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餐桌下的旖旎分身留在/乖塞着不准掉下来小说/将军挺腰不拔出来



  风骚 小姨子简直就是一朵婴粟花,男人伤不起呀!足有半年多的时间,小姨子一再给 我说她姐也就是我 老婆的坏话。

  说她从小在家就特懒,说她打扮没品味,说她眼睛小心眼更小,还说起她以前恋爱过的对象。

  我起初不明白小姨子为么说这些,可听多了,也就慢慢猜透了她心思,再加上去年有几次她曾向我含情脉脉地暗送秋波,便更加确信她对我是那层意思。

    我明白她想通过她姐来衬托自己那点儿出息,家务能力强,长相漂亮,会打扮。

  她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何胆敢在我面前对她亲姐下黑手呢?她又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或许正是我看出她心怀叵测,一直才没敢突破那道底线,然而最终她还是找准了机会将我俘虏。

  ..。

  ..  去年腊月,老婆曾有半个月外出培训。

  她前腿刚出门,小姨子后脚就来了我家。

   她说:姐夫,我姐这些天不在,我来给你做饭吧,你这大忙人,靠吃工作餐和泡面怎能行呀!反正我也是一人在家,闲着没事,就免费上门来侍候你几天吧。

  我说,不用了,我能行,还略带调戏口吻开玩笑说,要让别人看你天天来,还以为我娶了两个媳妇呢。

  小姨子风流 成瘾 半夜 爬上我的床(3/3)  小姨子既然来了,我总不能赶她走吧,再说平时她就常来,跟在自己家一样随便,我从没 把她当成外人,老婆是个大老粗,平日家务确实不怎收拾,到处乱七八糟。

  小姨子又非常勤快,每次来过之后,总会把我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一天地板能擦四五次。

    我心想,她愿意来就来吧,有人做饭总比到处蹭吃强。

  他 老公长年在外打工,孩子在学校住宿,她自己开了一家小美容店,生意又不怎好,雇用两个服务员天天照看着,她一有空就去打牌,的确闲得很。

  我儿子都读大学了,我们两口子在家更是没啥事干,除去工作,就是逛公园, 生活过得挺悠哉!  小姨子第一天来了之后,就忙碌着为我家收拾。

  里里外外,包括玻璃都擦得棒亮。

  中午,她特意给我包了饺子,我吃的真是很香,不由就夸了她几句,都快40的女人了,她还脸红了一会儿。

  我说晚上有饭局,让她关店门后就别来了。

  她说行!可到晚上我在外吃过饭,喝了些酒回到家后,她居然还在等我,桌上放着炒好的几个菜,还没动筷子。

  我说已经吃过了,你怎么还没吃饭呢?她说,以为我是故意找借口骗她不让来的。

  我让她赶紧吃过饭就回去,已经有些晚了,她说不饿。

  她看我喝了酒,就起身又忙碌着为我去冲糖水。

  我其实那天没喝多少的,才刚3两酒,平时酒量至少在一斤以上,可那晚我却被犯了错误,她偷在水里下了药。

  小姨子风流成瘾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当时她正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韩剧,而我端着水也不好意思同她坐在一起,就进去了房间,虽说是姐夫和小姨子像是一家人,可孤男寡女的还会觉得男女有别。

  我进屋时就嘱咐她已经很晚了,她说看完那集电视剧就会走的。

  我说那你看吧,等会儿我若睡着了可就不送你了。

  她还让我快去睡,就别再管她。

    在里屋,我其实睡不着,心理很复杂,就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是否习惯当地的生活?她说挺好的,让我别操这份心,问我吃饭了没?我说在外吃过了,还说中午小姨子给我包了饺子。

  老婆说,之前跟她说起过要出门。

    小姨子,没啥文化,初中毕业后她就没再读书,前些年一直打零工,后来可能她老公挣了一些钱,就给她开了一间小美容店,起初生意还相当凑合,最近旁边多开了一家规模较大的美容店,就把她的生意抢走了一半,她是在勉强硬撑着,女人没事干在家里坐着更难受。

  小姨子风流成瘾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比她姐小了5岁,中间还有一个哥,可她看起来却像是年轻10岁多,她毕竟是学美容的,打扮很时尚,很新潮,身材保持得也很好,老公挣了些钱全都花在自己身上了,虽说也生活在市里,可现在还是租房子。

    别看我老婆做活粗,但她有很多优点,心善、心软,很孝顺,自己也舍不得花钱,她对我家或者娘家的兄弟姐妹却都很慷慨,只要是家里办正事,她都会接济。

  但她对小姨子却不看好,她嫌这个妹子不知道攒钱,不懂得体谅老公在外辛苦,小姨子她老公虽是农民工,可每年也能挣几万块,结果全让她给吃喝穿了,这样她还不满意,还看不起老公,时常偷睡男人。

    那天晚上,我进屋后,打过电话,看了一会儿报,不知不觉就和衣睡着了,居然睡得很沉。

    早上睡醒之后,我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和小姨子赤裸裸地睡在一起,便有些惊惶失措起来。

