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大学恋爱由“禁修”变“选修”父母忙为孩子相亲大学生相亲恋爱



“千万别这么说,因为 媛媛漂亮呀,那些坏人就盯紧了你,想要轻薄你,但 强叔可是首席护花使者,就像是动漫里的圣斗士一样,守护我的雅典娜!” 王国强这一张嘴,可不是等闲之辈,三下两下就把唐媛媛哄得开心不已。

  唐媛媛看着自己的小手被王国强凑到唇边,蜻蜓点水一样在上面吻了一下,随后王国强 说道:“我的雅典娜,现在好点了吗?”“嗯!”唐媛媛俏脸红扑扑的,身体一阵阵发热,被自己喜欢的人围绕着,别提有多开心了,两条腿绞在一起,想起之前袒露在强叔面前时的娇羞,她双眼泛起水雾。

  而这时,王国强的一只手也伸进被子里,轻轻抚摸着唐媛媛的脚背,上面有些凉意,然后一路往上,越往上温度越高,而唐媛媛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有点呻吟。

  这时,唐 伟民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王国强这才罢手,冲唐媛媛眨了下眼睛。

  唐媛媛转过身,害羞得不敢见人了。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侯 青青当天找到工商局,然后和唐伟民沟通过后,就注册了公司,注册资金五十万,然后在法人上面确定是王国强,唐伟民想过了,他只是一个搞技术的,术业有专攻,如果不是王国强找到自己,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倾家荡产了。

  于是他挂了一个技术总工的身份,剩下的管理工作和制度等等都甩给了王国强和侯青青他们,股份的话,唐伟民占比六十,毕竟人、技术和资金都是他的,而王国强占比还是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由王国强出资十万,转让给了侯青青。

  王国强担当总经理,侯青青为总经理助理。

  东兴县实干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正式挂牌了。

  施工继续进行着,几位技术队长也都来上班了,王国强这些天一直在工地上待着,他手下的五个打手也都充当着工人在现场。

   蛇头在刘茜的陪同下,来过两次,因为没有和王国强见上面,也没有爆发冲突。

  而唐伟民为了赶上之前的工期,又要大量招人了,侯青青也在协助他,他则一个人在现场忙技术工作,忙得团团转,不过看的出来,他干的很开心。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唐媛媛也是忙得见不到人,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极品少妇的诱惑)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

  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大腿全部暴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一屁股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

  试试强叔的手法!”“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 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挺起腰身,迎合着强叔的动作。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整个人压着唐媛媛的双腿扑了上去。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

  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

  ”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的胸脯,隔着轻薄的衬衫,在外侧轻轻的揉按着,还别说,两个手掌刚刚掌握,王国强伸出食指在上面一点,侯青青呻吟一声,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

  ”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 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黑社会的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

  ”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

  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

  ”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 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一手捏在女人的柔软上面,一阵青红,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

  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

  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

  ”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

  ”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的胸部,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只是侯青青找到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像王国强找到刘茜一样,为的就是扳倒蛇头的证据。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体内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

   最后实在没忍住,顾不得其他,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里。

   刚走到卫生间里,便看到一套女人的贴身衣物,不用说也知道是 李素的。

   刚准备做坏事,没想到脚下一滑…… 哎呀。

   我惊呼了一声,揉着自己像是被摔成两半的屁股,暗怪自己不小心,刚要起身,卫生间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随之传来李素充满担心的声音: 小威,怎么了? 我与她四目相对,一时间两人愣住了! 我现在手里拿着她的贴身衣物,任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时间像是放慢了无数倍似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只觉得非常的内疚与羞愧。

   啊…… 李素惊呼了一声,连忙捂住了通红的脸颊,能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颈因为害羞而发红。

   这种事情,被逮个正着,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低着头解释道: 嫂子,我……我实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已为人妇的李素看着眼前的一切,俏脸更加羞红。

   小威,你…… 面红耳赤的我只觉得十分尴尬,低着头不敢看她。

   毕竟是经过人事的女人,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道: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需求很正常,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看她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连忙点了点头,把手中属于她的内衣连忙挂在了衣架上,扭捏道:嫂子,我给你弄脏了,明天帮你洗一下。

   话音刚落便后悔了,李素的贴身衣服如果我帮她洗的话,岂不是有些过于暧昧,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咳咳…… 李素像是被我的话呛到了似得,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身体随着咳嗽颤动了两下,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看着我毫不掩饰的侵犯目光,她瞪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是我疏忽了,也是时候给你物色个女朋友了。

