这样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觉。


  每每睡一觉,身上就会出现一个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说的话,秦美丽甚至把后背的衣服掀起来。


   一个乌黑的手掌印浮现在秦美丽白皙的背上。


   因为秦美丽掀开的比较大,甚至连她穿的背心都露出来。


  紫色的亵衣映衬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显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起反应吧。


   祝少杰不动声色地压下已经起了反应的分身,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搭在秦美丽的背上了。


   祝少杰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美丽,你快把衣服放下来吧。


  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


   闻言,秦美丽把自己的衣服放下来。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忍不住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美丽,袁家的人没有欺负你吧? 秦美丽摇了摇头,没。


  这手印不是人留下来的,没人碰过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无缘无故出现手印,实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说:要不,你回娘家吧,别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丽想过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让,说是怕她谋夺袁家财产。


   而他们结婚之前也确实说过,结婚后,她不准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肯定会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妇村的诅咒。


  他把秦美丽送到门外,看着秦美丽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她述说的过程。


   难道,是老人常说的鬼压床? 忽然,天上飘起了细雨。


   祝少杰打了个寒战,发现秦美丽已经走远了,转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没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


   晚上,房门被人推开了。


  祝少杰打开灯,本以为可能是贼,没想到居然是秦美丽! 美丽,你怎么来了?秦美丽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带,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两坨若隐若现,风光无限。


   许是感觉祝少杰的目光太过火辣,秦美丽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紧。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头却看见她那比早上还要惨白的脸。


   祝少杰刚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丽却从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两个柔软紧紧地贴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让祝少杰心猿意马。


   少杰,他又来了。


  总是在暗处盯着我,还摸我,我……我们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传来一阵湿热,秦美丽又哭了。


   祝少杰长叹一口气,把秦美丽箍着他腰的手掰开。


  转过身,面对着秦美丽,美丽,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我们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


   这一刻,秦美丽像是彻底没有的希望,整个人都像没了魂一样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这里吧,我帮你守着。


  看着秦美丽,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把秦美丽扶到床上,自己则是打算去诊断台上面凑合一夜。


   看着秦美丽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轻轻地把被子给她盖好,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转身出去了。


  自己还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饭准备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况。


   想着昨晚秦美丽哭得惨兮兮的脸,祝少杰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她。


   这边的寡妇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毙,只要自己搜索足够的资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轰隆一声,昭示着马上就会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脚步,雨却突然降临。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个地方躲雨,心里想着,怎么会这么巧合。


  自己刚刚想要了解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急。


   忽然,耳畔传来一声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细辨别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着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顾不得想着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处,等到山洪从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过去后,便纵身一跃。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来。


   自己的体力并不是多好,必须尽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断地在洪水中躲避着那些杂物,仔细寻找着袁小玉的身影。


   终于,游到袁小玉的旁边。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带着她一块游回去,可是她却紧紧搂住了祝少杰。


   虽然有软香在怀,祝少杰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体力逐渐不支,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块拖入水中,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应秦美丽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说人在死之前可以回忆到很多东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应秦美丽的事情。


   终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过,祝少杰的手还死死地抓着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过了多久,祝少杰醒了过来。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转动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来了。


  是山洪暴发了,自己是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连忙爬起来,向四周看了一下。


  发现,袁小玉就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祝少杰连忙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脸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颈动脉摸了摸。


   心跳已经很微弱了。


  看着袁小玉的样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呛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开,露出一片光洁的皮肤。


   看着袁小玉紧闭的双眼,祝少杰终于下定了决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软软的触感让祝少杰一阵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劲按压了两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开,给她渡了一口气。


   唇上的触感让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将舌头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着她嘴里清甜的琼浆玉露,依依不舍地从她的唇上离开。


  继续给她做心脏复苏。


   终于,在祝少杰重复了十来次之后。


  袁小玉终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过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发现天已经快要黑了。


  必须得找个地方过夜!要不然,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起来估计就起不来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来,因为她的身材娇小,所以并没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为一天没有吃饭,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经没有力气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终于,发现了一个废弃的茅草屋。


  刚刚走进去,祝少杰就累得瘫倒在地上。


  因为袁小玉在自己的怀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压在身下。


   祝少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手却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袁小玉的额头。


   好烫! 糟了,她可能是发烧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虽然是医生,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无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朴的物理降温,而袁小玉身上的湿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须脱下来。


   只是,自己是个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经过一番犹豫之后,祝少杰还是脱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还在青春期,身体还很青涩。


  就像是一个青苹果一样,让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尝一下她的风味。


   看着袁小玉的身体,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发直,有了强烈的反应。


  祝少杰不由得唾弃自己,怪不得总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过会,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额头,还是滚烫!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条亵裤。


   轻轻地把袁小玉搂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她降温。


   肌肤相触,他感觉更兴奋了,那个活儿直冲冲地顶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


  分身还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然后起来再看看袁小玉的烧退了没。


   半夜,袁小玉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热,她的手开始止不住的上下乱动,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动起来。


   祝少杰感觉到怀里有个东西在不断扭动,摩擦着自己的身体。


  忽然,有个东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脑子彻底空白了,偏偏那个东西还在不断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应。


   祝少杰在迷糊间褪去了自己最后的亵裤,让它在那片冰凉上不断磨蹭。


   有个东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轻抚,嘴巴也不闲着。


   而身下的阵阵娇吟则是彻底让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让祝少杰清醒了一点,看着眼前的场景,头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犯下了大错了。


   祝少杰静下心,将袁小玉已经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则是守在门外,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长舒一口气。


  幸好没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门,就踢中一个东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忽然有个东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惊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着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吗?袁小玉睁大眼睛问道。