  她随即揉了一下眼,也醒了。

  还关切地问我酒醒了没?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呀?让你姐知道了这成何体统?她说她现在不是不在家吗?不是不知道吗?紧接着又搂紧了我。

  我顺手就把她推开了,点着了一支烟。

  小姨子风流成瘾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说,姐夫,你知道我很崇拜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可我没有我姐的命好,我没文化,没福分嫁给你,可你就不能宠爱我一下吗?我知道你好面子,你不能主动,可我敢,这就是我自愿的。

  她再次钻进了我的怀里,这下我似乎没有理由拒绝她。

    完事之后,我无言地拥抱着她,她像小鸟一样依偎着我。

  她说这是她活这38年来,感觉最幸福的时光。

  我再次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一是喜欢我,二是想求我帮忙?我说帮你什么忙?她说想开一家大点的美容院,缺少资金,想通过我货款。

  我说需要多少?她说至少10万。

  我说,你这是给我出难题,她说她将来肯定会还上的。

    我说,你跟你姐商量这事了吗?她说,说过,可姐不同意,就只好找我帮忙。

  我说,你跟你老公说过这个想法?她说她的事,她自己能做主,跟他没关系。

  我说,虽然我是信用社主任,可若手续不合格我也不能审批的,再说,利息又那么高,何必自己增加负担呢?她说,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就是想有自己的事业。

  小姨子风流成瘾 (大炕上性经历)半夜爬上我的床(3/3)  我说,你自己先好好经营那家小店,等今后遇到合适的事情,我会介绍你去做,帮你找份稳定的工作。

  她说,她自由惯了,不想受别人约束,更不想规规距距上下班。

  我说,你是不是现在缺钱花了?她说打牌欠下别人一万多。

  那时,我心里像是有了底。

  我起身从保险柜里给她拿出了一万块塞到她手中,她才高高兴兴地起身穿好了衣服,再次亲吻我,又急着给我做早餐。

  我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后来那些天,我没敢让她再来,免得邻里间说闲话。

  她非常听我的话,也可能是她在牌场上又忙碌了。

  我知道,她今后就一定会更加放肆,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只要有过第一次,便有了惯性。

    老婆培训终于结束了,我其实内心盼着她看紧小姨子,看紧我,看紧家里的钱。

   李富贵身子也跟着燥热了起来,血液沸腾。

  刚才那样紧急的情况他根本就没 弄够,李富贵幻想着自己在弄刘婷,忍不住浑身抖了一下,迟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刘婷。

  “呃……” 赵斌粗喘了一口气,趴在刘婷身上大口呼吸着空气。

  李富贵愣了一下,没想到赵斌这就不行了,这才一分钟不到,竟然……下一秒,赵斌穿好裤子,刘婷也羞涩的收拾自己,李富贵迅速走到床边趴下。

  吱哑一声,赵斌搂着刘婷走进来,见他趴在床上, 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 说道:“ 师父,你还好吗?多谢你救了婷婷。

  ”李富贵摆了摆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妇,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他不想跟赵斌一直扯些有的没的,直接转换话题,“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个尾就能交了。

  ”一说到交货,赵斌顿时眉开眼笑,“要不是师父帮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货。

  ”赵斌笑了笑,随后有些心虚道:“我又揽了一个活,到时候……还要麻烦师父……”赵斌说道这份上,李富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却语重心长的说:“小赵啊,你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赌,刘婷一个人也不容易。

  ”赵斌只想着让他帮忙,自然是他说什么,赵斌都 点头应下,“是是是,师父 说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贵叹了口气,心底却高兴的不行,刘婷还没弄够呢,他巴不得有这样名正言顺的机会,“算了,谁让你是我徒弟呢。

  ”赵斌一听,连忙感激,“我去街上买几个菜,婷婷你好好照顾师父。

  ”说完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见人走了,李富贵连忙坐起来,一把将刘婷拉进怀里,闻着少妇的体香,他不由的浑身一抖。

  “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刘婷又羞又恼的看着他,脸色一片潮红,等会儿赵斌回来看见可怎么办!李富贵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饥渴,转身将刘婷压在床上,“赵斌知道我爱吃什么,没有半个小时回不来的。

  ”随即,李富贵就吻了上去,刘婷下意识挣扎,双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贵说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错误,她可是个有妇之夫!李富贵哪管得了这些,一手抓牢她扭动的双手,一手迅速探进她的衣服里。