  说完便用家长的语气催促着我回去睡觉。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真想立刻告诉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就是她,当然,这些我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我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清晨,李素如往常一样,喊我起床、吃饭。

   饭桌前的我低着头不敢面对她,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小威,高翔这几天就要回来了,你要老实点。

  李素呢喃了一句,脸色羞红。

   知道了嫂子。

   我自然是明白她所说的‘老实点&quo;是什么意思,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没有生气,我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窃喜的感觉。

   也不知道高翔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今生才娶到李素这样的大美女,想到接下来这几天要发生的事情,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吃过了早饭,与李素并肩而行,来到了工厂。

   在裤子部跟她说笑了一会,再一次告诫她千万不要答应马健的要求,见她答应了后,我才放下心来。

   上班时,我又趁着空闲的时间,跟交好的同事打听着关于马健的一切,那老东西三番两次的欺负我的女神,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天,或许是李素把我的话听进了心里,亦或者是高翔大哥就要回来了,马健两次找她,都被她以各种理由给推辞了,让提心吊胆的我稍稍安心一些。

   今天是周六,邻居大哥回来的日子。

   小威,饭做好了,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嫂子,饭我就不吃了,今天 翔哥就回来了,我住在这里怕翔哥多想,所以打算出去住几天。

   花那冤枉钱干什么,你住在这里,高翔也是知道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担心的。

  或许是想起了那夜在厕所里的事情,她的俏脸微红。

   我……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但是想到晚上她和高翔绝对会那啥,我心中有点不是滋味,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放宽心好啦,快来吃饭。

   李素不让我走,出去住的事情也就这么被李素给扼杀了,她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紧身的衣服,凸凹有致的身材,展露无疑。

   我当然知道她是穿给高翔看的,心里火辣辣一般的疼,连香喷喷的饭菜都难以下咽。

   人家小两口本就是夫妻,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但我就是感觉到憋屈。

   铛~~铛 晚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门外响起敲门声,高翔终于回来了。

   翔哥。

  我强颜欢笑着跟高翔打招呼。

   小威啊,一年多没见,我都快认不出来你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微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点饭。

  李素看到高翔后,满脸欢喜。

   翔哥,你和嫂子说话把,我先去睡觉了。

  看着高翔与李素亲密的样子,心中犹如刀绞。

   咱们兄弟好不容易见一次,睡什么觉啊,坐在一起喝点酒,叙叙旧多好。

   算……好吧!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一想到干柴烈火的两人与我脑补出来的画面,我就特别难受,正好大醉一场。

   去买几个菜,买瓶白酒,我跟小威说会话。

  高翔语气平淡。

   翔哥,还是我去吧。

  我怎么舍得自己的女神被人趾高气昂的指使,但是人家是两口子,我又能说什么,只能自己去买东西,让李素在家里休息。

   高翔以为我是在客气,拉着我说:没事,让她去就行。

   高翔,医生说不让你喝酒。

  李素为难的看了他一眼。

   让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事。

  高翔面色一沉,道:我这次来可是带了好东西,少喝点酒没事。

   李素无奈,只能去买酒菜。

   不一会,她就伶着四个菜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瓶白酒。

   翔哥,我酒量不行…… 男人哪有不能喝酒的,兄弟我告诉你啊,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高翔给了我一个你懂的眼神。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再推辞。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高翔说这次回家只能住上两三天,马上要去内蒙,这一走又要几个月。

   和他聊着老家的趣事,直到凌晨才结束了酒局,期间我去厕所吐了两次。

   躺在床上,脑袋晕乎乎的,听到隔壁传来李素娇嗔的声音:猴急什么,还不知道小威睡没睡呢。

   没事,那小子喝的醉醺醺的,肯定睡着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心如刀绞。

   这次去西藏,我带回来一些专治那方面的药,试了一下,真的管用。

   去给我接杯水,我把药吃了,只要五分钟就行了。

   真的? 李素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惊喜,随后哀怨道:我也不想着你能多厉害,只要别跟从前似得就行。

   从她的话中,我知道了高翔原来是身体不行,怪不得说医生不让他喝酒。

   听着两人的对话,我拼命的想让自己睡去,但是躺在床上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没有睡意。

   这时,李素幽怨的声音传来,不过是刻意压低的:你到底行没行啊…… 快行了,再等等。

   虽然我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经过苍老师的教导,自然明白两人的对话代表什么。

   过了几分钟,李素充满渴望的诱人声传进我的耳中:到底行不行,你不会被骗了吧…… 行了,真的行了! 真的吗?李素惊喜的回应道。

   此时,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他们俩一起的画面,心痛的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只听到李素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我就知道你被骗了,唉。