   蝗。


  祝少杰点点头,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们就赶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点了点头,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围住,嘘寒问暖。


  趁着袁小玉被众人关慰的时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诊所。


   下午,袁小玉却来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脸来我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着问道,自己还是把袁小玉当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当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个医生,平时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这里帮帮少杰哥。


   其实,祝少杰本来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着自己炫亮的眼睛看着祝少杰,满脸期盼。


  祝少杰转念一想,平时如果有女患者过来检查身体,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是不合适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听到祝少杰的答复,袁小玉高兴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职了。


   这个孩子还真是活泼,祝少杰无奈地摇了摇头。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祝少杰连忙起身出去。


   门口停着一个救护车,从上面下来一个人。


   想必你就是祝医生了,我姓陈,你叫我 陈医生就好。


  那个人一下车,就来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陈医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医院那边派我过来协助你进行工作的。


  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


   祝少杰微笑起来,看来这个新同事还不错,以后肯定可以相处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来了。


   少杰哥哥,我来(我的男友一千岁)帮你了。


  这个小妮子穿着短裤,披着长发,笑呵呵的,一脸地阳光,年轻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锐不可挡。


   祝少杰摇了摇头,小玉,帮忙的话,可不能穿这些。


  一边说,他一边找了一个白大褂递给袁小玉,你把这个换上,顺便把头发扎起来。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换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说道。


   祝少杰点了点头,去吧,去吧。


   袁小玉冲祝少杰嘿嘿一笑,转身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旁边的陈医生看袁小玉对祝少杰这么热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错啊。


  撩到这么正点一个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闻言,祝少杰皱了皱眉头,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说。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吗?你是她的好哥哥。


  陈医生自以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来。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说啊,我来这里最大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村里寡妇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陈医生抛给祝少杰一个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气闷,但是也不能直接开口说,毕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陈医生看祝少杰不开口,以为祝少杰是默认了,唾沫横飞,我跟你说,我看上了一个叫 小莲的寡妇。


  你是没看到她,前凸后翘。


  那一双长腿,一看就非常带劲。


  我今天就找机会,去她家试试。


   祝少杰拧着眉头,重新给陈医生下了一个定义,这个人不能多接触。


   等小玉出来时,陈医生已经找到借口,去小莲家了。


   少杰哥哥,那个陈医生呢?眼睛里满是单纯,让人不忍玷污。


   陈医生他出去给病人检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头发,还是没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离他远点。


   袁小玉睁着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晚上,陈医生从外面回来了。


   我跟你说,那妞实在是太骚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陈医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实在不想和陈医生谈论这种问题,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说。


   约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谈论这个话题,陈医生也在说了一会得不到祝少杰的回应后,停了下来。


   半夜,祝少杰被一阵吵杂的声音惊醒,拿着一把手电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了客厅才看到,一个人影悬挂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惊,连忙把灯拉开,发现那个人影竟然是陈医生! 祝少杰吓得冲上去,赶忙把陈医生抱了下来。


   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陈医生的脸上,不知道被谁刻上了禽兽两个字。


  他的脸已经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


   祝少杰连忙打了120,等把陈医生送到医院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等到抢救过来,我才又看到陈医生,极为不解而又生气地问道:你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陈医生有些迷茫,显然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上吊。


   我这是怎么回事?陈医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脸上裹满纱布。


   我半夜起来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来一看,你的脸还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抚-摸着太阳穴,颇有些头疼。


  既然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这里好好养病。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房门。


   医疗点里没有别人,而陈医生也不会自己划破自己的脸,更不会自己去上吊。


  难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来,必须得尽快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阳下,迸发出一种名为坚定的光彩。


   回到医疗点,祝少杰现在只想倒头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祝少杰不耐烦地起来,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来。


   打开门一看,却发现门外的是小莲。


  想着陈医生今天说的那些话,他感觉自己没有办法视她。


   你有什么事吗?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没事就赶紧走吧。


   嗯,有事。


  说完,一个柔若无骨的身子就钻进了祝少杰的怀里。


   祝医生,我来找你查病啊。


  说完,贴得更紧了。


   不了,现在是休息时间,我没有义务为你查病。


  祝少杰断然拒绝道。


   闻言,小莲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肆了,一双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规矩地乱动。


   你就给我检查一下又能怎么样,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样吧,既然你要检查。


  而且你还是一个女孩子,那我就找一个女孩子来帮你检查吧。


  说着,就要打电话给袁小玉。


   小莲看着祝少杰的动作,一下子急了,她是过来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检查身体的,要是被人发现了可不好了,想到这里小莲脸色立马变了。


   我想起我家里还有一点事,下次再约,下次再检查。


  说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着小莲的背影,摇了摇头。


  她估计是再也不敢来自己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来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赶到祝少杰的面前。


   没什么,刚刚有个女患者要检查,本来是叫你过来帮她检查的,既然她已经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觉。


  说完,眼闭着就要走回卧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顿住了,有什么明天说不可以吗? 我就要今天说。


  袁小玉的态度显得很强硬。


   好吧。


  祝少杰无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对面,说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吗?你们还能在一起吗?我是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在一起。


  说着,袁小玉又顿了顿,嫂子,这几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整日以泪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着袁小玉,像是想要透过她看出什么,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小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既然她当初放弃了我,选择和你哥结婚。


  那么她现在所承受的,就是结果。


  万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惊讶地望着祝少杰。


   我打算,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后,就离开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来就医本来就是为了秦美丽,而她现在嫁人了。


  虽然成了寡妇,但是,到底不是属于他的了。


   夜里的时候,祝少杰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头低下枕着鬼医十三针,可是脑海里还是在想着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这里不仅是寡妇们自己的丈夫会暴毙而亡,同时也不允许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陈医生一样。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