  “嗯……”刘婷不禁发出魅惑的呻吟声,叫的李富贵心神激荡。

  感受着师父的体温,刘婷心底怦怦直跳。

  早就听到动静的李富贵咽了咽嗓子,终究还是忍不住走过去。

  将门轻轻打开一个缝隙,眼前的景象简直让李富贵血脉喷张!李富贵身子也跟着燥热了起来,血液沸腾。

  刚才那样紧急的情况他根本就没弄够,李富贵幻想着自己在弄刘婷,忍不住浑身抖了一下,迟早有一天,他完整的得到刘婷。

  “呃……”赵斌粗喘了一口气,趴在刘婷身上大口呼吸着空气。

  李富贵愣了一下,没想到赵斌这就不行了,这才一分钟不到,竟然……下一秒,赵斌穿好裤子,刘婷也羞涩的收拾自己,李富贵迅速走到床边趴下。

  吱哑一声,赵斌搂着刘婷走进来,见他趴在床上,面色有些痛苦,不由得说道:“师父,你还好吗?多谢你救了婷婷。

  ”李富贵摆了摆手,“你是我徒弟,她又是你媳妇,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他不想跟赵斌一直扯些有的没的,直接转换话题,“那批家具我做的也差不多了,你再收个尾就能交了。

  ”一说到交货,赵斌顿时眉开眼笑,“要不是师父帮忙,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交上货。

  ”赵斌笑了笑,随后有些心虚道:“我又揽了一个活,到时候……还要麻烦师父……”赵斌说道这份上,李富贵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心里嗤之以鼻,面上却语重心长的说:“小赵啊,你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不要成天外面赌,刘婷一个人也不容易。

  ”赵斌只想着让他帮忙,自然是他说什么,赵斌都点头应下,“是是是,师父说的是,我一定改,所以……”李富贵叹了口气,心底却高兴的不行,刘婷还没弄够呢,他巴不得有这样名正言顺的机会,“算了,谁让你是我徒弟呢。

  ”赵斌一听,连忙感激,“我去街上买几个菜,婷婷你好好照顾师父。

  ”说完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见人走了,李富贵连忙坐起来,一把将刘婷拉进怀里,闻着少妇的体香,他不由的浑身一抖。

  “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刘婷又羞又恼的看着他,脸色一片潮红,等会儿赵斌回来看见可怎么办!李富贵再也忍不住心底的饥渴,转身将刘婷压在床上,“赵斌知道我爱吃什么,没有半个小时回不来的。

  ”随即,李富贵就吻了上去,刘婷下意识挣扎,双手不停地反抗。

  哪怕李富贵说的是真的,她也不能再犯第二次错误,她可是个有妇之夫!李富贵哪管得了这些,一手抓牢她扭动的双手,一手迅速探进她的衣服里。

  “嗯……”刘婷不禁发出魅惑的呻吟声,叫的李富贵心神激荡。

  感受着师父的体温,刘婷心底怦怦直跳。

  这种感觉,刘婷觉得又刺激又害怕。

  “师父快放开我,赵斌要过来了。

  ”刘婷一边娇喘一边说道,她撑着手妄图从桌子上起来。

  在赵斌走进院子的那一刻,李富贵才放开手脚,刘婷连忙穿好衣服。

  “师父,我买了好多你爱吃的菜,今晚不醉不归!”赵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刘婷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赵斌推开门的那一刻,只见李富贵趴在床上模样虚弱,妻子刘婷在给他按摩。

  “婷婷,去收拾一下,除了师父,晚上还有个客人要来。

  ”赵斌把买好的菜丢给她,笑容满面的坐在床边给李富贵按摩。

  刘婷接过菜就急忙往厨房里去,迅速关上门,她背靠冰凉的墙壁,深深喘了口气。

  以后绝对不能再和李富贵有任何暧昧!刘婷在心底这样警告自己。

  等到刘婷做好菜端出来时,天色已经发黑了,走到客厅,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仅仅坐在那儿就已经把赵斌比的无所遁形。

  刘婷弯腰把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倾身的那一刻,西装男人 沈辉的目光给吸引住,眼前的风景让他心底忽然一阵躁动。

  没想到赵斌这么一般的人,娶个老婆竟然漂亮,如果能得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受到他的目光,刘婷的面色微微一红,耳根逐渐发烫,转身就立刻往厨房里去。

  沈辉的目光追随着刘婷,流连到人影都没了方才收回,一旁的赵斌见了心底十分高兴,看来这条大鱼能上钩了。

  “沈哥,这是我师父,我这一身功夫可都是跟师父学的。

  ”赵斌给沈辉倒了杯酒,又给李富贵倒了杯酒,“师父,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大客户。

  ”李富贵抬眼瞧了瞧,看到赵斌那副谄媚的模样就觉得恶心,要不是为了刘婷,他是不会再出手帮赵斌的。

  “沈老板,幸会。

  ”李富贵端起酒杯敬过去,沈辉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沈哥,质量的事儿我给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钱都不要!”赵斌满脸笑容的给沈辉倒了杯酒,“我师父远近闻名,有他坐镇,沈哥放一百个心。

  ”(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沈辉吃了口菜,对他的话没放在怎么听,心心念念的都是刚才的女人,那样的女人要是能压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错。

  赵斌哪里看不出沈辉的心思,要是刘婷稍稍牺牲一下就能换来这样一个大单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补偿她。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