   不应该啊,我跟小芳……高翔话没说完,连忙闭上了嘴巴。

   小芳是谁?给我解释清楚! 我正准备接受他们在隔壁要那啥的现实,却突然听到隔壁两人争吵的声音,心中可是乐开了花,只觉得两人吵闹声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过去了有四五分钟的时间,李素哭泣道:高翔,怪不得这两年多你都没有怎么碰过我,原来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你对得起我吗? 我跟小芳只是普通朋友,信不信由你,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到家还要受你的气,你自己睡吧,我出去睡沙发。

   随后,隔壁房间没有了争吵声,隐约能听到李素的啜泣声,恨不得抓住暴打高翔一顿。

   我心爱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有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好好珍惜,还在外面找女人,真是人渣一个。

   知道两人已经有许久没有真正发生过那种关系,我心里只觉得跟吃了蜜一样,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了过去。

   次日,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起身出了房间,看到高翔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脸色阴沉,明知故问道:翔哥,昨晚没睡好啊? 怎么会呢。

  他强颜欢笑了一下,不再说话,继续抽着闷烟。

   洗漱了一下,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正看到李素端着饭菜,眼睛红红的,说道:小威(豁达大度),吃饭了。

   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心猛然间痛了一下,却丝毫没有办法。

   一顿饭在沉默中度过,刚吃过早饭,高翔说道:小威,我等下就走了,下次来咱们兄弟在好好叙旧。

   翔哥,不是说要多住两天的吗?怎么现在就要走啊?嘴上挽留,心中却是欢喜不已。

   呃,公司打来电话说客户的那批货非常急,让尽快送过去,我也没有办法。

  高翔也是一脸的不情愿,不过自然是装给我看的,以为他们争吵的事情我不知道似得。

   那只好这样了,翔哥,等下我送你。

   脸上满是不舍,心里却是开心的想要跳起来,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开,只不过是不能说破而已。

   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高翔起身跟我与李素告别。

   李素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而我则是暗暗窃喜,跟着高翔下了楼。

   小威,你嫂子就托你照顾了,她心情不好,你多劝劝。

   放心把翔哥,嫂子这边没事,你在那边也要注意身体。

   边走边聊,我们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就在这时,走来一个浓妆艳抹,身材肥胖的中年女人,拦住了我们,道:小伙子,问一下,认不认识一个叫李素的住在这里,H省人。

   没等到我说话,高翔疑惑道:我是他男人,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就是那贱货的老公啊,你老婆勾引我男人,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个说法,要不然今天姑奶奶跟你没完。

   中年女人撕扯着高翔的衣服,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呵斥道:你不要瞎说,我嫂子才不是那样的人。

   我瞎说?那婊子在鸿泰服装厂上班,是裤子部的部门主管,我打听的清清楚楚的。

  中年妇女的一番话,让我不禁愣住了,高翔更是勃然大怒。

   大姐,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小贱人敢偷男人,我绝饶不了她!高翔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蹦出了一番话,额头上青筋暴起。

   听了中年妇女的讲述,才知道了原来她男人在鸿泰工厂上班,无意中发现了自己男人和李素的暧昧关系,在一番逼问下,她男人才算是招了出来,而我问她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脸上透着心虚。

   妈的,臭娘们,劳资辛辛苦苦的挣钱养家,那小贱人竟然给我戴绿帽子,看我怎么收拾她。

   翔哥,你别冲动,嫂子不是那样的人,你别听她瞎说,这女的就是故意陷害嫂子的。

  连忙拉住了怒气冲冲的高翔,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举动。

   我会瞎说?那贱人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一个大男人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真是一个废物,肯定是身体不行,那小贱人才会勾引我男人。

   你给我说话小心点,你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让我知道他是谁,劳资跟他没完!被说中痛处的高翔指着中年妇女怒骂。

   口说无凭,你往我嫂子身上泼脏水,你别走,我要报警。

  我对着中年女人呵斥了一句,女人愣了一下,脸色微变,嘟囔着快步离去。

   小威,你别拉我,今天我要好好教训那婊子! 翔哥,嫂子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她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的。

   我就不信人家会无事生非的污蔑那小贱人,要不是这事被我碰巧撞见,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头顶上带着一顶绿帽子! 任我如何劝阻,都拦不住暴怒之下的高翔,回到了家门口,他踹门而入,指着沙发上一脸错愕的李素道:臭娘们,怪不得嫌弃劳资,你竟然在外面偷男人! 李素脸色微变,有些心虚的看了我一眼,道:高翔,你不要血口喷人。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